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围城随想47——幽默到七级浮屠

承堂主盛邀茶桌饭后之余众兄弟姐妹见我无边之冲冠内气既为红颜生也为英雄布,这我英雄美人尽揽之举让席间女士叩问何方大侠敢如此神圣。我说本酒葫芦不失替天行道当初,素怀梁山柴进遗风,小旋风意识不敢有误,平生无意套乎达官显赫,历来不屑所谓叽喳主义,只为收获天下英雄于杯盏,堪染世间红颜于特护。所谓红颜溺水必援救英雄有难必相助,承载千山飞霓流通万水灵性,洒向尘世尽皆酒色,遥遥私情且就余欢…… 话说方鸿渐一路险...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46——细水长流且慢绝唱

在离地铁遮蔽处仅十米却倾天暴雨而泻,英雄无奈之际问一阳光帅哥可否同伞共行,帅哥欣然相助,朋友事后闻曰为何不问美女,我说若在澳洲本人定邀美女而且深情拥抱热吻致谢。 这方鸿渐和孙小姐梦里同境而且还是在坟地那只晃动的孩子的手,虽不算百年奇迹却也几近同心共态,这一路虽生死千里没万劫不复但却历经俗间陋态阅尽咫尺悲辛,重要的是一路下来彼此不算讨厌——这对中外文艺家人为拔高的千古绝唱非常遥远,但就一对俗家男女...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45——此坟彼坟

然而既然方鸿渐他们这晚上全睡在坟上且四周全是坟,孙小姐反倒坦然的就像看一部全色情小说反而麻木的没什么生理反应,还是所有的反应早已在小说的开始部分挥霍殆尽,所有的恐怖都集中在梦开始的霎那又迅速离去,只留下一个黑漆漆的夜。 于是方鸿渐总在摆脱那只梦中的手,于是孙小姐梦中总是遭遇那只手,于是他俩竟和那只灵动的小手阴阳穿行对影成三共渡漫漫鬼夜——一个信手拈来的冷僻象征,较之鲁迅“救救孩子”四字更具冷风暴...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44——最后一晚

这一晚总有个小孩让睡着的方鸿渐别老压他的手,孙小姐整晚的梦里都是一只小孩的手,这一路数千里折腾就在将到三闾大学的最后一晚,他们这晚投宿的旅店竟紧邻一片坟地,也许他们的确占了小孩的床位因为他们正睡在一个小孩的坟上。 他们一个个都睡在孩子的坟上,那么他们即将投身的中国教育莫非真是一种血色埋葬,一种对未来的埋葬在这个夜晚闪着隐隐的鬼火,那么是不是一整代甚至数代不止的中国孩子不可抗拒的就是陪葬——这阵阵...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43——这白茫茫的大地,怎见干净...

这一路从上海十六铺码头到三闾大学千里之遥这一伙走了一月感觉上差不多走了千年的兵荒马乱俗情陋离。若我中华真有几千年文明哪怕今日破败也断不至如此人心的惨淡生态的愚陋所到之处无论何地何方概不见哪怕昔日些许的痕迹优雅,即便行将就木的之乎者也不见踪影,更别说高山流水阳春仰止,整一个白苍茫破大地——却不见干净。 那么这数千年我们让天地动容且日月风吟的帝国文明都去哪了,还是这一切所谓咤紫嫣红之良辰美景本就虚话...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42——这样的泪

孙小姐病中的两行泪一滴不剩的全流进方鸿渐心里——可怜赵辛楣被方鸿渐强迫分析从而得出孙小姐此泪非林黛玉一跌就碎的葬花吟泪,也非莎菲女士不识愁味的青花干泪,更非王佳芝冰火交融的虐情浊泪。 那么孙小姐的泪是一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冷风清泪,这样的女性专属泪通常在不易觉察中瞬间生成,在猝不及防中涓涓流淌,在悄无无声息中落地开花——这样的泪就像女人的隐私一旦被他人窥视顿觉神秘不再红颜难堪。 所以这样的泪即便...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41——生病的艺术

以往的文学作品没见这么大段穷山恶水并兜底华夏陋习的,钱钟书开了个头。以至几十年后的莫言贾平凹黄土地上的废都丰乳肥臀里的激流对钟书和他的《围城》来说,也就是三两个后尘,而已。 一路上途经南方数省就在他们即将踏上湖南的土地,孙小姐几次挣扎的坐起终因无力只能继续躺下——孙小姐终于病了,两行清泪顺着小姐紧闭的双眼流下——直吓得不知所措的鸿渐辛楣赶紧避开。 直面并擦拭女人的眼泪对女人是一种柔情疼惜,假装没...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40——雁落花开

