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短篇小说(36)

原创 2017-11-13 老虎庙 知无知

《一匹头羊的生前死后》

一群羊里有只带头的,谓之“头羊”。
在城里生活久了,大概会忘了头羊的作用,忘了它的权威。自小就在城里长大的孩子,对于头羊的概念更是少之又少。
其实,关于头羊的认知在我们没有太大必要,我照旧了可以说:“现在我们生活的很好很好了,无所苛求!”我们也照样了可以说:“头羊的作用在我们这个世界里只是牧人的需要罢。”然后,恭敬地等候上苍给于我们的恩赐,然后说现在生活的尚可满意。倘若不欲,我们也会发发牢骚:“现在怎么不舒服了呢?”也有的就跟了说:“知足吧,现在不错呢!”更有像似先哲的说:“你不过一个小人物,你想做何?”
我们都有头羊的意识,一切交由头羊去做,头羊的职位也就像一个职业,它做它的职业,我做我的劳作,各司其职。我呢,我就是劳作者,在工厂的大屋檐下,变得皮肤白皙;在田野里的日头下,变得皮肤黝黑;我就是低头只顾吃草的黎民,于感知中,呼噜噜去到这边,又呼噜噜去到那边,自己全然不知东西南北,也不必知道东西南北……
我是城里长大的,我认识头羊是在1960年的那些日子里。
小学校里从三门峡运回三百来只山羊。三年自然灾害,这些就成了我们千把号孩子的救命粮。
学校里有两个操场:大操场和小操场。小操场就成了放牧这些“粮食”的基地。
头羊就是那时出现的——它彪悍无比,它身高体阔。长着有巨大的犄角,亦长着超乎凡羊的面相。它出现的时候,无须你去辨认,而且你也很难找寻到它的身影。在三百余只羊的部群里它只是一个特殊的点,你只需看到那羊们好象有磁石导引而忽然东西,那万马奔腾一样的集体群势,那羊过处尘土扬天而起,遮天闭日,你就只在那动势里盯住一个不动之处,那似乎是一个灭点,而灭点就在于全体围绕着它的运动。它就仿佛运筹帷幄,指点群羊。
头羊有一身臊气,二卵巨大,因此孩子们就传说它是有一群老婆的。又说是那群羊里凡母性一律为它所用。饲养员大叔说过,头羊是种最好的,人们也喜欢留它做那交配的勾当。我们就说那交配而来的小羊就该是小的头羊了吧,饲养员则说:“都去做头,谁去做羊?那话里好像头羊已非羊了。”又说:“头羊只能是一个,就好像领袖。”

我们这些孩子就特别的不平:“为什么就只是一个呢?”
孩子的恶作剧是富创意的,我因此知道孩提时代就是人类创造力的摇篮,我们决计挑战头羊。
头羊也有睡觉的时候,但没有人类领导们所拥有的“警卫”、“保安”、“保镖”,甚至是卫戍部队。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孩子们从饲养棚的后窗户里翻入,拎一桶人粪尿劈头盖脸地泼到头羊身上……有一个男生还强行去骑那头羊。后来他回来后说:“骑得,它并不反抗,不像其它的经不住骑,”我们就纷纷去骑那头羊……有一天,羊群放牧在操场上,孩子们潜入羊群把那头羊放倒,四脚用草绳子捆了,那羊就躺在地上,整整一个下午不做声响,远看只见那百来只羊就一个下午待在操场原地转悠,也不吃草……饲养员大叔给头羊的身上用红墨水刷了一道红色标记。说:“这样是为了便于其它羊的识辨”,我们就用蓝墨水把那红色刷成蓝色……头羊的脖子上挂着一只铁铃铛,走起来咕噜咕噜地响,饲养员也说那是为了群羊的辨认,我们就把铃铛里的铃锤儿给揪掉。叫它没有了声响……
奇怪的是,羊群们并不因此成为迷羊,它们似乎有着心灵感应,它们依然可以于冥冥中东东西西地跟随了头羊的方向。饲养员大叔就说那是天生的能力,就像我们人,总要有个头头做个依赖,那是不可以改变的。我们说:“假如大叔你杀了头羊,羊群们该会怎样呢?”大叔说:“杀谁也不能杀它!哪怕是剩它到最后。”我们问:“那又为甚?”饲养员说:“它的肉已不能食用,有股子臊腥味道。”

孩子们就又想杀那头羊了,可是谁又能杀得了它呢?它力大无比,它像似小牛犊子。孩子们最终不能如愿。
学校里把那头羊养了整整六年,直到1966年我们小学毕业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武斗开始了,打砸抢也开始了……学校饲养园里的老毛驴死了,饲养园里的乌克兰老母猪死了,饲养园里的猿猴(孩子们这样称它)也死了,头羊还在……
饲养员已经很老很老,只他一人侍侯着那只头羊,他说:“他不会死的,他一生享尽荣华富贵,坐拥妻妾,它到老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养着自己。想着过去,你看它现在是不是在想事情呢?”我们就看见它真的站立着,一丝不动,像是一个太阳下回忆往事的老人……
头羊的死是在文化革命中的某一年,具体时间已不详。我们是在38年后重回母校的时候去查看的。看了老师,看了教室,连带去看了那羊。因为听说它被做成了“雕塑”,去了才知道,它的头颅被美术老师做了素描标本,就在墙上挂着,仿佛偶像。巨大的弯角在空空的白墙上划出对称的两道狐线,看起来倒也还美。

老虎庙-打赏

打赏区

知无知-公众号-老虎庙小说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