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围城随想41——生病的艺术

以往的文学作品没见这么大段穷山恶水并兜底华夏陋习的,钱钟书开了个头。以至几十年后的莫言贾平凹黄土地上的废都丰乳肥臀里的激流对钟书和他的《围城》来说,也就是三两个后尘,而已。 一路上途经南方数省就在他们即将踏上湖南的土地,孙小姐几次挣扎的坐起终因无力只能继续躺下——孙小姐终于病了,两行清泪顺着小姐紧闭的双眼流下——直吓得不知所措的鸿渐辛楣赶紧避开。 直面并擦拭女人的眼泪对女人是一种柔情疼惜,假装没...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40——雁落花开

当所有指向男人的道口都已关闭,剩下的只能是女人的披霓。就像肖红的生死场上的男人或者死去或者逃离,唯有女人胸脯迎风抵御异族铁骑的疯狂蹂躏和无情辗压。呼兰河女子的烈性使然同时承接了她们母辈偷情的野性和天然放荡,越轨的笔触四处蔓延。 方鸿渐和方鸿渐们眼睁睁看着银行的汇票却因没有铺保即担保人不能兑现,眼下这几个男人人均饥饿到极地翻个身都递增饿感,以致大气不敢出唧怕想到饥饿都是耗神,最后睡着的元气尽失既而...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39——所谓寡妇

所谓寡妇要么在沉沦中继续沉沦直至情幻湮灭,要么在不甘沉沦中高调奋起,恰是她的温柔,追高风流。 这寡妇一路高调喧染的生怕别人不知她是寡妇,生怕别人不知这是她随身男仆并强化众人的视听后果,这样的广告效应让在场的男士纷纷口干舌燥一个比一个强压奔突的热血并大口喝水以求稀释各自的劣性企图。 ——真羡慕孙小姐有四位先生陪行,我这一路就这一个,还是个仆人(女人是天生的象征派诗人,随口而出的期艾一句即为幽幽的诗...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三十八)——这小屁孩

许多时候情敌间的彼此想念超过情人间的想念——这条真理方鸿渐是说到做到的,赵辛楣用行动已经证明的,女性情敌间更是心照不宣的,钱钟书在《围城》之初早就批准并让各位先生小姐身体力行的。 方鸿渐一行不得车票若让孙小姐美色外交上帝是允许的,让李梅亭请对门妓女帮着找票上帝只是看钱钟书面子勉强同意的,况且方鸿渐赵辛楣幽默的蒙着被子偷听已经让幽默升级,况且刚进20世纪自比刀枪不入的义和雄师完败八国联军,于是护国...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三十七)——一切还没开始

读老酒葫芦的文字不是懂和不懂的问题,敢不敢想象才是问题,不是文化层面的高和低的问题,而是你的想象力能不能穿透时空颠覆常识的问题,不是读了本人的长句会不会上气不接下气以至呼吸急促的问题,而是阁下能不能边读边穿越红尘同时展开任性的想象灵焰翻飞的问题——就像你的产品给政府报价决不是高和低的问题,而是你敢不敢冲冠一怒大胆报出前无古人的天价问题。 其实《围城》是一条没有起始也没结局的河,所谓河水可静可闹可...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三十六)——这个夜在磨牙

终于车到鹰潭这可有可无又不可没有的小镇,这和哪省哪县都有点关系又和这省那县根本就没什么关系的独家小镇,这让许多人停下只住一晚更多人还没过夜就走,更更多人不及下车只是被站牌一晃而过的一种符号小镇。 这小镇对许多中国人是个迷,对方鸿渐他们这小镇却是一扇虚掩的窗,小镇看上去没什么故事,再看看好像又很有故事——只要你对号入座大胆想象你就是故事主角,只要你不计后果舍我其谁的逆向狂奔,你就是埋葬过去创造未来...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三十五)——邪门偏题

这一伙不满足于一夜血欢的蚤虱们与他们红尘作伴一路前行。 李梅亨这一大箱神秘宝贝让孙小姐原本好奇的双眼倍加好奇让方鸿渐满不在乎的姿势有了点保留让赵辛楣一身的蚤虱微孔分外夺目,让顾尔谦内心怀柔念念有词的超渡昨晚的虫蚤亡灵,也让上帝的瞌睡逃离微笑。 奶奶的这南西转线12号竟然绑架短暂的太空桑拿,让本人无辜的心河折断从而原道返回再续奔突的初心铺展醉人的探戈挥霍迷人的心跳催情遥远的飞瀑落地生烟。 孙小姐从...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三十四)——人间奇痒