当所有指向男人的道口都已关闭,剩下的只能是女人的披霓。就像肖红的生死场上的男人或者死去或者逃离,唯有女人胸脯迎风抵御异族铁骑的疯狂蹂躏和无情辗压。呼兰河女子的烈性使然同时承接了她们母辈偷情的野性和天然放荡,越轨的笔触四处蔓延。 方鸿渐和方鸿渐们眼睁睁看着银行的汇票却因没有铺保即担保人不能兑现,眼下这几个男人人均饥饿到极地翻个身都递增饿感,以致大气不敢出唧怕想到饥饿都是耗神,最后睡着的元气尽失既而...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39——所谓寡妇

所谓寡妇要么在沉沦中继续沉沦直至情幻湮灭,要么在不甘沉沦中高调奋起,恰是她的温柔,追高风流。 这寡妇一路高调喧染的生怕别人不知她是寡妇,生怕别人不知这是她随身男仆并强化众人的视听后果,这样的广告效应让在场的男士纷纷口干舌燥一个比一个强压奔突的热血并大口喝水以求稀释各自的劣性企图。 ——真羡慕孙小姐有四位先生陪行,我这一路就这一个,还是个仆人(女人是天生的象征派诗人,随口而出的期艾一句即为幽幽的诗...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三十八)——这小屁孩

许多时候情敌间的彼此想念超过情人间的想念——这条真理方鸿渐是说到做到的,赵辛楣用行动已经证明的,女性情敌间更是心照不宣的,钱钟书在《围城》之初早就批准并让各位先生小姐身体力行的。 方鸿渐一行不得车票若让孙小姐美色外交上帝是允许的,让李梅亭请对门妓女帮着找票上帝只是看钱钟书面子勉强同意的,况且方鸿渐赵辛楣幽默的蒙着被子偷听已经让幽默升级,况且刚进20世纪自比刀枪不入的义和雄师完败八国联军,于是护国...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三十七)——一切还没开始

读老酒葫芦的文字不是懂和不懂的问题,敢不敢想象才是问题,不是文化层面的高和低的问题,而是你的想象力能不能穿透时空颠覆常识的问题,不是读了本人的长句会不会上气不接下气以至呼吸急促的问题,而是阁下能不能边读边穿越红尘同时展开任性的想象灵焰翻飞的问题——就像你的产品给政府报价决不是高和低的问题,而是你敢不敢冲冠一怒大胆报出前无古人的天价问题。 其实《围城》是一条没有起始也没结局的河,所谓河水可静可闹可...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三十六)——这个夜在磨牙

终于车到鹰潭这可有可无又不可没有的小镇,这和哪省哪县都有点关系又和这省那县根本就没什么关系的独家小镇,这让许多人停下只住一晚更多人还没过夜就走,更更多人不及下车只是被站牌一晃而过的一种符号小镇。 这小镇对许多中国人是个迷,对方鸿渐他们这小镇却是一扇虚掩的窗,小镇看上去没什么故事,再看看好像又很有故事——只要你对号入座大胆想象你就是故事主角,只要你不计后果舍我其谁的逆向狂奔,你就是埋葬过去创造未来...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三十五)——邪门偏题

这一伙不满足于一夜血欢的蚤虱们与他们红尘作伴一路前行。 李梅亨这一大箱神秘宝贝让孙小姐原本好奇的双眼倍加好奇让方鸿渐满不在乎的姿势有了点保留让赵辛楣一身的蚤虱微孔分外夺目,让顾尔谦内心怀柔念念有词的超渡昨晚的虫蚤亡灵,也让上帝的瞌睡逃离微笑。 奶奶的这南西转线12号竟然绑架短暂的太空桑拿,让本人无辜的心河折断从而原道返回再续奔突的初心铺展醉人的探戈挥霍迷人的心跳催情遥远的飞瀑落地生烟。 孙小姐从...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三十四)——人间奇痒

