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笔》第二十期:包遵信民运黑手

——《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第一卷第四十三案(1989) 包遵信(1937年9月1日-2007年10月28日),笔名忍言丶佚之,著名思想史学者丶编辑丶作家;1989年春因参与组织知识界支援北京爆发而席卷全国的学生抗议运动,当年6月被作为学运“幕後黑手”以涉嫌“反革命宣传煽动”被捕,後以“反革命罪”被判刑五年。   共同主编《走向未来丛书》 包遵信於民国二十六年出生在安徽省和县。 1...

何家栋:致包遵信书

包公: 读了《未完成的涅槃》,心绪久久难平。你以白描方法,记叙了亲身经历的那一段令人心碎的历史,而且心境如此平和,不失大家风度,这是很不容易的。类似的作品我也读过几种,有的感情色调过浓,极力渲染,往往引起逆反心理。你的文字没有惊人语,却使人震动。 你笔下的这些知识分子,是我们的尊长精心培育出来的一代弱者。他们手无寸铁,身无分文,文不足以安邦,武不足以定国。当然不能说没有具有远见卓识、大仁大义的人...

包遵信、张祖桦:只待新雷第一声

——祝贺《开放》创刊二十周年 欣闻贵杂志创刊二十周年,谨向金钟先生、蔡咏梅女士暨《开放》杂志社全体同仁致以热情地祝贺与诚挚地敬礼! 《开放》杂志在过去二十年的生命历程中,秉持自由、民主、人权、法治与开放的基本价值,不惧专制强权与邪恶势力,高扬言论自由与新闻自由的旗帜,坚持讲真话,勇于披露事实真相,发表了大量具有真知灼见、洞烛幽深的社会政治评论,对于传播主流文明理念,批判专制主义制度文化,推动中国...

张祖桦:先生精义,永存我心——悼念包遵信先生

包遵信先生已仙逝多日,但我仍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每当夜深人静,我一合上眼睛,眼前总是出现老包那慈祥睿智的影像,想到从此与老包天各一方,再也不能聆听老包评点历史、纵论天下,内心深处的痛苦难以名状。 回顾与老包结缘的过程,经历了一个由相知到相识、相交的三部曲。 最早知道包遵信的大名,是偶然也是必然。大约在1984年秋季的一天,我外出办事,在机关大楼门口,看到几位年轻人手里拿着几本小书在推介,书的...

包遵信:宪政和中国政制转型

——张祖桦《政治改革与制度创新》序 说起来非常惭愧,我对宪政问题多少有点了解,还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也就是十几年前的事。我以往从课堂上,书本上,无数次政治理论的学习中,只知道有资产阶级的民主和无产阶级的专政。无产阶级专政超过了资产阶级民主,是人们进入理想天国的必经阶段,好得不能再好了。尽管现实生活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也无法往前跨越一步。宪政何物,不曾闻问。所以,当我在一次会上听人说起宪政,还...

刘晓波:自由与尊严的代价

老包要我为他的文集写序,真的诚惶诚恐。无论从治学资历的角度讲,还是从对中国的思想启蒙的贡献的角度讲,我都应该尊他为先生。学生为先生作序,实在是一种狂妄或僭越。(阅读全文)...

王光泽:谁道苍天变了心——痛悼包遵信先生

全能的上帝,我们今天把一个人子交付到您的手中,他就是包遵信先生。他刚刚走完他的一生,走过了您应允的70个年轮。 包先生的一生宽容、豁达、充满慈爱之心,更重要的是,您创造了人,您就希望人能够有尊严地活着。包遵信的一生就是争取中国亿万人民的权利和尊严,让他们活得富有自由、尊严、体面,为此他曾经身陷牢狱长达5年之久。 他的一生都是行在您的义路上,我们相信都是您的旨意和您的安排,我们相信包先生归回天家,...

温克坚:回忆刘晓波操持的一次葬礼

刘晓波(右一)在布置包遵信追悼会(网络图片) 2003年我和刘晓波熟识以后,我每次去北京,和他吃饭就是必不可少的一个安排,而他有其他饭局的时候,也会经常喊我一起去,这样一来二往,先后认识了很多师友,其中就包括包遵信先生。 80年代包遵信先生主编的《走向未来》丛书,是当年启蒙潮流的重要部分,对那个年代处在高中时代的我们而言,读起来有点似懂非懂,但在各种思想热潮席卷之下,我们也囫囵吞枣的看了不少这类...

包遵信、刘晓波等中国知识份子:致布什总统和美国人民的公开信...

