自从清末开始,关于在中国实行联邦制的争论已经持续了一个多世纪了,最近这个争论又上升到了新的层级。

在著名的“零八宪章”中,中国的新一代民主领袖们提出,“以大智慧探索各民族共同繁荣的可能途径和制度设计,在民主宪政的架构下建立中华联邦共和国”。

而中共第二位的领导人,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随后予以强硬反击,他在2011年的全国人大会议上说“从中国国情出发,郑重表明我们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

中共如此高调地反对联邦制,暴露出它害怕任何政治变革的虚弱心理,担心任何可能的政治改变将会影响它的专制,削弱它的独裁,甚至断送它的统治,终结它的命运,

吴氏的讲话也凸显出中共官僚极端的颟顸无知,他们错误地将联邦体制等同于现代民主制度,认为实行联邦制就等于和平演变,江山变色,就意味着交权下台,还政于民,从此退出历史舞台,所以将联邦制视作洪水猛兽和异端邪说,迫不及待地跳出来予以批判驳斥。

实际上联邦制只是一种统治形式,其特点是中央和地方政府(联邦组成单位)对国家实行分权管理,地方政府享有比在其它体制下更大的自主权限,比较适合民族众多或者地域广阔的国家。联邦制和现代民主体制没有必然的关系。民主国家可以采用,比如瑞士等,专制国家也可以采用,比如缅甸等。是否采用联邦制,主要取决于一个国家的具体情况,比如地理环境,历史文化,宗教民族,经济发展等等。

当代世界的政治体制虽然种类繁多,名称各异,不过通过政体实质和政体形式这两个标准,还是可以将其简单地加以分类和了解的。所谓政体实质,就是政府权力源出何处,世上所有政体,据此可以分成民主体制和专制体制两大类型。所谓政体形式,就是政府内部权力如何分配,各国政治体制依此可以分为联邦制和单一制,总统制和内阁制,以及君主制和共和制等。政体实质的标准是二元的,一个政体不是民主就是专制(还有一些政体处于过渡状态),政体形式的标准则是多元的,比如美国,既是联邦制,又是总统制,还是共和制。

当代君主政体大多为立宪君主制,由民选议会组织政府,主权在民,政教分离,君主统而不治,是为“虚君共和”,但是立宪君主并非只是一个象征,或者一个摆设,一个橡皮图章,君主的权力只是受到限制,并未完全被剥夺,它仍然是国家机构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实际的政治过程中,特别是在国家动乱和政府危机时刻,立宪君主可以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象英国宪政规定,只有国王才能任命首相,签署法律,解散议会,虽然这些权限在平时只是例行公事,但是在非常时期,英王可以通过审慎斟酌地行使这些权力对政局施加很大的影响。

政体实质和形式是相对独立的,并没有特定的对应关系(比方说采用联邦制的国家就一定是民主国家)。民主国家可以采用任何一种政体形式,比如瑞士采用联邦制,法国实施单一制,美国实行总统制,德国实行内阁制,又比如意大利采用共和制,英国实施君主制等等。专制国家同样也可以采用不同政体形式,比如缅甸采行联邦制,中国实行单一制,苏丹实行总统制,朝鲜采用内阁制(金日成曾经担任朝鲜内阁首相长达24年),又比如越南采用共和制,沙特实行君主制等等。

“零八宪章”关于实行联邦制的倡议无疑是非常符合中国国情和真正有利于中华民族的长远发展的。但是今天在中国提倡联邦制,原因和内容都已经和传统的观点有所不同。如果说过去关于联邦制和单一制的论争是见仁见智各含利弊,双方皆有所本的话,现在则是非要实行联邦制不可了,因为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中国的国情已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西藏新疆台湾的独立运动向国家统一提出的的挑战已经不能视而不见了。

传统的联邦主义观点(比如认为中国国土辽阔,省份众多,中央政府如果干预太多,将会影响地方的发展等等)在中国最近几十年的经济增长面前已经逐渐缺乏说服力,但是藏疆台湾的独立运动,随着普世价值的深入人心,正在此起彼伏日渐高涨,并且日益区域化和国际化,引发了全球范围的关注。尽管中共使尽浑身解数,恩威并用软硬兼施,大棒加上胡萝卜,仍然难以弭平边疆动乱,甚至火上加油愈演愈烈。解决这个难题的唯一出路在于尝试实行联邦制,它是在统一的国家中处理高度差异性民族宗教问题的最佳选择,也是在统一的国家中实现不同语言、文化、习俗的人民和平相处的最好安排。

未来的中华联邦,其形式也不是过去经常提议的,以省为单位的联邦体制(所谓联省自治等等),而是以大区作为组成单位的新型联邦。中国内地各省(中国本部)的中央集权管理已有几千年的历史,连续不断非常稳定,各省互相依存融为一体,已经无法分开,因此也没有必要单独加入联邦。在未来的中华联邦里,内地各省可以自成一区(可以称为“中原区”或“大陆区”),台湾,西藏,新疆(或许再加其它民族地方)各为一区,各区共同组成联邦。对内实行高度自治,包括自行制定宪法,自行决定政府形式,自行选举官员,自行课征赋税等等,对外同属一国,外交军事以及重要经济事务由联邦政府统一行使。

在中国实现民主化以后,可以召集制宪会议拟定联邦宪法草案。如果疆藏台湾人民,经过自由投票以后,愿意加入新的联邦(相信一个民主繁荣辽阔强大的中国还是很有吸引力的),那么一个民主多元的中华联邦共和国就将因此而成立。如果在内地各省展示出最大的诚意以后,疆藏台湾其中个别地区的人民,仍然不愿加入新的联邦,执意要独立建国,那就由它离去吧,双方可以友好地分手告别。毕竟时代不同了,民意正在取代暴力,自由投票胜过了流血征服,象美国内战那样通过战争杀戮来维持联邦统一,在当今时代是不可能再发生的了,而如果魁北克省在1995年公投过关以后宣布独立的话(当年独立派以49.4%对50.6%的些微差距落败),相信加拿大联邦政府也不会对其宣战的。

2011年11月02日

《英顺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