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信:一个非理性超级大国的崛起?

北京政府一直试图让国际社会相信,中国的和平崛起不会对任何人构成威胁。但时政评论家白信认为,中共为建政70年的阅兵和庆典以及习近平近年来的许多做法不得不人让人对此产生怀疑。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是否已经摆脱毛邓世时代的政治承诺?而这一切,甚至与中国一千年来平行于儒家精神之外的的另一个社会信仰空间息息相关? (德国之声中文网)再过几天,北京就要举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的庆祝,包括阅兵和游行。人...

白信:香港抗议运动中的暴力污染

香港反送中抗议中的“暴力画面”成为中国官方及媒体的报道焦点。北京政论人士白信认为,与和平抗议如影随形且不断升级的“暴力污染”是特区政府和北京对付民众的重要手段。这样的做法不仅转移政治矛盾,也事实上否定了示威者的抗争合法性。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民众的和平抗议已经持续了两个月。但是,8月11日夜间所发生的一切,却将这场和平抗议污染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在高速逃散的人群中截击落...

白信:黑色的“一带一路”和中国特色的种族主义

有关山东大学“学伴制”的讨论成为中国社交媒体的热点,但其实并非新鲜话题,上世纪80,90年代就曾发生过类似事件。北京政论家白信却注意到,贯穿其中的、未变的、中国特色的种族主义,在“伟大中华复兴”的民族主义狂热中泛滥,然后自我颠覆着中国政权的“一带一路”战略。 “结合革命时代和近年民族主义意识形态的世界观才是民众对非洲的歧视根源” (德国之声中文网)人们都说夏天无新闻,中国的夏天也如此。虽然难免季...

白信:”一国两制”还是”一球两制”?

香港特区政府强力推动”逃犯条例 “修订,却导致”反送中”抗议浪潮席卷全港,”一国两制”受到高度质疑。政治评论员白信认为,此次事件背后隐含的意义远超出”一国两制”范畴,它关系到威权、反协商、反自由的中国政体与注重权利、自由和协商的全球政体是否能够并存的问题。 (德国之声中文网)从6月9日到16日的一周,香港公民为反对修改所谓逃犯条例举行了三次大规模游行和集会,参与抗议的民众规模从103万到200万...

白信:第三波义和拳运动是爱国主义?

在中国,“爱国主义”一向是官方宣传话语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近年来,“爱国者们”的抨击目标也遍及中国内外,乃至全球各地。但是,北京政论作家白信认为,“爱国主义”在中国已经被歧义化、污名化,并且培养出了新一代的拜物教义和“拳民”。 (德国之声中文网)从2012年“9.15”抗议以来,以最近抵制D&G行动为标志,中国的第三波义和拳运动终于从反日到反韩发展到了2018年的反美/反西方。只是,相比...

白信:朝鲜“事大主义”传统的急转弯

6月12日,新加坡圣淘沙,当地时间早晨9点,金正恩和特朗普第一次握手。金正恩说,“通往这场高峰会的路程不容易,拖住我们后腿的历史有时混淆我们的视听,但我们还是排除万难到这里来了”。 此刻,新加坡的酷热、金正恩后脑的汗滴和五千余名国际记者,迎来了金正恩的这句开场白,也可能是一整天峰会里给人印象最深的一句话。然后,金正恩和特朗普进行了41分钟的私人会谈,双方最终在中午达成联合声明,确认了半岛完全去核...

白信:修宪回避不了的接班人问题,毛时代动荡会否重现?...

在中共十九届三中全会前夜,旧历新年气氛未退之际,新华社公布了二中全会的修宪草案,一时社交媒体舆论大哗,也令世界吃惊。这一修宪草案的修改幅度之大,是1982年宪法之后历次修宪文本中改动最多的,只是并未有朝向更为改革、更为民主的方向前进,而是空前强化了党国体制论述,譬如第一次在宪法正文中加进了党的领导地位的规定。 特别的是,这次修宪如暗渡陈仓一般,包含了对宪法第79条第3款的修正建议:取消国家主席的...

白信:客座评论:《芳华》和中国新时代文艺政治

中共十九大后,新时代的文艺政治方向是什么?动员、说教、还是仇恨教育?也许都不是,而是治疗。 随着时代变迁,冯小刚身上王朔式的解构主义和商业化却从未变化 (德国之声中文网)这是说意识形态,但不是党大会文件上的论述,而是以文艺形式展现的建构。只是,两者之间往往存在着距离,前者通常以愿景的方式提出来,后者却更多地以回溯的方式生产出意义,而且具有强烈的偶然性。这是斯洛文尼亚哲学家齐泽克对意识形态生产的解...

白信:言论管制背后的“清君侧”

2016年中国政坛的折腾、起伏颇有些戏剧性。继上半年老牌的党内自由派杂志《炎黄春秋》杂志被重整后,“十一”国庆节前著名的自由派网站“共识网”又遭关闭。共识网几乎是中国境内几经清洗残余的最后一家自由派公共网站,它的关闭自然有些特别的意义。 中国国庆当天,济南市中心 (德国之声中文网)表面上看,9月30日似乎是新一波互联网整顿的时间点。此前中国最高法院联合其他机构颁布了有关微信言论取证的规定,9月3...

白信:关公战秦琼?中文互联网改良与激进之争的虚妄...

2016-10-03 中国的公民运动正在以内部激烈斗争的方式展开检讨,重新定位未来的方向。摄:FRED DUFOUR / AFP 过去一周,中国互联网上发生了一场激烈论战。争论源于时评人莫之许对韩寒“转变”中知识分子角色的批评,引起在港的著名人权活动者曾金燕撰文表达担心。争论围绕着“改良”和“激进”的两条道路展开,然后转到对“公知”群体、对“革命”道路的争论。各种新旧恩怨交织其中,理论探讨混杂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