这无偿享用的40度烈空下的小步徐行还真有种皇家桑拿的妙觉——若是披展浴巾止步端坐闭上眼睛,任想象的怪诞凌空舞蹈,让久不安份的诗意烘烤升腾,让弯曲的红颜变色,让美人的心思迷路。 这样的天地人间足够浩荡残章。 这小酒店刚躺下孙小姐就痒,方鸿渐有点痒,赵辛楣快痒了,李梅亭忍不住搔痒,顾尔谦以此痒攻彼痒,不须片刻痒势全身蔓延及至整个空气全部痒化进而这无边无际的人间奇痒彻夜绝响。于是方鸿渐赵辛楣们一晚上决...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三十三)——爱国花痴

“这一夜的身心安适是向不属今明两天的中立时间里的躲避”,钱钟书围城如是。就像当下中国大多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且杀机随时的都市城乡结合部——兼职妓女和非兼职嫖客一不留神即为满怀并缔造媾合且自微笑。 这家破的没法再破的小酒店居然也敢叫“欧亚大旅社”也真有他的还真难为了老天爷,方鸿渐一行现场发动各自的超常规想象也就和亚有点关系因为这地方在亚洲但怎么也扯不上半个“欧”字——即便发动所有先锋画派及千奇百怪的...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三十二)——温淡的兴奋

这看上去沙丁鱼罐的老破车发动时像头一把骨头快散架的老黄牛跑起来却像不可阻挡的野蛮怪兽让人觉得它真能一路狂奔至终点,但却就像七十年后的昨年老炮儿冯小刚那次强上他的老情人——一开场就烈焰当空耀霸王怒弓弯,正值众看客恰待肉身儿迭翻千层浪,但竟没几个回合却和这辆围城年代的老破车一个模样的——却在瞬间熄火。 这几个穷书生经过天地英雄这一番生死搏斗终于被挤上车都快成肉饼了才想到出汗,这一车所有的汗水即便鲁迅...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三十一)——东方不言败

还好李梅亭“国立三闾大学主任/新闻学研究所所长”那张名片救了这一伙,只因李梅亭西服被雨淋的像是刚被大山里的村姑洗过,于是赵辛楣没被强奸老处男似的洋服革履手持梅亭名片当仁不让的捷足先登直至站长那里轻取车票——若没赵辛楣衣冠楚楚的洋装,李梅亭的名片就是一纸废笺,若没李梅亭国立主任名片,赵辛楣哪怕穿上英国王子服也上不了这辆破车——但却着实让这苦命的李梅亭乞丐似的默默奉献黯然似的独自神伤的象个被先生罚站...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三十)——美人惜英雄

只剩下方鸿渐和孙小姐了这该死的独木桥陡悬了半颗心。命悬一线之际男人和女人一样都没吃豹子胆女人的怕死柔软可吸男人虽说故作镇定其实他们的怕死系数也是有增无减同样是有心不敢跳的。 若方鸿渐走在前面留下的孙小姐一人便永远过不了河。在永久性掉队和拼死一搏之间女人毫无疑问的是选择后者,至少孙小姐相信万一自己一个倾斜紧随其后的方鸿渐会生死挽红颜,即便他没能挽住大不了公子怀里徐徐升天,怎么也不枉自己半世红颜花开...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二十九)——红颜本色

我独不解中国人何以于旧状况那么心平气和,于较新的机运就这么疾首蹙额,于已成之局那么委屈求全,于初兴之事就这么求全责备——正当英年的钱钟书以为这鲁迅的陈谱旧调合该过时,于是这方鸿渐只是小试牛刀还没来得及把幽默做彻底大军就已过江——一个巨大的反讽对幽默自身的颠覆性幽默——大江大海1949。 钱钟书快让孙小姐两眼放大的惊讶穿越时空未来摇曳了。谁都知道一个民国年代的女大毕业生不会像半个世纪后的80或90...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二十七)——男女有别

假如方鸿渐真娶了唐小姐会怎样,赵辛楣真娶了苏小姐又当若何,这古老的话题越是文学大家越回答不了。若49年大军不过江,钱钟书一定不会在《围城》续篇中放过唐小姐,方鸿渐则继续幽默直到炉火纯青,赵辛楣弄不好真混进官场,苏小姐会毫不含糊的一路俗奔直至天涯。 一个女人参加前男友的婚礼只需粉黛有道眉笔见心,而一个男人参加前女友的婚礼则需足够的勇气和非凡的胆略甚至壮士潇潇的悲情意识。赵辛楣一心想弄明白的是苏小姐...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二十六)——女人的天性继续装傻...

