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万平:凝重的一部史实——纪念杨天水先生逝世两周年...

一 在喧嚣的路灯下面,不远处还隐隐约约传来麻将的咚咚、啪啪声,身后的轻轨列车飕飕而过,连绵不断的大小汽车带着滑滑的声音呼啸而过。我就坐在一个露天小条椅上,身旁有一个垃圾桶,再远一点还有一张乒乓球台,四周有一些花木杂草,地面好像不是很干净。我就在这个夜深的环境里开始了对这一篇文章的写作。 第一次与杨天水认识,大约是在二零零三年的九、十月份。记得那一天下午,天水给我打来电话。他先自报家门,告诉我他叫...

孙立勇:2019年度“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获得者名单及情况简介...

今年是天安门民主运动30周年。为了帮助经济困难的“六四”受难者,给他们家庭一个希望,“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颁发第十届“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详情如下: 一、助学金获得者名单及救助金额 1、许 X(许万平先生之子,重庆准备参加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的考生),1000美元 2、陈 X(刘贤斌先生之女,美国X大学四年级学生),1000美元 3、王XX(陈卫先生之女,四川X学校高中三年级学生),1...

许万平:致杨天水四姐的回信

四姐,你好! 前一段时间到福建去了,回来之后也一直在忙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你说你搬了新家,那好啊!祝福!我记住了。我有机会一定会来看你的,四姐。也欢迎你到重庆来玩!欢迎你们到重庆来! 天水离开我们都快两年了,唉!说起天水,我就伤心!怎么办呢?唯一的就是我们的就不要过多地去想他,暂时把他忘记,把他忘记!就让他深深地活在我们的心灵就行了。相信会有一天,会有那么一天,历史自有公道,历史自有公论。 四...

杨天水:重庆警方违法无度

——许万平以及家属权利受损小记 许万平先生,重庆人,45岁,是广为人知的民权志士,八九六四的时代,就因为坚决反对专制主义,被判刑八年,八年的牢狱之中,受尽了精神的和肉体的摧残。出狱不久,继续为民权奔走呼号,旋即再次遭到政治迫害,被劳教三年,劳教结束后,继续受到不断的侵权,去年重庆警方,为了保证他们“六四”期间所谓的稳定,还设计了“涉嫌贩卖毒品罪”的名义,关押了万平两天,尽管后来有关警察以“奉命而...

许万平访谈录:为了理想坐牢,我无悔无怨

编者:四川民主党人许万平,自1989年开始,因理想先后三次被重判入狱,累计刑期长达23年之久,在监狱中度过了20余年没有自由的岁月。出狱后,虽面对生活的种种艰难和严密的监控,但民主理念初衷不改,“结束专制统治”是他毕生为之奋斗的目标,为了让中国早日步入民主自由的社会,他依然行走在充满荆棘的抗争之路上。 交谈中,“无悔无怨”这个词反复从他的口中平淡地说出来。30年来,许万平有20余年在监牢里,这是...

秦永敏涉煽颠罪扣押逾三年首次闭门审讯

2018-05-11 2018年5月10日,律师谢阳(左三)怀疑因与秦永敏的代理律师蔺其磊(左四)吃饭,翌日凌晨被武汉警方传唤,继而被送返湖南长沙。(陈桂秋推特) 2018年5月10日,在北京生活的维权人士何德普,寓所外有警察上岗。(何德普推特) 被控“煽颠罪”的湖北维权人士秦永敏,周五(11日)在武汉法院闭门审讯,家属亦禁止列席旁听。至截稿前,案件的审讯情况仍未曝光。此外,武汉当局亦加强了维稳...

不是共振 胜似共振 指鹿为马一警棍

——访中国民主党组党元老许万平 2018-05-09 【全民共振】,是海内外反共大军发起的一个以和平、理性、非暴力方式对抗专制政权的崭新概念和行动方向。发起人号召全中国被压迫被欺凌争自由索公益的人民群众在中共五一劳动节以及稍后的一系列国定节假日当天,聚集本地城市的广场表达诉求。 本台报道:“海外民运人士发起的‘五一全民共振’,在中国当局严密的防范下,未能取得预期效果。” 该理念发起人之一李一平旋...

