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从“大屠杀”到“非洲的瑞士”

秦川雁塔 2019-06-20 【东非裂谷三国之旅系列】 卢旺达是我们这次东非之行的最后一站。但是由于感触太深,就倒过来先写了。 过去的非洲给我们的印象是什么?大部分都是些小国,穷国,对吧?而这两个印象用在卢旺达上面,都可谓典型了。 先说小国。卢旺达在小国众多的非洲,也算是最小之一了。以领土论,她只有2.6万多平方公里的面积,相当于海南岛的四分之三大。在非洲大陆仅超过冈比亚、斯威士兰与吉布提,是...

金雁: 昙花一现的实践

秦川雁塔 2019-06-10 俄国constitutionalism思想有两支来源: 其一是“开明君主时期”宣传的17-18世纪的西欧启蒙思想。在西学东渐的浪潮中,一些贵族思想家已经认识到,根据自然法原则,所有民族、所有的人都天然的具有选择自己国家制度和执政形式的权力,国家的权力应从社会契约中产生,要有一个代议制机构限制沙-皇专-制。从法律上讲,希腊、罗马的公民议会到现代议会都可以叫作cons...

秦晖:林悟道:“我带着白兰地,想与昂纳克喝上一口”——潘科的专列...

秦川雁塔 2019-05-29 【秦晖旅行笔记】 1980年代,东德最高层的府邸早已经移到万德利茨,潘科已经是“故宫”了。 但这时西德出了个国际知名的流行歌星叫乌多. 林登贝格(港台译为林悟道),东德有他的众多“粉丝”,他也多次申请到东德去演出。但东德当局正在抵制“西方资产阶级的靡靡之音”,就是不准他入境。于是他就创作了一首摇滚乐歌曲《潘科专列》对当时东德的头头埃里希. 昂纳克进行嘲讽: 打扰了...

秦晖:潘科宫里的老头们

秦川雁塔 2019-05-20 【秦晖旅行笔记】 马雅可夫斯基环行道离柏林市中心的勃兰登堡门约8公里,原是柏林近郊潘科区的一处富人居住地。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这处长圆型环路北半环称为太子路,南半环称为维多利亚路。这里原来建有战前柏林一些大工业家和金融家的豪宅。宅主有些是犹太人,早在纳粹排犹恶潮中就跑掉了,还有些非犹太的德国富人,在战争后期为逃避兵燹或躲避“共产”也都出走了。 苏军攻克柏林后,就...

秦晖:杂忆“东德故宫”前

秦川雁塔 2019-05-15 2019年4月,我再次到访柏林,除了延续前几次对德国历史和现实的兴趣,尤其是对前东德转型由来、转型正义、转型困境和近年来全球化危机的兴趣外,这次还有时间考察了一番前东德的缘起。 从拆除柏林墙至今,时隔近30年,一代人过去了,今天的德国人,尤其是德国年轻人对前东德的历史也渐渐陌生起来。与铺天盖地的对纳粹时代的揭露、批判、反省不同,今天德国对前东德的历史很少提到。但是...

秦晖:本土的与反殖民的——基多的历史长夜(之四)...

秦川雁塔 2019-05-08 反对殖民统治,但更反土著暴君 殖民统治恶劣,土著暴君残忍,这种“两头苦”的叙事在著名的瓜曼. 波马手稿中体现得更典型。 与殖民地初年就在西班牙出版了名著而蜚声于世的梅斯蒂索人加西拉索不同,费利佩. 瓜曼. 波马是个默默无闻的纯粹土著。 他于西班牙人占领基多的那年出生在南方印加乡村——比加西拉索年长4岁,也更接近基层社会。他的父亲是地方小贵族,身份远不如加西拉索母系...

秦晖:剪不断理还乱的“南北关系”——基多的历史长夜(三)...