这无偿享用的40度烈空下的小步徐行还真有种皇家桑拿的妙觉——若是披展浴巾止步端坐闭上眼睛,任想象的怪诞凌空舞蹈,让久不安份的诗意烘烤升腾,让弯曲的红颜变色,让美人的心思迷路。 这样的天地人间足够浩荡残章。 这小酒店刚躺下孙小姐就痒,方鸿渐有点痒,赵辛楣快痒了,李梅亭忍不住搔痒,顾尔谦以此痒攻彼痒,不须片刻痒势全身蔓延及至整个空气全部痒化进而这无边无际的人间奇痒彻夜绝响。于是方鸿渐赵辛楣们一晚上决...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三十三)——爱国花痴

“这一夜的身心安适是向不属今明两天的中立时间里的躲避”,钱钟书围城如是。就像当下中国大多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且杀机随时的都市城乡结合部——兼职妓女和非兼职嫖客一不留神即为满怀并缔造媾合且自微笑。 这家破的没法再破的小酒店居然也敢叫“欧亚大旅社”也真有他的还真难为了老天爷,方鸿渐一行现场发动各自的超常规想象也就和亚有点关系因为这地方在亚洲但怎么也扯不上半个“欧”字——即便发动所有先锋画派及千奇百怪的...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三十二)——温淡的兴奋

这看上去沙丁鱼罐的老破车发动时像头一把骨头快散架的老黄牛跑起来却像不可阻挡的野蛮怪兽让人觉得它真能一路狂奔至终点,但却就像七十年后的昨年老炮儿冯小刚那次强上他的老情人——一开场就烈焰当空耀霸王怒弓弯,正值众看客恰待肉身儿迭翻千层浪,但竟没几个回合却和这辆围城年代的老破车一个模样的——却在瞬间熄火。 这几个穷书生经过天地英雄这一番生死搏斗终于被挤上车都快成肉饼了才想到出汗,这一车所有的汗水即便鲁迅...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三十一)——东方不言败

还好李梅亭“国立三闾大学主任/新闻学研究所所长”那张名片救了这一伙,只因李梅亭西服被雨淋的像是刚被大山里的村姑洗过,于是赵辛楣没被强奸老处男似的洋服革履手持梅亭名片当仁不让的捷足先登直至站长那里轻取车票——若没赵辛楣衣冠楚楚的洋装,李梅亭的名片就是一纸废笺,若没李梅亭国立主任名片,赵辛楣哪怕穿上英国王子服也上不了这辆破车——但却着实让这苦命的李梅亭乞丐似的默默奉献黯然似的独自神伤的象个被先生罚站...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三十)——美人惜英雄

只剩下方鸿渐和孙小姐了这该死的独木桥陡悬了半颗心。命悬一线之际男人和女人一样都没吃豹子胆女人的怕死柔软可吸男人虽说故作镇定其实他们的怕死系数也是有增无减同样是有心不敢跳的。 若方鸿渐走在前面留下的孙小姐一人便永远过不了河。在永久性掉队和拼死一搏之间女人毫无疑问的是选择后者,至少孙小姐相信万一自己一个倾斜紧随其后的方鸿渐会生死挽红颜,即便他没能挽住大不了公子怀里徐徐升天,怎么也不枉自己半世红颜花开...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二十九)——红颜本色

我独不解中国人何以于旧状况那么心平气和,于较新的机运就这么疾首蹙额,于已成之局那么委屈求全,于初兴之事就这么求全责备——正当英年的钱钟书以为这鲁迅的陈谱旧调合该过时,于是这方鸿渐只是小试牛刀还没来得及把幽默做彻底大军就已过江——一个巨大的反讽对幽默自身的颠覆性幽默——大江大海1949。 钱钟书快让孙小姐两眼放大的惊讶穿越时空未来摇曳了。谁都知道一个民国年代的女大毕业生不会像半个世纪后的80或90...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二十七)——男女有别

假如方鸿渐真娶了唐小姐会怎样,赵辛楣真娶了苏小姐又当若何,这古老的话题越是文学大家越回答不了。若49年大军不过江,钱钟书一定不会在《围城》续篇中放过唐小姐,方鸿渐则继续幽默直到炉火纯青,赵辛楣弄不好真混进官场,苏小姐会毫不含糊的一路俗奔直至天涯。 一个女人参加前男友的婚礼只需粉黛有道眉笔见心,而一个男人参加前女友的婚礼则需足够的勇气和非凡的胆略甚至壮士潇潇的悲情意识。赵辛楣一心想弄明白的是苏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