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勃·迪伦:尊严(张裕 译)

肥胖人盯着一钢刀刃片 瘦削人盯着他最后一歺 稻草人盯着那一块棉田 为了尊严 聪明人盯着一片草叶看 年轻人盯着过往阴影看 穷苦人透过彩绘玻璃看 为了尊严 有人被谋杀在新年除夕 有人说尊严是首先撤离 我走进那市里,走进城里 走进那午夜太阳的土地 搜索高,搜索低 搜索我知的每一地 问我所到处的警察 你见过尊严吗? 盲人正打破岀恍惚状态 把双手放入机会的口袋 希望找到一种情形属于 尊严所在 我去了玛莉·...

鲍勃·迪伦:使你感受我的爱(张裕 译)

当风雨吹打你的颊腮 当全世界都将你践踩 我会给你热烈拥抱 使你感受我的爱 当夜色朦胧群星出来 当无人为你拭泪释怀 喔!我要搂你亿万年 使你感受我的爱 我知你还未下定决心 但我决不会将你错待 我从相遇时就已明白 心中无疑你归属所在 我食不下咽遍体鳞伤 我在街道上蹒跚徘徊 没什么我会做不来 使你感受我的爱 暴风雨肆虐翻滾的海 暴风雨肆虐悔恨的路 变向风吹得自由自在 你还没见过如我情怀 我会使你幸福,...

鲍勃·迪伦:生活艰辛(张裕译)

那些晚风都停 迷路失去愿景 没法告你去哪 只知它们意境 我总警惕小心 承认生活艰辛 没你在我附近 过去你是朋友 对我那么亲近 你溜那么遥远 何处我们歧径 我过旧校操场 承认生活艰辛 没你在我附近 自从那天开始 那天你离我境 感觉空虚之大 我对是非不明 只知需劲奋战 奋战外界之劲 自从我们失联 我的感觉不灵 日复一日虚度 我心一直锁紧 我沿大道步行 承认生活艰辛 没你在我附近 太阳正在降低 我猜去...

鲍勃·迪伦:爱如乱麻(张裕 译)

一天清早,阳光闪耀 我正躺在床上想她 纳闷她是否已经变了 她还是否红发 她家人说我们一起生活 当然将会邋遢 他们从不喜欢妈妈的家制衣裙 爸爸的存折也不够大 而我正站在路边 雨在我鞋上落下 前往东海岸 上帝知道我为挺过去所付的代价 爱如乱麻 当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她已婚 不久就要离了 我猜我帮她脱离了酱缸 但我用力稍许过大 我们尽可能把那车开远 到西部抛弃了它 在一个悲伤的黑夜分手 两人同意那是最佳 ...

鲍勃·迪伦:都沿那瞭望塔 (张裕 译)

“这里一定有出路”小丑对小偷说 “有太多困惑,我无法得以解脱 商人们喝我酒,农夫们犁我地 沿途他们都不知道它值什么” “没有理由激动”小偷他和气地说 “感到生活只是个笑话的我们,这里有很多 但是你我早已经历过,这不是我们的命 因此让我们现在别啰嗦,时辰就要错过” 都沿那瞭望塔,王公们一直观摩 当所有女人和光脚仆从们来回穿梭 外面远处有一只野猫嚎叫 两个骑手奔近,风开始咆哮而过 (张裕 译于201...

鲍勃·迪伦:自由的钟琴(张裕 译)

远在日落暮尽到午夜断钟之间 我们躲进门廊,雷声震天 当闪电的宏钟撞击声音的暗影 看来是自由的钟琴亮闪 亮闪为武士,他们力量在于不战 亮闪为难民,逃亡路上赤手空拳 也为了每个受压士兵在夜晚 而我们瞩目那自由的钟琴亮闪 在这城市熔炉里,当收紧四壁 我们意外地观看,把面孔藏起 正如风雨前婚礼钟声的回响 融入那闪电的钟声里 钟响为浪子,钟响为叛逆 钟响为不幸,为被抛弃和背离 钟响为被逐,不断燃烧于危难 ...

鲍勃·迪伦:苍凉小街(张裕 译)

他们正出售绞刑明信片 他们正把护照涂成棕色 那美容院里正挤满船员 马戏团在城内 这里来了瞎眼督察官 他们使他进入了梦幻 一只手栓到那走索人 另一只在他短裤里面 而防暴队则惶惶不安 他们要有处可去 正像我和妻子外望的今夜 望出苍凉小街 灰姑娘似乎很自在 “取一知一!”她微笑起来 并把双手插进她身后的裤袋 贝蒂·戴维斯的风采 罗密欧进来,他在呻吟 “你属于我,在我看来” 而有人说:“朋友,你到错地方...

