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月29日(一)

今年春天我们NGO邀请两家大陆民间机构的人士到东京,举行研讨会等交流活动。邀请的是这两家。(以下简称A和B)

A:针对上访农民的申诉,跟当地政府交涉,帮忙解决村里的纠纷。他们通过村民和当地政府之间的协商、对话等方式进行解决当地的纠纷,而且总结出当地政府和农民通过对话解决当地各种问题的方法。

B:利用跟当地政府有一定的关系,在农村帮忙当地的新农村事业.他们通过村民和当地政府之间的协商、对话等方式进行环保、扶植产业等活动,而且培养当地农民参与公共事业的积极性。

A和B都是在农村从事帮忙解决当地的问题而活动的民间机构。他们都最重视当地政府和农民之间的对话,通过对话培养农民的自主性。我看过很多次他们在农村的活动,他们的做法是一致的。唯一的差别是他们与当地政府的关系.对当地政府来说A是敏感或者麻烦的存在,而B是好夥伴。实际上,在东京我们做交流活动的时候,因为这一点,A和B他们之间没有什么交流。

没有交流的不止是在A和B之间,参加交流会的日本人也因为对他们的看法不同产生分歧:支持A的人批判B像官方似的,支持B的人不敢跟“敏感团体”A接触.持有这样的态度,特别在“中国通”的日本人里是很明显的。

决定同时邀请A和B的是我。这是因为他们从事活动的目标,手法是一致的,而且他们都重视培养农民的自主性,他们深知这是达成民主化的关键.无论如何实现中国的民主化,也必须要靠普通公民的积极参与.

有兴趣的是,对中国的政治和历史不太熟悉的一些日本人,年轻的中国人,他们愿意都跟A和B双方交流。我认为这些人也重视和敬佩培养公民自主性的活动。但是,理解和认识建国以后的中国历史和中共具有压倒性权力之后,他们里有些人以跟政府的关系为评价民间机构是否先进的判断要素。这些人确信“在现在的中国,普通老百姓没有参与公共社会活动的积极性,这是因为独裁政权剥夺过人民的权利。所以跟独裁政府有怎样的关系是最重要的因素。”

他们的看法有一定道理。另外我在中国听过也经历过,一些人和民间机构,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发生向官方告密和谩骂别人的事例。所以跟政府的关系是在中国从事活动时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但这个因素和一个市民活动以及活动内容的价值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培养普通公民积极性的活动在中国全国还只是微小的存在。为了让他们的活动更有影响力,他们要团结起来。我认为这是比如何对待政府的事更重要的,因为如果老百姓没有参与公共社会活动的积极性,那谁都不能明白中国公民如何对待政府。如果一直太重视跟政府的关系,只按这个角度评价他们的活动的话,是不是永久都不能团结?太强调跟政府的关系,无视他们从事的具体的内容,这些态度还是以政府为中心的政治思考,有些不重视公民的态度,这是我的看法。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