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系狱良心犯正面临系统性剿杀

至今业已清楚披露出来的系狱良心犯有关身体状况,如贵州的陈西,湖北的秦永敏、刘飞跃,北京的胡石根、广东的郭飞雄、浙江的吕耿松、四川的黄琦、刘贤斌、陈卫等等,均面临被系统性“病逝”的危险。(阅读全文)...

《自由之笔》第十四期:力虹爱琴海献身

——《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第一卷第六十一案(2007)   力虹(1958年3月6日-2010年12月31日),本名张建红,曾用笔名张力,诗人、编辑、剧作家、自由撰稿人;因所办“爱琴海”人文网站被封闭后愤而在海外发表批评中国当局的文章,被捕关押半年后,2007年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六年。 从诗人到剧作家 力虹于1958年出生在浙江省鄞县,父母为中共官员。 1975年,力虹...

力虹:为民请罪的高智晟

在中国漫长的专制统治的历史上,能够舍弃生死、大义凛然、为民请罪的人物极其缺乏,可谓稀若晨星。我从来将此类舍生取义、为民请罪的忠勇之士,视为上天因怜悯苦难苍生而降临人间的至仁至义的天使,是中华民族之血脉虽遭万般磨难仍能绵绵不绝、顽强生存的道义根基与最后企盼! 宋代的包拯算一个。包拯,字希仁,庐州(今安徽合肥)人,嘉佑元年(1056)年十二月,朝廷任包拯权知开封府,他于次年三月正式上任,至第三年六月...

麦克杜利:窒息——给力虹

◎ 麦克杜利 著 井蛙 译 一百个小孩在温柔的夏日诞生 纯蓝的天空下,轻云透过太阳 母亲抱他们犹如怀胎时的每一处呼吸 每一位母亲在哭叫的合唱中慈祥微笑 她听到自己小孩的声音 她听到所有的小孩 一起成长一起唱他们的歌词 上,上 下,下左,左右,右 前,前,后,后 人们笑向他们无邪的声线 阳光一样清晰 那么多麦子的花梗在纯蓝天空下成长 (继续阅读)...

独光达:由力虹先生逝世所想到的

惊闻浙江异议人力虹先生逝世的噩耗,内心感到无比悲愤,悲愤之余,禁不住将心中的一些思考诉诸笔端。 我与力虹先生未曾谋面,只是在洪哲胜先生主编的《民主论坛》上看到了他的一些文章和诗作以后,才对他有了一定的了解,感觉他的文笔优美,很有才气,其内容大多是宣扬民主、关心民众疾苦、针砭时弊之类,好像并没有什么政治纲领、斗争计划方面的内容。却被安上了煽动颠覆政权的罪名,处以六年有期徒刑。让人感到惊奇,如果这也...

万之:自由精神的见证——悼念力虹

力虹去世了,享年仅五十二岁! 这位诗人、自由写作者值得我们深切悼念! 据统计,中国人平均寿命在增长。高官厚禄者,由于享受免费而先进的医疗,苟延至九十岁甚至上百岁已非新鲜事。中国作家协会前主席、国际笔会中国笔会中心前主席巴金,晚年常住高干病房,即使意识已经不清,到了植物人状态,其生命也被延续到百岁以上。 力虹并非死于不治之症,如果治疗及时,不要说高干病房的医疗条件,就是一般病人能得到的治疗,也不至...

力虹: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由张静江想到张胜凯

前些年翻检辛亥革命的史料和故人笔记,发现1911年的辛亥革命,不单单是从形式上终结了封建专制在华夏大地上长达二千多年的统治,在精神层面上来考察,这个古老民族被压抑太久的生命激情与创造力,在那个时期犹如火山迸发。此前后几十年间,有多少英雄豪杰、仁人志士应运而生,风云际会!在我看来,清末民初出现的人物之众、之奇、之伟岸,足与先秦时期相媲美! 吾乡张静江便是其中一位。他的义举对于辛亥革命的价值与意义无...

