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短篇小说(7)

原创 2017-09-06 老虎庙 知无知

《老高的“二嘚子”人生》

十八、二十岁上北漂,算是正常,二十、三十岁上北漂也不算奇怪。六十岁上还做北漂的人不是就很奇怪了么?
“北漂”是离乡背井去了北京寻出路者的称号,那意思无非是说往北去吧。算我孤陋寡闻,不知由北往南去的有没有“南漂”一说。不是有那么一句“孔雀东南飞”吗?可那只是专指高端人才,尤其是科技方面的人才。
北漂的最高年龄者,就是老高了。
老高,年将花甲,湖南人。不用细说老高的面目如何如何见老,但只见他长着的一幅长寿眉。那眉毛里又夹杂些灰色、白色的须子,须子又长及眼角,以至有了弯弯的下垂,就感觉真的是年画上走下来的寿星佬呢。

老高却不显老,我是说他的心思,心思不老的人是表现在行动上的年轻。比如早睡早起,早早走在上班的路上,早早到公司签了到,又早早去了客户那里。那时候客户还没有上班,老高就坐在客户公司的门前台阶上,开始了早餐:一只塑料袋子里的一只北京枣糕儿是主食,一只真空锡箔袋子里的榨菜丝儿算做佐餐,额外的总带一只“六味地黄丸”塑料瓶子,老高拧开那瓶盖儿,撒出点辣椒面儿在枣糕上,辣椒面儿里事先掺杂了白色的盐粒儿,因此,北京的枣糕就有了辣不及儿,咸不及儿,又甜不及及的味道。一盒利乐装的速食牛奶,是老高用来最后砌缝儿的东西。吃辣椒的湖南人老高,吃北京枣糕的湖南人老高,吃盒装牛奶的湖南人老高就此完成了他的早餐。这时候,客户老板赶来上班了。老板一下车,见是老高早早在等,就生出几分感动。老高就忙着收拾地上餐盒、包装纸。老板就说:“进来,把合同签了吧!”
老高的协议签署率最高,与客户谈判的成功率亦是最高。

老高为人善良,是真正的老人风范,慈祥着,笑眯眯着,说话虽不是慢条斯理,但也不快,浓重的湖南口音叫人听起来仿佛音律。老高人缘就很好,朋友也很多,凡生意场合,人们称他老哥,公司里的年轻人称他大哥。很奇怪不是?生意场合被称作老哥就必然体现出信赖,公司里被公认做大哥,则是表现出关系的亲蜜,完全不顾了辈份的界定。
老人与酒,在我看来这两样是联系在一起的,尤其是老男人,老单身男人,老高就是单身的老男人。老高喝二嘚子(二锅头),喝那种插屁股兜里很方便的扁瓶儿装的二嘚子。有一次喝了五瓶,喝大了。老高迷迷瞪瞪地把六只扁瓶儿依次铺摆开在桌上,又依次放倒。好像孩子玩耍,那瓶儿就是玩具,“一个瓶儿十年,五个瓶儿就喝到了六十年,正好一个花甲。”
老高的这个比喻很好,五只瓶儿一个花甲。人生入梦,全在酒中。老高继续着说——

“……喝头一瓶儿尚好,无忧无虑,祖国的小花朵,人见人爱,个个都胸怀远大理想,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老高按倒一只瓶儿,继续道:“喝第二瓶儿是到文革中,荒废了学业,全都停课闹革命去了,后来的革命也不知道算是成功不成功,我们却一呼噜全给下到乡下,改造田地,修理地球。”对第二只瓶儿老高似乎不想多说,就干脆地按倒第二只瓶儿……喝这第三瓶儿时,“我已到三十岁年上,古人说三十而立,我倒是立了个屁不是,唉,不说他个球,”老高又按倒了第三只瓶儿……“还剩仨瓶儿,你说说我后来怎么了,遭遇?我也不多说,只想想人到四十后,叫腿腿不灵,叫眼眼不清,身体日益倒退。这年我害了三种病,从此我成了药罐子,罢也!可到四十八上眼睛忽然就……”老话说:“四十八,猛一花,是说眼睛的问题,开始戴上了老花镜,按了它!”老高猛地按倒了第四只瓶儿,把桌子拍得山响;“到五十岁一过,老同学们聚会,说是这一生无悔,相互了拱手相拜,嘱托保重身体,延年益寿,万寿无疆……咒我死不是?”
老高拍倒了第五只二嘚子瓶儿时,已经醉得昏天黑地,他道:“世上只有酒儿好!我叫酒儿伴我生,醉生梦死两来回……世上只有酒儿好,皇上见了碰一杯,敢叫皇上来下跪……下跪,下跪,下下跪……”老高说着,出溜到桌下,烂醉如泥。

第二天,有人见老高在长安街上急匆匆地走,就问:“做甚?为何急?”老高头也不抬,只道是:“干活呗。”自顾自,走了。
有人帮着老高计算过他这五年北漂的收入,低不过十五万,高不过二十万,算得上是业务员里的富贵族了。却见老高生活简朴,不事奢华,一不穿戴,二不豪宴,平日里也就守个黑白电视机看看连续剧,也像老女人通常那样,到结骨眼儿上用大手抹抹眼泪儿,与戏中之人共悲喜……
去年末的冬季雪天里,老高死亡在街上。后被民政部门当作野尸收走,又被公司的小弟弟小妹妹们四处奔走才打探到下落。也直到此时,大家才忽然为难起来:大哥向来不提家事,家人,家乡。大家甚至从未问起过他的“来龙去脉”。有人就提议:唯一可做的事情就是去检查大哥的行李……
大家去了,从大哥的床铺下找到了一纸“遗书”,遗书是五年前写的——

我来京城,并无它意,终生不舛,一事无成,为只为施展最后一搏,试看自己究竟几斤八两,问问自己是否活得对得住自己……
至死,倘若有人发现了此书,请用我箱子底的建行卡去银行取用全部钱两(密码是666345),自由支配(假如有存款的话)。不必兼顾本人。说明:本人终生未娶,孑然一身,童男子一匹也!

那天房东来打扫老高租赁的房屋,从床底下倒腾出一堆二嘚子空瓶儿,就在院子里的太阳光底下摆开了十好几排。说是等收破烂的来了就都给卖了。

老虎庙-打赏

打赏区

知无知-公众号-老虎庙小说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