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邦:制造“敌人”——后极权社会的“敌人依赖症”...

【编者按】作者这篇力作原本2013年《领导者》杂志准备采用首发,但适逢中共党魁8.19讲话,编辑让等等,最后形势越来越紧,只好放弃刊发。后来由《民主中国》分四期刊出。最近由《世界宪政民主论坛》一次性登出,并且在微信公众号曾存在一小段时间。 对华援助新闻网: 民主维权人士王德邦“十一”期间被阻止外出 (王德邦,当今中国民主维权运动重要理论家,原北京师范大学85级哲学系学生,八九民主运动期间是高校对...

王德邦:中国非人化阴阳教育绝境刍议

中国非人化阴阳教育绝境刍议 作者:王德邦(广西) (一) 中国频繁的学龄孩子自杀现象重击着每个父母的心,惊吓得正值家长的父母寝食难安。如何使孩子免于自杀的灾难,已成为当下中国每个家长萦怀难去的心病。 我曾非常虔诚地向一个在中学执教的亲戚请教:如何使孩子平稳度过中小学教育阶段而免于被祸害?那师直言:别太善良!别太正义!别太软弱!让孩子恶一些,混一些,狠一些。这话当场将我震惊得目瞪口呆。但可以肯定的...

王德邦:八九守灵人——“六四屠杀”31周年杂感

镇压八九爱国民主运动的“六四屠杀”至今已31周年。31年对个体人生可谓漫长,而对八九一代更是煎熬,以致有许多人在此期间已经倒下——结束了自然生命,即肉体死亡;或结束了精神生命,即完全放弃了当年理想。然而,有一批人却始终怀揣八九信念,31年来痴痴以求,竟致大部分时间陷身牢狱。这批人是八九精神的守望者,是八九民主运动传承在这片土地的灵魂,也是六四英烈忠实的守墓人,他们是当之无愧的八九守灵人。 当此“...

王德邦:从唐吉田、刘巍被吊证看中国十年法治进退

今天回头看十年前2010年4月底唐吉田、刘巍两律师被吊销律师资格证事件,没有多少人会感到吃惊。这不是今天的人麻木冷漠了,而是近十年来中国大地发生诸种匪夷所思的执法事件已使人感到当年吊证已属“文明”。有人断言,唐吉田与刘巍两律师若放在今天执业环境,可能不仅律师之证难保,甚至牢狱之灾难脱。这从侧面说明今天的中国在法治上比十年前更为倒退。所以,今天再回望十年前唐吉田、刘巍被吊证,对认清中国最近十年国情...

王德邦:负荆前行的人权捍卫者——唐荆陵

唐君荆陵律师再次失踪。这次无论是自愿或非自愿,但对荆陵已数不清是第几次失踪了。 在新年到来之际,中国大地黑云压城,又一批为民担义,舍身求仁之士,身陷囹圄,荆陵大概是这批名单中的一员。 原本荆陵去年出狱后,跟我相约春节期间共饮聊天,看来再次难以成行了。 其实我与荆陵至今仅见两面,且时间仓促,未及深谈,但其言行举止烙我脑际,竟挥之不去。 一 虽早闻荆陵是将家乡荆州江陵首尾两字合并之名,但真正联系是2...

王德邦:进了焚尸炉也绝不停止维权的访民

【编者按】中共的信访制度表面似乎是为底层含冤受屈的百姓开了一条通道,实际不过是给其政权维稳的一种手段。信访制度能解决的问题微乎其微,但是大量的访民却只能挤这个独木桥。访民们在反抗直接侵害他们的地方政府的时候,不得不对上级政府或中央政府抱有希望,这正是中共所希望的:专制体制的大量受害者们不至于把怒火烧向中共中央,让他们在各级信访部门的推诿及地方部门的反复迫害中像自生自灭的野草一样消失。本文的主角刘...

