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酒批《我的前半生》

这篇文章不知又要得罪多少女人,我的文章不是得罪女人就是得罪党国,什么时候来一篇得罪自己的。 ——老酒题记 以前鲁迅说中国书有毒劝青年人少看或不看,只是一代代青年人都少听或不听鲁迅的话,青年变成了老年又教育他们的孩子继续少听或不听鲁迅的话,以至一百年前的大清人人有病,一百年后的今天关里关外大江南北依然是,举国放眼竟没几个健康体。 这部连续剧我没看过,本人一贯认为在中国被大众追迷的都没什么好事,就像...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62)——所谓情圣

混到现在只闻到半碗政治软饭的赵辛楣竟如数家珍的向方鸿渐道出做行政的说话可以算数也可以不算数的千古秘决。至于各国政要很少兑现当初的承诺一下台就抱屈选民不给他时间,至于医生没治好病怪病人没成全他的通灵医术就提前归天,至于婚前信誓旦旦婚后恨不得朝对方菜里下毒的或男或女,毒死了是药的问题没毒死是自己运气不好,毒了个半死不活的是上帝瞎了眼让自己误入邪门。 其实方鸿渐知道赵辛楣断不是政治饭料自己也成不了当代...

老酒葫芦:所谓三观全是问题

自从大中华的那锅鸡汤里添加了一副叫作“爱国主义”的药引子,本土的鸡汤随着于丹教授被北大人轰下讲坛而举国麻辣。随着学子小哥那只反方向的鞋冲破迷雾飞向含情脉脉的司马南——从乌有到乌有,一个主义的血色残欢布满天空。 所谓正题所谓三观在中国读不读书是素养问题,读什么书是见识问题,读了书选择什么反应是立场问题。吃什么酒喝什么茶是门面问题,不吃什么酒不喝什么茶是性情问题,什么酒都吃什么茶都喝或什么酒都不吃什...

老酒葫芦:酒批《建军大业》的票房臆想

又有雄心勃勃的预测《建军大业》可票房16亿了,理由是09年的《建国大业》4.3亿,11年的《建党伟业》4.12亿。如果这样的类推可以一厢情愿的如愿以偿,这个主义早在半世纪前就功德圆满了。 即便“建国建党”有六年前或八年前的票房,我想至少那些年前横店的大腕们还没那么脸不红心不跳手不酸腿不软的手撕鬼子。自从义和团刀枪不入的神话昭示天下,乌合之众的日子就结束了。自从想睡地主的小老婆就参加革命成为集合号...

老酒葫芦:红楼杂感之二:西厢虚渡

接上篇我想本酒葫芦梦中的千古美人断不是那款待月西厢迎风盛开的千古丽人魂。早在尚无年代也没时辰更不残漏不尽晓梦不归之时,那既无出处也没去处的一僧一道开篇便直接误导间接催发了大荒山上无稽崖旁青埂峰下苦命的石兄,及至后来照葫芦画瓢的空空道人象个毫无创意的接生婆竟把这一淌浑水拱手雪芹。 于是这可叹可息的风月宝鉴图,忘不了这头和那头的闺阁红楼梦,一曲飞鸟各投林,即便那一片白茫茫的大地其实也染尘,只是抖落的...

老酒葫芦:红楼杂感之一

某老先生曾因我信誓旦旦的要在有生之年续修红楼,竟吓得他一块到嘴的红烧肉掉至地上。其实既便哪天本人真去续修红楼,这世界依然是该泡妞的继续泡妞,该出家的继续净身,该念念不忘某个主义的继续执迷某个主义,该大俗大雅大悲大喜大荤大素的老酒葫芦依然继续,唱他那“鞋儿破帽儿破身旁的佳人破”一类的老破歌谣。 不就一部红楼的几页风流残章么,谁都知道俗尘无神无圣更无神圣一说,只是膜拜的书痴多了成就了不朽的名著。就像...

老酒葫芦:家驹的天空永远高烧……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 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 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海阔天空】 如果说世间真有绝唱,无论对黄家驹还是他的Beyond乐队都是,一个冥冥中等待的结局或暗示。结局就在九三年的六月,当他唱完这首《海阔天空》便在同年同月的最后一天随鹤仙逝。 在他死后的一次演唱会上,当黄家强的泪音重唱此歌,全场齐唱所有人失声痛哭——我相信这世界一切皆会假,唯独观众...

