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窗思考录之七

血吸虫的危害大矣。大约被监禁在南京市白下区看守所的一个星期之后,报纸上刊登了洞庭湖边血吸虫肆虐的情况。千万计农民渔民遭到这种疾病的侵害。受害者个个或面黄肌瘦,或肚子膨胀,很多人无钱医治,最后必然来临的是肝腹水的折磨,直到死亡的威胁。按官方的规定,国家曾有拨款,患病者可以获得免费的防治药物,无奈大陆的贪污风气,在那些级别更高的贪污大军率领之下,已经深入到社会的每个角落,于是应该病民得到的药物不知去向了。很多人因此而无法得到有效的预防和治疗,结果就是无限病痛的折磨和死亡,于此同时,他们的亲人必然跟着受尽经济上的和心灵的长久而深刻的压力和痛苦。而那些贪污了血吸虫防治药物的人或嫌疑人,在公众的调查和质疑面前,个个侃侃而谈,似乎自己什么责任也没有。可见廉耻感的普遍丧失是到了何等的地步。那些天,每到夜晚,我躺在地铺之上,都要想到那些病民,想到他们濒临死亡的那些照片,想到中华民族血吸虫的罪恶深重。

什么东西是中华民族的血吸虫呢?毫无疑问,专制腐败群体就是中华民族的血吸虫。专制腐败群体,对社会、历史、文化、人民一并毒害,这种毒害在中国历史上,已经延续几千年了,但是到了马列主义传入并控制中国以后,毒害的力量最大,毒害的程度最深,遂使我们中华民族社会总体愚昧而混乱、文化失去道德和信仰的根基、并且不能承担大国应该承担的世界性的历史重任、人民的权利和生计遭到随意的致命性的毁坏。

*看看专制腐败这个巨大的血吸虫是如何毒害了我们的社会吧。

1.中华民族的血吸虫对仁爱原则的破坏

社会是由人群构成的。人类天生追求仁爱、平等、公正、美好的环境等等。而这类人类天然追求的方向、价值、原则在中华民族的血吸虫那里,统统遭到彻底的破坏。

最初人类发明了家庭制度,其根基应该完全建立在仁爱的基础之上。而后,人类为了各自的群体的安全、和平、幸福而建立国家。就是说是人类天然的追求亲情的能力和倾向促使了人类的家庭制度和国家制度的创建。

然而,后来人类中的一些尚暴者、尚暴群体、或尚暴集团,实施了反人性的专制策略,以暴力做为他们把持国家的基础,这样人类亲情基础上的最初的,作为社会真正的共同体利益维护者的国家,就遭到了阉割,变成了专门维护统治阶级尤其是统治阶级中的上层特权群体的工具,同时国家也必然堕落成压迫民众的工具。

尤其是到了现代极权专制主义政制中,国家对特权群体的维护性和对民众群体的压迫性,则到了变本加厉的,登峰造极的状态。

只要看看大陆社会的现实,就可以知道这并非危言耸听。

那些将救灾款、扶贫款、修路款、劳保金、医疗防治款吃掉喝掉嫖掉的贪官污吏,那些侵犯国民身体权、所有权的,或者说就是那些殴打虐待虐待上访群体的,殴打虐待被监禁人员的,以低价补偿强迫国民拆迁的,和开发商勾结起来,强行占用农民耕地的,无辜克扣乡村教师工资的不法官吏,有几个受到法办的呢?谁都知道,应该受到法办而逍遥法外的是多数。

而那些偶尔偷窃一点废旧物品的,那些偶尔殴打警察的,偶尔因无可奈何无处伸冤而冲击一下政府大院大门的,甚至是那些因为维护自己合法权益而激烈反抗腐败群体的徇私枉法的国民,有几个没有受到法办呢?