王德邦:是非家国三十冬

这个逼仄时代,汉语表达陷入穷途末路,以致我搜肠刮肚找不到陈述三十年是非恩仇的方式,只好用“只可意会”的文字,一吐曲衷。 一 我一直坚信,有关部门三十年如一日对我追逼,是基于错误信息下的错误判断,不仅于法无据,于理不通,也于情难容。 1993年,我考上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在面试过后发提档通知时,被研究生招生办老师抽屉中一个铅写且错误的名字(王治京),划入了另类需单独审查者行列。过后我敲开人大哲学系...

王德邦:此血仍殷,此生豪情迄未休

——读曹旭云先生《爱尔镇书生》(又名《致命自由》) 我见曹旭云先生于2001年,识曹旭云先生于今读《爱尔镇书生》。此非曹先生刻意隐瞒,皆因至今我们见面两次,且于公共场合,未及深谈。虽然从书中所记,我们在八九运动中有些交集,但因当时人多事急,并不相认。然曹先生多年来所行,令我心生疑窦。本意当面求解,今得自书中释惑。 一、“八九参与者” 记得初见曹先生时,一故交引荐说“八九参与者”。当时在座人众,酒...

“六四”30周年前夕王德邦被约谈

【民生观察2019年5月16日消息】本网信息员获悉,5月16日上午,广西区桂林市公安局两国保前往全州会同全州县两国保,一起约谈居住于当地的、前北京师范大学学生、八九民主运动参与者王德邦先生。 桂林市国保虽声称是闲谈,但整个谈话透露出来的目的非常明确: 其一、国保详细追问王德邦女儿出国留学情况。问及学习专业、生活安排、活动情况、经济来源、学费情况,甚至国外留学勤工俭学情况等等。这勾起了王德邦对过往...

王德邦:“六四”29周年绝食记

今天是“六四屠杀”29周年忌日,我一如既往地于6月3日晚8点至6月4日晚8点进行有限绝食,以纪念在八九反腐爱国民主运动中被中共当局残杀的英烈们。 29年了。八九一代的主体多跨过知天命之年了,他们的孩子也多到了他们当年参与八九运动的年龄。但他们面对的推进中国反腐、民主、法治与人权的课题却依旧,甚至比八九年更艰险与复杂。 29年来,最让我锥心刺骨的是看到六四难属一个个在为亲人讨还公道的路上奔走呼号终...

王德邦:“六四”屠杀后遗症

2017年05月25日 今年是1989年“六四”屠杀28周年。对于那场影响世界历史进程的“八九”反腐爱国民主运动,多年来各界探讨已经很多,而对于“六四”屠杀给中华民族带来的深远伤痛,留下的难以治愈的后遗症,却诊疗研讨得不够。随着岁月的流逝,“六四”屠杀给中华民族留下的后遗症已日益显露,正以铁的事实让世界清楚地看到:不治愈这个伤口,中华民族无法跨入现代文明的门槛,无法摆脱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各...

王德邦:不意一别成永决——深切缅怀刘晓波老师

刘晓波(网络图片) 一 2017年7月13日上午,当地国保来电查问我动向,我借机向他们明确提出要前往沈阳探望病危急救中的刘晓波老师。为获得当局同意,我还表示愿意接受他们派员跟随前往。然而,仅仅几个小时后,网上传来晓波老师已去的噩耗。 莫大的悲愤使我决定不惜一切代价要争取出席晓波老师的告别会。于是我向北京的师友们了解晓波老师最后告别会的有关安排事宜,但发现没有一个师友得到相关信息,大家只有等待晓波...

王德邦:十九大前对反腐的体制性围剿

随着中共权力换届重组的十九大日益临近,权力集团中各派势力角逐日趋惨烈,在各种纷繁复杂的较量中,围绕反腐展开的搏击显然是最直接而最残酷的,最近中国社会出现的一些状况,显示这种搏杀达到白热化,预示中共当局就算在拿下孙政才后,仍很难说能平稳开好十九大。 一、反腐“严重矫枉过正”论 日前在一饭局上碰到中国南方电网一中层管理干部,他对大家热议的中国反腐问题直言:“中国反腐是必要的,但是现在反腐已经严重矫枉...

