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四,苏格兰举行独立公投。苏格兰独立与否,有着307年历史的大不列颠联合王国能否延续,中国人应该是不会怎么关心的,如果关心也只会暗暗在心中期望着苏格兰“分裂”出去,看这个“英帝国主义”的笑话。

但是,也有中国人担心的,担心人们由苏格兰公投想到了香港普选,想到苏格兰有独立的自由,而香港没有普选的自由;香港人应该更加懊恼,遥想当年被英国“领养”的时光,现在英国“嫡亲”的苏格兰都有了“分裂”的自由,但他们却没有“直选特首”的权利。

苏格兰独立公投,使老百姓分成了赞成和反对两个阵营,那是自然形成的,无论最后结果如何,都不会在民众之中留下永久的裂痕,因为大家都服从公投这个游戏规则,少数服从多数。就像澳洲进行过的“共和公投”一样,投完之后两大阵营不复存在,社会不会分裂。在目前的香港,也是清清楚楚地存在着两大阵营,一个是“和平占中”阵营,另一个就是“反占中”大联盟,这两大阵营不是自然形成,而是人为分裂而成。8月17日的“反占中游行”是特首梁振英亲自签名推动、香港红色阵营总动员下的结果,“反占中”大联盟甚至开设热线,让市民匿名举报拟罢课或“占中”的学生,再现“发动群众斗群众”的文革手法。香港陷入史无前例的大分裂。

苏格兰公投是英国政府“把门打开”,让人民通过多数人的意志来进行选择,最后是“开门”还是“关门”都由人民,由多数人的意志来决定。在为准备公投进行的辩论中,英国政府的领导人与要求独立的政治家和选民以同等的身份进行辩论,通过充分讲理的方式争取选民站在自己一边。一切都在和平、理智中进行,一切也都会在和平、理智中落幕,不会出现冲突,“第一滴血”不会流出。

香港的情况则有所不同,是早早地把门关将起来,并且牢牢地上了锁,然后发动群众,让两大阵营来较量,最终的结局很容易预料:香港不会实行真正意义上的普选,但是弹丸之地的香港却要被冲突和对立充满。

“和平占中”的命运,也许最终是无可奈何花落去,最后只留下抗议。既然门关了,和平抗议也不可能走上暴力抗争的道路,“和平占中”有与没有也是一个样,香港人要么一点点再次移民海外,要么在关起的门里一点点地耗尽斗志、流完“最后一滴血”,接受现状接受事实。

中国人对“德先生”的追求将近百年,但还是在循环往复中了无出期,仍如鲁迅所说的“中国人向来就没有争到过‘人’的价格,至多不过是奴隶,到现在还如此”,始终挣扎在“皇恩浩荡”制定的奴隶规则之下。当年鲁迅竟敢说“创造这中国历史上未曾有过的第三样时代,则是现在的青年的使命”,说这样的话在今天的时代可是要“吃官司”的噢。

失望总归是有的,气馁也是难免,但我们总不会“永久满足于‘古已有之’的时代”,正如鲁迅先生勉励我们的那样,我们当“无须反顾,因为前面还有道路在”。

凯撒的归凯撒,苏格兰的归苏格兰,香港的就归香港吧!

文章原标题为《香港普选与苏格兰公投》,2014-09-17发表于《大洋时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