鲍勃·迪伦:诸事已改(张裕译)

忧愁的男人心忧愁 没人在我面前也无事在后 有个女人坐我腿上正喝香槟酒 皮肤白白,两眼如杀手 我仰望那宝蓝色的天空 我穿着得体,在末班火车上等候 我头在绞索里,站在绞刑台 现在我时刻期待,地狱可摆脱开 人人疯狂,时时奇怪 我被紧锁,超出界外 我曾关怀,但诸事已改 这地方对我没好处 我所在城镇有误,本应在好莱坞 在那里只一秒,我以为看到有动物 正要去学跳舞,做摇滚迷抹布 要男扮女装,不是没近路 只是...

鲍勃·迪伦:我将被释放(张裕译)

他们说每件事物都能更换 可是每段距离都不在近旁 因此我记得把我放这里的 那每一个人的每一副面相 我看见我的灯要发光 从那西方直到那东方 现在任何一天,现在任何一天 我将被释放 他们说每个人都需要保护 他们说每个人都必须下降 可我发誓我看到我的影像 在这墙之上高高的某地方 我看见我的灯要发光 从那西方直到那东方 现在任何一天,现在任何一天 我将被释放 在这孤独人群中站我身旁 一个男人发誓他实在冤枉...

鲍勃·迪伦:像一块滚石 (张裕 译)

曾几何时,你穿得何等细致 你扔给乞丐一毛钱显你得志,难道不是? 人家喊说:“当心,娃娃,你一定会栽倒” 你以为他们都在开你玩笑 你一度嘲笑 每个街头玩闹 现在你说话不那么大叫 现在你看来不那么骄傲 要设法谋取下一顿饭饱 这感觉如何 这感觉如何 没有一个家室 像一完全未知 像一块滚石? 噢,没错,孤独小姐,你上过最好的学校 但是你知道,你只是一度陶醉此好 而没人曾教你如何生存于街道 而现在你发现不...

鲍勃·迪伦:直到爱你着魔(张裕译)

唉,我神经正在爆炸而身体紧缩 我觉得全世界在栅栏上钉住我 我受打击太重,我已见过太多 现在无法能医治我,除非你触摸 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 我曾经不错,直到爱你着魔 唉,我的房子着了火,燃烧到天空 我以为天会下雨,但是云已飘过 现在我觉得正要走到我路之末 但我知主对我庇护,不会误导我 仍是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 我曾经不错,直到爱你着魔 街上男孩们开始玩耍 姑娘们像鸟那样飞脱 当我走了,你会由名字记住我...

鲍勃·迪伦:永远年轻(张裕译)

愿主总是佑护你 愿你希望都成真 愿你总是为别人 也让别人为你拼 愿你建梯到繁星 并且爬过每一层 愿你保持永远年轻 永远年轻,永远年轻 愿你保持永远年轻 愿你成长为人正 愿你成长为人真 愿你总是知真理 见你周围灯光明 愿你总是有勇气 站得挺直又强劲 愿你保持永远年轻 永远年轻,永远年轻 愿你保持永远年轻 愿你双手总勤奋 愿你两足总迅敏 每当风云变幻时 愿你基础很坚挺 愿你内心总快乐 愿你歌唱总动听...

鲍勃·迪伦:在天堂门上敲(张裕 译)

妈妈,请把我证章摘掉 我再不能用它了 天要黑了,黑得我看不到 我觉得像正在天堂门上敲 敲,敲,在天堂门上敲 敲,敲,在天堂门上敲 敲,敲,在天堂门上敲 敲,敲,在天堂门上敲 妈妈,请把我枪放地上 我再不能射人了 那长长乌云正在笼罩 我觉得像正在天堂门上敲 敲,敲,在天堂门上敲 敲,敲,在天堂门上敲 敲,敲,在天堂门上敲 敲,敲,在天堂门上敲 (张裕 译于2016年12月16日) Knockin’...