力虹:中国民主化,不靠美国靠谁?

进入2006年以来,中国的一切(腐败、暴政、危机、苦难、维权、抗争)和世界的一切(西方醒悟、人权谴责、独立调查、国际介入)仿佛都被放入一台巨大的加速器之中,缠绕在一起加速运转,并催化裂变,终于开始形成了正义与邪恶的泾渭分明的两大壁垒──以大陆千百万抗议民众、维权人士和追求自由民主的异议人士加上西方有识之士及民主国家为一方,以负隅顽抗的极权主义暴政为另一方,展开了自苏东集团崩溃以来最关乎人类命运的...

力虹: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前些天,与几位朋友聊起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美国和欧洲对华政策、对华立场的鲜明转变,不禁感慨万端。他们也提到了我刚刚发表的那篇《欧洲的醒悟与责任》,认为,这种“醒悟”虽来得过迟,但毕竟难能可贵;从全球对共产主义最后一役的战略来看,欧美的立场转向也许正包含着天意,亡羊补牢,犹为未晚。 不光彩的欧盟与法国 二战结束以来,西欧诸国非但没有积极支持冷战,反而迟迟走不出对极权暴政的恐惧,出于自身利害的考虑,屡屡...

陈树庆:力虹(张建红、张力)往事增补

2010年12月31日,著名作家、诗人,我中国民主党宁波地区的负责人力虹先生不幸去世,至今已经一周年整。 在力虹先生去世前后,也就是我遭中共当局政治迫害坐满四年牢狱回来后的三个多月里,也曾经写过几篇有关他的文章。但事后一直受到浙江民主党的负责人员王荣清等人之责备,说我遗漏了许多力虹与我们交往的重要细节,后经再三提醒,我才恍然大悟,感觉有点对不住力虹。 1999年6月下旬,中共当局开始了第二波对中...

王军涛:悼念力虹

全委会共同主席王军涛博士在追悼会上悼念力虹 民主党人陈卫的挽联 王军涛:悼念力虹(根据录音整理) 我们在这里悼念力虹先生,在追溯、在追忆一个失去的生命。我们为什么要悼念力虹先生,不仅是因为他是一个鲜活的生命。在座的每个人,都是跟我一样的,都是富有同情心的,当每一个生命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们都会为他感到难过,但是,我们悼念力虹先生,更因为他与我们一样,他为了推动中国的进步而奋斗的群体中的一员,他...

王有才:悼念力虹(张建红)

全委会共同主席王有才博士致悼词 追悼会现场 部分花篮、花圈 我在这里作为个人,叙说一些我对力虹个人的了解以及我与力虹之间的互动片段,并引出一些感想。以此来悼念力虹。 力虹(张建红)是一位诗人,是一位异议诗人,真正的异议诗人在中共专政的中国大陆很难生存。 力虹一直致力于中国的民主运动,1989年5月先在宁波组织、发动和带领全市文学界、新闻界声援北京大学生的游行抗议活动,后毅然奔赴北京,参与北大学生...

槟郎:哀悼诗人力虹

诗人不幸诗歌幸, 生命一逝新字空。 昔读君诗荡豪气, 今翻遗作祭幽冥。 岂怪浊世太用心, 难责诗心总冲情。 我且醉态掩妄语, 独立苍茫几人醒? 2011-1-3 作者文集...

阿海:至柔至刚的力量——追思我的朋友力虹

二〇一〇年的最后一天,诗人力虹在一场大苦难中,愤而退出了人生的道场;就像是一个被激怒的客人,怒气冲天地中途离开了一场盛宴。力虹一生,经历三次大难,坎坷艰难,而且身患绝症,可谓死于非命;力虹身后,虽然也有一片纪念之声,但是了解他生活经历者,可谓希矣。因此言及力虹者,均没有涉及他生平中的具体事迹和生活细节。 力虹是我结识近三十年的朋友。得知力虹去后,我的脑子里,始终不停地出现他青年时代的音容笑貌。这...

