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东海:史无前例的杂时代——十九大报告之我见

Share on Google+

十九大报告有不少闪光点。例如:重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坚决打击暴力恐怖和宗教极端活动;促进生育政策和相关经济社会政策配套衔接;加强社会保障体系建设;要求脱真贫、真脱贫;传承发展中医药事业;加快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健全监督体系;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等等,都很值得肯定。

十九大报告比十八大好,比十六大、十七大更是好得多,这是毫无疑问的。但儒眼相看,仍然不是真正的好,仍然问题重重,最大的问题是意识形态。

十九大意识形态最大的特色是杂。首先,是马学原教旨与修正主义混杂在一起。请看:“我们党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云云,马列毛邓三科,排排坐吃果果。

其次,是马学与中华文化混杂在一起,同时吸收了某些自由主义的价值观和政治色彩。请看这一段:

“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牢固树立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断增强意识形态领域主导权和话语权,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继承革命文化,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更好构筑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为人民提供精神指引。”

这说明,执政党仍然坚持马列主义,同时开始尊重中华文化,有所吸收西方文化。这就是方克立所说的“马魂,儒体,西用”。正如有人所调侃,十九大“封资修”俱全。封指传统文化,资指西方文明,修谓修正主义。

其实,马学、儒学、西学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都大不同,很多矛盾冲突。把它们强拉横扯在一起,仿佛冰炭同炉,水火同器,日月同天,黑白同颜,正邪同道,善恶同门,人禽同室,华夷同台。

意识形态贵纯而怕杂,即使都是正信正理正知正见,也不宜杂。例如,儒佛道都是正信正理,但相互之间有不少思想差异和矛盾,三家为人为政和处理问题的立场观点方法都有所不同,三家思想的正确性、正义性也有所不同。主张三教合一者,往往不伦不类无所适从。古来过于尊崇佛道的君主和儒家王朝,品格都不高。历代大儒多以辟佛道为己任。(详见东海《三教不可合一论》)

儒佛道混杂,也还好说,毕竟都是正学,杂而不坏。如果杂入的是邪说,甚至以邪说为主,那就非常麻烦。儒学与马学,道德原则、价值标准、政治道路、制度模式无不大异和相反。儒马并尊,孔毛同拜,轻则忽正忽邪,时善时恶;重则心灾重重,精神分裂。一个人如此,一个国家也一样。

思想文化场应该百花齐放多元化,但意识形态和指导思想,作为主体文化,作为立国之本、立党之本和政治之魂,不能多元化,更不能优劣混杂、正邪交织,否则必然引起思想观念、价值标准的杂乱,导致政治和社会的混乱。像现在这样,

古今中西杂成一堆,正邪善恶烩成一锅,必然是正人与奸人夹在一起,文明与野蛮挤成一团,光明与黑暗难解难分。杂,将会成为这个时代最大的特色。

这是个史无前例的杂时代。

报告说:“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我以为更正确的说法是,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非正常的政治经济制度及非道德的官员群体之间的矛盾。

然而,只要有马列主义毛思想在,官员群体的腐恶就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现行政治经济制度就难以从根本上得到改良。怎么改都改不了党主制公有制的本质,改不了极权主义的本色。

只要有马列主义毛思想在,儒家的真理正义就难以落到实处,西方的很多好东西就难以真正学到手。既然把马列毛放在第一位,原则问题当然要听它们的,关键时刻只能以它们为准。如此一来,十九大报告中许多美好的设想和承诺就有可能成为空中楼阁。

报告中提及的共产主义、社会主义、集体主义、爱国主义这些概念都是有毒的。

社会、集体、国家一旦主体化本位化,就会异化为压制自由、侵犯人权的东西。

共产主义纯属物质主义的庸俗空想。在这些毒概念之下,各种中西正确的价值观的作用功效就会大打折扣,甚至沦为装饰品。例如,社会主义法治、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都是似是而非的。

只要有马列主义毛思想在,这些毒概念就如附骨之疽。

不可乐观,魔影依然重叠,因为马毛尚在;不必悲观,曙光已经初现,因为孔孟渐回。马毛是中国最大的问题,万恶之源;孔孟是中国最大的希望,万善之根。尊孔批马,弘儒去马,就是最根本的善善恶恶、扬善去恶、摧邪显正,是爱民爱国、立德立功最好的方式。

值得一提的是,十九大召开的前一天晚上,东海第五号新浪微博“余东海五”被封杀。希望十九大之后,中共成立以来一以贯之的防民之口、防儒如贼的现象能够得到根本性改变。不许妄议的规定不妨施之于党员官员,不可用之于庶民,更不可用来作为封杀真言正语、仁言义语的借口。

一个人越仁厚就越宽容,越不在乎他人和民众妄议。相反,一个人越不好,就越怕别人说他不好,越喜欢斤斤计较睚眦必报。反过来也成立,越容不得批评异议,越是自证素质低下、品格卑劣和心胸狭隘。个人如此,学派、宗派、组织、社会同样如此。这段话本来是为“陕西咸阳市对作家李建华妄议银川作出处置”事件而写的,顺便送给执政党吧。2017-10-18余东海于南宁

北京之春
2017年10月19日

阅读次数:95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