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2 谯达摩主编 北京诗派

上帝的拇指

上帝的拇指,河南方城人,现就职某高校,博士,偶尔写顺口溜,自娱自乐。

食腐者的黄昏

有时他会想到这些沙发的伤痕
桦栎树的皮肤被光阴修复
叩门的经常是远房的亲戚
随身携带廉价的笑容
农夫的鸡被运往城市
卡车驶入泛黄的人群

在内枯尔河畔
五颜六色的毒蘑菇
沉渣泛起,蜜蜂在颓荡的空气中飞行
专门搜集腐肉者大腹便便
他们为瘦子定罪:

“按照宪法,你的一切都是我们的
你们的肉体,精神和灵魂
如果你们有灵魂的话,
如若思想,就得打入十八层地狱”

拔舌狱,抽筋剥皮狱算了吧
白天,他们啃食草地 女人的乳房和屁股
夜晚,他们啃食彼此的脸孔 鼻涕
鼾声和口水

他的烟斗里有一个王国
他会定期走访王国的臣民
抽样分析他们的尿液和粪便
屁里是否富集臭氧离子
是时候征集烟斗税了
他的肚子拖在地上
美美地遮住大片的乌云

刘文旋点评:食腐者:是他(第一、五段),也是他们(第二、四段)?

黄昏像一部肮脏混乱的成人童话,演了一遍又一遍。

“沉渣泛起”四字,最不好看、最没意思、份量却也最重。诗不是孤立的事业。

食腐者的黄昏似乎没完没了。不可投之以石,则必讥之以诗?

吕本怀点评:诗中所呈现有些荒诞,有些极端,但仔细品味,你又不得不承认,其中有不少正是当今社会现实的写照,这种似乎不应该是,却又偏偏很像是的感觉,正是这首诗的韵味所在。那些食腐者,并非全是高高在上的人,其中很可能也有你自己;人们未必想做一个食腐者,不知不觉间却可能键入到食腐者的行列,这才是这首诗里所展示出的最大悲催。

当然,并非人人都有真正作为食腐者的资格,除非你坐在某个能食腐的位置上。诗人对食腐者的行为呈现得非常具体——“他们为瘦子定罪”,他们禁锢思想,他们做莫名其妙的抽样分析,他们还会征收匪夷所思的税。而他们自身更是腐败透顶:“白天,他们啃食草地 女人的乳房和屁股/夜晚,他们啃食彼此的脸孔 鼻涕/鼾声和口水”,诗人虽只是简单列举,却已足够触目惊心。

诗中的夸张为呈现食腐者增色不少,比如“他的烟斗里有一个王国”“他的肚子拖在地上/美美地遮住大片的乌云“,从中不难感受食腐者的狂妄自大;这份狂妄自大足以让他们有一天尝到被打翻在地的滋味,或许这也是诗人觉得目前已是“食腐者的黄昏”的原因吧。

戴潍娜

戴潍娜,诗人、青年学者,毕业于牛津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文学博士。出版诗集有《我的降落伞坏了》《灵魂体操》《面盾》等,童话小说集《仙草姑娘》。翻译有《天鹅绒监狱》等。2016 年自编自导意象戏剧《侵犯 INVASION》。主编翻译诗歌杂志《光年》。现就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外文所。

午夜狐狸

一只锦衣夜行的狐狸,脚下大地黑漆

城市枝桠将手臂伸向天空的深坑
驼背的兔子套上银色西装
长颈鹿在香奈尔5号的瀑布里冲凉
每一条窄窄的下水道都连接着纪念碑

大神们如今都不坐班
午夜脚手架怯生生下凡一只狐狸

祖祖辈辈靠勾引书生拯救人类
书生,是狐狸回乡的梯
狐狸凝视水晶球的眼神
好像诗人想念属于他的小

只见那读书人坐在一团迷惑里
一圈疯蛾子正围着他的脑沟采蜜
伺机潜入屋,狐狸正欲变身美女
读书人转过头来——
读书人自己就是美女

男人在这世上找不见了
小狐狸从此留在了地上
悲伤让它无法直立前行

刘文旋点评:我有一种重读聊斋的冲动。猫妖传不是都拍出来了么。再拍个狐狸下凡如何?

