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勃·迪伦:不在说(张裕 译)

当我今夜退席在神奇花园里 那些藤蔓上挂着伤损的花朵 我路过那边的清凉水晶喷泉 有人从后面打我 不在说,只在走 通过这悲凉疲惫世界 心燃烧,仍热切 地球上沒有人会了解 他们说祈祷有助力, 因此母亲祈祷为你 邪灵能住在人心里 我正试爱邻居,也善待他人 但是呀,母亲,事情并不顺利 不在说,只在走 我会烧那桥,在你能过前 心燃烧,仍热切 一旦你败,他们不会垂怜 目前我正在哭泣得形神俱耗 我两眼泪水盈眶,...

鲍勃·迪伦:试图到达天堂(张裕 译)

空气变得越来越热 天空中一阵轰隆响 我一直在蹚过泥泞深水 随着我眼中上升的热量 每天你的记忆更渐淡薄 它不再困扰着我象以前那样 我一直在走过各处不辨方向 试图在他们关门前到达天堂 当我在密苏里州时 他们不会让我安详 我只好离开那里很匆忙 我仅见到让我看的东西 你使一颗爱你的心受伤 现在你可不再写并把书合上 我一直在走那条寂寞的山谷 试图在他们关门前到达天堂 人们在站台上 等着那些火车 我能听到他...

鲍勃·迪伦:尊严(张裕 译)

肥胖人盯着一钢刀刃片 瘦削人盯着他最后一歺 稻草人盯着那一块棉田 为了尊严 聪明人盯着一片草叶看 年轻人盯着过往阴影看 穷苦人透过彩绘玻璃看 为了尊严 有人被谋杀在新年除夕 有人说尊严是首先撤离 我走进那市里,走进城里 走进那午夜太阳的土地 搜索高,搜索低 搜索我知的每一地 问我所到处的警察 你见过尊严吗? 盲人正打破岀恍惚状态 把双手放入机会的口袋 希望找到一种情形属于 尊严所在 我去了玛莉·...

鲍勃·迪伦:当船进来时(张裕译)

哦,时间将到此 当风将停止 微风将不再呼吸 恰像在风中静止 就在飓风开始前 正好当船进来时 哦,海洋将分离 这船将撞击 海岸群沙将战栗 然后潮水将响起 而风将发出重击 清早将初露晨曦 哦,群鱼将笑嗤 当游出线时 海鸥它们将微笑 而沙滩上的岩石 将自毫挺身而立 正好当船进来时 而用过的词意 使这船迷疑 说出来无以解析 因为链条在海里 将于夜间成断裂 并将埋葬大洋底 一支歌升调子 随主帆移置 船漂泊...

鲍勃·迪伦:死亡非结束(张裕译)

当你感到忧伤孤独 而你还没有朋友 就得记住,死亡非结束 当你坚信神圣的全部 都倒下而无以弥补 就得记住,死亡非结束 非结束,非结束 就得记住,死亡非结束 当你站在十字岔口 而无法认准道路 就得记住,死亡非结束 当你一切梦想都消失 而不知转弯在何处 就得记住,死亡非结束 非结束,非结束 就得记住,死亡非结束 当风暴云将你围堵 而阵阵大雨倾注 就得记住,死亡非结束 当那里没有人安慰你 随时伸出手来帮...

鲍勃·迪伦:倾盆雨(张裕译)

倾盆雨 倾盆泪 从我耳里得到所有倾盆水 倾盆月光在我手内 我得到所有的爱,甜蜜宝贝 你能忍对 我温顺 橡树般坚硬 我看到漂亮人们烟般散尽 朋友会到来,朋友会㪚尽 如果你想要我,甜蜜宝贝 我会在这停 象你笑颜 和你指尖 象你动嘴唇的模样般 你看我的酷样,我喜欢 你的每方面正带给我 苦难 小红马车 小红单车 我不是猴子,但喜欢什么我自知 我喜欢你爱我强壮缓慢的方式 我要带你一起,甜蜜宝贝 当我走时 ...

鲍勃·迪伦:信仼自己(张裕译)

信任自己 信仼自己去做只有你最了解的事体 信任自己 信仼自己去做得都对而不至于犹疑 不要信仼我向你展示美丽 当美丽可能只会变成锈迹 如果你需要可以信任的人,信任自己 信任自己 信仼自己了解最后终会证实的方计 信任自己 信仼自己找到路径没有假如和时机 不要信任我向你展示真理 当真理可能只是灰烬尘泥 如果你需要可以信任的人,信任自己 嗯,你是自己的,你曾经总是 在有群狼和群贼的一块土地 别把你希望向...