力虹:“经济中心”的荒芜——长江三角洲黄金地带的一个丑陋小山村...

今年7 月1日,受友人之邀,我去离宁波城区20公里的奉化溪口镇岩头村休息了几天。在那段时间里,耳闻目睹了岩头这个小山村物质外貌的荒芜与精神层面的丑陋。这里是号称全国商品经济最具活力的长江三角洲黄金地带,又处于经济文化强省浙江的“经济中心”宁波市近郊,这个村庄不久前又被列为“宁波历史文化名村”,但走近一看,映入眼帘的却是被糟蹋的自然环境、贫瘠至极的文化形态、老龄化严重的人口结构和类似黑社会模样的村...

力虹:一代大师的痛与恨──怀念文革死难者潘天寿

去年到宁海县城探望二位八十年代的诗友,这里是徐霞客写下他的第一篇著名《游记》的地方,又是明代大儒方孝儒的故乡。在游览了新开辟的“浙东小三峡”之后,我们路过县城的市中心已是华行初上,只见一个现代风格的偌大广场展现在眼前,让这个小小的县城顿时气派了不少。朋友告诉我,这是新建的“潘天寿文化广场”。 看来,潘天寿家乡的人们终于觉得有必要拉这位艺术大师来装点门面了。不知道宁海人还记得否──1969年初,病...

武宜三:中国:世界第一的乙肝大国

中华医学会2005年首次发布《中国乙肝患者生存和治疗现状调查报告》指,中国约有十分之一的人口即超过一亿二千万人是乙肝病毒携带者(HBVER),全球四亿乙肝病毒携带者中有三分之一来自中国;中国作为乙肝大国,又多了一个“世界第一”的殊荣。目前“肝胆相照”是中国最大的乙肝携带者维权公益论坛(http://bbs.hbvhbv.com),有二十万註册成员,点击率每天超过四万。从2003年开始的民间“反乙...

力虹:愤慨已极,徒呼苍天!

据新华社济南8月24日英文电讯报导,山东省沂南县人民法院今天以“故意破坏财产和聚众扰乱交通”罪名判处了我们的盲人正义兄弟陈光诚重刑——有期徒刑4年3个月! 全世界都知道,他自幼双目失明,靠勤奋自学成才;但他的心灵是亮堂的,面对十里八乡的乡亲们、特别是穷苦的沂蒙姐妹们所遭受的大面积的“暴力计生”罪恶时,盲人陈光诚挺身而出,大声疾呼!于是,民不聊生、禽兽横行的山东大地上,降临了一位天使! 全世界都知...

力虹:肩住通往自由的闸门: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之风暴前奏...

黑夜过去,黎明既至。爱琴海网站被强行关闭的消息和网友为此发出的强烈呼吁,通过神奇的互联网,一夜之间已经传遍了世界各地! 多年来久负盛名、一向密切关注中国国内动向的自由亚洲电台迅速作出反应,该台著名记者高山将采访电话直接打到了杭州市公安局网警大队!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导: 星期四,大陆著名人文思想网站爱琴海网,被浙江省新闻办和浙江省信息管理局,以网站刊登了大量海外媒体的报导,和刊登大...

力虹:别让极权暴政之手弄脏了体育

目前,德国世界杯足球大赛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作为准球迷,我也和全国球迷一样,怀着颇为失落的惺惺然的心情,通过电视荧屏,观看着一场又一场精彩纷呈的比赛。当今晚,首次打进世界杯决赛圈的乌克兰队在“乌克兰核弹头”舍甫琴科的带领下,以0比4惨败于一群闲庭信步的西版牙斗牛士时,我猜想,八年前中国队首次出征世界杯,旋即落荒而逃的情景,肯定又一次浮现在众多中国球迷的眼前…… 然而,我想到的却是1934年的第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