注意,被围着脑沟采蜜的“他”是一个陷阱,说到最后,如今的书生可以/必须都是女的。

这固然是狐狸的悲剧,但还是怨狐狸自己眼界太小。

男人在这世上不是找不见了,而是他们都不当书生了。他们都干什么去了?我也不知道。

吕本怀点评:“男人在这世上找不见了/小狐狸从此留在了地上/悲伤让它无法直立前行”,这仿佛是寓言,却又有很现实的背景——“读书人自己就是美女”,自古至今读书人都是知识分子的代名词,当几乎所有的知识分子都变成了美女,或将变身美女作为自己的终极追求,“十四万人齐卸甲,全无一个是男儿”的局面也就隔之未远。

“读书人自己就是美女”,却非真正的男子汉,完全失去知识分子所应该具有的使命担当,不是当今才有,现代有,古代有;回望历史与现实,关键时刻铮铮铁骨总是比大熊猫更加珍惜。

“大神们如今都不坐班/午夜脚手架怯生生下凡一只狐狸”,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在信仰丧失、骨气丧失、男子汉日益稀缺的关键时刻,却只能指望一只狐狸的午夜拯救,怎么说也是一种悲哀;而那些狐狸想要拯救的读书人,却“坐在一团迷惑里/一圈疯蛾子正围着他的脑沟采蜜”,这是一份更为深重的悲哀。

一首好的诗,应该接近于寓言;一首好的诗,应该是现实寓言般的折射。这两点,在《午夜狐狸》里都有较为充分的体现。

卢卫平

卢卫平,男,当代诗人,获中国第三届华文青年诗歌奖、2008《诗刊》年度优秀诗人奖、2007中国《星星》年度诗人奖、《北京文学》奖、首届苏曼殊诗歌奖,第四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诗人提名奖,第四届、第五届、第六届全国鲁迅文学奖前十名,第九届广东省鲁迅文学奖等。诗作入选《中国新诗总系》等200多种诗歌选本。出版《异乡的老鼠》、《向下生长的枝条》、《尘世生活》、《各就各位》、《浊酒杯》、《打开天空的钥匙》、《一万或万一》等诗集。有诗歌翻译成英语、葡萄牙语、瑞典语、俄语等多种文字。《中西诗歌》主编。

在命运的暮色中

在命运的暮色中
一个盲人在仰望天空
一个聋子在问盲人,看见了什么
盲人说,看见了星星

聋子沿着盲人的方向望去
有星闪烁
聋子问,你是怎么看见的
盲人说,坚持仰望
就有不灭的星在内心闪耀

你听见星星在说什么
盲人问聋子
聋子说,星星正在和哑巴交谈
哑巴的手语告诉我
星星将引领我们走向光明的坦途

刘文旋点评:盲人不能看,聋子不能说,这是常识。

但是诗有反常识的一面。方法可以是:让盲人和聋子对话,聋子听见哑巴交谈。

寓言体的好处,就是你可以合情合理地设计不合情理的事。

让我们向望见星星的盲人、听见星星的聋子和与星星交谈的哑巴致敬。

吕本怀点评:盲人看不见,聋子听不见,此乃常识;盲人比正常人看得更明白,聋子比正常人听得更清楚,这根本就是一种不正常,而这种不正常是否在隐喻现实的不正常呢?

这种严重的不正常,正是这首诗的诗意所在;诗题给诗意提供了一个背景,那就是“暮色”,“暮色”仿佛有着自然与社会的双重含义。

诗中富于叙述性,诗人仿佛在讲述一个寓言,我一直以为,无论小说,还是诗,能像寓言的便是最上品,而这首诗可被视为一篇寓言诗。

至于诗所呈现的具体内容,看似复杂,实则简单,无需多言。

林懋予

林懋予,笔名林懋予、林冒雨、中国冒雨,已先后在各级刊物正式发表文章四百多篇次,网刊微刊发表无数,荣获全国性诗歌奖若干,流传海外(含港澳台、欧美各国)诗作若干。

百年孤独

1.上集

话说“生活的痛苦
远远超过了欢乐的程度”

