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改造我们的福利观

最近,欧洲福利国家闹危机。希腊福利开支太大,老百姓也没感谢政府,他们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政府借债太多,支撑不了,老百姓就抗议。但是,很多人由此说“可见福利国家搞不得,搞福利就造成大问题”,却值得辨析。这事到底怎么造成的? 福利国家vs“强权国家” 在现在的西方语境中,“福利国家”和“自由放任”是对立两极:左派主张福利国家,右派主张自由放任。但最早的“福利国家”,反义词不是“自由放任”,而是强权国...

秦晖:中国应该反对全球化吗?

“左右为难”的欧洲 2008年以来,从美国开始出现、而在欧洲更持续发作的经济危机,在经历了种种救助方案的努力后,因为2012年的一系列选举似乎变得更加风险莫测。 此前的一系列救助措施都是以紧缩财政、削减赤字、收缩福利、缓解债务危机为中心,但是今年欧洲各国的几次选举,基本都是主张继续“削赤减债”的原执政者败选,而主张改变紧缩政策的左翼党派获胜。法国的奥朗德取代萨科齐后,已经放风要改变紧缩政策,以放...

秦晖:真正的民族平等必须走民主道路

在一个多民族国家“左右多元化”是最能够淡化民族认同的多元化的,因此也有利于促进民族和睦与国家统一。承认左右多元化的印度国家认同越来越巩固,而不允许左右多元化却突出民族认同多元化的南斯拉夫却解体了,这不令人深思吗? 在多民族联邦和政治体制的关系上,有两个非常有趣的比较对象印度和南斯拉夫。这两个国家民族、宗教、语言、文化构成都极为复杂,而且都有个特点,就是没有具有明显优势的“主体民族”,中国的汉族占...

秦晖:晚清儒者引西救儒

晚清的儒者学习西方,与西方在国人中的道德形象有关,这个形象,决不仅仅是个“船坚炮利”的强者,所谓的“西洋国政民风之美”才是学习的主要动力,富国强兵的功利主义反而只是次要的或者是顺带的动机,所谓“三千年来未有之变局”,并不是因为三千年来没有打过败仗或败得这么惨,而是因为那时的儒者以为西方实现了“三代”的理想,导致几千年来第一次对自己的道统产生了怀疑 从“差异原则”理解儒家 最近,儒学、国学的传统话...

秦晖:如何认识西方危机

西方发生危机,解释也有两种,右派老说是福利国家搞多了,左派老说自由搞多了,尤其金融监管不力等。这两种说法都对都不对,因为这两种弊病的确都有,但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西方危机说穿了就是借债借得太多,而且美国是个人借债比较多,消费借债尤其在次贷问题上,欧洲是国家借债太多了,就是所谓的主权债务。但是这两者背后的根源是一样的,而且这两者是可以互相转化的。 为什么会造成这种现象呢?福利国家是有毛病,自由放任也有...

秦晖:告别梦魇的“铁托主义者”

——读《生死巴尔干》后感 “铁托主义者”谈南斯拉夫悲剧 去年笔者读到了巴托·托马舍维奇著的《生死巴尔干》一书,这本书的中译本由新华社贝尔格莱德分社前首席记者达洲先生翻译,新华出版社2002年出版,但流传似乎不广,以至我这个还算关心前南问题的人也是在一个偶然机会中才发现此书。 在我国,前些年围绕波黑战争、科索沃冲突和米洛舍维奇之死等事件,前南斯拉夫地区曾一度成为公众高度关注的热点。尤其是那件曾令举...

秦晖:制度不变革,古代王朝的改革陷入怪圈

“民不加赋而国用足”不可信 如果提到张居正,我很大程度上赞成毛佩琦老师的观点,张居正不是一个孤立的人。中国现在的改革以前,“文革”时期以及1949年以后一直在讲“改革”,但那时候讲的“改革”和1978年讲的“改革”方向相反,那时候都把强化国家、扼杀社会的行为叫做改革,从商鞅变法开始到桑弘羊、王安石、张居正都把这个叫做改革,而把主张宽松的叫做保守,比如司马光。这会造成非常大的问题,因为后面本身就有...

秦晖:中国历史就是一头一尾两场转型

本文整理自2015年11月3日举办的东方历史沙龙“走出帝制:从晚清到民国”上清华大学教授秦晖的发言。参加沙龙的嘉宾还有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和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周濓。沙龙主持人为东方历史评论执行主编李礼。 一 这本新书(《走出帝制:从晚清到民国的历史回望》)其实是一个集子,前面一部分是辛亥百年前后在《南方周末》发的一系列专栏文章。后面几篇是在学术刊物上连载的论文。话题都差不多,都是因为几个重要的日...

秦晖:土地问题的历史与现实

时间:2013年9月10日 地点:深圳万科国际会议中心 主办方:万科周刊 万科管理培训学院 土地兼并:万恶之源? 土地问题在我们国家是影响很大的一个话题,而且这个话题有很多我们以前习以为常的结论,尽管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年了,这些结论的影响还是很大的,比如说现在一旦有人提出,中国是不是可以搞土地私有制,马上就有人说,那怎么可以呢,搞土地私有制就会出现无地农民,然后无地农民多了,地主和农民就会打起来,...

秦晖:新文化运动,认错真正的敌人

2015年5月22日晚,著名学者秦晖在清华大学作了一次“关于传统文化与新文化运动的若干问题”的演讲,为我们理解新文化运动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他认为在晚清这次“三千年未有之变局”之前,从西周转向秦朝,是中国另一次巨大的变局。在这次变局中,法家战胜儒家建立了秦制,之后,这种儒表法里的格局延续了两千多年。但这种表里的差异一直隐含着文化上的不满,也是晚清学习西方一个已有的中国本土文化的资源。因此,在秦晖...

