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第一买家就有定价权?

根据路透社报道,中国今年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石油进口国。上半年中国平均进口量为八百五十五万桶/日,美国则为八百一十二万桶/日,这个趋势料将持续下去。因此,国际舆论都认为,中国将占据国际油市的主导地位。国内舆论对此也欢欣鼓舞进而断言:以后国际油价将由中国定了。

按市场法则来说,商品价格由市场供求关系来决定。现在世界原油市场是买方市场,中国作为世界第一原油进口国,掌握国际油市的定价权在市场经济体制下几乎是天经地义的。退一步说,即使处于卖方市场,作为市场的大买家,也应该有一定的讨价还价权利,拥有部分的定价权。再退一步,不管是买方市场还是卖方市场,长期以来中国作为第二大买家,也有一定的市场定价权。这是无须谁批准的,市场交易中自然会形成的。

可是,之前中国非但一直没有国际原油市场的定价权,而且作为许多大宗商品的世界第一大买家,在国际市场上都不掌握定价权。

铁矿第一买家没有定价权

中国长期作为世界铁矿石的最大买家,且中国又是世界稀土的最大卖家,解剖这两个市场可以看出,为什么最大买家或最大卖家不一定是天然的市场定价权掌握者。

二○○八年国际金融危机以后,钢铁行业生产普遍萎缩,只有中国钢铁业在政府财政的强刺激下,依然对进口铁矿石需求颇殷。代表中国大型国有钢企利益的、由原中国国家冶金部改组成的中国钢铁协会,满心以为这次与世界三大铁矿供应商谈判,比上年杀价百分之四十至四十五是没问题的。没想到三大铁矿供应商已经与韩日签订了降价百分之三十三的年度供货合同,要中国同样接受。中国钢协自恃是世界第一大客户,断然拒绝。

“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问题不在日韩钢企,甚至不在三大矿石供应商已经掌握中方钢铁业状况;问题是已有中资三十多家中小钢企和三大铁矿石企业之一的巴西淡水河谷达成长期协议。这三十多家钢企和淡水河谷达成的进货量大约为五千万吨,而上一年淡水河谷出口到中国的铁矿石也不过是八千五百万吨左右。

那三十多家中国中小钢企为什么不与中国大型钢企“抱团而上”呢?中小钢企与国内那些大企业一不共享利益,二无共同“敌人”。长期以来中钢协只代表国内少数钢企巨头,进口铁矿石实行许可证制度,事实上归少数国字号钢企垄断。在铁矿石和钢铁业景气之时,民营钢企只能吃到经“垄断加价”后的“二手粮”。现在中小钢企遵守的是市场法则──谁家的货好、价格低,就用谁的。国外的铁矿石供应商,只是交易对手,而不是需要团结一致对付的“民族敌人”。在市场经济社会中,市场的主体是企业,而不是国家。

稀土第一卖家成政府敛财渠道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期中国稀土无序开采,致使稀土资源开采的当地环境遭到严重破坏。另一方面,由于稀土的无序滥采造成出口的恶性竞争,稀土的国际价格当时等同于黄土、白菜。于是,中国政府出手干预了。在国家工信部的主导下,组建了几个大型国企集团稀土专营,基本形成以大型国企为主导的稀土行业格局。

这样,稀土业的乱采低价现象是可以制止了,但是其“垄断价格”和企业的低效几无可能避免,而且其它即使有资质有能力开采稀土矿的企业,只要不在那几个专营国企集团内,也不能继续经营下去,除非他们从有专营权的国企手中转包。于是,专营的权利必然变成“寻租”的权力。

由于原来稀土的基础价格已经弄成“白菜价”,专营国企集团不花什么大力气,稍稍抬高价格就能赚到垄断利润,这个价格仍然是不高的。于是中国政府再次直接出面,政府征收出口税和减少出口配额,稀土的国际价格立马得到提高。中国政府赚到了一些钱,并且取得了外交利益,二○一○年对日本稀土矿实行禁运。

哪知此举受到了世界贸易组织WTO裁决,判中国违规。其实,WTO根本不来管任何商品在市场上卖什么价格,它管的是,中国征收稀土出口税和出口配额,这明显违反WTO的相关规定和中国自己入世时的承诺。

照理,稀土矿是中国的主权财富,而开采商更不能在开采过程中破坏生态环境。因此开采商在开采之前要付出相应的对价,取得开采权。如果能够这样做,稀土矿在市场上决不会卖到“白菜价”。

之前乱开采稀土矿,是所有开采商在偷盗中国国民的主权财富以及破坏中国的生态环境;之后中国政府指定几家大型国企专营开采稀土,其实就是政府与这几家专营国企合伙在偷盗国民财富,博取超经济的高额利润。

国企占统治地位就无市场机制

事实证明,中国政府始终与大型国有企业穿“连裆裤”,利益密切得很。

中国现在拥有原油进口权的企业很多,这些企业不可能是铁板一块,因而很容易被有着丰富国际市场经验的世界石油巨头轻松的各个击破,维持著有利于供应商的原油价格。然而,中国各原油进口商能否抱团统一价格与国际石油天然气供应商谈判呢?别说这样非市场的做法不会为国际市场接受,而且这样做恐怕也容易被对手攻破。

不能以行政手段去抱团统一中国原油进口商在国际市场上的要价,也就是说,中国进口原油不能构成一个有机的大买家,中国各原油进口商不能由市场形成一个统一要价。只有国内企业间形成一个平等的市场关系,才能形成真正的市场价格在国际市场上去讨价还价。

去年年底正式运行的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原本应该是形成这么一个市场统一价格的最好平台。虽然大小企业、国有非国有企业、有进口权没进口权企业都可以参与这个交易平台,可是这个平台为中国最大的三家石油国企──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控制,他们在自身实力基础上再得到政府的强力支持,能与其它企业一律平等吗?这样非公开公正公平交易出来的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价格指数,能得到国际市场的认可吗?

一党专政把国企看作是自己的命根子,今天中国的经济改革,除了触动一党专政的经济基础国有企业,已经没有任何其它空间。而国有企业本质上与市场经济不相容,在中国各原油进口商间不能由市场形成一个合理的价格,即使中国作为世界原油第一大买家,又能依凭什么去掌握国际油市的定价权呢?

争鸣2017.9

By editor

在 “张坚:“大买家有定价权”不适用于中国” 有 1 条评论
  1. 主權在民,沒有民眾授權的“所謂‘中華’‘人民’‘共和’‘國’”也能算是主權國家嗎?也配算是主權國家嗎?馬克思不是中國人,列寧不是中國人,馬列主義不是中華文化;以馬列主義爲基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嗎?配是中國嗎?以黃俄二鬼子佔據區爲國家,爲中國,爲祖國,也能算是中國人嗎?也配算是中國人嗎?您五年一次的狗屁“選舉”,的狗屁“選票”,具備立法權,彈劾權,任免權,審查權……種種政治權利嗎?既然沒有,那麽您是被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的刑事在押犯,不配有,不能有,不該有嗎?既然主權在民,那麽‘中華’‘人民’‘共和’‘國’”只是沒有民眾授權的“非法偽政權,尚且不具備合法主權,哪裡來的主權財富,主權信用?
    有市場,才有定價權;民眾具備免於恐懼之自由,免於物質匱乏之自由,才有市場可言。政治決定經濟,權利,權利,有權才有利,實現民權主義,才有民生主義實施條件,才有民生幸福。
    對於禁止民眾選擇的共匪非法偽政府不是執法機構,不才並非打字機,懶得每天對着毫無思考能力的白癡們重複。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