这是偷袭而来的
必然会射到你中枢神经的
一颗子弹。子弹!
只要你,在路上
无论是独木桥
还是阳关大道

2.中集

从天而降的

光芒。那光芒聚成的芒棍
敲击我们的头盖骨
嘶嘶作响!
寂静中的声音
穿越了黑漆的隧道
飞快地穿越

闪出了电,碰撞出了光

3.下集

我们相遇的那天,不仅
谈到了雨滴,也不仅谈到
红花开。还谈到了
橄榄枝如何遮住私处
更谈到:岛上之人如何脱离小岛

你说:阳光灿烂的时候
最适合有张双人床。我说:
既然是沼泽地
那就更需要光芒

我低头轻嗅你。你看我的样子
像一朵蔷薇看一头猛虎。是啊
猛虎呵是在我的心头,
但我还是要祈祷:
在我低头的时候,不要
被武松偷袭,那一棍
打下去,我会百年孤独

刘文旋点评:这世上难免有喜欢脱臼的人。兄弟,如今这上中下集,不是三节棍,是脱臼啦。

然而,“我低头轻嗅你。你看我的样子

像一朵蔷薇看一头猛虎。”

是神来之笔。别急,可以在心头默念(祈祷)一百遍。

吕本怀点评:诗题为“百年孤独”,且分上中下三集,我猜测每一集应该都是一种孤独的呈现,且下一次的孤独应该比上一次的孤独更加孤独。

上集里的孤独应为关于孤独的文本所带来,中集里的孤独应为对天空的仰望所带来,这两层孤独里,诗歌主人公都唯一;而在下集里,诗歌主人公由“我”变成了“我们”,按说孤独应有所缓解,为什么却陷入到了更大的孤独呢?那是因为人与人间的不信任;如果没有充分的信任作为基础,群居的确有可能比独处更为孤独。

诗人对这份不信任表达得很清楚:“你看我的样子/像一朵蔷薇看一头猛虎。是啊/猛虎呵是在我的心头,

但我还是要祈祷:/在我低头的时候,不要/被武松偷袭,那一棍/打下去,我会百年孤独。”之前的双人床与蔷薇都在暗示“我们”已处于恋爱状态,按理说彼此应该亲密,彼此都有了某种依靠,但在“我”的心灵深处,依然有着深深的不安。

这,应该是对现实的折射;的确,目前诚信依然稀缺,而诚信的丧失,必然导致彼此难以敞开胸怀,也必然导致人们陷入孤独而难以自拔。

雪迪

雪迪,原名李冰,生于北京。出版诗集【梦呓】【颤栗】【徒步旅行者】【家信:雪迪诗选】;著有诗歌评论集【骰子滚动:中国大陆当代诗歌分析与批评】。1990年应美国布朗大学邀请任驻校作家、访问学者,现在布朗大学工作。出版英文和中英文双语诗集9本。作品被译成英、德、法、日本、荷兰、西班牙、意大利文等。英文诗集【普通的一天】荣获Jane Kenyon诗歌奖。荣获布朗大学Artemis A. Joukowsky文学创作奖,纽约Bard学院颁发的国际奖学金和艺术学院奖。荣获美国十多个创作基地的写作艺术奖。

在你停止思想、恐惧时
脸象一张被烤过的皮
向内卷着。这会儿时间
象一群老鼠从顶层的横木上跑过
你听见那种小心翼翼
快速的声音。你的脸
寂静中衰老。你感到身体里
一些东西小心翼翼
快速地跑过
感觉犹如,兽皮
在火焰之中慢慢向里卷
把光和事物的弯曲
带走。我在四周的黑暗
肉体的宁静中看见人类的脸
在100年之内向外翻卷
象树皮从树干剥落
由于干燥和树汁的火焰
人类的脸在曲折和迷惘中
与生物的精神剥离
暴力创造生存的寂静
寂静中心一层层弯卷着的
恐怖。一些东西快速
小心翼翼地从人类的记忆中跑过
带着火焰燃烧的灼热
事物消逝的哀婉的情绪

