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祭中国的自由女神——林昭

当我小,还没有看清楚这个可爱的社会主义制度无比的美好的一面时,林昭,一个中国普通的女公民已被暴政无情的拖向刑埸,屈指算来,已经四十年了。 林昭是一位孤独的“恂道者”,许多中国人,过去直到今天都无法理解是什么力量支撑她,和强于百万倍、千万倍凶狠无比的政权进行较量,事实证明:林昭的躯体不堪一击,五分钱的一颗子弹,就叫她永远不再说话,永远不再思想。 可是,专制独裁制度在中国消灭所有的神话,所有与党不合...

阿森:手牵手——罗波的海三国

吉尼斯世界纪录中,有一项最不可能再被打破、被超越的记录,它就是规模巨大,参与者众多,影响力深远,改变了世界政治格局,史称“波罗的海之路” 的纪录 。200万人手牵手,跨越三国领土,连成600公里长的人链。创造这个记录的是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它们的政治诉求是“脱离苏联,独立建国”。那天,三个国家的工厂停工,学生停课,商店停业,共倾举国之力,加上后勤,共计300万人参加完成。当时,三个国家总...

阿森:见证奥斯陆(一)——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观礼记实...

2010年11月24日地收到诺贝尔评选委员会秘书长Dag Kühle-Gotovac教授的邀请函,邀请我出席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并确认意愿。我知道诺委会应在11月18日公布嘉宾名单,过了这时辰恐怕没戏了,想不到晚了一星期居然收到了邀请,我立即回函:一定去,谢谢!Dag Kühle-Gotovac再函:是否愿意出席诺贝尔音乐会和CNN的有关诺贝尔奖的一个节目录制,以及参观诺贝尔奖博物馆...

阿森:伊拉克人终于可以扔鞋子了

新华网巴格达2008年12月14日电:美国总统布什14日突然访问伊拉克,并与伊拉克总理马利基签署了美国驻军协议和两国间战略框架协议。布什在与马利基共同举行的记者会上说:“我们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这场战争没有结束。”马利基则表示,伊拉克现在正在各个方面取得进步。就在布什讲完话时,一名伊拉克记者将两只鞋朝布什扔了过去,布什弯腰躲过了袭击。 这不是新闻了,扔鞋的人成了英雄,被扔的鞋成了畅销品。但停格的...

阿森:这一页

已经有了足够的思想准备,并有杨显惠先生《告别夹边沟》垫底,加之对第三帝国奥斯维辛集中营的了解,以及多年前读过索尔琴尼的《古拉格群岛》,对集权和暴政的统治并不陌生,只是拿起赵旭先生给我寄来的《夹边沟惨案》,还是无法将人类史上最野蛮的一页翻过去,因为,这一页,太沉重。 这是一本夹边沟惨案幸存者的口述,它不是文学小说,也不是戏说历史,赵旭先生没有对它进行再创作,但幸存者的口述者告诉我们:在人民共和国的...

阿森:中山陵、语言的联想

两个不同的东西,又相关,又不。 中山陵 特别喜欢南京中山门外一带。小时候,暑假一到,就从上海赶到南京。坐在阳台上,就能看到高高的中山陵和尖尖的灵谷寺,两者中间只露一个小小屋顶的就是美龄宫了。那时出了中山门,卫岗、孝陵卫、马群一带非常安静,一条小街,几家小店,纯朴的民风加上五分钱一斤的汤山梨,高高的大太阳被梧桐树挡着,震耳的知了声却又不见人影。早晨,趁凉快,晃到灵谷寺喝碗藕粉,肯定不忘记狠狠地加一...

阿森:从“勿通匪类”看今天台湾

2008年10月25日,台北,晴,星期天,法定台湾光复日。以民进党为主导发动了一场题为“反黑心,顾台湾”的大游行。据官方统计,参加人数约六十万。 这天,台湾总统马英九去台南下乡“走透透”,前吕副总统出了国,08年总统后选人谢长延因故不在台北,连行政院长刘兆旋也在台中调研。但是,台北政治舞台不因为几个大佬不在而显得寂寞,相反,这天台北异常热闹,热闹得有些东西不得重审视和思考,在蓝营重掌大权后,台湾...

阿森:农民到底得到了什么好处?

——读十七届三中全会公报 期望值极高,希望能与十一届三中全会媲美,并能载入史册的十七届三中全会落下了帏幕。可惜,历史走了一圈,中国的农民惊讶的发现,实实在在的好处并没有落入他们的手中,每年中央一号文件并没有帮助农民真正地走出困境,三农问题依然严重困绕着占中国三分之二的人口,美丽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并没有展现在他们面前,那么,这届三中全会给农民带来什么好处? 中国经济改革是从农村开始的,农村改革最大制...

阿森:这也是漫画?

不太看漫画,尤其不爱看近年中国漫画家的漫画。《大洋时报》有个漫话、漫画专栏,每期会刊登一些国内漫画家的作品和有关漫画的文章,上面不乏有中国目前尚在的顶极漫画高手,还有不少小有名气的中青年漫画家,纵观这些漫画作品,给人的感觉是:正是中国的漫画家毁了中国的漫画! 近期看了一幅漫画家郑化改的作品,题目为“第一时间”,表现人民解放军在汶川地震中以第一时间赶赴灾区救助灾民,画的左面写“人民利益”四个大字,...