老酒葫芦:把这个女人拧干(详询开户行乐队/歌词原创,外三首)...

把她所有的开始拧干 把她所有的结局拧干 把她所有的蠢蠢欲达拧干 把她所有梦的快意拧干 把她所有的意外事故拧干 把她所有忽明忽暗的眼神拧干 把她所有半推半就的风物拧干 把她所有不明不白的故事拧干 把这个女人的泪水拧干 把这个女人的暗香拧干 把这个女人潮湿的记忆拧干 把这个女人变色的画面拧干 把这个女人 把这个女人彻底拧干 把这个女人昨晚的风物拧干 把这个女人今晚的柔情拧干 把这个女人明晚的想象拧干...

老酒葫芦:酒批《摔跤吧爸爸》

经不住朋友诱惑好像差不多整个中国对这部片子一边倒的叫绝,这年头没争议的人或事越来越少,这是个没有共识的年代,这年代除了汉字是方的地球是圆的没有争议,还有就是本次不见争议的摔跤爸爸。 一百三十分钟的摔跤爸爸如期展开到点谢幕。期间我的脑海不时闪回半个世纪前的《女篮5号》和三十年前的女排郎平及其他旧日主唱。突然觉得当下国人的底气递减战力稀薄,故请来印度正能量大师以飱国人——这可是满打满算只多不少的正国...

老酒葫芦:《记忆大师》随想曲之一

当这个男人因情伤而删除了所有记忆的细节和残存的叹息,女人却依然活在爱与忧愁的缅怀中。男人是在否定的线性中前行,女人则相反。男人和女人的性别之差注定了在分手一刻的彼此内心的逆势走向。这一个瞬间男人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身心解放并衷心庆祝自己的二度自由,女人则当场传递一个忽明忽暗的毒咒:这辈子你再也找不到这么优秀的女人。 事实上女人的毒咒差不多都是真理并且我相信或许会在这男人的未来择偶中一一应验。然而但凡...

老酒葫芦:金陵十三钗随想

中国电影若没有张艺谋,中国女人的乳房不会这么夸张,自从有了张艺谋,我们终于明白,女人的乳房原来真可以夸张成一枚枚硕大无比的野生太阳。 ~老酒新记 相比较陆川的《南京,南京》,张艺谋的《金陵十三钗》显然多了点俗世文化的香粉味,不是因为他影片的角由秦淮名妓构成,即便他的主角是一层不染的老处女,我们的老谋子依然可以在某个角落的某个时刻让他的女一号发射出灿烂多情的艳光从而泼墨燃烧千古之风物绝响。中国电影...

老酒葫芦:《罗曼蒂克消亡史》之所谓破处

——男人这东西20岁前若不拿出来用一下,这辈子你要倒霉的。 电影中当这小男向那小男面授男儿成功密诀时,没几天还真成就了那小男和浓香型妓姐的一碗软饭。只此一碗当他再欱添食,被妓姐的两只莲花指定格成左脚刚进水,右脚却已归岸。 我敢说男人的野心从他的第一次开始,而女人只喂他半饱,于是男人一生的奋斗只为温饱。直到多年后夜深人静时的这个男人还会想起当晚残酷的半饱。 以至后来的老酒葫芦总也喂不饱也喂不饱佳人...

老酒葫芦:邓相超事件:这一类人

——他们不喜欢好吃的好玩的,不喜欢高楼大厦,不喜欢文明和秩序,或许他们喜欢,或许他们另有目的,为了目的毁掉上海他们也在所不惜。 电影《罗曼蒂克消亡史》中陆先生抗战前夜的这段话无论在当年的大敌当前时,还是在义和团抵抗文明的滥杀无辜中,还是十年文革红色卫兵的打砸抢进行时,还是在当下举国雾霾重重包围下,陆先生这三言两语竟把所谓革命的这一类人剥个彻底干净。 我从不怀疑在中国各个历史的重要时期这样的人决不...

老酒葫芦:毛左暴力邓相超:一种回光返照

对毛左暴力邓相超事件,本人更认同刘二狗蛋的“回光返照”说。且看毛左们现场那些几十年来毫无新意的口号,敢问我的毛左兄弟这样的决不创新派有何面目他日面见春桥文元,更别说阁下们早年就被轰轰烈烈过的继续革命的伟大理想了,要知道哪有隔夜饭菜还没加热就急吼吼端上桌的。 就像文革1976的强弩之末,之后的中国人民终于不用革命了。那年的广场上的人们喊出“秦皇的封建时代一去不返了”,也就在那年中国人民的红太阳终于...

