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9日是《零八宪章》公布五周年纪念日。

五年前,303名中国各界公民联署发布了震憾世界的历史性文件——《零八宪章》。宪章文本充分表达了中国公民追求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宪政、共和的坚贞不屈的信念和申张公民各项基本权利的鲜明诉求,从而揭橥了中国人权与民主宪政史上的新篇章。

《零八宪章》自发布以来之所以受到中国公民的普遍认同与广泛支持,是因为它喊出了中国公民的心声,表达了中国公民的真实诉求,描绘了实现民主、宪政、共和的蓝图,是质朴无华的中国公民权利宣言。它必将如同英国1215年大宪章、美国《五月花号公约》和《独立宣言》、法国《人权宣言》、捷克《七七宪章》一样,在本国民主宪政史上发挥重要作用,产生深远影响。

五年来,宪章在中国社会引发的反响空前强烈且至今仍持续不辍。迄今已发布三十批参加实名联署宪章的名单,参加联署的公民人数达到13143人。联署人遍及各个省市、各个领域、各个方面,从知识分子到工人、农民、市民、维权人士、法律工作者、基督徒、佛教徒、穆斯林、民主党人、共产党员、体制内的官员……,从风华正茂的中学生到耄耋之年的老年人,覆盖面之广泛为多年来所罕见。这是1989年民主运动遭受血腥镇压后,第一次具有社会各界广泛参与的大规模社会集合。借助于网络的传播,《零八宪章》迅速传遍了中国社会的各个领域和全世界。由于各种原因虽未参加签署但表示认同、支持宪章的人则更是为数众多,难以计量。尽管官方极力打压,但中国公民仍以各种方式在互联网(民间网站、网络社区、博客、微博、微信、QQ群、聊天室)和民间论坛、研讨会、沙龙、讲座甚至是大学课堂上对宪章内容进行传播和讨论。可以说,经过五年来的广泛传播,宪章提出基本理念和政治主张已经深入人心。

今年以来,当局出于维护政权稳定和权贵集团既得利益的考量,刻意抛出恶名昭著的“七不讲”和意识形态论争,掀起一股反普世价值和反宪政的政治逆流,但是遭到社会各界的迎头痛击和共同抵制,结果落得个孤家寡人、四面楚歌、狼狈不堪、溃不成军的下场就是明证。特别令人鼓舞的是,宪章的影响正日益向社会公众尤其是年轻一代公民延深,并成为主张宪政、伸张权利,争取自由,实现民主的公民运动的政治纲领和普遍共识。

《零八宪章》本身绝非昙花一现的历史文本,而是一场持久而现实的公民运动。五年来,《零八宪章》运动从未停滞过,零八宪章论坛、零八宪章网站、零八宪章月刊、零八宪章Twitter、Facebook和QQ群都在持续而良好地运作着,影响正在日益延伸。这些论坛、网站、电子期刊和网络通讯传播载体已经成为中国公民运动重要的信息发布平台。1万多名《零八宪章》联署人更是身体力行地活跃在进行思想启蒙、推动民主转型、参与公民维权、建设公民社会、襄助公益事业、促进社会运动的最前列,成为诸多公共领域的牵引者和拱卫宪政、民主、共和理念的社会中坚力量。

从《零八宪章》起草者和发起者的立意来讲,没有半点乞求统治者发善心恩赐民主的意思,更没有寄望于通过执政当局的“顶层设计”达至宪政。宪章发起人之一、老一辈法学家于浩成先生说得好:我们“一直强调《零八宪章》不仅仅是一个宪政文本,更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宪章运动,签名活动持续到今天还在进行。这并不是像有人误解的那样,是一场‘公车’上书,而是一场公民立宪运动,是一次基本人权的重申,面向公民社会的重申,面向公民社会并且淡化向官方呼吁的色彩,如此就将官方置于公民社会的下面。这就决定了《零八宪章》并不是‘党主立宪’,而是公民立宪。”

《零八宪章》联署人们的共同愿景是:第一、就中国近代以来的历史和当下的现实及未来的发展目标,提出公民社会的(总体性的)纲领和政治见解;第二、鲜明地表达中国公民社会对自由、民主、人权、平等、法治、共和、宪政这些普世价值和制度安排的坚定认同与努力追求的基本原则立场;第三、对待专制不能总是停留在道德批判与义愤声讨的水平上,需要提出理性和建设性的改变现状的具体目标和原则主张,供人们在实践中加以参照;第四、对于如何妥善解决社会政治转型中的疑难问题,尽可能降低转型的代价与成本,实现转型正义与社会和解,提出可供参考的思路;第五、学习和借鉴世界各国的先进经验,预先为未来的自由民主中国提出立宪原则,指出一个大体的方向和轮廓,供各界有识之士深入思考和讨论,以期早日达成共识,形成预案;宪章虽然不是宪法,不具有法律效力,但宪章中阐释的宪政、民主、共和、法治、保障人权和联邦制的原则却是真正意义上的共和国的制宪原则与立法原则;第六、在宪章共识的基础上逐步集结社会力量,形成持续不懈的公民运动,直至最终在中国建立宪政民主制度。

《零八宪章》为中国正在展开的宏大的政治变革指引了明确方向,设计了周详蓝图,提供了现实路径。

一、《零八宪章》正确地分析了执政党面临的困局和危机的根本原因,那就是“维系威权统治,排拒政治变革。”由此必然导致官场腐败、法治难立,人权不彰、道德沦丧、社会两极分化、官民矛盾上升。