只要简单对比一下这样的事实,就可以知道专制腐败群体是如何破坏了人类天然追求的仁爱原则,人类亲情遭到它彻底的伤害,而当专制腐败群体奉行“国家是阶级压迫的工具”时,这种对仁爱原则和人类亲情的破坏和伤害,便发展到了极端。

2.中华民族的血吸虫对平等原则的破坏

平等也是人类生而固有的愿望。无论哪个宗教,哪个道德学派,无不强调平等的原则。人格上的平等,机会上的平等,法律上的平等,分配上的平等,应该是平等的主要内涵。

《礼记》上就有这样的理念—“人无生而贵者”,“虽负贩者,必有尊也”。这是人格平等论的表达。

机会上的,法律上的平等的理念,也发轫自古远的时代,而至近代以来,蔚然成风,成为人类的普世性的追求。

这里分配上的平等不是分配上的绝对平均,而是说,一个社会、国家、政府应该注意调节国民的收入,防止富有群体完全垄断财富的支配权,防止弱势群体以及无助群体不能享受应有的应有的生存权。

在中国,民族的血吸虫将平等破坏得体无完肤。

首先,那些专制腐败者,总是高高在上,藐视民众,他们灵魂深处存在着顽固不化的等级观念,这种观念推动他们不尊重民众的人格。他们在衙门里要么对民众横眉冷对,要么冷酷无情,甚至是推推搡搡,殴打虐待,至于在监狱里,警察随意漫骂或殴打被监禁者,简直是家常便饭。事实上在中国,人格平等的最大破坏者就是这个专制腐败的群体。

其次,我们中国民众有机会上的平等吗?专制腐败群体的成员可以被当作理所应当的“革命的接班人”来培养,即可以轻而易举地升官发财,民众有这样的机会吗?没有。当这个国家被一个政党视为私有财产的时候,专制腐败群体以政治权利做为后盾,把持或垄断了社会的各种资源的控制权,将国库当作他们的家私,随心所欲的支配国库的所有,国民的政治权利和很多国民的经济能力,几乎被盘剥干净,这种状况下,国民如何会享有真正意义上的教育面前的平等机会呢?在政治上,经济上,教育上,没有机会上的平等,在中国到处可见的。那些动辄被提高到高级领导岗位的人,那些动辄使用巨额银行资金的,那些动辄就能因为拆迁而侵犯国民权利的人之中,有几个不是专制腐败群体的成员、亲友、裙带呢?总之,当国家和国库,被当作少数人私产的时候,民众面前的机会上的平等,就必然几乎是所剩无几了。

法律上的平等有多少呢?中国的法律不是民意的表达,而是一党的意志体现,根据历史的经验,一党的法律,必然堕落为恶法。恶法不可能给予国民以法律上的平等。一般中国的法律,开宗明义要强调中共在社会中至高的地位,同时往往强调中共一党的四项基本原则是立法的纲领,任何条文不得与之违背。就是说,目前的中国,在立法上就明文剥夺了国民的平等权利。

司法实践中,国民缺少法律上平等的状况就更加糟糕了。一个专制腐败群体的成员或者他们的家属和亲友犯罪,总是有很多的途径死罪而不死,重罪而轻判,轻罪而不判,即使是遭到判刑,进了监狱,一般他们劳动的岗位轻松,减刑机会很多很多。而普通民众或者他们的子弟犯法,结果正好完全相反。过去所谓的严打,矛头主要是对准普通民众的,其方针是可杀可不杀的要杀,可重可轻的要重,可判可不判的要判。在这种恶意的方针之下,多少平民及其子弟,受尽了肯害和折磨!有仅仅因为抢几元钱的,就遭到死刑的厄运;有的仅仅因为打了十几次架,并无伤害的行为和结果,就被判处无期徒刑,有的先是一般的重判,然后因为被告告发警察刑讯逼供,就被大大提高刑期的,有的只因为在监狱敢于顶撞警察,就被找个借口,以杀人罪枪毙的,有的在逃跑中,被警察随意击毙的。至于这类平民或平民子弟,在监狱的待遇,简直很多时候,连猪狗的待遇也不如。轻松岗位和减刑机会,对他们而言,是微乎其微的。真的,中国监狱劳改犯的苦难史,证明了中国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说法,完全是空话和谎言。

3.中华民族的血吸虫对公正原则的破坏

社会公正的原则同样是普世的价值观念,是普世的经久不懈的追求。但是这个原则在中国同样遭到专制腐败群体的破坏。实践中禁止这国家的居民的主体—普通民众享有真正的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信仰自由,并将作为国民财富主要创造者的他们排斥于立法权利之外,是公正的吗?历史证明,民选制和考选制的结合,才是人类最佳状态的政治制度,可是中共坚持一党专政下的自上而下的委任制度,压抑了人才的公平竞争,将很多真正的人才压制在民间,相反为庸人、小人、贪人、甚至是恶人敞开了权力大门,这样的政治模式是公正的吗?