欧阳小戎:良心犯许万平的妻子陈贤英女士

许万平妻子陈贤英(网络图片) 在重庆的沙坪坝和朝天门之间,有段曲折蜿蜒的山路,在我这等边陲山区长大的人眼中,那山实在太小,但它已足以将沙坪坝与朝天门分开。山下的扬子江左折右滞,据说是导致此地闷热难耐的罪魁祸首。洒落半坡上稀稀落落的贫民窟,看起来让人很难赏心悦目。在这半坡上的贫民窟里,住了一位政治犯的妻子,她名叫陈贤英,我见到她时。已经是十一年前的往事了,她和儿子住在一间砖房内,那砖房系许万平母亲...

许万平:天水,我只能为你流泪——沉痛悼念杨天水先生...

八月十二日下午,正在湖南冷水滩为因患食道癌逝世的岳父陈子贵奔丧的我,突然接到江苏泗水杨天水先生的四姐杨桂香急急地打来的电话。 四姐告诉我:她现在无法联系到张裕(zhangyu)、孙立勇,就只有我的电话;她说,她们刚刚得到监狱通知,说弟弟杨天水得了脑肿瘤,要她们马上去监狱给杨天水办理保外就医。四姐的意思是说,希望我能够转告杨天水的朋友,看看怎么她弟弟出来后怎么办才好!四姐同时告诉我说,她上个月才去...

小乔:由许万平案透视中国司法的程序违法与实质专横...

在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对许万平先生做出“判处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的判决长达半个多月之后,一直羞答答做贼心虚般不敢示人的《[2005]渝一中刑初字第382号刑事判决书》近日终于与当事人许万平先生的亲属见面,笔者也有幸从网上一睹这份洋洋万余言的判决书的“尊容”。 笔者费了半天功夫详细研读了这份重庆市第一中院的长篇判决书,老实说我不得不佩服有关办案方的“勤力”、“敬...

秦耕:是68条罪证还是不朽的丰碑?——读许万平《判决书》有感...

感谢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院的法官先生王立新,他精心制作的15000余言的《判决书》,向全世界展示了一个追求民主自由的中国公民的不朽业绩!如果没有这份语言规范、逻辑严密、证据确凿的《判决书》,中国公民许万平在黑暗岁月、背负巨大压力所做的这些虽然普通、甚至平凡、但却闪耀着人性光芒的事情,可能永远不会为世人所知。正是这份加盖着法院那枚带着国徽的印章的《判决书》,这份印章猩红、语言朴素、记录详实的《判决书...

许万平就秦永敏案的声明

2016年7月4日星期一 秦永敏的起诉书中提到——秦永敏经济资助敌对组织“中国民主党”成员许万平的家属2000元。这明显是在对秦永敏先生进行栽赃诬陷。 秦先生作为我的朋友,他借点钱给我生活在困难之中的家属,这是人之常情。对于这种人与人之间的基本处事为人传统,而也把它说成是对敌势力的家人进行资助,这是非常卑鄙可笑的。 姑且不论此项指控是否属实,单单对于这一对秦永敏的指控来看,检察院连点起码的人性都...

六四前夕 重庆异议人士许万平遭行政拘留10天

六四前夕 重庆异议人士许万平遭重庆市公安局大渡口区分局以违反监督管理规定为由行政拘留10天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 2016年6月2日重庆异议人士许万平被重庆市公安局大渡口区分局以违反监督管理规定为由行政拘留10天,并处罚款200元。目前被拘留于大渡口拘留所。 据家属表示,今天下午5点10分有两名 (一个警服 一个便衣)到许万平家中,要求家属去春晖路派出所。傍晚时分,片警张和一个没出示证件(...

许万平:在监狱过“六四”的那些日子

每年的“六四”这一天都是我们这些亲身经历者绕不开的痛! 这一天,我们必须要采取一些行动,来纪念“八九”民主运动,来缅怀“六四”屠杀中被戕害的亡灵,来抗议当局对学生和市民的镇压及对民运参加者的秋后算账;还有,就是在提醒自己勿忘“六四”,同时,也让后生们能够了解到“六四”的真相。 当局也清楚明白,只不过他们担心我们的纪念“六四”活动会威胁到其独裁统治政权,因而每年每当“六四”纪念日来临时,他们就会心...