这是当你停止思考、恐惧时
感到的。清晨
你正躺在床上。阳光一点一点
向床头移动。房间越来越亮
你听见事物不可逆转地弯曲时
的叫嚷

刘文旋点评:这似乎也是达利某日在开始思考、恐惧时,感到的。

但达利即使感到了,他也画不出。

或者说,他得用未来的一年、二年、五年、十年,才画得出。

但这里没有什么是不可理解的。至少,“光的弯曲”符合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

吕本怀点评:对于这张脸,诗人写得具体,细腻,直至出神入化。他列举了有关这种脸的各种可能,及在各种可能下脸所发生的改变,从最初表情丰富变到最后若无其事,这究竟是脸的进化,还是脸的退化?当“人类的脸在曲折和迷惘中/与生物的精神剥离”,当人类停止思考且不再有任何恐惧之时,脸完全失去心情晴雨表功能,仅作为一张皮而存在,这样的时刻会不会是世界末日?当“房间越来越亮/你听见事物不可逆转地弯曲时/的叫嚷”,我们的脸是否还能对此作出应有的反应?

诗人对脸及脸变化的呈现展开得很有层次,而他对于脸功能退化的现实则有充足的痛感。

南人

南人,男,江苏泰州人,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2000年创办诗江湖网站。作品入选《中国先锋诗歌档案》《新世纪诗典》《当代诗经》《中国新诗年鉴》《中国诗典》等,出版有诗集《最后一炮》《黑白真相》等,爱情诗集《致L》在网上广收好评。现居北京。

夜归

一盏接一盏
依次打开
每个房间的灯

那些在黑暗中住着的灵魂
你一开灯就会倾刻间将它们
全都赶走

所以
开灯不能开得太快
好让那些灵魂
从容地
穿上隐形衣
并且
有尊严地离开

刘文旋点评:总是这样,你得适应一次又一次突如其来的世界观。

这里的告诫是:开灯不可造次,这并非碍于物理世界,而是因为你心有不知。

第二段第二个句子造句崎岖,削弱了诗的力量。

余下的,是一个很好的幽灵志蒙太奇片断。

吕本怀点评:借助“夜归”,诗人表达了对灵魂的尊重;即使死去了的灵魂,他也依然相信它们的存在——“开灯不能开得太快/好让那些灵魂/从容地/穿上隐形衣/并且/有尊严地离开”。诗人正是借助于这种不可能,充分彰显了人性之美。

既然诗人对鬼魂都如此怜悯,如此尊重,遑论对人?这种以退为进的表现手法,在凸显主旨方面有特别好的表达效果。

城春草木

城春草木,原名王青,江苏盐城人。21世纪中国第一个后现代主义诗歌流派“北京诗派”创始人。自由写作者。曾在报刊、网络发表诗歌,散文,诗论等作品千余(篇),岀版诗集《岁月流声》。

雨水

候鸟北飞
你抱着苞米和谷子
走向苍茫的黄昏
大湾谷
起伏的麦穗,倾向半生的大雪
你出嫁时的铜锁
还泛着水银的光泽

葵花再次燃烧
这金黄的颤栗
青铜的鼓
每敲击一次
我就死去一次

大路上,尘土飞扬
水井的边沿
密布着嘴唇
打铁人热烈的眸子
玉米地掠过幽暗的光
在所有走向黄昏的背影中
我的老去
是你雨水中唯一的祭奠

刘文旋点评:作者想、又不想让我们猜,他到底讲了一个什么故事。

一件司空见惯的悲剧,当你向那个唯一的人说时,它就有可能是诗。

其他的人,不过在隐喻的边缘左右为难。

但是,隐喻所构成的世界,有时候无比真实。

吕本怀点评:雨水,伊人,葵花,铜锁,苞米,谷子,麦穗,青铜的鼓,玉米地,打铁人,足以说明这首诗物象与意象的密集。雨水是整体背景,由开头延续到末尾,“出嫁的你”应是“我”的恋人;“我”“你”有情却为何终不能成为眷属并没有提及,只能作为悬念让读者去猜测。诗人着重于“她”出嫁时带给我的痛感,而这份痛感通过“青铜的鼓/每敲击一次/我就死去一次”得以聚焦。