二、《零八宪章》正确地指引了中国社会应该前进的方向,即:张扬权利为本、参与为责的公民意识,实践自由,躬行民主,尊奉法治。一句话——通过变革在中华大地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共和的国家,实现国人百余年来锲而不舍的追求与梦想。

三、《零八宪章》以自由、平等、人权等普世价值为核心理念,为未来中国设计了民主、共和、分权制衡的宪政体制和建国蓝图。主张以民主宪政制度和联邦制的建构,从根本上解决长期困扰中国的和谐共处、长治久安问题。

四、在推动政治变革的力量选择上,《零八宪章》完全坚守了包容开放的基本立场——“希望所有具有同样危机感、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不分朝野,不论身份,求同存异,积极参与到公民运动中来,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这也就是说,《零八宪章》并不是为某一特定的人群或政治派别打造的,它是为所有关心中国现代化前景的各色政治力量和公民个人准备的。《宪章》如此开放包容的立场实际上也为执政党顺应历史潮流、进行自身转型提供了足够的空间。

五、《零八宪章》不仅分析了中国面临的各种复杂问题的关键症结、指出了中国社会的前进方向,而且从可行性角度出发,完整地设计出了中国进行政治变革、再造共和、建立宪政民主政体的路线图。

六、为了争取实现和平转型,尽可能降低转型的社会成本,良好地解决转型正义问题,《零八宪章》充满善意地提出,“为历次政治运动中遭受政治迫害的人士及其家属,恢复名誉,给予国家赔偿;释放所有政治犯和良心犯,释放所有因信仰而获罪的人员;成立真相调查委员会,查清历史事件的真相,厘清责任,伸张正义;在此基础上寻求社会和解。”

美国著名汉学家林培瑞教授在《零八宪章》国际研讨会的发言中指出,“《零八宪章》是推倒中国‘柏林墙’最重要的武器,其历史地位可以等同捷克《七七宪章》。《零八宪章》的根源没有国界,这是最根本的国际普世价值。《零八宪章》的语言是借的国际普世价值观点,但其最重要的作用是将来,是指导中国走向民主化的重要纲领。”

五年来,中共统治集团一意孤行地顽固坚持一党专政,拒斥政治变革和民主宪政,疯狂打压《零八宪章》联署人群体和宪章运动,参与起草和发起《零八宪章》并因此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刘晓波博士和《零八宪章》联署人刘贤斌、陈西、陈卫、朱虞夫、谢福林、赵常青、张林、杨林、刘萍、魏忠平、李思华等大批人权捍卫者至今仍被关押在监狱中。于浩成、杜光、孙文广、鲍彤、丁子霖、蔣培坤、张先玲、徐珏、张祖桦、江棋生、高瑜、戴晴、刘军宁、崔卫平、徐友渔、莫少平、浦志强、郝建、陈子明、野渡、赵达功、王德邦、温克坚、昝爱宗、杨海、胡佳、俞梅荪、郑恩宠、唐荆陵、蒋亶文、陈永苗等许多发起人、联署人及刘晓波的妻子刘霞仍受到严密监控以至长期非法软禁。姚立法、冯正虎、冉云飞、刘正有、郭永丰、李海、吴玉琴、李元龙、张善光、滕彪、范亚峰、唐吉田、古川、余杰、刘沙沙、王荔蕻、刘国慧、焦国标、夏业良等众多联署人则受到严酷地打击报复和政治迫害。但是,执政当局的这一切倒行逆施都不可能阻止历史前进的步伐和《零八宪章》影响力的与日俱增,到头来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最终必将会受到正义的审判。

今日之中国,政治溃烂、经济畸形、社会断裂、道德沦丧、正义缺失、生态恶化、环境污染、灰霾遮天,自上而下的腐败已渗透到社会的各个领域和层面,国家总体性危机日益深化,而极端自私自利的中共权贵统治集团仍顽固地抵制民主潮流和政治改革,炮制出极其不得人心的“五不搞”和“七不讲”,抗拒普世价值和宪政民主,一厢情愿地效仿秦始皇做着千代万世一统天下的春秋大梦。要想扫除阴霾见蓝天,从根本上消除中国政局的总体性危机,使中国融入认同普世价值的世界主流文明,实现民有、民治、民享、自由、平等、博爱和长治久安,惟有依靠宪政革命,建立宪政民主政制。《零八宪章》就是指导中国宪政革命的纲领。惟有实现《零八宪章》主张的制度架构,中国人民才能告别动物庄园式的悲惨生活,才能拥有梦寐以求的蓝天白云和阳光普照下的美好家园!

笔者曾在《公民与宪章》一文中指出:“征诸列国史册,无论是先进国家还是后发国家和地区,民主宪政与公民权利的实现都不是来自救世主的恩赐,更不是轻而易举地坐等来的。无一不是靠本国公民奋起抗争,前赴后继,英勇牺牲,流血流汗争取来的。”“实现宪章重申的普世价值和基本主张的希望在哪里?不在官府,不在上天,不在外援;而在民间,在公民社会,在千千万万于实践中成长起来的、勇于为争取个人自由和权利而不懈奋斗的公民。”中国的前途和命运就掌握在千千万万觉醒的公民手中。衷心希望所有具有同样危机感、责任感和使命感的中国公民,不分朝野,不论身份,求同存异,积极参与到公民运动中来,共同推动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以期早日建成一个自由、民主、宪政、共和的文明中国,实现国人百余年来锲而不舍的追求与梦想。

2013年12月1日

《零八宪章》月刊2013年12月号总第76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