阿森:“百年梦”考

奥运开幕了,满场尽带黄金甲,看着刚从坑里爬上来非俑非兵的“虎狼之师”披发左衽,击缶群舞,不仅一阵晕旋,只是中华文明史太长,激情顶不住瞌睡,昏昏欲去,迷迷糊糊做上了奥运“百年梦”。 原以为百年梦的“百年”只是一个虚数,比如“一把钥匙能开千把锁”的“千”表示很多,形容这是一把专供窃贼用的钥匙,或者是劣质工厂造的一堆没有锁心的烂锁。可唯有这次百年的奥运的“百年”是个实数,据传,中国人第一次萌发要举办奥...

阿森:日朦胧 “鸟”朦胧

在中国众多的政府官员中,北京市环保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杜少中无疑是一个智商比较高的官员。2008年7月28日北京国际新闻中心举行“科技奥运”新闻发布会,杜少中与另外两名政府官员,就中外记者介绍奥运工程中的环保新技术情况,答记者问。 美联社记者问:“我住北京,天天骑自行车。我想问问杜先生,今天这个天气算污染大吗?还是算雾天?我知道今天挺潮湿,拍的照片看着也不好,但这种天气对运动员会不会有什么危害性...

阿森:体育就是政治

奥运会是喜欢玩体育的人凑在一起,平时分开玩,今天一起玩的大PARTY.无论是古代奥运和现代奥运,玩体力的后面总是站着一批玩脑力的,玩脑力的叫政治家,而玩体力的叫运动员。 1936年德国奥运会挂满纳粹的旗帜,说明法西斯、坏人和良心不好的人都可以办奥运;1940年东京奥运会日本人说“圣战”比“圣火”更重要,会就不开了,运动员回家歇着吧;1972年的慕尼黑奥运会,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杀了以色列运动员,说明...

阿森:中国的和解共生——听达赖喇嘛演讲后写下的

达赖喇嘛的演讲,给我们带来一个信息。一个和平的信息,而不是战争的信息;一个和解的信息,而不是挑衅的信息;一个对话的信息,而不是对抗的信息;一个维护统一的信息,而不是分裂的信息;一个和解共生,和睦包容的信息,而不是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种下仇恨种子的信息。 四九年以来,执政党创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由于太多的政治原因而发动了太多的政治运动,制造了数以亿计的敌人,执政党甚至用制造敌人来推动社会的进步。随着改...

阿森:给编辑部回一封信转金陵兄

编辑烦转金陵兄 能把“独立中文笔会”这个名字读两遍的,恐怕整个澳大利亚就属你认真了。用不着这么看重这个名字,据我了解,这是一帮英文没学好,中文又词不达意,号称会写几个字,还经常写错的乌合之众,犯不着你这种水平的为他烦神。可以确信,这是华人社会多如牛毛的社团中的一个,你能把“独立中文笔会”这几个字读清楚,真是本事大得不得了,还有一些革命群众组织的名字读出来象绕口令,以后有空推荐几个让你读读,能读顺...

阿森:重温坎培垃一幕

非常认真地读完了2008年5月8日大洋时报杰镛先生的文章《旌旗奋勇助国威——坎培拉迎奥运火炬记实》,总觉那天在你们身上多了点什么,似乎又少了点什么。虽然你兴奋的无以复加,称这次坎培垃之行是“出国二十年来唯一一次‘全脱产’的报国之举”,可是有些场景和细节我们不得不认真地聊聊,对我,对你,对80后都有好处,因为你们的举指言行完全有被澳大利亚法庭起诉的可能。 文章第二(自然)段:“从悉尼到坎培拉,长驱...

阿森:张书记、杨柳同学, 我们先救谁?

伴着泪水,看着电视上一个个从废墟中被人们救出来的生灵,为他们能在世纪大灾中逃出天生,为他们每一个能活下来的人忻福,一定好好活着,一定好好做人! 汶川大地震,震出了人生百态。看着被救的人,看多了,倒也看出了子丑寅卯,看出了中国社会的现状,看出了人间的真情,看出了人心的缺陷。据了解这次解救最大的官大概是汉川县政法委书记张同凯,想必平时百姓见到他,一定叫他张书纪。开口张书记,闭口张书纪,可能他只记得自...

阿森:敬一丹大概过度悲伤了

5月31日晚从CCTV1看见白岩松主持的众志成城,抗震救灾的联线报导,觉得有些节目主持人可能受到大灾难的影响,过度悲伤,变得有些不理智了。 白岩松和央视项级主持人敬一丹在四川德阳作联线,因为明天是六一儿童节,所以白岩松问敬一丹灾区的儿童目前最想要的什么?敬一丹好象用大家绝对猜不到的口吻回答,“是奥运会的吉祥物,福娃”。听了以后,差点没当场昏过去,不知是敬一丹在灾区的儿童面前,还是在灾区五星级宾馆...

阿森:“雷锋与摇头丸的非哲学思考”续

不知叫袁玮大叔,还是哥,反正叫兄试试看。袁玮兄的《雷锋》故事肯定没写完,但又未见到“未完待续”,所以,思考还在继续。 雷锋被万恶的地主婆砍了三刀后,留下深深的印记,和张志新﹑孙志刚的一样,刀痕是每次诉苦大会最经典﹑最激动人心的场面,大家泪流满面,一遍又一遍高呼,打倒地主﹗打倒万恶的旧社会。雷锋这一家全死光了,只剩下雷锋。可雷锋叔叔﹑婶婶﹑阿姨﹑姑姑都活着,全在雷锋纪念馆里打工。继续着雷锋的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