我当年的身份似乎是那个“打铁人”,“玉米地”很有几分引人遐思,或许他们的情感便是在其中发酵、挥洒,妙在末尾诗人并不说“我”如何思念“你”,而是反其道而行之,采取移情的表现手法,以“在所有走向黄昏的背影中/我的老去/是你雨水中唯一的祭奠”,来彰显“我”在对方心目中的分量,表达出“我”对对方的念念不忘。

英伦

英伦,原名谯英伦,山东齐河人,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诗作入选《2016中国诗歌年选》《2016年中国网络诗歌精选》等多种选本,获2015齐鲁文学年展最佳诗歌奖,第十届(2016)中国散文诗天马奖,2015《关雎爱情诗》年度散文诗奖,德州市长河文艺奖文学创作奖,首届永不分梨全国爱情诗大赛二等奖,第二届梦◎乌镇诗歌大赛三等奖,首届仙女湖诗歌大赛三等奖等数十种奖项,著有散文诗、诗集《温柔的钉子》《哭过之后》《疯狂的目光》《夜行马车》等四部,现居德州、济南两地。

倒桶

把制水机废水桶里的水
倒到卫生间的储水桶里,用来冲厕
是我每天要做的事情

这个桶满了,那个桶就空了
这个桶空了,那个桶就满了

就像我和妻子分睡的两张床
就像她的洞穴,我的酒囊

有时忘了,厨房里会水流一地
妻子就会冲我抱怨,发脾气

如此糟糕的情景越来越多
毕竟我到了健忘的年纪,她更年期

刘文旋点评:我家的厨房也经常水流一地,不过我妻子从来不发脾气。

更有可能发脾气的,是我。

都是我儿子干的。我能拿他怎么办?

兄弟,想开一点,这种百姓私有之事,外人不知道也罢。

吕本怀点评:诗的题材庸常,却对绝大多数人的生存作了最真切的反映。前五句是对日常生活里一个现象或事实的照抄不误,单独来看,根本无所谓诗意。从第六句开始,则直接呈现“我和妻子”的生活现状,而对生活现状的描写,诗人始终没离开那两个桶——我与妻子分睡的两张床是那两个桶,她的洞穴、我的酒囊是那两个桶,我健忘的年纪与她的更年期也是那两个桶。不过,诗歌写到这一步依然还只是对事实的呈现,只不过开头是直接呈现,后面则是比喻呈现。

这首诗的诗意究竟在哪里呢?必须回到开头的那两只桶的状态——“这个桶满了,那个桶就空了/这个桶空了,那个桶就满了“,这是一种此满彼空,或此起彼伏。人一旦到了一定年龄,想要两只桶都满满当当根本不可能,一只只能将就另一只,即使“如此糟糕的情景越来越多”,夫妻也不能彼此排挤,即使性爱不再存在,亲情依然能够成为彼此之间的维系。

因为亲情,这两只桶才会互为因果,生生不息,直到最终有一只桶不得不被彻底“空”下;等到那一刻,另外那只无论满与空,一定都将情何以堪。

平凡人

平凡人,原名:石建国。江苏溧阳人。高中起在《诗刊》《诗选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雨花》《参花》《深圳文学》等多种报刊杂志发表诗歌三百多首。诗歌入选各种年选选本。曾获各类诗歌奖二十多次。获2016年《江苏诗人》“诗探索奖”,《中国诗歌网》“实力诗人”。有诗集《我是我灵魂的翻版》。