秦川雁塔 2019-05-05 谁是英雄? 在印加帝国及其以前、以后的历史上,以基多为中心的北方(今厄瓜多尔)和以库斯科为中心的南方(今秘鲁)的关系一直是剪不断、理还乱。 南北方的征服与反抗轮回了好多次:先是印加人向北征服基多,造成了“血湖”(亚瓦科查湖);再是基多的“朱棣”南下“靖难”,造成了“血野”(亚瓦尔潘帕旷野);接着,西班牙人又在南方人支持下北上征服了基多,同样造成了杀戮——以及天花瘟...

秦晖:印加帝国之死——基多的历史长夜(二)

秦川雁塔 2019-04-30 “靖难”之后的大虐杀 夺嫡篡位成功的阿塔瓦尔帕对库斯科的“建文帝”一方进行了骇人听闻的报复。我们都知道朱棣是如何对方孝孺这些“建文遗臣”实行诛灭“十族”(传统九族之外加上门生一“族”)的。阿塔瓦尔帕的残暴也堪与相比了: 据最著名的印加史家、库斯科公主和西班牙人之子印加. 加西拉索. 德拉维加的记载:阿塔瓦尔帕“使用残暴手段灭绝整个王族。”他以胜利者的身份,下令把帝...

秦晖:安第斯山中的“靖难之役”——基多的历史长夜(一)...

秦川雁塔 2019-04-22 近年来,笔者曾几次赴拉美几个国家开会、考察和旅行。今年二月第四次拉美行后,感觉有些几次拉美之旅积累的所见所思值得记下来,下面就是其一: 印加遗迹何处寻? 今天的基多市区在皮钦查火山东麓的高盆地中南北延伸达50公里,东西宽却通常只有几公里,是个狭长的带状城市。大体而言,北边是新城,南部是老城。虽然实际上,今天扩展很快的城区北边早已越过所谓的新城,南边更越过了当年的老...

秦晖:大马历程&拉美问题

秦川雁塔 2019-04-24 2018年,马来西亚实现了60多年来的首次政党轮替;2019年,委内瑞拉政变,将拉美国家的弊病讨论推向了新高潮。 2019年3月10-11日「秦晖:大马历程&拉美问题」讲座,已上线450分钟讲座音频 + 11万字讲座文稿。 首次系统呈现秦教授近年来最新研究成果,即关于马来西亚国家转型、委内瑞拉困境及拉美问题的最新思索、评析。 长按下方二维码,或者点击文末“...

金雁:俄国革命中的经费:问答环节的内容节选

秦川雁塔 2019-03-19 “俄国革命中的经费”讲座文字、音频已上线,其中内容比较系统地呈现金雁教授近年来在这一领域的研究成果。 长按下方二维码,或者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即可以¥29限时促销价购买,永久听音频、看文章。感谢您对金雁教授研究的支持。 以下是问答环节的内容节选 Q:我想了解一下宗教对俄国和欧洲的影响。在欧洲,宗教曾经是高于王权的,但俄国大一统后,宗教是在王权下面的,为什么会出现...

秦晖:意大利的小城盛事

秦川雁塔 2019-04-27 【秦晖旅行笔记】 4月25日,我们从意大利南部港口布林迪西到莫诺波利、滨海波利尼亚诺,在三地都看到了庆祝与节日活动。 1943年意大利王国发生推翻墨索里尼法西斯政府的政变后,王国政府虽然已经宣布反正并加入盟军阵营,但驻意的纳粹德军随即占领了意大利北部,并救出了墨索里尼,扶植他在北部加尔达湖畔的萨洛小城成立了德军卵翼下的傀儡政权“萨洛社会共和国”,继续盘踞北意,镇压...

秦晖:长高的城市,长大的“slum”

秦川雁塔 2019-04-09 【安第斯侧影】 基多,不仅仅是世界最高的首都,她还是一座不断“长高”的城市:1955年的百科全书说基多城海拔2800米整,到1991年的工具书中,她“升”至2879米了。原因是过去的基多城位于盆地底部,后来城市越来越大,占满了整个盆地并逐渐“爬”上了周边的山坡,全城的平均海拔因而也就不断上升。我们所住的接待中心已在“盆边”环城高速路外的皮钦查火山山坡上,海拔肯定超...