秦晖:不要迷恋中国的崛起

“我们都希望中国崛起,可是如果中国的崛起是一种以十八世纪的资本主义战胜二十一世纪的资本主义的方式实现的话,对世界可能不是好事,那么对中国是好事吗?我觉得我们现在的竞争力,很大程度上,就是靠低人权优势发展实现的。”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教授秦晖在“新民说”2014年年度文化沙龙上发言。 秦晖认为,在自由经济下,要让老百姓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是做不到的,让老百姓先生产后生活也是做不到的,它唯一能够做到...

秦晖:对无限政府就要无限问责

编者按:2014年春节期间,大学问栏目推出新年特刊“前行·2014”,刊发资中筠、秦晖、胡舒立、高全喜、盛洪、林毅夫、秋风、阎学通八位学者对未来中国的期许与展望,为读者提供一道思想盛宴。 2014年1月10日,清华大学秦晖教授在天则经济研究所主办的“新年期许”论坛发言。秦晖从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角度展开了他的演讲。他认为,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并没有根本的矛盾,许多国家和地区这两个方面都有,只...

秦晖:中国模式的崛起对中国并非好事

编者按: 2014年1月5日,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与凤凰网举办了新民说年度文化沙龙暨凤凰网读书年度盛典,以“新国民·新国家·新世界”为主题展开三场论坛。针对“世界改变中国,还是中国改变世界?”的主题,秦晖发表了演讲。 以下为演讲实录: 秦晖:其实世界改变中国还是中国改变世界,当年就是我写的一篇文章的题目。但是我那篇文章中一开始讲的是一个故事,这个故事不是中国和世界的故事,是东德和西德的故事。大家都...

秦晖:中国存在底线道德危机

2013年12月8日,由搜狐网主办、搜狐财经承办的《致敬变革者——我的时代我的国》年会论坛,在北京举行。数十位经济学家、企业家以及政府官员汇聚一堂,并发表了精彩观点。 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历史系教授秦晖表示,贫富不均是一种理想状态,但现在不是贫富不均的问题,而是有很多人富得没有理由,不管按照社会主义理由还是按照资本主义的理由都不应该是这样的。 秦晖认为,我们很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底线。中国有道德...

秦晖:晚清儒家与西学东渐

——2009年6月9日在中共中央党校的演讲 一、反传统与尊传统的共同点 上个月刚过了五四运动九十周年纪念,什么传统问题,什么东方西方问题,又是一个讨论的热潮,但是那个讨论其实没有展开。实际上从现在看起来,五四已经过去九十年了,我觉得进行总结是非常必要的。关于五四也好,关于晚清这一段历史也好,我看现在基本上是两种声音占主流,一种声音还是像过去那样认为五四反传统是反得对的,当然比较激进的人认为反得还...

秦晖:绿色思潮与社会正义

——与芭芭拉对话提纲 本文系秦晖在“转型与共识:全球化视角下的可持续发展——2013中德发展论坛”(海因里希·伯尔基金会VS共识传媒联合主办)的发言文字稿。 一,建立中国人自己的“绿色”反思 在改革前的中国,尽管宣传上作为“资本主义罪恶”时常提到西方的环境污染,但从未承认中国自己有什么环境问题。相反,在很长一个时期我们都把“烟囱林立、马达轰鸣、钢花飞溅、铁水奔流”当成理想美景。中国的环境生态保护...

秦晖:福利问责与宪政之路

——天则第464次双周讨论会 主讲人:秦晖 评议人:熊跃根 王建勋 齐传钧 张曙光:大家好!今天是天则所第464次双周讨论会,我们有幸请到了秦晖教授。今天来这么多人,也说明了秦教授在大家心目中的地位。秦教授今天讲的题目是《福利问责与宪政之路》,我想这个问题也是当前中国面临的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现在确实走到了宪政的一个十字路口,而宪政的问题也不是一个空的问题,而是牵涉到各个方面的问题。其实福利问题...

秦晖:法治、德治都要从限制权力入手

12月19日,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在“经济观察报·2012年度观察家年会”上表示,有权者违法行为的时代,不管道德原则还是法律原则,都会被人为的践踏,他觉得无论是道德原则还是法律原则要落实都得制约权力。即无论是法治,德治都要从限制权力入手,否则不可能有真正的道德原则和法律原则。 秦晖发现这些年的一些管制措施已经完全成为某些很具体的既得利益者的捍卫者,他甚至也不想捍卫什么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就是赤裸裸...

秦晖:从俄国到中国——“土地革命”的理论与实践

文史大讲堂·第13讲 主题:从俄国到中国——“土地革命”的理论与实践 时间:2012年3月14日 19:00 地点:北京大学 我们说中国革命是“土地革命战争”,但土地问题是中国革命最关键的因素吗?国共两党分野是土地改革者和反土地改革者的分野吗?内战期间国民党失人心,共产党得人心是因为分了土地吗?这场内战以共产党胜利告终,这与土改之间是什么关系? 国共双方都不太重视“土地问题” 国共两党的土地政策...

秦晖:人类的美德:东西方是一样的

今天一个中国人拿到一篇甲骨文能够认出的程度,和今天一个西方人拿到一篇拉丁文能够认出的程度,到底哪个大?这都很难说。至少完全就词汇说,今天的一个英国人,即使完全没有学过拉丁文,拿一本《法学汇纂》(The Digest)或者《法学阶梯》(Institutes)会怎样?不说他们,就是我这样一个不太懂外文的人,那里面所保留的词汇,许多我还可以一眼看得出大致是什么意思。虽然整个这篇文章我看不懂,但是这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