为了维护他们的特权,专制腐败群体对教见持异者实施了冷酷无情的打压,并且禁止流亡海外的政治的和宗教的异议人士回到自己的祖国,这样的蛮横的做法是公正的吗?统统不是!只要专制腐败群体一日把持中国的统治权力,中国社会的民主化大业就一日受到顽固的抵制和阻碍,因此公正的原则就一日得不到应有的实现。

4.专制腐败群体对自然环境的破坏

自然环境是人类生活的一个重要的部分。追求美好的环境是人类的天性之一。自古以来,人们无不期求在空气清新的,水质清净的,阳光充足的,树草丰美的地方居住。

中国原来是个气候温和,山水秀丽,植被多多的地方。然而由于专制腐败群体的贪婪和荒谬,导致到处都遭到前所未有的污染。大江大河被污染了,淮河边的居民长期缺少干净的饮水;无论哪城市,到处都是发臭的水沟,同时有害的烟尘呛人心肺;很多的草原和山体被非理性的开发弄得光秃秃的,使得附近的居民饱受其害。

*看看专制腐败群体是如何毒害了我们的历史吧。

近代自孙中山开辟民主革命以来,中国社会有个正义的趋势,那就是顺应世界大势,顺应人性的天然走向,而追求民族、民权、民生的社会。这个追求自由民主宪政的革命趋势,在大陆因为袁世凯的篡权,因为日本人的侵华,也因为以斯大林为首的苏俄极权主义势力通过中共对中国的渗透,而中途夭。退守台湾的国民党,于艰难中,也于西方民主世界的压力下,逐步建立了民主宪政。就是说,中共的专制腐败群体,以强暴改变了中国历史的本来走向正义道路的历程,这个危害真正是历史性的,它将本来大约可以在七十年代就可以完成工业化并完善地建立民主宪政的中国,沦陷到半个多世纪的反人性、反科学、反民权的毒性极大的专制沼泽之中,完全能够承担复兴中华大业的三民主义的光辉和精髓,遭到了剿除。

*看看中国专制腐败群体对中华文化的破坏吧

文化大约有四个层面:物质的,精神的、制度的、行为的。这里我们只谈谈精神层面,即心灵和思想的层面。

中华民族很早以前,就拥有美好的心灵和丰富的思想,这从我们祖先众多的美好的诗篇和典籍可以见出。尊重人的礼仪文明曾经盛行于华夏,而以博爱、平等……民权、民生为思想主调的儒家原旨派(大同派)的精髓,一直是我们民族的思想脊梁。到了黄南雷、王夫之时,他们努力宏扬原旨儒家的民权民生的思想,提倡天下是人民的公产,痛斥君主专制的危害,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同样于原旨儒家的学说有源流关系。

但是这样的美好的心灵和丰富的仁爱、民权、民生为指向的原旨儒家思想,由于古代君主专制下的韩非的尚暴主义的实际上的流行,纵横家的市侩投机主义和兵家诡诈主义被普遍地运用于人际交往,更由于马列主义统治中国以后的反文明反博爱制度和政策的长久毒化,遭到了彻底的毁坏。马列主义是共产主义中的暴力派。它的主要特征是无神论、暴力论、共产制、社会全面虚假化。无神论的特点是不承认至高无上的道德准则。马列主义奉行自己的绝对主义,一般的逻辑是这样的:既然没有神圣原理做为普世的标准,那么马列主义者一旦宣称自己把握了真理,绝对主义就产生了。绝对主义必然导致专制主义。绝对主义横行的地方,就必然失去宽容的心态,对不同的见解实施迫害。马列主义之下,人人都会宣称自己是真理的把握者,于是人人唯我,人人唯利,互相展开长久的争权夺利和从未间断过的残杀,迫害异己是马列主义者的习性。根据历史和现实,我们可以看到,除了在君子那里,如同在孔孟那类人物那里,无神论还不会成为绝对主义和随之必然而来的专制主义的温床,而在小人那里,即在普通的缺少高尚思想和深厚学养的人那里,无神论就必然导致唯我主义和唯利主义的无限扩大,将人沦落为一般的动物,只知道一个“我”字和一个“利”字,最后活命哲学成了原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成了信仰。于是博爱或曰仁爱不能主宰多数社会成员的心灵和行为,社会失去真正的有价值的信仰,普遍的道德滑坡或曰普遍的道德沦丧就成了必然。总之,马列主义无神论的必然结果是社会普遍的道德沦丧,无论在哪个国家都是如此,而中国此种恶疾最为彰明较著。

