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一夫:莫让佛国变杀场──追忆达赖喇嘛五点和平方案三十周年

Share on Google+

最近,在中印边境上,双方军队出现了对峙和零星冲突事件,两国国内都出现了中印必有一战的说法,这种气氛酷似一九六二年中印边境战争前的一系列事件。这一次会有战事发生吗?以后呢?中印两个世界上人口最庞大的国家之间,谁敢保证决不会发生战争?

无论过去和将来,中印边界的军事冲突,都是在西藏的土地上展开的人类互相杀戮。二○一七年是达赖喇嘛提出五点和平方案三十周年,我们应该再次回顾西藏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是怎么倡导的。

将西藏转型为和平区

一九八七年九月二十一日,达赖喇嘛在美国国会人权小组上,首次提出了五点和平方案,其中第一条就是“将整个西藏转型成为和平地区”。

达赖喇嘛对此解释说,“我建议将整个西藏,包括东部的康和安多地区在内,转型成为‘阿含沙区(Ahimsa)’,这在印度语的意思就是一种和平而没有暴力的境界。”

他引证了印度语中Ahimsa这个概念,显示他的这一提议是基于他的佛教哲理和理想境界,即人人和平相处而没有杀戮,护佑天下有情众生的佛国理想。具体而言,达赖喇嘛建议中国将军队和军事设施,特别是核武器和核设施从西藏撤走,同时通过国际协议和国际监督使印度将其在临近西藏的喜马拉雅地区的军队撤走。喜马拉雅的另一个国家尼泊尔已经宣布成为和平区,达赖喇嘛的提议将使整个喜马拉雅和青藏高原成为没有军事集结,将武装冲突可能性降到最低,消除核战争、核污染和战争对环境破坏的威胁,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的佛国乐土。

达赖喇嘛的这一主张,外人看来似乎带有乌托邦色彩,过于一厢情愿。提出这一主张的达赖喇嘛,是一个失去家园而被迫在他乡流亡的佛教僧人。但是,我们不要忘记,直到提出这一和平方案的一九八七年,达赖喇嘛这一名号本身,还是西藏这个曾经的高原王国的国王,是西藏和甘青川滇藏区人民,包括喜马拉雅地区各族人民的政教领袖。对喜马拉雅各国边境地区的历史和未来前景,达赖喇嘛是最有发言权的。

喜马拉雅一向是和平边境

达赖喇嘛对和平地区的倡议作了简单的历史论证。他说,“从历史上看,中国和印度之间的关系从来就没有发生过问题。只有在中共军队进入西藏,首度制造一个共同国界以后,双方关系才开始紧张,并于最后导致一九六二年的战争,之后无数危险的事件不断发生。世界上两个人口最众多的国家如果要恢复良好的关系,就要像他们在历史上一样的,由一个大型而友好的缓冲区分开。”

华夏文明和印度文明,都是历史悠久的古老文明,又都是人口繁盛而农业发达的文明。两大文明毗邻而居,中土的佛教是从印度传入的,历史上有丝绸之路的交往,有中土僧侣如脍炙人口的唐僧西天取经。两千年来,中土各朝代和周边所有其他民族都发生过战争形式的关系,曾经征服他人,也曾被他人入侵和征服。但是中印两大文明之间几千年来从未发生过战争,这是为什么?

因为,正如达赖喇嘛所指出的,中印两大文明之间,历史上并不接壤,它们之间有一个大型而友好的缓冲区分开,这个缓冲区,就是西藏王国。

自从佛教引入西藏,西藏就成为全民信教的雪域佛国,而西藏对待国土和臣民的“政治方针”是佛教的慈悲心理,是以慈悲服人。西藏和周边国家之间,都有天然屏障阻隔和卫护,和中土政权之间是青藏高原,和印度次大陆之间隔着喜马拉雅山,藏传佛教来自于印度,特别是那兰陀学院传统。西藏的佛教也向周边地区传播,喜马拉雅山里有很多信奉藏传佛教的村庄和部落,包括在印度一侧。在甘青川滇四省的汉藏交界地区,也有不少藏传佛教的寺院和信众,包括汉人。直到中共入藏并占领和改造西藏之前,和印度、尼泊尔、不丹、锡金等国接壤的西藏喜马拉雅地区,实行的都是和平边境,边境线上没有驻军,人民自由过境来往。

历史上的藏印边境问题

历史上的中国和印度既然不接壤,也就没有边境问题。和印度接壤并在二十世纪初产生边境问题的是西藏,而那时候的西藏是藏人自己的国家,不是中国政府下属的一个省。首先提出要和西藏划分边境线的是英印政府,其国际背景是英帝国和俄罗斯帝国在中亚及南亚争夺势力范围,由此发生了一九○四年的荣赫鹏入侵西藏,以及一九一四年为划分西藏和印度、西藏和中国的界线而召开的西姆拉会议。

在西姆拉会议上,提出了后来著名的麦克马洪线。中国的北洋政府代表陈贻范在草签之后接受本国政府指示拒绝正式签字,于是只有西藏政府代表和英印政府代表签署了以麦克马洪线为附件的协议。中国政府代表之所以拒绝签字,并不是因为不认同划分藏印边界的麦克马洪线,而是不同意所谓内外藏和内藏与中国的边界划分。印藏边界的划分,根本就不在中国北洋政府代表的职责范围内。

西姆拉会议之后,事实上并没有影响藏印边界地区的既成状况,那里仍然是和平边界,地图上的麦克马洪线几乎已被人遗忘。正如达赖喇嘛指出的,边界问题是中共入藏并占领西藏之后,藏印边界变成中印边界之后才产生的。事实上,中共在夺取政权的二十八年中,并没有把西藏视为中国革命的一部分,从没有试图在西藏展开革命活动。按照共产国际的部署,中国革命和西藏革命归属共产国际的不同部门领导。一九五六年周恩来在印度和尼赫鲁密谈时承认,中共以前对边境问题和麦克马洪线并不瞭解,但是周恩来向尼赫鲁承诺,中国政府会承认麦克马洪线。

达赖喇嘛的和平建议

直到一九五六年,共同做着亚洲崛起梦的中印两国首脑处于蜜月期,但是政治制度和理念的冲突必定使两国随后分道扬镳渐行渐远。中国政府强烈宣布不承认麦克马洪线,理由是北洋政府代表陈贻范没有签字,中国政府避而不谈西藏政府代表在西姆拉会议签字的有效性。但是,印度的北方边境实际控制线却在半个多世纪里已经成形,和麦线基本一致。

从历史和长远来说,中印两个人口大国没有发生过大战,因为谁都无法通过战争从对方得到自己需要的东西,更谈不上谁能灭得了谁。一九六二年的中印战争,和将来可能的局部战争,其实都不是为了领土归属的“纠错”,历史和现状,麦克马洪线和实际控制线,已经说明领土问题大局已定。毛泽东在一九六二年战争前几年就说要跟印度“算账”,他要算的并不是领土账。未来中印之间的战争,对双方都不可能有建设性的结果,只是人民生命的白白损失。

达赖喇嘛精深佛教哲理,他看到了这一切,看到了战争的荒谬和残酷,看到了高原佛国永久和平的理想与可能性。三十年前,他向国际社会提出了西藏和平区的方案,但愿中印双方的政治家与民众不要在无意义的杀戮之后,在杀敌八百自伤一千的所谓胜利或失败之后,才被迫看懂这一方案。

动向2017.8

阅读次数:1,42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