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南央:触摸“一二·九”一代人的脉搏

圣诞长假,整理抽屉,无意间发现了几张从父亲(李锐)那里拷来的几件老古董,已经全然忘记了什么时候放在那里了。随意翻看,就看到了这张父亲当年进入武汉大学时填写的“联保保结”。两个联保人,其中汤钦训,长父亲两岁,是父亲岳云中学的同学,两人一起考入武汉大学机械系,同是“一二·九”学生运动的积极参加者,同是武大秘密团体青年救国团的成员和领导人,1937年11月底,早我父亲两年去了延安。新中国成立后,因为跟...

李南央/李锐通信 李南央给胡耀邦信

一个白头发,戴黑边眼镜的老人……我从最初的疑惑中完全明白过来,他就是胡耀邦呵! □ 李南央/李锐通信 李南央给胡耀邦信 1978年4月21日,李南央给父亲李锐信 爸爸:你好! 最后一次见到你已是十一年前的事了;最后一次叫爸爸,更不知过去了多少个年头。 这十一年,虽然没有再见过你,但却重新认识了你:你从我小时候的爸爸,到后来的反党分子,到今天再一次称呼你爸爸,我们的时代发生了重大变化,我也经历了非...

李南央:读李锐在北大荒写给范元甄的信——再认识我的父母...

父亲(编者注:李锐)在北大荒写给我母亲(编者注:范元甄)的信,是他和母亲自1938年到1960年的所有信件中,我最不忍读的。每每读来,总有一种胸口堵得难以喘息的感觉。 1959年庐山会议之后,父亲青年时代起即献身于斯,并为之忘我奋斗了二十年的党,把他像垃圾一样扔了;一个男人对孩子、对家庭不能有些许贡献,而在饥饿、病痛的折磨下,不能自禁地开口向早已冷漠了的妻子要东西,而被她长篇累牍地挖苦;食品匮乏...

程凯:《李锐日记》保卫战

中共党内开明派元老李锐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六日逝世,享年一百零一岁。李锐逝世不久,便发生一场《李锐日记》保卫战,这场保卫战打进了美中两国的法院。交战双方:中国那边,出面争夺《李锐日记》的是李锐的遗孀张玉珍,背后是中共中央组织部,并且由中共中央最高层授意;美国这边,保卫《李锐日记》的是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和李锐的女儿李南央。胡佛研究所七月十二日宣布向公众开放《李锐日记》,开始接受网上登记阅读申请,这...

单少杰:由李锐先生一席话谈起——略论毛泽东的私德与公德...

李锐先生曾与笔者有过一段谈话: 李:毛早年就说过这样的话:我只对我自己负责。 单:这不就是极端个人主义吗? 李:当然是极端个人主义喽。毛这一生也都是这么做的,自己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很少考虑其他人,对社会大众如此,对自己老婆也如此。他一上井冈山,就同贺子珍搞到一起了,而杨开慧这时还带着他们的三个孩子留在长沙板仓。[1] 毛泽东说“我只对我自己负责”这句话见其《伦理学原理》批注:“吾只对于吾主观客观...

《李锐日记》案北京法院没判决 李南央:令人意外

2019-06-27 中共已故元老李锐的日记追讨一案,日前在北京西城区法院闭门审理。李锐的女儿表示,她对法院当天没有作出判决感到意外。 据李南央的朋友从北京传来的消息,此案不公开审理也不允许旁听,原告张玉珍没有出庭。 李南央已表明,根据父亲李锐的意愿,《李锐日记》在父亲生前就完成了向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捐赠手续,并且胡佛研究所已向美国法院提出反诉,此案与自己无关,她拒绝出庭应诉。 因此,整个审...

《李锐日记》风波:胡佛研究所提出反诉

2019-06-21 已故中共元老李锐生前委托女儿李南央,将大批日记捐赠给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后,却引发出一场讨要风波。近日,胡佛研究所就该案提出反诉。 李南央向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捐赠的《李锐日记》,以及李锐的信件、在庐山会议期间和参加土改的工作笔记等等,时间跨度83年,约1000万字。《李锐日记》是与中共官方党史完全不同的另一部党史,中共官方掩盖或歪曲的许多重大历史事件在《李锐日记》中,...