在西藏

天高,地远。把空气吸成稀薄
诸事有罅隙
酥油灯长明不灭,测量心中一口井的深度

雪山素白,湖水一碗。荒凉之处可挂大山水
玛尼经轮打坐于蒲草
一个影子修练来世,参禅者种下慧根

人神共居之地,访神者从不问来龙去脉
八百里虔诚,匍匐从不用计算返期
心中的善与恶,像两头猛兽,一个蓬勃如春
一个病入膏肓

在西藏,草木都是香火,万物皆为神灵

刘文旋点评:我没去过西藏,我同事去过,五年。

他回来以后,确实像个大德,头发没了,前额突出,两眼细眯。

不过,这主要是由其自然生长趋势所致,并非因为去过西藏,我想。

关于这里所说的香火之地,我就知道这么多。

吕本怀点评:诗人对西藏的特征物列举得很全面,着重凸显出一份宗教氛围,以及天高地远的辽阔、虔诚与纯粹。“在西藏,草木都是香火,万物皆为神灵”则堪称警句。

要写出一个地方的地域特色,一定要抓典型特征,可以是自然的,社会的,人的,物品的;同时列举时要充分展示出各自特征,这首诗在这两方面都处理得不错。

阿登

阿登,本名王登峰,男,山西沁水人。读书、写诗,梦游,偶尔穿越。

无法控制

一片叶子
叫不出她的名字
路过那个地方,顺手
摘了下来
纹理细腻,肤色光洁
我的掌心不再是空无一物
她安静地躺着
不知怎么的
轻轻,将其对折了
指尖感到了脉络脆断之声
试着再次对折
这种声音更为清晰
继续这个动作
直到超过了对折的极限
我己经无法控制接下来的
动作一一
撕扯、搓捻、榨挤
只剩下一个小小的圆团
不知她是否还能感到
疼痛。现在
我僵硬的手中涂满了
绿色的汁液

刘文旋点评:完美的罪行,对罪行的近乎完美的叙述。无伤大雅,举轻若重。

这种事我不干已经有三十多年了。从来没想到要把它写成诗。

“掌心”啦、“安静地躺着”啦,像文艺片里的特写。

这我写不出来。其余的句子我也写不出来。

吕本怀点评:既然“我”将一片叶子对折的习惯已经无法控制,这其中一定有特殊的心理基础。诗人对其心理过程展示得很充分,最初是占有(我的掌心不再是空无一物),然后是蹂躏(将其一折再折,“直到超过了对折的极限),然后是对痛感的感应(不知她是否还能感到疼痛),最终达成一种破坏的快感(现在/我僵硬的手中涂满了/绿色的汁液),这种快感也应是占有欲在作怪。

这首诗最大的成功在于诗人对“无法控制”的心理及其行为的仔细呈现,表达特别冷静客观,整首诗始于呈现、终于呈现。

崔荣德

崔荣德(1968一),重庆酉阳人,苗族,中共党员,中国教育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重庆作家协会会员。1987年开始诗歌创作,2004年结业于鲁迅文学院,有诗作先后获蔡文姬文学奖、黄河文学奖、第三届鲁迅.萧军杯桂冠诗人奖,在乡村任教30年,被市县表彰为”重庆教书育人楷模“、“重庆最美乡村教师”、“酉阳十大师德标兵”、”酉阳十大电视新闻人物”,2017年11月在中国新诗百年全球华语诗人评选活动中被评为”最具活力诗人”。著有教育专著《六瓣文德书(我的作文秘笈)》、诗集《低处的树说》、《逆光行走》等。

逆光行走

逆光行走 我们把脚步
留在空中把头颅
归还给自己 目光接着目光
心沉静下来

在古代 我们坐上马车
咕噜咕噜的思想
沿着长长的驿道轻轻地绿
天底下 一串串秋天
就这样成熟

几百年甚至几千年
所有的逆光行走
聚集我的窗前
我仍然

刘文旋点评:既然这里谈到了“古代”、“马车”、“驿道”、“几千年”,那么好吧。

历史的车轮有时候看似往前转,实则是往后转的。

奇怪的是,坐在车上的人,往往不自知。

使人晕昡的是车轮转动的速度,而不是其方向。

吕本怀点评:诗中的“逆”是一种回溯,时空上回到远古,灵魂则回归沉静与成熟。“咕噜咕噜的思想/沿着长长的驿道轻轻地绿”,诗人的回溯或向往是美好的,美在清新、纯粹与自由。

不过,这种逆光行走具有一定的难度,需要“把脚步留在空中”,这不但要站得高,而且要站得稳;也需要“把头颅归还给自己”,这需要我们具有独立的立场与自由的思想;更需要我们有定力,能够沉静下来,将春天的花蕊变为秋天的果实。