鲍勃·迪伦:铃鼓手先生(张裕 译)

嘿!铃鼓手先生,为我奏一曲 我还不困乏,又无处可去 嘿!铃鼓手先生,为我奏一曲 在那叮咚晨,我会追随你 虽然我知道,夜国已回大地 不在我手里 留我在此茫然立,仍然没睡意 疲劳令我惊异,双脚烙印记 我没人要见面 空旷古街太死寂,梦想不易 嘿!铃鼓手先生,为我奏一曲 我还不困乏,又无处可去 嘿!铃鼓手先生,为我奏一曲 在那叮咚晨,我会追随你 带我登你魔旋船,旅行在一起 我的感觉已剥离,双手无抓力 我...

鲍勃·迪伦:他们正改变的时光 (张裕 译)

来吧,请大家聚集一堂 无论您在何处游荡 并请承认那些海水 在您周围已经上涨 并请接受由此不久 您就会全身都湿透 如果时光对您值得保留 那么您最好开始游泳,否则会像石头沉降 在他们正改变的时光 来吧,作家和评论家 用您的笔作预言 且睁大您的双眼 这机遇不会再现 且不要说得太早 因轮盘仍在转旋 并未指在谁的名字上 因如今败者以后会赢 在他们正改变的时光 来吧,参议员众议员 请留意这呼唤 不要站在门口...

鲍勃·迪伦:迎风吹响(张裕 译)

一个男人要走多少路 他才叫已经成长 是的,一只白鸽要飞多少海 她才安睡沙滩上 是的,炮弹要乱飞了多少次 才永远禁上战场 答案啊,朋友,正在迎风吹响 答案正在迎风吹响 一座山要存在多少年 才被冲刷到海洋 是的,某些人能存在多少年 才允许自由舒畅 是的,一个人能转头多少次 而假装双目皆盲 答案啊,朋友,正在迎风吹响 答案正在迎风吹响 一个人要仰望多少次 才能看见那天上 是的,一个人要有多少耳朵 才能...

鲍勃·迪伦:一场苦雨要落下(张裕 译)

—2016年12月10日晚的颁奖典礼上,美国女歌手、诗人帕蒂·史密斯(Patti Smith)代缺席的鲍勃·迪伦(Bob Dylan)演唱他的经典作品《A Hard Rain’s A-Gonna Fall》 噢!我青眼的儿,你去过哪? 噢!我年轻的乖,你去过哪? 我在十二座云雾山那边挣扎 我在六条弯曲公路上走和爬 我在七片悲哀的森林中步入 我在一打死去的海洋前逸出 我仍在万里长墓园口内深处 而这...

鲍勃·迪伦:死亡非结束(张裕译)

当你感到忧伤孤独 而你还没有朋友 就得记住,死亡非结束 当你坚信神圣的全部 都倒下而无以弥补 就得记住,死亡非结束 非结束,非结束 就得记住,死亡非结束 当你站在十字岔口 而无法认准道路 就得记住,死亡非结束 当你一切梦想都消失 而不知转弯在何处 就得记住,死亡非结束 非结束,非结束 就得记住,死亡非结束 哦,生命之树正成长 在精神不死的地方 而救赎的亮光照耀 在黑暗空旷的天上 当风暴云将你围堵...

鲍勃·迪伦:非典型肺病(张裕 译)

有人说是辐射,有人说是话筒有酸 有人说是让他们心成铁石的合并 但是无论如何,这都驱使他们屈膝 哦,非典型肺病 我希望有一元钱给那年内死的每个人 让他们尴尬,很像老妇有滴泪流出眼睛 现在我内心深处,它肯定施加一种挤压 哦,那非典型肺病 爷爷打过革命战争,父亲打了第二次抗战 叔叔曾在越南打仗,然后他自战成军 但是无论如何,它曾出自树林 哦,那非典型肺病 Legionnaire’s Disease b...

鲍勃·迪伦:虚荣的病(张裕 译)

今夜有很多很多人难受 出自虚荣的病 今夜很多很多人抗挣 出自虚荣的病 从高速公路下来 直下的路径 切入你的感觉 通过你的身心 没什么甜蜜 虚荣的病 今夜有很多很多心破碎 出自虚荣的病 今夜很多很多心颤抖 出自虚荣的病 步入你的房间 吃你的魂灵 在你感觉之上 你无法管禁 没什么太谨慎 关于虚荣的病 今夜有很多很多人垂死 出自虚荣的病 今晚很多很多人痛哭 出自虚荣的病 突然冒了出来 而你山穷水尽 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