王德邦:十九大前权力集团的追责攻防战

二○一二年底中共十八大后掀起的反腐运动,至今已五年。行将召开的中共十九大,是权力集团的重要换届会议,而全面总结五年来工作成绩,是大会的题中之义,也是确立今后方针政策的依据,更是安排人事、调整班子、重组权力的关头。所以,追责腐败根由,落实腐败责任,就是十九大抢滩之战。若最终腐败责任落于哪派头上,哪派就将成为权力重组中排斥对象,甚至成为进一步惩治目标,即不仅被边缘化而失去权力分红机会,而且面临进一步...

八九学生领袖之一王德邦因写文章纪念六四遭传唤

6月2日上午,家住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全州县的,前北京师范大学学生,因参与八九反腐爱国民主运动而长期以来受到中国当局监控的王德邦,由于写纪念六四及关于朝鲜问题的文章而遭到当地警方传唤。 当日上午,全州警方将王德邦传唤到当地公安局,重点问到王德邦日前发表于《中国人权双周刊物》杂志上的《“六四”屠杀后遗症》与发表于香港《动向》杂志上的《朝鲜核武有可能射向北京》两篇文章,并询问六四动向。王德邦重申了自...

王德邦:中国官心思乱

今天中国民心思变,然而官心也思变,从某种程度而言,官心思变比民心思变更急迫。但是,这两种所思之变是不同的,甚至是完全相反的:民心所思是政制民主法治,官僚清正廉明,社会公平正义;而官心所思是政局混乱、法纪废驰、社会动荡,以便为所欲为、强取豪夺、无法无天,既可贪赃枉法,又可逃避罪责,既能延续强化权力,又能随时拍腿开溜。所以,中国民心是思治,而官心是思乱。思治当然认为现实不治,太过混乱,官僚侵害得民不...

王德邦:朝鲜核武有可能射向北京

今天,朝鲜核武有可能射向北京的观点已不那么惊诧,因为许多事实都显示朝鲜金氏王朝日益公开将北京列入其敌对范围,进而将战火引向北京,导致东北亚陷入高危境地。 虽然朝鲜半岛战火一触即发是金氏王朝长期罔顾世界秩序、践踏国际规则、挑衅文明底线的必然结果,但在中国即将召开十九大而急需平稳的时期,东北亚陷入临战状态,却不是简单的自然演进使然,其中深藏着一些有待拆解的历史密码。 就朝核问题与国保的对话 长期来将...

王德邦:由肖建华们看“八九”裂变与中国路向

“金融大鳄”肖建华于2017年1月27日(中国农历大年除夕)被从香港带回内地控制,随后有关他拥有数十家公司、掌控数万亿资金、有不知其数的情妇、生有50多个孩子等等消息,经熟识他的人士之口向外披露。一时间,肖建华富可敌国与生活糜烂的传奇成为酒馆茶肆的谈资。 事实上,肖建华早在十年前因隐现于《财经》有关以30亿收购738亿鲁能的报道——《谁的鲁能》而引人探究,进一步为外界广闻的是2014年媒体披露他...

王德邦:中国社会变革的第三种力量

一、影响社会变革的决定因素 1、社会发展是由规律所决定的 尽管人类对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还非常有限,很多曾经被认为是规律的东西已经被证明是虚幻的,但不可否认,社会的发展是存在一定规律的。只不过,这种规律比自然规律更复杂、更难认识、更具有或然性而已。社会规律通常体现为:在一定条件下,如果人们作出某种选择,则必然会有某种结果。然而这种条件在很大程度上就来自于人们的创造,因而是不确定的,而人们进行何种选...

王德邦:从《冰点》到《百姓》,中国疯狂言禁又一年——回顾与展望...

2006年过去了,在朋友的祝福与对朋友的祝福中,我们终于又送走了一年。对于已过去的一年,今天想作个评价,似乎并不象朋友间的祝福那么容易,但在朋友的祝福中却无一例外地寄托着对今年的期盼。例如有个朋友就说希望2007年将自己的博客搬到本土,在中国大陆网站得一席之地。一个身在大陆的人却只能在国外网站建博客,这如果不叫中国特色的话,那也得叫时代特色,或者就是中国时代特色。听到这种祝福,真是“于我心戚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