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马为儒,脱胎于指鹿为马。指马为儒有两大表现:

一是将马家说成儒家或者红色儒家。例如,赞毛周辈为大儒,称方克立们为红儒,誉鲁迅为“道统中人”。儒学联合论坛曾有文章题为:《当代中国道路的儒学解释–作为道统传人的毛泽东》。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大革过文化之命、儒家之命的毛氏,居然摇身成了道统传人。

殊不知,毛周、毛鲁们与儒家的区别是原则性根本性的。四书堂堂五经煌煌,照妖镜似的,如何能蒙混过关哉。在这个问题上毛氏聪明多了。他上升知道,要树立毛家马家权威,非将儒家赶尽杀绝不可!

一是将马家造的孽归罪于儒家,把反孔崇马的恶果说成尊儒的结果。儒家一次次被当成替罪羊。为历史的局限性和阴暗面替罪,为清朝替罪,为袁世凯替罪,为各路军阀替罪,为林彪替罪,现在又被某些自由派拿来为法家替罪,为马家替罪,将马家文化、政治和制度的罪恶栽到儒家身上。

指马为儒的具体例证很多。

例如,《文史哲》杂志今年一月号刊发了一篇题为《儒学中没有“陌生人”的位置》的文章,将现实中对“陌生人”的冷漠归咎于儒学,就是指马为儒。“我们的文化和社会,并未给予陌生人以应有的位置”,恰是反儒的结果。反儒反掉了仁义礼智信,反掉了民胞物与的情怀和爱人利他的精神,反掉了人之所以为人的四心:恻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和是非之心。

“儒家充满奴性、培养奴才”之双奴论,“儒学反自由,反民主,反人权”之三反论,就是指马为儒,与“仁义道德吃人”论一脉相承,一样颠倒。盖双奴三反的正是马家。儒家是人格主义哲学,在政治上人权和主权、自由和秩序、民主和“君主”并重,于自由主义和西方文明,主张学习、吸收其优点而超越之。

说某些农村“基本就处于极其低级的愚昧宗法社会中”,说“宗法制是和现代法治文明绝缘的”云,指马为儒。宗法制确立于夏,发展于商,完备于周,影响及于历代王朝。清末儒家退出政治舞台,宗法制度影响澌灭,宗法社会急遽崩坏。共和国一切背儒而驰,一切马列化,宗法踪影无存。

将说假话说成“中国人的优良传统”和“国民性”,指马为儒!说假话是马族特色和拜物教的传统,与中国传统和中华民族格格不入。指中共国为中国,指中共人为中国人,将唯物论、党主制、公有制和社会主义说成是从儒家文化中生长出来的,都是指马为儒。马家喝酒骂儒家醉,马家作恶骂儒家罪,岂有此理!

赵高指鹿为马,是个历史大笑话,在当时却是很有效的,朝堂群臣纷纷表示:好一匹千里马;而今流行指马为儒,也是个历史大笑话,在现当代也是很有效的。通过诬蔑儒家批判现实和通过批判现实诬蔑儒家的恶习,已经持续百年。无论主观意愿如何,客观上都是助马为虐,为马作伥。

我说过,反孔是文化弑父,拜马是认贼作父,双重大恶。反孔拜马,是五四至今所有问题的根本因,包括政治、社会、道德、制度、思想、教育之恶,无不种因于此。欲救中国,也得从文化入手,从反马拜孔开始,将被颠倒的一切重新颠倒过来。这是医国医民、重建中华第一方。

2017-12-25余东海

出 处 :北京之春
整 理 :2017年12月25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