由于唯我唯利主义的深入人心,中国大陆廉耻感几乎荡然无存。很多坏人,无论在朝在野,无论做了多少亏心的事情,一点也不感到耻辱和内疚,相反招摇过市,自鸣得意,以没有良心和作恶多端为荣耀。

真正有信仰的人,无论是佛教徒,基督教徒,伊斯兰教徒,孔孟学说的信徒,最起码拥有廉耻感,就是说他们也有错误,但是有了错误,最起码回有反省反思,会用至高无上的道德准则衡量自己的过错。

马列主义的最大的罪恶,是彻底破坏了中华民族的廉耻感。而没有这种廉耻之心,任何一个民族也不会完成真正的而非虚假的复兴。

马列主义的暴力论,在人类思想历史上,是个最完整的暴力论。其实质是个完整的歪理邪说。

并不是说暴力是完全错误的。一定历史关头,正义的暴力行为或方式,是必须使用的。比如汤武革命和孙文革命,所使用的暴力就是正义的。就是说,当人民遇到独夫民贼,独裁专制的时候,就有权利使用暴力,改变社会的制度,解放人民自身。

但是马列主义就不同了,它无限夸大暴力的历史作用,并泛化暴力的使用范围,将极端的手段当作普遍的手段。而且所有马列主义政党,使用暴力,推翻的都是民主的或者半民主的政府或制度。俄共推翻了俄罗斯的民主临时政府,卡斯特罗推翻巴斯蒂塔民主政府,中共在大陆铲除了一旦拥有和平环境就可以走向完全的民主宪政的半民主的国民党政府。这就说明,马列主义的暴力论,是一种非正义的暴力论。

请看,列宁政党在一九一七年的俄国资产阶级临时政府里面,是有合法权利的,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关于战争和土地问题,当时的政府首脑李沃夫公爵认为退出第一次世界大战,就是对盟友的不负责任,分配土地必须等到真正代表人民的立宪会议的召开,讨论而后实行之。这本来是个负责的稳健的决策,但是列宁这样的暴力狂专制狂,是不能接受的。自二月革命以后,列宁就一直提倡带有明显的专制主义色彩的口号“一切权力归苏维埃”,事实上到公历十一月七日,列宁的俄共就用暴力推翻了民主政府,其实当时他的党派并没有获得俄国多数民众的认同,“最终于十一二十五日的选举产生的立宪会议的组织成分就证明了这点,其成分为:社会革命党人占370个席位;布尔十维克占175个席位;左派社会革命党人站40席位;立宪民主党占17席;孟十维克占16席;个民族团体占86席。”立宪会议于一九一八年一月十八日召开了一次会议,就被列宁的政党解散了,因为它的民主色彩不利于列宁政党的专制。

列宁的政党取得国家的控制权后,做了些什么呢?首先是不负责任地退出战争,削弱了民主世界共同对付奥匈帝国的力量,同时实施了俄国历史上少有的卖国行为。列宁以一种小人式无神论者的毫无廉耻的大胆和市侩投机主义者一向奉行的活命哲学,为赢得德国接受他们的停战要求,而接受以出卖俄国利益为主要内容的《布列斯特-立陶夫斯克和约》。

根据这个和约,列宁那个无神论的市侩投机主义的政党“不仅放弃了波兰和波罗的海延岸诸省,而且放弃了芬兰、乌克兰和高加索部分地区。这些割让包括6200万人口和125万平方哩的领土;这些领土上,有俄国一半的工厂和三分之一的产粮区,并产有俄国四分之三的铁和煤。”

