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悦寒:尾生诗歌城堡的七色沼泽——诗评

Share on Google+

2018-01-04 杨悦寒 复活的尾生

复活的尾生

认识尾生近十年了,但接触并不多,才一次吧。那时候的他文质彬彬,斯文羞涩,丝毫想象不出,日后的诗歌会蕴藏那么大的能量与力量。柔软的外表下,暗潮涌动。这是一种日积月累和训练过的境界,倘若没有灵性也是写不出这样高级的诗歌的。

这亦是当下大部分现代诗人一生也达不到的,那些堆砌日常辞藻的所谓诗人,美名为诗歌改革,表面是偷工减料,实际是没有灵性。以门派自居,以为上演群雄割据。人可以欺骗世人,切欺骗不了行家。诗歌都是有灵魂的,这也是写诗机器,再智能也达不到的。

诗歌虽然不如赛车、台球这样的竞技游戏,有统一的标准,但诗歌的水准是有金线的。在水准线之上,都是大部分业内人士一眼能看出的。尾生的诗歌,既源于生活内核,又进行了强有力的改造和艺术化处理,即使是针砭时事,也没有口号和粗鄙的低级表达。

尾生诗歌重视意象和隐喻,同时又“浅入深出”,就算是寻常人也能读懂,只是根据个人造诣能理解的东西不同罢了。从这点而言,有点接近白居易。

信手拈来几首不同类型的诗句各位自行比较、鉴赏吧。

“世界啊”,从我的针眼穿过,仿佛没有什么重量。爱情啊,她总像一枚超重的苹果,把树下仰望的我砸伤。——《无题》 【抒情类】

“这时的秋天,像一只金黄的老虎。我一个人,赤身裸体。在我的地盘,没有一丝,无聊的空气来打扰……但对于一个害怕,心冷的人,也好。” ——《也好》 【日常生活类】

“我看见人们筑起,一座座钢铁的金字塔,人与人之间却在物质的,风潮里渐渐沙化” ——《无题》 【社会批评类】

“现在上帝把我,世界的镜子击打得粉碎。也包括我自己,这时我才看见,原来你就盛开在那里。” ——《因为爱情》【爱情领悟类】

“那些阻挡自由的人啊,总有一天会发现天空太大,墙没有用,枪也没有用。” ——《无题》【政治评论类】

尾生的诗歌涉猎题材众多,范围广泛。他成为基督徒后,诗歌呈现的精神世界更庞杂和深邃,格局也更大一些了。想必从中获取了不少文学素养。他的诗歌,更像是个忧郁的女人,哀而不得,不得而忧,忧而开悟。即便是愤怒的政治批判诗,也体现出他的无奈和豁达,甚至批判过后的去可怜他们与原谅。他是个慈悲的诗人,慈悲不一定是优点,却会使得他的视野看得更广泛,深远。

一个只能看到愤怒的人,必定蒙蔽双眼。庆幸的是,尾生先生很好的获得了诗人的弱点与现实的平衡。

他的诗歌也不是没有弊处。比如在那首写“打破偶像”的诗歌就过于粗浅,对于他不擅长的娱乐题材。再比如,涉及的政治批判诗歌,过于大白话的复制,少却了诗意和玩味,这也是他往后需要提升之处。

但毫无疑问,他是一个游离在主流圈外的优秀诗人。这让我想起王小波。不困囿于俗人俗事。不混圈子,未必不会更好!

能沉淀下来的,必是琥珀。

尾生的诗歌,适合睡前品读,静下来,你会看见更多。在此,呼吁人们去发现那些主流文学圈之外更多的优秀作家、诗人。有些人,走“仕途”之路,有些人,只为悦己者容。

祝福尾生,也但愿读者能从中有所获。

诗人,杨悦寒 2018.01.04 下午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阅读次数:1,20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