鲍勃·迪伦:黑眼睛(张裕译)

哦,那些先生们正在谈心,午夜月亮映在河滨 他们在饮酒漫步,而正好是时候我溜走滑行 我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那里的生死记忆犹新 地与情人珍珠成串,而我看到的只是黑眼睛。 一只公鸡在远处啼鸣,另一名士兵深祷祈灵 有妈妈的孩子误入歧途,她无法在何处找寻 但我能听到为那些崛起死者而敲打的鼓声 天然野兽怕他们来,而我看到的只是黑眼睛 他们告诉我对所有那些预期目的都要谨慎, 告诉我报复很甜蜜,而我从他们立场也确...

鲍勃·迪伦:使你感受我的爱(张裕译)

当风雨吹打你的颊腮 当全世界都将你践踩 我会给你热烈拥抱 使你感受我的爱 当夜色朦胧群星出来 当无人为你拭泪释怀 喔!我要搂你亿万年 使你感受我的爱 我知你还未下定决心 但我决不会将你错待 我从相遇时就已明白 心中无疑你归属所在 我食不下咽遍体鳞伤 我在街道上蹒跚徘徊 没什么我会做不来 使你感受我的爱 暴风雨肆虐翻滾的海 暴风雨肆虐悔恨的路 变向风吹得自由自在 你还没见过如我情怀 我会使你幸福,...

鲍勃·迪伦:生活艰辛(张裕译)

那些晚风都停 迷路失去愿景 没法告你去哪 只知它们意境 我总警惕小心 承认生活艰辛 没你在我附近 过去你是朋友 对我那么亲近 你溜那么遥远 何处我们歧径 我过旧校操场 承认生活艰辛 没你在我附近 自从那天开始 那天你离我境 感觉空虚之大 我对是非不明 只知需劲奋战 奋战外界之劲 自从我们失联 我的感觉不灵 日复一日虚度 我心一直锁紧 我沿大道步行 承认生活艰辛 没你在我附近 太阳正在降低 我猜去...

王海东:自由、理性与信仰:鲍勃·迪伦的艺术真谛论...

   内容提要 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鲍勃·迪伦,集音乐家、教徒和诗人于一身,将音乐、信仰与诗歌熔于一炉,独具特色。他虽是民歌之王,却不懈地追求自由、平等和民主等价值,以音乐抗拒政治之恶,寻求政治的艺术化表达;其艺术化的启蒙方式,既富有个性,又有甚丰的收效。历经险难之后,迪伦不断回归自我,皈依宗教,人生境界不断升华,切近艺术的真谛,即在自由、理性与信仰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对他而言,生命就是艺...

鲍勃·迪伦:大多时候(张裕 译)

大多时候 我很清楚,专注四周 大多时候 我双足立地能持久 我能看标牌,我能跟路走 当路伸展时,随之即对头 无论绊在哪,我都能挽救 我甚至沒注意她已出走 大多时候 大多时候 很好理解接受 大多时候 假如我能改变,也不将就 我能完全配合,我能自守 我能应对情况,深入骨头 我能生存,我能忍受 而且甚至不去想她 大多时候 大多时候 我挺胸昂头 大多时候 我坚强足够,不恨无仇 我不做幻想,直到病得难受 我...

鲍勃·迪伦:舍弃的爱(张裕 译)

那钥匙转动,我可以听见 我被我内在的小丑欺骗 我以为他正点,但他自恋 哦,有的亊告诉我,我戴着锁链 我的守护神正在与幽灵博击 当我最需要他时他总是远离 西班牙的月亮正在山上升起 但我的心告诉我,我仍然爱你 我从着火的月亮上回到城下 我上街看到你,开始头昏眼花 我喜爱看到你在镜子前打扮 在我最终消失前,你不会让我进你房间一次吗? 每个人都戴着一种虚伪 在眼后留着他们的隐讳 但是我,却不能掩饰自己 ...