逆光行走,实际上是一种高层次的修为,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个人活过的真正证明;诚如诗人所言:“所有的逆光行走/聚集我的窗前/我仍然/活/着”。

雪落心灵

雪落心灵,本名陈勇,70季年生于四川通江,文字爱好者,中途停笔十余年,2015年恢复。上世纪90年代始,时有散文、小说、诗歌见诸于《诗刊》《北方作家》《女友》《散文世界》《诗神》《星星诗刊》《百花园》《微型小说选刊》《诗歌周刊》《凤凰湖》《川东文学》等,及各大网刊;间有作品获市、省以上级别奖项。文字观:源于大众的文字,才能广泛被接力。

心经

经书搁在藏经阁
尘埃覆盖不了因果
经书捧在信众手,经文浩瀚
白日打不开慈悲,黑夜掩饰不了善恶

晨钟暮鼓声中
当我们懂得弯腰爱惜脚下的泥土时
花自开落水自流
枯荣顶多只是可有可无的一个隐喻
——人间大好
活着就是一本正经
放下屠刀是多余的,立地成佛
是多余的

肉身,也是多余的

刘文旋点评:嗯,这么说来,一首诗,也是多余的。

这句话,“一首诗,也是多余的”,就更是多余的。

当我们弯腰爱惜脚下的泥土时,

我们做了一个多余的动作。

吕本怀点评:什么才是真正的“心经”的真谛?诗人对此作了很明确的回答——“晨钟暮鼓声中/当我们懂得弯腰爱惜脚下的泥土时”;这个答案排除了一切多余的形式,也排除了所有其他可能——“放下屠刀是多余的,立地成佛/是多余的/肉身,也是多余的。”

热爱土地,是很多诗写过的主题,但多停留在情感的层面,而在这首诗里,诗人对土地的热爱被升华成为一种比宗教更实在也更重要的信仰,并将对土地的热爱作为“心经”最主要甚至唯一的信条,这为之前我所读到的许多与土地相关、与“心经”相关的诗所不及。

在表达上,这首诗趋向于不断做减法,直到最后只剩下“懂得弯腰爱惜脚下的泥土”,这确保了诗人“心经”的纯粹,也能让人感受到诗人“心经”的厚重。

吕本怀

吕本怀,笔名清江慕雪,1962年生于湖南华容。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诗歌协会会员,中学语文高级教师。曾在《诗刊》《湖南工人报》等报刊发表诗文两百余篇,并为《湖南工人报》《荆州日报》品诗专栏作者。

秋白

水越来越清浅,有时候
鱼肚闪亮,像一方方
饱满,而润泽的
银子

滩越来越硬,芦苇们
举着摇晃的穗,像一支支
越来越,黯淡的
火焰

我想起来一个人,他说
送我,去该去的地方
然后,他指着一块草坪说,此地甚好

云层下闪烁着一些鹅毛般的影子
是不是去年的,鹤鹳
即将还家

刘文旋点评:我能理解,鱼肚有时候像银子,有一种现象,叫“鱼肚白”嘛。

芦苇、摇晃的穗、黯淡的火焰,鹅毛般的影子,都很好。

但“越来越”和“黯淡的”之间,“是不是去年的”和“鹤鹳”之间,为什么要有一个“,”?

大胆猜想一下:这个“,”是不是就是那个指着草坪的人?

王墨

王墨,本名王雅丹。日本翻译家协会唯一华人会员,天津翻译家协会会员,天津作家协会会员,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会员。天津市宝坻区侨联常务委员。译著:《時は流れてーー日中関係秘史五十年》(中译日)(署名王雅丹)、《温家宝の雅――古典詩文から中国前首相の政治知恵を見る》(中译日)(署名王墨)、《我的奋斗历程——村山富市传》(日译中)(署名王雅丹)、《现在,是我们赎罪的时候》(日译中)(署名王雅丹)、长篇随笔《世事年年见沧桑——东京旧事》(署名王墨)及多篇诗、文散见各报刊杂志。2010月9月,进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师从当代国史大家朱佳木先生攻读当代中国史,2013年7月获得历史学博士学位。