老酒葫芦:变奏,荒诞的主题:从《一步之遥》到《罗曼蒂克消亡史》...

这些年来中国有的是铺天盖地读不懂的诗章和揣摹不透的秘密女人但很少有电影让人看不懂,两年前的《一步之遥》是个意外,刚上映的《罗曼蒂克消亡史》则继续当年的意外。《一步之遥》怎么还在暗示并提醒观众接受并试着习惯一种全新的电影语言,尽管收效甚微。《罗曼蒂克消亡史》则直接通过人物转告观众有一种电影是拍给未来世纪看的,比如本片或以后的哪片。 其实中国人历来的行动哲学是女人越神秘她的暗香越浮动越能膨胀男人的雄...

老酒葫芦:告别2016,告别质疑

有关质疑,这是个老话题了。 中国民运从热血西单到海外全面质疑,有人说海外民运个个特务,阁下你信吗,我是不敢恭维的。还不如说中国男人个个阳萎中国女人个个性冷淡。 早年共产党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延安AB团魂断黄土地,今民主圈你死我活的殊死搏斗与党国的原生态竟无二致。 我在想如果我们的一些民主人士,若他们手上有一支枪,他的枪口会对着谁,他的枪口会不会对着同仁义士——我真不敢相信不会。 我要说的是,哪怕质...

老酒葫芦:酒批《血战钢锯岭》

所谓信仰和所谓战争就是一个硬币的正反面,任何战争的任何一方都认为自己代表伟大的正义而名垂青史,任何信仰也一样,包括乱七八糟的那些主义和至尊宗教和自以为人间绝唱的所谓爱情。 因为反法西斯的信念多斯从军是一种选择,因为上帝说不能杀戮于是他拒绝拿枪也是选择,俗家观念认为一切选择都是有条件的,存在主义认为可以无条件选择,世界是荒谬的,唯有选择可以自由,人的价值观不依附任何道德教义,所谓对错只在自己的心中...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61)——全是问题的问题

本人这围域随想到现在竟毫不含糊的发觉所有问题全是问题,甚至这全是问题的所谓命题也是问题。当一个穷的连叮当都不能作响的乞丐都不敢向方鸿渐乞讨时,方鸿渐感叹这位乞兄要经历多少人世间的冷嘲和白眼“才磨练到这种死心塌地的境界”,由此可见老酒葫芦眼下的纽约法拉盛新老华人们要经受多少异域悲情后的自卑情怀方能打造出如今比中国套更中国套彻底的油条豆浆生活及古老的油脂习惯,一如民国年代的上海名媛曾经保湿犹鲜的比布...

老酒葫芦:二写美利坚之神游好莱坞环球影城(2016年11月8日)...

这美利坚初夜竟不见血红这老酒葫芦浓郁的后现代遗风瞬间起舞并一城夺路狂奔的直抵好莱坞环球影城。这阳光下闪烁不停的球状图标让我想起北京电影制片厂那工农兵厂标及所有红色记忆库中的漫天血雨伴阵阵惊孪直至山谷中昏昏沉沉的记忆。 这美式动态3D这直达佳境的变形金刚控就好像运行在也不知哪朝哪代哪段荒尼神曲的哪片海上,于是你置身于一个年代的因子目击并全程轰派那一幕幕惊涛骇浪中的千里追魂于是风声雨声佳人的喘息声漫...

老酒葫芦:酒批上官婉儿

叶下洞庭初,思君万里馀。 露浓香被冷,月落锦屏虚。 欲奏江南曲,贪封蓟北书。 书中无别意,惟怅久离居。 这首《彩书怨》看是上官婉儿写给太子李贤,实则她是写给所有当世和未来男人,这个媚眼婉儿整整抛了一千五百年。 什么样的女人能如此绝版的为后世痴情,上官婉儿分裂的人格召唤她走向未来。 上官婉儿,一位旷世才女。因为旷世,旷世的难以染尘。这是个复杂而内心极度压抑的女子,这样的女子,她的爱是畸形的,她的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