索菲、刘欣:赵紫阳认为邓小平把学生运动性质判断错了...

作者 索菲 播放日期 02-06-2019 在2019年5月24及27日明镜火拍的《人生之中》节目里,陈小平先生采访了李锐的女儿李南央,介绍《李锐日记》中记载的六四事件。包括六四前的中国高层政治形势,邓小平与赵紫阳对学运判断的分歧以及大六四屠杀的记述等。今天的《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刘欣女士,给大家介绍这些内容。 法广:胡耀邦过世后,赵紫阳赴朝鲜出访前仍召集会议听取意见,当时的氛围...

李锐、杜光、李普、胡绩伟、张定:发扬“五四”精神,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杜光题记:这篇文章原是我2005年4月25日在陈独秀研究会举行的纪念五四运动86周年座谈会上的即席发言,李锐老建议我将它整理成文,于当年5月4日,以李锐、李普、胡绩伟、张定和我联名,在几个网站上发表。14年过去了,环视当前中国社会,民犹是也,蒙昧如故;国犹是也,专制逾恒。严峻的现实,更需要发扬五四精神,高举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的旗帜,呼求科学民主。为此,特一字不改地重发此文,以纪念五四运动100...

李锐:耀邦去世前的谈话

李锐 前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原中顾委委员 我所知道的耀邦 1984年在中央组织部时与耀邦的一次长谈 耀邦下台前后 1988年1月耀邦约到家中长谈 耀邦去世前十天的长谈 结束语 【注释】 1989年4月15日,耀邦去世。我当天就得知噩耗,真如晴天霹雳。因前天邻居秦川还告知,危险已经过去。第二天下午同秦川到耀邦家中,在灵堂行礼,不禁泪水盈眶,将一首悼诗交德平。归途中我们还到人大习仲勋住处,了解丧事...

李锐:百年自述

李锐,男,1917年4月13日生,生于湖南省岳阳市平江县,现居北京。1934年考入武汉大学机械系。1937年武汉大学工学院肄业,赴延安投身革命。中组部原副部长。中共党史专家、毛泽东研究专家、政治家、作家。历任水利部副部长,电力部副部长、国家能源委员会副主任,中央组织部青年干部局局长、常务副部长,中央委员,中顾委委员。 我这一百年大致分可为五个阶段:第一个二十年上学读书;第二个二十年投身革命;第三...

李锐:本来该有的自信

“展望二十一世纪华文文学”这样的大题目是最难做的。至少我自己没有这样的能力。而且我相信,如果英文文学、法文文学或是阿拉伯文文学都“展望”一下,大家得出的结论肯定不会相同。关于文学的发展有很多极为复杂的原因和动力,这被许多理论家分析过,也有过许多完全不同的结论。在众说纷云的原因当中,只有一条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文学的发展和一种人为确定的时间界限是无关的。人们对于不同时代文学的划分,是一种向后看的结...

谭嘉:作家李锐访谈

(本稿由谭嘉记录、整理,李锐增删修订。) 谭:给你做访谈的人已经很多了,今天我们就先谈谈你的小说。你的小说从《厚土》到《无风之树》到《银城故事》相隔了许多年,这中间可以看到你风格的改变。你能否就写作风格方面谈一谈? 李:我想任何一个作家在他的创作过程中都会有风格的变化。我的叙述风格的转变是随着我对语言理解的深入而变化的。我用象形的方块字写作,我讲的当然是对汉语的理解,既是对汉语历史的理解,也是对...

李锐:对历史负责到底:回忆三峡工程上马过程的始末...

