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涛:敌人——写给刘晓波

我的敌人,在一张 空荡荡的椅子上 等着我 不让我发出一丝微弱的呼救声 我的敌人,在一张 空荡荡的病床上 等着我 不让我离开这里 我的敌人,只是一个简单的词: 自由 它就在我面前,却不让我靠近 它的敌意只是一个 冷冰冰的微笑 在酷热的七月 默默地把我拉进 一个水墨般的梦魇 2017-7-9 大理...

尾生:谈“我没有敌人”

“我没有敌人”这是刘晓波在监狱里说的。我不去怀疑刘晓波说这话的动机。我只看他说这话的效果。人之高尚与卑劣的起心动念是很难区分的。 现在一些人怀疑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甚至翻他不光彩的历史怀疑他的人品。我想这些都是没有多少必要的。甘地提倡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依然会有人去怀疑甘地的动机。最后甘地的非暴力被暴力解构了。这实在是很可悲哀的事。我们只需要看甘地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所能起到的作用和效果,至于...

邵文峰:宪政国家没有阶级敌人

——不应当将一个国家的公民区分为人民和敌人两个对立的群体 极权统治的敌对思维(网络图片) 毛泽东提出了“人民民主专政”的概念。在中共的宣传中,无产阶级专政和人民民主专政这两个概念是相通的。毛泽东解释:“对人民内部的民主方面和对反动派的专政方面,互相结合起来,就是人民民主专政。”(《论人民民主专政》)1957年,毛进一步说:“我们的专政,叫做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这就表明,...

王澄:“我没有敌人”与西方思想

中国民主党全委会2015年12月13日的党课学习由王澄博士主持。 待刘晓波出狱时,中国民主党全委会将送给刘晓波一件珍贵礼物。那是2010年12月10日在挪威首都奥斯陆买到的一张英文报纸。上面报道了当天刘晓波获奖的消息,并在首页刊登了刘晓波的大幅照片。 今天的学习内容是: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和西方思想的关系 我们首先聆听了youtube蒋治中老师深情朗诵的刘晓波的《我的最后陈述——我没有敌人》的...

王德邦:要么做线人,要么做敌人,但不许做公民

日前到长沙办事,遇到独立中文笔会会员梁太平先生。恰当日下午,长沙国保找他面谈,重点居然是让他对以前参加的一些公民活动认错,然后随时给国保提供自己及各方朋友活动情况,国保再出面设法解决他回原单位工作问题。这事实上就是以恢复工作为条件而让梁太平做他们的线人。这当然使得梁太平先生备感污辱,回到家他仍愤愤然,难以释怀。 80后的梁太平何以遭到长沙国保如此对待?这从他近年来走过的人生轨迹可见端倪。出生于四...

何清涟: 八九之后,新华社批判的“国家之敌”都有谁?...

5月下旬,人民网刊发以“新华社记者”名义撰写的《揭开“超级低俗屠夫”的真面目》。此文让我不由得回想:1989年六四事件之后,新华社与《人民日报》这两家顶级喉舌媒体到底批判过哪些“国家之敌”?境外势力数量庞大,昨日之敌或成明日之友,被这两家官媒点过名的实在数不胜数。但够得上新华社、《人民日报》批判的“内部敌人”却屈指可数。这种批判的目标指向往往是某一时期的“敌情”代表,回放这一过程有如梳理中国内部...

杨恒均 :制造一个你可以打交道的敌人

观察世界各国转型的过程不难发现,无论是封建、集权,还是专制、极权,凡是被当局弄得一个敌人也没有的国家,转型起来不但异常激烈,且统治者基本上都没有好下场。最近的例子发生在苏联东欧剧变与中东茉莉花运动中。这两个地区剧变发生前,被统治者弄得全国上下万马齐喑,一个“敌人”都找不到的国家分别是罗马利亚和利比亚,恰恰是这两个国家的独裁者乔奥塞斯库和卡扎菲死得最惨:一个被被乱枪扫射,一个肛门被乱棍狂插。相比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