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959年至今五十年,中国政府仿佛如梦初醒,不管不顾地新设了一个“农奴解放纪念日”。一时间,举国上下都在起劲地鼓噪,中共高层频频亮相下指示,电视台每隔一小时就要推出一个对比新旧西藏的节目;坐在北京的出租车上,可以听见几个电台都在呱呱大讲西藏翻天覆地的变化;国内展览演出,国外巡回宣讲,而网络更是铺天盖地。甚至连《三联生活周刊》这样的颇有档次的文人读物也特设“西藏民主改革50年纪念”专号。

国际藏学家史伯岭先生撰文评述:“这整个事件没有什么委婉细致之处——中国已经决心要宰制西藏的历史观,不管是靠强迫,或者靠武力,都得达成。”与时俱进的是,在如此动用人力物力来强行改写历史的声音中,除了陈词滥调,也不时掺入几个新词,如“误读”一词变得时髦,成了各类喉舌张扬软实力的武器。北京藏学中心的杜永彬先生,最近写了一篇《西方社会对西藏存在五大误读》,被官媒推崇备至。

其中一个“误读”指的是“对西藏的发展和现代化的误读”。这是一个貌似政治正确且最容易被偷换概念的话题。杜称“地球上的任何族群(当然包括藏族)都有权利分享人类社会发展、科技进步和现代化带来的成果,这是‘天赋人权’!”而“一些西方人……不愿看到西藏文化的发展和适应现代化”,听上去是振振有词。没错,我们当然不应该拒绝现代化,尤其是已经过上了现代化生活的人,更没有理由不让别人追求现代化,然而把“现代化”如此机械化、物质化,其实是对“醉翁之意”予以合理化罢了。一位藏人老前辈在给当局上书时,一针见血地挑明:藏地需要现代化,但现代化不等于“汉化”。

美国《侨报》也有一篇批评西方人“误读”西藏的文章,此报纯属中国《人民日报》在美国的化身。这类新闻喉舌倒无需学术来掩饰,索性赤裸裸地自曝野心说:“中国怎样才能真正改变西方对西藏的‘误读’呢?只有一个办法:必须强大到在国际主流社会拥有较多的发言权,建立起自己的话语权,能够参与甚至主导国际主流社会游戏规则的制定,那一刻也是西方对西藏‘误读’彻底终结的一天。”

如此妄自尊大的确是有资本的。最近获悉,为了争夺话语权,中国政府给三大喉舌即新华社、《人民日报》和中国中央电视台,各拨重金150亿元人民币,令其走出去,进行海外扩张,发出超强功率的声音,来实现《侨报》所言的美梦。然而,有钱不等于就有底气。一位外媒资深人士告诉我,前不久,新华社官员私下向他取经,请教如何在西方世界建立话语权。而他回答得很精彩,说“就两个字:定位”,并解释说,“你们的定位,其实就是喉舌,所以你们不会考虑新闻报道是否真实,这样也就不可能建立起话语权。而我们的定位是要赚钱,为了赚钱,一定要提供真实的报道,唯其真实才能建立起话语权。”新华社官员闻言很是尴尬。

因此,对于被中国政府声势浩大地争夺话语权的未来,无需担心。正如史伯岭先生所言: “这种宣传也不太可能赢得大量的外国听众,除了那些本来就相信中国宣传的人,或者那些乐意相信的人以外。”世间风云变幻,人心自有公道,比中国还强大的苏联也曾迷惑世人无数,但今天已被公认与法西斯主义一样,是人类“二十世纪的罪恶”。

2009-4-7,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