李锐 前水电部副部长、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原中顾委委员 1949年以前的三峡工程设想 五十年代以来水利部门防洪方针上的偏差和三峡水库案的提出 水电部门不赞成三峡工程设想 水电和水利部门在三峡工程问题上的公开争论 在“大跃进”当中三峡工程案被搁置 三峡工程上不了马、水利部门违反基建程序也要上葛洲坝工程 八十年代水电部组织的三峡工程的“一言堂”式论证过程 三峡工程能解决长江流域的防洪问题吗?且合理...

王维洛:李锐与林一山追悼会的简单对比

——穿上新衣的皇上还是喜欢说假话的大臣 李锐与林一山是一对冤家。他们有十分相似的成长历程,但是在治水问题上有截然不同的观点和措施,最重要的分歧就是在做人额原则上。李锐与林一山去世时都是正部长级干部,追悼会也按正部长级安排。本文简单对比李锐与林一山的追悼会,也许能提炼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笔者为李锐先生的补上的挽联是: 逾百年岁月,笑傲人生。庭前争论出奇兵,言明意简,江水永流,神州太平。仗义执言,为...

丁东:李锐的意义

一 2019年2月16日8时32分,李锐先生在北京医院因肾脏衰竭与世长辞。他祖籍湖南平江,1917年4月13日生于北京,再过50多天,他就满102周岁了。论寿命,有人比他活得更长;论著述,有人比他更多;论思想,有人比他走得更远;论官位,有人比他更高。但我认为,在一个时期的逝者中,他的历史份量无出其右。纵观他的一生,可称有功于当代,将影响后世。 其一,李锐是三峡工程反对派的代表。他反对三峡工程要追...

李锐:谈长江防洪

李锐 前水电部副部长、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原中顾委委员 本世纪以来长江的自调蓄洪能力大大下降 五十年代:水利部门“修三峡、一劳永逸地解决长江防洪问题”之主张遭到了否决 几十年来水利部门负责人指导思想上的偏差 长江防洪部署长期未能落实 去年长江发生了严重洪灾,引起了各界人士对长江防洪问题的关心。当时,长江上、中、下游的洪水形势都与1954年相似,但洪水总量少于1954年,长江的宜昌、汉口、大通段...

南风:悼李锐老逝世

七律五首 (一) 飞落春花怨雨风, 苍天夺我老元戎。 匡庐云雾显刚节, 北国荒原挺劲松。 为济黎元君仗剑, 秉承董蔡气如虹。 泉台一去盖棺定, 马列别揖见盛翁。(1) (二) 手擎大纛创炎黄, 一扫迷云去伪装。 司马文章跃史册, 陶潜风骨永留芳。 暴君自古奸民意, 官史从来著假章。 留得真言抛诸世, 功德自有后人量。 (三) 革命百年戏五分, 分分浸透泪斑痕。(2) 延安抢救入囹圄, 彭案奇冤遭...

江棋生:遥送李锐老

2019-02-26 对我来说,这个己亥新年过得相当不寻常。 2月6日大年初二下午4点20分,我的正直、达观和坚强的老母亲在常熟仙逝,享年103岁。我和章虹于7日傍晚赶到家乡,与弟妹、侄子女们一起为她办理后事。7日子夜至8日凌晨,常熟漫天飞雪,城廓山野皆白。 10天之后的2月16日上午,我在赶往苏州北高铁站准备回京的路上,得悉“保持了独立的头脑,宣讲常识的、有着真性情的”李锐老驾鹤西去,享年10...

潘永忠悼李锐:毛泽东身边的铮铮风骨

中共老党员、已故领导人毛泽东前秘书李锐于二月十六日在北京去世,享年101岁。李锐一生历经坎坷,屡遭迫害、晚年大力呼吁宪政改革。作为中共党内自由派代表人物之一,李锐敢言的作风使其成为中国执政党内的一位敢言者。尤其在晚年,他的硬朗风骨不减当年,尤为令人钦佩。李锐的去世引发全球关注中国政局的人士及媒体的关注。独立中文笔会副秘书长潘永忠先生也有感而发,以“毛泽东身边的铮铮风骨”为题,写下了悼念李锐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