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对龙:命运之交响——扼住理性的咽喉

一 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是一部让我心生敬畏的乐曲,犹如我对德国这个国家的感受一样,这个既诞生了康德哲学却也孕育了希特勒纳粹的国度,既创造了辉煌的现代文明却也引发了两次世界大战的国度。 德国甫一诞生就是个矛盾体。文艺复兴与启蒙运动的利与弊都被德意志人充分接纳,并发挥到极致。人本主义思潮的传播,宗教改革、世俗政权的兴起,主权国家观念的诞生,最终推动着德国走向真正的统一。但是,极度的理性却也暗含着极...

李对龙:宪政的本质

季卫东先生在《宪政的规范结构——对两个法律隐喻的辨析》一文中认为,宪政的本质是试错的制度化。文章从宪政的永恒悖论谈起:没有法律就没有自由,而法律本身就是对自由的限制。从民主自治的角度看,法治很有可能被认为是没有意义的口号,但若没有法治,民主的航船就很容易被群众的激情潮流所颠覆。在维持宪法的恒久性的意义上,立宪活动其实意味着某种瞬间的特权——参与宪法制定的人们的意志可以等同于全民的公意。民约宪法只...

李对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之所欲,惠之于人——现代普世政治制度建构的“黄金律”...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论语·颜渊》 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论语·雍也》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和“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可谓是整个儒家思想的黄金戒律。冯友兰在《中国哲学史》中对此阐释道:如何实行仁,在于推己及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换句话说就是“己之所欲,亦施于人”,这是推己及人的肯定方面,孔子称之为“忠”,即“尽己为人”。推己及人...

李对龙:为自由而革命,以自由立国,建构宪政共和国...

“我们将会逝去,不留下一抹烟痕,因为,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我们错过了以自由立国的时刻”——这是罗伯斯庇尔最后一次演说中的话,不久之后他就被愤怒的法国民众送上了断头台,他曾利用这种愤怒把很多战友和敌人送上那里。应该是已感受到国民公会的抗争势头,这个冷血的革命领袖此时的预言里竟流露出诗意的忧伤,最终也一语成谶,无论对他还是对后世所有和他一样的革命狂人们。而最让我感到惊讶的是,作为第一个红色恐怖统治的...

李对龙:公民爱国主义:以公民的理性来爱国

西藏事件后,梁文道在《不要忘了中国也是多民族国家》一文中说:“毕竟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是只属于汉人的,我们团结的基础在于公民的身份,多于族裔的血缘。”这句话让我想起新共和主义学者莫里奇奥·维罗里在《共和主义的复兴及其局限》一文中,对古典共和主义著作家们的爱国理论所作的重申:在古典共和主义理论家们看来,热爱祖国是一种激情,是对共和国及其公民的一种仁慈的、富于同情心的热爱。这种激情成长于平等的公民当中,...

李对龙:公民美德和厦门模式

以倡导新共和主义而著称的昆廷·斯金纳在《共和主义的政治自由理想》一文中,重申了被古往今来的共和主义理论家们奉若圭臬的一种公民品质——只有当公民具备了这种品质,一个自治的共和国才会得以存在——它指我们每个人作为公民最需要拥有的一系列能力,这些能力使我们自觉地服务于公共利益,从而自觉地捍卫我们共同体的自由,并最终确保共同体的强大和我们自己的个人自由。我们将这种可贵的品质称为公民美德(或公民德性、公共...

李对龙:萨达姆被依法处决是伊拉克人民的胜利

我之所以坚定地相信未来 是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 她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 她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不管人们对于我们腐烂的皮肉 那些迷途的惆怅、失败的苦痛 是寄予感动的热泪、深切的同情 还是给以轻蔑的微笑、辛辣的嘲讽 我坚信人们对于我们的脊骨 那无数次的探索、迷途、失败和成功 一定会给予热情、客观、公正的评定 是的,我焦急地等待着他们的评定 ——郭路生:《相信未来》节选 长久以来,我们无法建立起对政...

李对龙:总得有人去擦亮星星

总得有人去擦亮星星 它们看起来有些昏暗 总得有人去擦亮星星 八哥、海鸥和老鹰都抱怨 那些星星已老旧而锈蚀 想换新的我们买不起 所以请准备好你的抹布 和你的打蜡罐 总得有人去擦亮星星 ——希尔弗斯坦《总得有人去》 这是我十几岁时看过的一首诗,后来知道它出自美国艺术家希尔弗斯坦的风格独特的诗集《阁楼上的光》。小时候喜欢这首童话般的诗,现在依然喜欢,只不过不再把它当作单纯的童话来理解。我曾在自己写的第...

李对龙:面对汶川大地震,请少一些煽情和感恩,多一些理性和问责...

为了确保植根于自然法则之上的和平规则能够有效适用于人类社会,霍布斯建构了一个无所不能的“利维坦”:国家政府。统治者仰仗手中不受制约的权力,督使被统治者遵守规则。对前者唯一的“制约”来自于上帝,他们只对上帝负责。一旦统治者违背自然之法,上帝便会降临灾祸于人间,统治者尝受自然之惩罚,以致覆灭。 当对政府的制约仅仅仰赖于形而上的精神体系,也就意味着一个毫无敬畏精神的政府将是为所欲为的。大自然为之震怒时...

李对龙:一个不受制约的政府何来民主与善治可言?

《民主是个好东西——俞可平访谈录》虽打着“民主”的旗号,实际上只是各媒体(而且主要是机关党报)对俞可平的访谈集录。书中除了成堆的《新闻联播》式的官话与套话外,就是党内学者俞可平所鼓吹的地方政府创新与政府善治。 对于俞可平局长鼓捣的这个所谓地方政府创新奖,其实谁都明白它是形式大于实质,天知道那些动听的地方“创新政策”是否真正落实过,实在不值一提。对于善治,它同民主一样也是个好东西,当然也是个西方的...

李对龙:宪政制度里的民主与共和

去年我曾预测,继“社会主义法治”、“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人权”等移花接木的“中国特色”概念出现在官方的宣传手册上后,在新一届政府任期内,“社会主义宪政”也将粉墨登场,成为又一个混淆视听、为越来越严重地陷入理论危机的社会主义制度进行模糊化辩解的“浆糊概念”。 但就在新任魁首态度捉摸不定之际,作为刀笔吏的反宪政派却突然跳出鼓噪一番,最近官方媒体接连刊出《宪政与人民民主制度之比较研究》、《宪政是...

李对龙:我的朋友王全璋律师

年初在某地开会时,一位律师突然问我:“你老师现在在哪?”我一脸茫然,“谁······?”“全璋啊!怎么,你不觉得他可以做你老师?”他笑言。“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现场喧嚷,打断了我的解释。其实我是想说,习惯了和这位给我过颇多帮助、一点架子也没有的律师以朋友相待,正式点的称呼是王兄,若是喊王老师显得多见外。 2008年初春,我在济南和杨宽兴先生见面,下午吃饭时本想请孙文广老师同往,但那...

李对龙律师因代理人权案件被山西太原公检法部门两次发函要求处分...

(参与2016年9月17日讯)参与网记者辛云获悉,李对龙律师因代理人权案件被山西太原公检法部门两次发函要求处分。 2016年8月和9月份,因在山西太原代理一起人权案件,山东的李对龙律师先后被太原当地的公检法部门两次向山东省司法厅发函,要求山东省司法厅对其进行处分,但并未依法依规说明具体理由。 据悉,李律师于2016年5月份作为辩护人参与该案,期间虽屡遭太原市小店区公检部门刁难,但一直坚持独立辩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