尊敬的布什总统,尊敬的美国人民: 西元2001年9月11日,美国遭受了有史以来最严重恐怖袭击。整个世界为之震惊,大洋彼岸的我们为之无限悲愤。 毫无疑问,这不是文化之间的对立,不是民族之间的相残,而是对生命、自由、和平邪恶挑战,是针对无辜平民犯下的反人类罪!这种罪恶甚至超过当年的珍珠港被偷袭。 这既是美国人民为捍卫正在建立之中的全球自由秩序所付出的超常代价,更是是人类的共同大悲剧。我们对此表示强烈...

包遵信、刘晓波、余杰等知识分子致北京市人民法院、检察院和国安局公开信...

包遵信、刘晓波、余杰、张耀杰、任不寐、廖亦武、樊百华、李柏光、王天成、马强、冉东致北京市人民法院、检察院和国安局的公开信: 2001年9月28日,徐伟、杨子立、靳海科、张宏海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审判。虽然判决结果还没有宣布,但是根据以往以言治罪的惯例,这四位不到30岁的年轻人很可能面临长达十年以上刑期的判决(《刑法》中规定“颠覆政权罪”最少判处10年有期徒刑)。 我们认为这是一起典型的以言治罪...

包遵信:中共的处理扩大社会矛盾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遗体告别仪式1月29日上午在北京八宝山公墓举行,新华社简要报导了赵紫阳的生平,只字未提赵曾担任国务院总理、党总书记、以及他在改革开放中的重大贡献,却特别指出赵在89年“犯了严重错误”。大纪元记者辛菲北京时间2月5日采访了现居北京的中国著名异议人士包遵信先生。 包遵信原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曾任《走向未来》丛书、《中国哲学》等杂志主编、顾问,在《人民日报》等报刊杂志上...

包遵信:一个知识分子的道德良心和勇气——余杰《拒绝谎言》序...

中国特权集团总是要说谎。说谎与维护他们的利益是一致的。明白了这一点,人们就会理解余杰公开提出“拒绝谎言”的意义。它不仅体现了一位现代知识分子的良知与理性,同时也是对特权集团道德虚伪的公开揭露,对他们奉行以言论封杀为特征的思想专制最直接的抗争。 文章有两种,一种可以国内发表,另一种则只能在海外发表。这种奇特的文化现象,可能只是咱中国所独有的。余杰将他这两年发表在海外的文字汇成一编,并以《拒绝谎言》...

杨宽兴:十月不该是这样的季节——哭包遵信先生

十月不该是这样的季节 忙碌的世界依旧忙碌 悲伤的人独自悲伤 此刻,泪水长流 一直流向那深不见底的死亡 指针陡然中断的一刻 曾经的时代正向我们匆忙道别 仿佛听到你最后的叹息 先生 请恕我不敢正视你中年的目光 以及时间的流逝,那惊人的速度 先生,请恕我不能多说什么 这还不是最后的倾诉 而你也尚未走远 ──我知道你不忍离去 十八年一天天过去 想要看的,你还从来没有看到 先生,请恕我的无奈和 我的脆弱 ...

包遵信:中共的“恐宪”病

在中国人追求宪政民主的进程中,中共作为执政党或许可以充当主导角色,但前提是它必须探究、清理其以往一贯恐惧、仇视宪政民主的历史,即“恐宪病”,不找到那个难于化解的“结”,谈不上真正的“转变”。 ⊙ 追随共产国际,与宪政对立 中共的建立固然与“五四”有密切关系,但直接的助产婆却是第三国际。 第三国际是列宁在与第二国际斗争中,反对第二国际议会斗争道路,策动世界革命而建立起来的,根据列宁关于民族与殖民地...

包遵信:评潘岳政改报告:中国宪政脉络之梳理

《潘岳报告》的“五个决不”,无疑可归结为中国“决不能”搞宪政民主,这也是老生常谈了,官方教科书上的两个理由,一是从戊戌变法到辛亥革命都失败了,因此宪政民主在中国根本走不通;二是宪政民主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政治模式,也就是“西化”。 历史事实却是,宪政民主在中国始终遭遇三大障碍:专制势力过于强大、军人干政、“以党治国”“一党专政”。康梁变法遭遇的就是第一种障碍,虽已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但许多情景离我们又...

包遵信:评潘岳政改报告:明明是个催辈儿

【编者按:包遵信先生是史学家,对“政改”原无兴趣,但闻知所谓潘岳报告,乃出自他昔日一位老友之手,诧异八十年代的“自由化”同道,如今也会写这劳什子,于是按奈不住。这个细节,亦颇可见出时下北京一屡思想景观。】 最近偶然看到港刊《开放》上全文登载的《对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的思考》(以下简称《潘岳报告》),颇感受骗上当,这哪是什么“政改报告”,恐怕称为“巩固和强化一党专制的新对策”更合适!它用所谓“一党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