中共的专制腐败群体,以暴力夺取了中国大陆的统治权之后,以镇压反革命为借口,杀害了数百万不过是在国民政府里当过差的或当过兵的无辜的国民,抢劫了有产阶级的土地和资产;又以反对右派为名义,将近百万有思想的有良知的国民监禁起来,其中很多人被监禁了二十二年;同时为了巩固特权阶级的利益不受内外民主力量的有力挑战,就对国民强行实施强买强卖的制度,以极低的价格将农民的多数粮食强行买走,换取外汇,以购买军事工业所需要的机器,或者干脆是直接购买枪械,这样便造成了几千万国民因缺粮而饿死;所谓的“文化革命”时代,则将提倡人类相互残害的哲学推到了极端,使用一切恐怖的手段推动或迫使国民互相残害,造成数百万人的死亡。

如今由于专制腐败群体的影响,中国大陆的社会,到处都充满崇尚暴力的痕迹。权力大的腐败者,将权力小的腐败者绳之以法,其实依靠的不是公理,而是暴力;当道的强梁,遇到正直的官员或者正直的公民,有的暗示下属,利用法律的名义,栽赃陷害,将对方置于死地,朱胜文的遭遇就是较为知名的一例,有的则干脆收买黑道打手,上门施暴,这种情形在农村的干部上门抢粮抢物以及城市的强行拆迁中最为常见;监狱或者其它形式的监禁场所,随意殴打虐待被监禁者,打死人的恶性事件经常发生;民间人们动辄以暴力相待,为了摊位,为了垄断色情行业,人们会亲自或动用打手,打得头破血流,死伤惨重。

最为骇人听闻的是公开的土匪式的暴力,已经渗透了官场,为了排除竞争对手,有买凶杀人的;为了打击正直的官员,竟然也有同样使用黑道的力量和手段的,福建某县书记黄某,向以反贪廉正著名,而多年以来,实际存在的暗害一直对他紧追不舍,为了活命,他不得不时常身穿防弹衣。这样的事例,可能世界历史也是罕见的。

暴力横行无忌的地方,也就是公理荡然无存的地方。也就是人心充满野蛮蒙昧的地方,因此也就是人们信仰缺失的地方。这样的地方,不可能产生真正的繁荣兴旺和发达进步。小人式的无神论最大的罪恶是否认人类良心普遍认可的至高无上的信仰体系,相反将暴力、唯我唯利、活命等等提高到了神的地位,事实上无神论者多数是多“神”论者,不过他们的“神”,必定是私人的欲望、个人的权力、克敌制胜的暴力、没有限制的物质享受、不得已时候的活命就好等等。或者说小人式的无神论的必然结果是多元拜物教的横行。这种将物为“神”的崇拜,深重地破坏了中华民族众多国民的心灵,并阻挡了正确信仰的流行。

共产制的危害,连专制腐败群体自身也认识到了。这种神话或幻想的破产,已经开始了很多年头,目前共产制在多数领域已经或正在走向它自己的坟墓。

专制腐败群体罪恶多端,最后造成的明显结果是社会的普遍虚假化。制度性造假比比皆是,为了应付上级的检查,多少地方,动用巨大的人力,带夜制造虚假的历年资料;中共的前总理朱熔基在安徽视察时,看到的粮库储备情况,也是假造的;所谓的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没有一家不是假的,多少股民因此而受到蒙蔽和损害;最近当局的审计部门审计出官僚阶级私吞国库的数目是惊人的,这些私吞的过程,也就是大规模造假的过程。至于假法官、假军官、假士兵、假学位、假药品、假开发、假农用品、假高档楼房、假名牌,最后是假仁假义等等,遍布了中国社会。

专制腐败群体横行霸道之下,中国成了一个造假大国,中国社会成了一个造假社会,而真理、真实或揭露真实、真诚等,则受到冷酷无情的压制和嘲笑。

至于专制腐败群体,这个中华民族的血吸虫,对人民的毒害,则是洞庭湖边的血吸虫的危千倍万倍,其具体事实到处可见,人人皆知,无须多言了。杨天水于大陆

2004年7月中旬

《杨天水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