许万平:行走在钢丝上的人——记中国人权观察秦永敏先生...

昨天在网上再一次看到秦永敏先生被关押在湖北省武汉市第二看守所的消息,我的心情非常非常复杂……。 从去年一月秦先生失踪,我也曾几次为他呼吁,遗憾的是响应者寥寥!甚至,我的妻子也因此而受影响,被有关部门去她几次打工的单位骚扰,进而被无故开除。使得我们家庭几乎处于了饥寒交迫之中……。 这次,当局既然动了他,那他就无法在这个无法无天的国家,逃脱被关进监狱的厄运!除非中国民运从现在起,能形成一股营救秦先生...

许万平:政治犯的太太们

如果我不说 谁也不会相信 这一张 脸上挂满了 灿烂阳光的女人们 她们的丈夫 却都是中国的“政治要犯” 是的 她们也要生活 我们的内心 真的 就希望她们 这样活着 虽然 这里充满了恐怖 她们 依然坚强不屈—— 也因为有她们 我们 终将撬开 这最后一座铁幕 (左起)陈卫太太王晓燕、许万平太太陈贤英、欧阳懿太太罗碧珍、刘贤斌太太陈明先合影留念。 (注:刘贤斌、陈卫目前正在监狱服刑,已分别服刑16年多和...

许万平:政治人物要具备抗击打能力

政治人物一旦成为公众人物,你就必须要随时随地准备好去面对来自你的对手、或者是你的敌人的各种各样的攻击——抗击打能力是政治公众人物的一项必修课程。 在中国民主运动的推动过程中,或者是说得更明白一点,在我们这样一种政治文化生态、几千年“文明”劣根性里,我们会经常看到一些专业的或不专业的人,对于政治公众人物很“卖力”泼污水的现象;当然,这也包括后来演变成了双方的拉锯战。我在这里其实并不想去对其双方的谁...

李海:拯救反黑英雄许万平

现在“构建和谐社会”之类的报导,在各种媒体连篇累牍的报导。按照正话反听的常规,这标志我们生活在极不和谐之中,而造成离和谐越来越远的现实社会之根由,是那些贪官污吏肆无忌惮的侵夺公民合法权益,而一党专政制度,正是他们滋生的极好温床。 今年5月4日,重庆警方又将对“黑箱操作下的腐败现象提出批评”的许万平,悄悄拘留逮捕,如今进入起诉程序。这次抓许万平,重庆警方又玩他们那套百试不爽的老套路:搜罗许万平在网...

欧阳懿:许万平先生没有危害国家安全——别样的中国:许万平之二...

2005年年初,我出狱不久,某朋友来电话询问:“有个叫许万平的,说是你的亲密战友。此事可当真?”对方大概是要确证点什么,我说应该算吧。 许万平先生是我多年的朋友,我很熟悉,特别是我入狱后,他和朋友们一道,硬是把川渝的力量聚集在一处,避免了不断遭受打击的四川民运力量的弱势局面,让我非常宽心。我出狱时,他辗转移动,最后在我老家与我相逢,所以,我很放心“养一养,大家顶着呢”。 我主张和平地推动中国大陆...

欧阳懿:照耀夜空的星——别样的中国:许万平篇

我出狱一月余,祖父即在老家去世。 现在,因为肝癌晚期,父亲又命悬游丝,我再回到老家,陪又一位亲人走在他生命道路的尽头。 心痛的感觉,原本无以复加。但偏不得不承受另外的东西。 朋友来信,说被判刑10年的工运领袖和民主党人王森律师的妻子魏心玉女士和其未成年的女儿王青被重庆国安当局抓了起来。狗日的特务,发了疯了! 然后,从邻乡镇党务会上传来地方官员的威胁和无耻谰言:“那个欧阳懿在通缉中,发现他踪迹的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