雨中花

我坐在车里
旁边是湿湿的校庭
雨脚轻轻

落下来就化了

润开了一树葱茏

秋千架躲在树下
静静地
听雨
和我一起感受春的脚步

一朵桃花走过秋千
粉红的雨伞下
是我一身粉红的女儿
粉红的小脸儿
成为最美的春景

刘文旋点评:嗯,天气预报要是这样说,也许能提高收视率。

主要收获骚男骚女,和嘴巴张得大大的人。

绿不要,黄不要,蓝不要,红不要,我们只要粉红,粉红,粉红。

能坐在车里看到这一切,挺好。要是能淋点儿即落即化的雨,则更好。

吕本怀点评:这首诗很简单,雨中花有两层含义,一是雨中那一朵桃花,二是雨伞下“我一身粉红的女儿”,二者叠加完成了雨中花的意象。根据诗人的呈现,桃花只是陪衬,真正的“雨中花”应该是她的女儿,“粉红的小脸儿/成为最美的春景”,便是诗歌主旨明确无误的表达。

夏雪

夏雪,当代校园文艺签约作家,秦汉文化网常务理事。诗观:用诗歌来养心,让自己保持青春和激情。

醉春风

这个春天心很乱
不可抑制的欲望
拍击着感情的岸礁
一滴雨
穿进我的心里

在瘦弱的灵魂下
风乘着春天的韵脚
飘过 过往轮回
这抹阳光
让我怦然心动

其实春天
与一场风无关
沿着季节走下去
抵达最后一抹暮色

刘文旋点评:我的心也很乱,虽然还没到春天。其实,心很乱与春天无关。

一场言说,不论怎么乱,给它一个命意,就通了。

然而诗这种东西什么也保证不了。它不保证它以外的任何东西。

也许你只好看着瘦弱的灵魂,抵达最后的暮色。

吕本怀点评:诗眼在后四句。“其实春天/与一场风无关/沿着季节走下去/抵达最后一抹暮色”——这只是一个常识,不过呈现得很有诗意。而就整首诗而言,诗人面对春天,开始“乱”,继而“醉”,终于“醒”。倘若这首诗由一个年龄较大、阅历较深的人写出,我会觉得寻常,夏雪却还是一个在校大学生,便能在春风沉而不醉,其对人生与现实的清醒不能不让我感到讶异与折服。

圆圆

圆圆,原名管媛媛,山东青岛人,出生于1993年。偶尔有所感触的做个诗,偶尔自娱自乐的造个梦。

一步之遥

虽不遥远
可总是只差一线
于是有了云与海的分别

风吹起万里的云
风吹动万里的海
风摇摆了云海
从此有了云海万里

揉成棉
揉成团
揉进了心底
绵绵绕绕
飘飘渺渺
遥遥
沉迷

风见证那刻
为其执笔
写下生生世世

刘文旋点评:“生生世世”这几个字,虽然出现在最后,但还是用早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就是这几个字的宿命。

年轻时写过诗,年老时还活着的人,都知道这几个字的下场。

早了不是地方,然而,晚了可就没有了。

吕本怀点评:云与海,在诗人笔下“揉成棉/揉成团/揉进了心底/绵绵绕绕”,按理说彼此不再有“一步之遥”,而是水乳交融。诗题却偏为“一步之遥”,这一步究竟在哪里呢?直读到“风见证那刻/为其执笔/写下生生世世”,我依然还是没有看出那一步。

不过,云与海之间还是有所区别,即使再缠绵、再交融,毕竟云是云、海是海。倘若在这样一个层面思考,那“一步之遥”便瞬间胜过天堑,此时的“沉迷”只是一种貌合神离。

刘文旋

刘文旋,1968年生于陕西。先后就读于北京理工大学和北京大学,获哲学博士学位。目前供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北京诗派”创始人。

吕本怀

吕本怀,笔名清江慕雪,1962年生于湖南华容。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诗歌协会会员,中学语文高级教师。曾在《诗刊》《湖南工人报》等报刊发表诗文两百余篇,并为《湖南工人报》《荆州日报》品诗专栏作者。

LOGO设计:青 梅
组稿:落 雪
文字设计:秦 楠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