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今天股市惊心动魄。上午开盘还是跳空高开,后来突然大跌,最多跌了90多点,股票一片狼籍,大多跌四五点,红盘的不过十多只。我明知强力洗盘,心脏仍吃不消,眼睛面前也墨暗了,走路也东倒西歪的。要紧抹了抹汗,吞了两粒降压片,在吸烟室小坐片刻,呼了口气才缓过神来。心里想,老是坐过山车,铜钿没赚到,退休金可能要完了。大厅里的股民在惊呼,朝鲜韩国要打仗了,日本人跃跃欲试,连美国人也参与在里面,今天韩国在实弹演习...

广西维权律师覃永沛被关押逾200天才获准见律师

(中国广西2020-05-25)广西维权律师覃永沛被关押逾200天后,代表律师本周首次获准会见。 覃永沛透露举报桂林巿公安局高层因而被打击报复。 覃永沛代表律师李贵生周一(25日)到南宁巿第一看守所成功会见。覃永沛妻子表示,今早8时半李侓师进入看守所,大约11时半出来,律师说覃永沛斗志高昂,但身体消瘦了,因为吃不饱、睡不好。这次李律师会见挺艰难,他要先做核酸检测,通过后一星期内便要会见,所以他于...

吴伟:土地“流转”新政之我见

不久前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通过了《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其中最主要的一条农村新政,就是允许农民以转包、出租、互换、转让、股份合作等形式,进行土地使用权的“流转”。说白了,就是允许农民对自己所承包的土地使用权进行转让。 对此,我有两个方面的看法: 其一,这一政策的出台,对于中国农村的改革,乃至整个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以及抑制地方及农村基层公权当局内部围绕土地使用而产生的腐败,拉动...

雷伟:虢国祭

我姓孟,他们都叫我乞儿,但是我不是乞丐,虽然有时候我不得不去要点吃的。我的祖先曾是夏启的大臣,他是一个公正的判官,谁去找他打官司讨说法,他都能从别人身上的血迹判断出真凶。这是我引以为豪的事情,罪犯在他面前必定会有血迹,仿若神的旨意。可现在已经是周天子了,祖先的殷勤在我身上已经没有任何光彩,我衣裳褴褛地走过大街小巷,对我表示关注的只剩几条狗——叫吠着追我,仿佛我刚刚抢了它们在德馨居后门的泔水桶。哦...

王若望:撒向人间都是怨

李仲先生的“勿挟洋自重”一文刊出后,召来不少反批评,他是以狭隘爱国主义为由,去贬抑大陆民主人士的争民主争人权运动,这样的“爱国主义”正是中共大力鼓吹的东西。接着,则鸣先生在四月三日的“世界论坛”着文“为挟洋致富派喝采”。此人把喝彩的目标转移到歌颂中国的市场经济上去,不过从他的“喝彩声”中,看出则鸣先生对大陆经济的虚假繁荣了解很肤浅。结果跟李仲先生走到一条路上去。 邓小平倡导的市场经济开放,颇迷惑...

林牧、党治国:强化民主国家的国际联盟

20世纪后半期,特别是90年代初期,前苏联集团解体,东欧、中欧、中亚20多个国家建立民主制度以后,民主化已经成为势不可挡的世界潮流。著名的政治学家和文化学家塞缪尔·亨延顿在1990年断言:“现在是建立民主国际(Demintern)的时候了。”进入21世纪,享延顿的理想变成了现实。2001年,全世界民主国家在波兰华沙发表了《华沙宣言》,建立了“民主共同体”(the Cumunity of Demo...

裴毅然:赤色疫毒更可怕

2020年成了“新冠”年,疫发武汉,呼啸全球,欧美尤烈。短短月余,已扑至美国。纽约、新泽西州(笔者卜居此州)竟成为比武汉还可怕的重疫区。截止4月23日,全球确认感染者260万,死亡18万以上,[①]数字还在往上蹦,威力远烈于美国二战两颗原子弹。不过,最可怕的是:“新冠”病毒乃人工嫁接合成(武汉P-4病毒研究所),明显具有“再生性”。而最最可怕的则是:中共不承认“放毒”、不承认自己打开潘多拉毒盒,...

蔡咏梅:波罗的海三国命运对香港抗争的启示

2003年香港50多万人冒着酷热,走上街头反对23条国安法,最终迫使恶法流产,成功捍卫了香港的自由。但17年过去,面对始终不屈不挠的香港人,无计可施的北京习近平政权竟悍然直接出手,撕毁自己签署的中英联合声明和自己主导制定的基本法,绕过香港立法会,由北京立法直接在香港实施旨在扼杀香港百年自由的国家安全法。 面临香港自开埠以来这一最大危机,香港人该如何办? 消息传出,“一国两制死亡”、“香港完了”的...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42)(重写)

鲍威尔论俄国革命(二) 1919年10月11日,鲍威尔为庆祝考茨基65岁生日写了一篇文章:《考茨基和布尔什维克主义》。他首先赞扬了考茨基从1883年起,“36年来,他把全部精力都倾注在马克思学说的传播、深化和发展上”。“正是考茨基的通俗读物为广大群众打开了接近马克思的大门。”鲍威尔进一步指出,“谁把考茨基只看作理论家,把他的成就只看作是使马克思学说通俗化并使之完善,谁就是还根本没有看到他的本质。...

金雁:插队的日子

秦川雁塔 2017-08-15 “农民生活缺吃少穿;知识分子上山下乡,等于变相劳改……” 青黄不接“借粮”难 1971年我插队到陇西靠近岷县南部二阴山区的菜子公社。插队的第一年我们吃的是供应粮,和原来没有插队时一样按月从镇上的粮站买面回来。因为强体力劳动每个月都差几天的粮食不够吃,东挪西借或者跑回家吃几天家里人的定量,也就紧紧巴巴地凑合了。我们知青点是女生轮流做饭,这个广义的做饭包括挑水、捣盐、...