但是孙小姐见辛楣毕恭毕敬的左一个赵叔叔右一个叔叔赵很让人联想起美女们一见到老酒葫芦就整天高唱酒爷爷直到有天真把酒爷爷唱成了特工爷爷——我突然觉得必须对叫过酒爷爷的美女严加看管全面保护,因为我曾经是她们命中注定的特工爷爷。 四个男人带一个女人长途跋涉就像三权分立或四书五经,由其四个读书男人带一个知识女性。结果是各守各的道每一道都不越雷池谁都想照顾这个女人谁都看上去道貌岸然行动起来畏缩不前,谁都想见...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二十五)——男人是天生的反细节主义者...

因为爱一个女人赵辛楣生理上灌醉了方鸿渐心理上灌醉了自己,也因为爱一个女人赵辛楣最终促成了三闾大学录用方鸿渐,最后因为被女人抛弃,赵辛楣和方鸿渐同赴三闾,至此这一对同病相怜却不同情(辛楣专情苏小姐鸿渐用情唐小姐)的男人一笑泯情仇一夜成铁哥——男人很容易用情也很快会忘情更易如反掌的化干戈为玉帛,因为他们有酒。 女人失恋了常把自己喝醉醒了继续失恋最后越喝越失恋越失恋越喝直至多少年,男人失恋了只要大醉一...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二十四)——女人即政治

我以为苏小姐一定会嫁给你——一脸满不在乎的方鸿渐象在谈论一件既不合身又很过时的旧衣服。 我还以为苏小姐非你不嫁呢——说这话的赵辛楣庆幸有个垫背的陪他失恋多少带点添油加醋的幸灾乐祸。 两个男人背后谈一个女人和两个女人背后谈一个男人完全不同。女人谈男人谈的是细节,比如这男的吃饭声音响过马路不牵女人的手英语乡音太重和女人握手太过用力又久不松手等。男人谈女人谈的是走向比如这女的嫁了谁蹬了谁的小腿谁搞大了...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二十二)——我将飞越凡尘

据说关汉卿是个普天下的郎君领袖,盖世界浪子班头,那么老酒葫芦呢。 方鸿渐注定成不了郎君领䄂也不是浪子班头,就在他接连丢失苏唐二小姐紧接着工作失去,差不多24小时情场职场全面无存,一个男人幽默到这份上,万水千山不卑不亢似贱非贱。一把油纸伞撑起整个天空,暴雨分流人心荡然天地不久,有心灰待颤。 一壶老酒且醉且醒且慢,一柳红颜远碧孤红断魂,一道彩虹暗淡,一把折扇抽风,一款游梦无烟,一夜无谋。 一个女人累...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二十一)——渴望沦陷

好像杨绛和许多女性读者都希望方鸿渐和唐小姐结成连理,哪怕婚后不适再行突围,鲁迅就这么干过,看似英雄美人城里城外的典型足够深刻。但善良多情的女人包括杨绛都忽略了一点,《围城》是一部非现实主义小说,这样的小说只作状态呈现不负责文理性阐释,典型意义上透彻鞭里的所谓俗情高度该留给唧唧喳喳的准现实主义。 即便从现实主义传统角度钱钟书也没打算让唐小姐嫁给方鸿渐,就像曹雪芹活生生拆散了宝黛姻缘,就像莎士比亚一...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二十)——上海老味道

——我爱的人,我要能占领他整个生命,他在碰见我以前,没有过去,留着空白等待我(唐小姐的话足以代表整个女界,让所有男子红颜仰止)。 请允许我替方鸿渐作答:我的爱人,我希望她在我之前充满过去,她是成熟的又是幼稚的,她许多地方满满的,只需留一处空白给我——只需小小的一处,我就能画满她整个世界。 这样的浪漫情怀差不多堪称浪漫主义爱情的最后一道风景,虽然这一道风景刚刚开放就已凋谢。之后的人类世界由于铺天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