鲍勃·迪伦:遮挡风暴(张裕 译)

那是另一个人世,血汗辛劳 当黑暗就是美德,泥泞满道 我从荒野中进来,兽立形销 “请进!”她说:“我给你遮挡风暴” 而如我再过此道,你可安心睡觉 我总会为她尽力而为,对此我担保 在冷酷死亡的世界,人们力争温饱 “请进!”她说:“我给你遮挡风暴” 我们之间无话可说,所涉风险很小 到此为止,一切都还没有解决得了 试想有一个,总是平安温暖的地角 “请进!”她说:“我给你遮挡风暴” 我燃烧于精疲力竭,埋入...

鲍勃·迪伦:别多想,没关系(张裕 译)

宝贝,坐着纳闷无益 无论如何都没有关系 宝贝,坐着纳闷无益 如果你至今还不知机 当拂晓时你公鸡鸣啼 从你窗户外看,我会已去 你是我要出行的本意 别多想,没关系 宝贝,开你的灯无益 那盏灯我从不知悉 宝贝,开你的灯无益 我在路边黑暗之地 我仍希望有什么你会做或提 要试试让我留下而改变主意 我们无论如何从不过多商议 因此别多想,没关系 姑娘,喊我姓名无益 就像你以前从不提 姑娘,喊我姓名无益 我再也...

鲍勃·迪伦:每一粒沙子(张裕 译)

在我忏悔期间,在我深切需要的时分 当我脚下的泪池,淹沒毎粒新生之种 在我内心有临终之声,寻求某处沟通 挣扎在危险中,在那绝望的道义之中 请不要有某种倾向,来回顾任何错失 象该隐,我正看我须打断的这串往亊 在我愤怒,那能看见造物主的手之时 在每片颤动的树叶里,在每一粒沙子 哦,那些放纵的花朵以及往年的草皮 像罪犯,他们扼制了良知和欢呼气息 太阳要照亮道路,直射在时光的阶梯 来缓解懒惰的痛苦,以及衰...

鲍勃·迪伦:还沒天黑(张裕译)

阴影正落下,在此整天了 太热睡不着,时间正跑掉 感觉就像我,灵魂成钢料 我仍有伤痕,太阳没晒消 甚至无空处,无法任地挑 现还沒天黑,但也快来到 好了,我的人性感,已进下水道 每种美背后,都有痛苦熬 她给我写信,写得实在好 她把心里话,全都写下了, 我却不明白,为何应回报 现还沒天黑,但也快来到 好了,我去过伦敦,见过巴黎妙 我跟河流走,大海也已到 世界充满谎,我已下底了 在何人眼里,我啥也不找 ...

鲍勃·迪伦诺奖致辞多个段落被指涉嫌抄袭

6月13日,美国网站Slate刊登了作家安德里亚·皮泽(Andrea Pitzer)的一篇文章,该文指出,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鲍勃·迪伦得奖致辞演讲多个段落涉嫌抄袭,这些涉嫌抄袭的段落与文学指南网站SparkNotes里的资料雷同。 根据瑞典学院相关制度,获奖人只有向学院提交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致辞,才有资格领取800万瑞典克朗奖金。6月5日,鲍勃·迪伦获奖致辞音频在诺贝尔官网上发布。 在长达...

鲍勃·迪伦:爱如乱麻

一天清早,阳光闪耀 我正躺在床上想她 纳闷她是否已经变了 她还是否红发 她家人说我们一起生活 当然将会邋遢 他们从不喜欢妈妈的家制衣裙 爸爸的存折也不够大 而我正站在路边 雨在我鞋上落下 前往东海岸 上帝知道我为挺过去所付的代价 爱如乱麻 当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她已婚 不久就要离了 我猜我帮她脱离了酱缸 但我用力稍许过大 我们尽可能把那车开远 到西部抛弃了它 在一个悲伤的黑夜分手 两人同意那是最佳 ...

“迟到”近半年 鲍勃·迪伦终于领取诺贝尔文学奖

美国知名唱作人鲍勃•迪伦(Bob Dylan)在获颁诺贝尔文学奖近半年后,终于领取了他的奖章。 他在于斯特哥尔摩举行演唱会之前,先在该城市的一场私人活动上领取奖项。除此之外没有更多的消息被透露。 瑞典学院(Swedish Academy)早前宣布鲍勃•迪伦不会依循传统领奖条件在颁奖礼上发表演说。他的演讲将在稍后以录像形式发表。 伴随诺贝尔奖的是800万瑞典克朗(89.8万美元;619万元人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