刘宾雁:美容就可解放妇女

2004-04-01 3月26日的《人民日报》(海外版)上发了一篇文章,题目是《从三寸金莲到人造美女》。曾在英国留学的中国女学生,24岁的郝璐璐,花了20万元钱,耗费200天时间,全身作了十几处手术来整形。单眼皮变成了双眼皮;矮鼻子变成高鼻子;吸走了一些多余的脂肪,人变苗条了;乳房也加高了。郝璐璐的焕然一新的形象不断出现在国内的电视和画报上,在相当一部分妇女当中引发了”造美潮R...

吴伟:从“该用户没有在我台登记”说起

昨天看了王功权先生写的“找个最贫困的地方”一文,第一个反应就是,拍案而起,喊一声:岂有此理!“国务院扶贫办公室”这样一个堂堂国务院常设机构的电话号码,在114查号台怎么会是“该用户没有在我台登记”?! 那么国务院直属的其他机构呢?执政党、全国人大的领导机构呢?我拿起了电话机,拨打了114。结果是: 中央办公厅:“该用户没有在我台登记”; 国务院办公厅:“该用户没有在我台登记”; 全国人大办公厅:...

谭松:猿啼三声汨沾裳

——巴东博物馆馆长李庆荣访谈录 2003年3月,三峡地区天低云厚,凄风惨雨。巫峡出口处的巴东县新老县城正在“交替”,一派忙乱。我在起起伏伏,长长窄窄的“坡城”里,上上下下寻觅,终于在江边一个孤零零的“租赁房”里找到了巴东县博物馆馆长李庆荣。 你找我费力,当然!博物馆才动工,我和那一大堆文物还在“流浪”呐。文物当然多得很,一麻袋一麻袋的,你没法照相,我讲点给你就行了。 巴东历史悠久哇,可以追溯到西...

谢显宁:追忆刘美仪老师

从同学群得知刘美仪老师仙逝,不胜哀痛! 4月8号下午7点28分,刘老师在美国肯塔基州路易维尔市家中安然远行,高寿九九,仁者寿!(上图为刘老师逝世讣告,照片来自文光来先生《送别刘阿姨》,下同) 刘老师生于美国长于美国。1942年毕业于美国西雅图州立华盛顿大学。1949前和先生刘炽亮(1943年普林斯顿大学毕业,抗战期间曾担任中国驻美国中国国防物资供应公司翻译)举家离开美国。后来到山城重庆定居,教授...

佚名:谍海钩沉:007与刺杀列宁、契卡与伯爵夫人

许多人认为,英国外交官/间谍洛克哈特(R. H. Bruce Lockhart)就是电影007特务的原型。洛克哈特在十月革命后在俄罗斯从事反布尔什维克的活动,经历了革命,背叛和浪漫。 二战后,洛克哈特和作家弗莱明成为好朋友,并对他讲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其他人的冒险。后来,弗莱明根据这些故事塑造了世界最著名的间谍形象007。 十月革命前后,洛克哈特两次被派到俄罗斯担任外交官。据说在十月革命后,英国...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昨天中午,一服装老板娘陪我吃工作餐时,问我为何散户老是输?去年行情不错,她输了十三点,今年才过了六个月,却已输了三十一点,况且从不买卖创业板的股票,还经常打新股中签。还问我用二百五十万资金炒股,算不算二百五?我回答:我不晓得散户为啥不能赢钱,但我晓得为何输铜钿,为何进去是小开,出门是瘪三。你不妨看一下我的文章──《教你如何股市输钱》。过去,我也是像你这样输过来的,不过,现在输钱的速度和幅度不像以...

余世存:苦命的英雄皇帝

光绪皇帝的命很苦。历史学家一向以不动情为人称道,但黎东方说,光绪是中国历史上最苦命的皇帝之一,从进宫到囚禁,他几乎没有一天不向慈禧长跪。后人分析,光绪跟慈禧一样好强争胜,只是他不幸遇到了慈禧,从小就被慈禧管教,而无法无能逃脱慈禧的手掌心。有节义之言行的太监寇连材说过,慈禧从没给过光绪好脸色。 1880年,儿时的光绪帝在皇家护卫看照下骑马。 这个苦命的皇帝从小生活在皇宫之中,却像寄人篱下一样。他的...

王若望:“挟洋自重”辩

——为许良英上书喝采 三月十六日,《世界论坛》刊出“应依靠人民,勿挟洋自重”一文,李先生对大陆著名学者、作家许良英,丁子霖,张抗抗,邵燕祥等七人上书“人大”、党中央,要求改善人权开放言论出版自由,王丹不约而同也公布了致两会的公开信,这是为民主改革而奋斗不辍的大智大勇之举,是六四血案以来从未有过、值得大书特书的事件,它将推动更多的志士仁人以和平合法的方式投入争人权、争民主的斗争。对此,李先生作了肯...

刘荻:为什么有些人更容易得到同情

老鼠会 2016-07-10 首先让我们来看一个笑话: 布什:“我们准备枪杀四千万伊拉克人和一个修自行车的。” CNN记者:“一个修自行车的?!为什么要杀死一个修自行车的?” 布什转身拍拍鲍威尔的肩膀:“看吧,我说没有人会关心那四千万伊拉克人吧?” 斯大林说,死一个人是一个悲剧,死一百万个人就是一个统计数字。 因此,要想得到同情和关注,你要做的就是不要成为那四千万伊拉克人中的一员,而要成为那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