金雁:蒙古vs罗斯——毁灭还是重生

秦川雁塔 2019-04-02 Q:人常说的罗斯文明起源——基辅罗斯是一种什么类型的国家? A:罗斯的先民既不是航海者,也不是骑马的草原民族,也不同于大河流域的农民,他们是密林深处的伐木者和捕猎者。他们和欧洲诸多民族一样,是受北欧诺曼人的影响而进入文明社会的。北欧海盗也称瓦兰吉亚人(VARAS是来自一个爱沙尼亚词,意思是强盗),留利克三兄弟及其后裔开辟从瓦兰吉亚到希腊之路,简称“瓦希之路”,从北...

金雁:俄国民粹派“变形记”

秦川雁塔 2019-03-27 1861年俄国农奴制改革的结果,使原来对改革沙皇亚历山大二世抱有期望的俄国知识分子大失所望,纷纷从“利益协调倡导者”转向“积极行动者”。他们对革命的狂热日益加剧,“暴力变革”的公式流行开来,主张以革命颠覆取代改良,至此民粹主义从一种理论思潮扩展到运动。 19世纪60年代末是小组活动时期,民粹派的小组遍布于各大学,不仅在莫斯科、彼得堡这两个首都城市、在基辅、哈尔科夫...

秦晖:美国内战前的关税之争与制度之争(下)

秦川雁塔 2019-03-25 全美化市场中的奴隶制“效率” 多马另一个贡献是培养了一些杰出学生,其中最有名的一个学生青出于蓝胜于蓝,在经济学界有了更大的影响,1993年还得到了诺贝尔经济学奖。他也来过中国,是一个对中国也有影响的人,叫做罗伯特·福格尔。 福格尔曾是多马带出来的博士,这人经历也很有意思:他年轻时是美国共产党党员,后来虽然不是了,但一直自认为是左派(当然不是中国意义上的“左派”),...

秦晖:美国内战前的关税之争与制度之争(上)

秦川雁塔 2019-03-23 美国外贸史上的逆差与顺差 从历史上看,美国在建国前殖民时代一直到建国以后的几十年中,可以说一直到1840年的对外贸易基本上都是逆差,因为美国经济发展条件,尤其是国际贸易地位,要比那时的拉丁美洲差得多。 首先,拉丁美洲是金银大陆,贵金属很多。西班牙人到拉美就是去抢黄金白银的,直到现代墨西哥和安第斯国家还是世界上白银主产区,当然拉美的黄金产量后来就不如南非了。而那时北...

秦晖:恐怖主义是人类公敌

9.11——恐怖主义史的新阶段 “恐怖主义”(terrorism)一词起源于法国雅各宾专政,韦氏大辞典的定义是:“有组织地使用恐怖,特别是作为一种强制手段”。大英百科全书的定义是:“对各国政府、公众和个人使用令人莫测的暴力、讹诈或威胁,以达到某种特定目的的政治手段。”它可以指极权主义的国家行为,即大英百科全书前述词条列举的:“阿明在乌干达的残酷统治是以谋杀、失踪和拷打为特征的。庇隆在阿根廷实行半...

金雁:“populism-冲击波”

秦川雁塔 2019-03-18 “populism”是如今一个出现频率很高的词汇,说明它已成为一种世界性的现象。欧洲左翼将其与保守主义、民族主义与新法西斯主义并列为当今世界的巨大威胁。 populism浪潮已成为突出的意识形态现象,它的崛起要求我们要从新的高度和新的视野去重新思考它 有人认为,populism只不过是一种狭义的,曾经在俄国历史上出现过的现象,不能把它泛化。其实就内涵和外延来说,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