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丁丁:梁漱溟先生的几件往事

梁漱溟的著作,我最近重读,与熊十力与马一浮的著作同时阅读,比十几年前方便了,因为有了陈来主编的北京大学出版社版本比照着,贺麟,金岳霖,洪谦,冯友兰。大致的印象是,马一浮的知识结构更正宗,也就是“主流”的意思,不论是外语还是国学,他都算是梁、熊、马三人的第一人,这在很大程度上,我认为,得益于马一浮的早慧,更罕见的是这一早慧儿童的智力和能量居然延续至晚年。梁的魅力,于我而言,是他的语言和直觉。许多深...

梁漱溟:这个世界的未来在你们年轻人身上

谈学问 一说到学问,普通人总以为知道很多,处处显得很渊博,才算学问。其实就是渊博也不算学问。 什么才是学问?学问就是能将眼前的道理、材料,系统化、深刻化。更扼要的说,就是“学问贵能得要”,能“得要”才算学问。如何才是得要?就是在自己这一方面能从许多东西中简而约之成为几个简单的要点,甚或只成功几个名词,就已够了。 一切的学问家都是如此,在他口若不说时,心中只有一个或几个简单的意思;将这一个或几个意...

俞梅荪:纪念梁漱溟先生

刚才看到北大群里的严黄学友推送《纪念梁漱溟先生逝世三十周年:我的思想是销毁不了的》,得知6月23日是梁漱溟先生30周年忌日,读此文深为感动。 回首往事,不尽思念,翻出我在去年11月自我留存的纪实小文草稿,送上。原本应报刊约稿,撰写回忆文,却因终日忙碌而未能撰文。 2017年11月4日下午,在北大,我聆听梁漱溟之孙梁钦宁学兄的《梁漱溟和他的民国朋友圈》专题讲座,很受启发。这对了解梁漱溟及其近代史,...

马勇:梁漱溟对中国传统社会认识之重估

[摘 要]梁漱溟是现代中国政治史思想史上一个非常特殊的人物,他的特殊性在于他有一套完整的逻辑自洽的解释能力,因而从他出道直至生命晚年,梁漱溟从来不愿附和别人,而是提出一套新颖别致的意见。这些意见并不一定都对,其价值在于引起人们进一步思考。在他那些最具个性的理论建构中,对中国传统社会的认知无疑最具理论意义,是其一整套理论的基石。几十年过去了,重新思考梁漱溟的这些讨论,依然可以感到其思想的敏锐及魅力...

梁培恕:我的父亲梁漱溟:情可无言喻,文期后世知

2014-11-28 凤凰读书 早年潜心佛学,于山河破碎间出佛入儒,漱溟先生上下求索东西文化,为往圣继绝学,开新儒家之山;二十世纪初,望民生凋敝、风云变幻之中国,漱溟先生疾呼“吾曹不出,如苍生何”,投袂而起,奔走于大地;悲天悯人,铮铮铁骨,漱溟先生敢于为民请命,犯颜进谏,新中国成立后曾向毛主席讨要“雅量”…… 但凡谈及中国之前途,无论海内外,直至今日,他都是绕不过去的大师。梁漱溟是上世纪极具传奇...

茆家升:最后一位儒家的崇高与“局限”

——“民国乡建三杰”之梁漱溟篇 梁漱溟(网络图片) “乡治”是“中国民族自救运动最后的一个新方向。”——梁漱溟 “钩玄决疑,百年尽瘁,以发扬儒学为己任;廷争面折,一代直声,为同情农夫而执言。”——冯友兰挽梁漱溟 “观之俨然,即之也温”。——赵朴初挽梁漱溟 梁漱溟先生是中国近现代史上的风云人物,具有多种身份:学者,教育家,思想家,哲学家,社会活动家,乡村建设理论家和实践者,“中国最后一位儒家”.而...

梁漱溟:刚进重庆 解放军已开始争夺

2018-03-29 黑幕秘史 本文摘自《这个世界会好吗?》,作者:梁漱溟/口述 [美]艾恺/采访,出版:天津教育出版社 原题《与毛的分歧》 1949年梁漱溟(前排正中)于重庆北碚迎接解放军进城 梁:(此处声音模糊)就不能不谈到对老中国的看法、认识;他对老中国的看法跟我的看法不一致。主要的一个问题是什么问题呢?就是阶级问题。他是阶级斗争,我就说中国的老社会,秦汉以后的社会,特别是从明代、清代60...

余杰:梁漱溟与老北大

老北大早已雨打风吹去——那个欣然接纳从未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学者梁漱溟的老北大,已然遁入历史深处。新北大不再给梁漱溟这样的“土老帽”留下一个位置,新北大的教师必须拥有或洋或土的博士学位,且不管其博士论文是否属于抄袭而来。而在老北大的时代,一切都还处于草创阶段,制度虽不完善却显得生机勃勃,一流的人物和一流的学术成就相映生辉;到了新北大的时代,尤其是近十余年以来,这所大学正变得越来越像卡夫卡笔下那个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