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秋

黄金秋:为自己干杯!

擦去脸上的泪水,拭去忧郁的眼泪,迎着陌生的城市和村镇,我为自己干杯! 恩仇有过欢颜有过,沐风栉雨地走过了青春的季节林,蓦然回首的时候,我庆幸自己从未颓废过。 虽然无人携手、无人相约,我也不能为了自己的寂寞,随意采摘不属于自己的心果! 虽然今夜无雨、虽然痛失我爱,我只需一杯不太涩的啤酒,喝来喝去不会再忧愁! 痛的是心,伤的是肺,柔弱的痛伤是眼泪! 我的心迷失在风尘,我的泪跌落在我绽开的笑容背面,湿...
海浪、沙滩-常用

渔魂王:苦涩的海(38)

在大勇指引下,那辆满载酒糟的大卡车在凹凸不平的泥土路上晃晃悠悠慢慢吞吞地进了李家庄。消息一传出,凡是能下地走动的村民都颤颤巍巍地来到了李家村东头的打麦场,像欢迎外国来宾似地脸上跑出了好奇与期待,不容分说便把那辆汽车团团围在了当中。看到村民们那一双双被期盼的大火烧红的眼睛,那一道道被焦急的心情编织出的闪亮的目光,大勇面带笑容从汽车驾驶室跳到了地上。他叉着腰做出了伟人像,对着面前的乡亲们高声大喊:“...
Shitao师涛

师涛:“异议人士”的提法欠妥

中共最擅长干的一件事情就是排名、站队,把人分成三流九等,在国际上,有“三个世界”之说;在国内,分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两大阵营;人民内部矛盾中,还要划出“地、富、反、坏、右”。“文化大革命”中,人民内部矛盾的划分更是随着政治气候的变化而随时调整,比如,人民教师就很不幸被排成“臭老九”。党员、干部的级别就更多、更复杂了,有些问题直到今天还理不顺,常常能见到一些人的名片上写着“相当于副处级”、“享受...
简昭惠5

简昭惠:寻找一种新的人格

亲爱的 你要进来? 或者 正准备离去? 我正在为自已寻找一种新的人格 我不了解外面的世界,同时也并不完全了解自已 过去 我曾经多么热切地捍卫自已的信念 廿年前 我的悲情是如何地氾滥成灾,而尊严却如何可笑地跌落下去? 所以我可以明白地告诉你什么叫做“迷失” 我是不是应该告诉你,“距离”使我看清自己? 人世间一切表面肯定的事物其实如何地脆弱不堪? 在歴史上的某个荒谬时期 追随伟大的领袖、热爱美丽的祖...
六四戒严部队23

申雪:睹戒严部队枪击少年

六四大屠杀的第二天六月五日上午九点多钟,我从市中心王府井去远在永定路的部队医院看母亲。以往我都是骑车走长安街经复兴路一直就到了。六月四日戒严部队从南池子开始把长安街封锁了,我只得骑车绕道,走与长安街平行的前门大街。 我经过正阳门时,看到正阳门两侧通往天安门的道路都被封锁了。远远望去,看得见天安门广场上停满了坦克。封锁线拉着一条绳,后面是卧倒在地成一线的戴钢盔的大兵;他们以交通隔离墩为依托,持半自...
六四戒严部队4

吴仁华: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凌晨,北京工自联常委钱玉民、沈银汉、白东平及骨干成员刘强分别被捕。沈银汉在北京饭店附近的东长安街被便衣抓上警车时奋力挣扎,丢下两个笔记本,一名市民捡到笔记本,特意到广场学生指挥部报讯。 上午10时45分,北大等校学生、工自联常委韩东方、法律顾问李进进及一些成员,约4百多人到北京市公安局前静坐,要求释放被捕工人。双方经过谈判后仍未获得解决,群众越聚越多,包围公安局达7小时。部分学生及工人转往公安部...
蔡咏梅1

蔡咏梅:土改使农民失去自由——我在四川的见闻与体验...

土改前农民是自由民,土改后不仅土地得而复失,而且被牢牢地拴在土地上,逐渐变为一种新式农奴,国家则变成新的唯一农奴主 数年前,前中国社斗院副院长于光远来香港演讲,题目的经济改革。他说:改革后,大家生活得比过去地主还好。那时我们在陕北搞土改,不吃糠的就算是地主。听到此,我第一个念头就是:那你们共产党人当年为什么要搞土改?进而想问:土改自然使地主和地主的子孙倒了楣,沦为万劫不复的贱民,那农民呢?他们又...
鲁扬

鲁扬:黑暗

一种永恒的神密 我们无力觉察 我们被光明和黑暗轮翻围攻 这使我很早学会怜惜 在光明和黑暗中生存的众生灵 人们,除了我们无法感知的旷世之梦 有什么更为永恒?更为长久? 我们拥有一丝人类光明 注定让我们拥有万世的黑暗? 无知无觉是否真的是一种幸福? 达到这种幸福 我还需要在人间走多久? (1996)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胡平2

胡平:关于新权威主义

第一部分 八九民运反思 第五章 关于新权威主义 说到底,戈尔巴乔夫只是比一般失败的改革者多做了一件事,确切地说是少做了一件事(戈氏最初也没有搞政治体制改革)。戈氏的明智之处在于: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去压制民主运动,就对民间的自由化运动采取了较宽容的态度。这就使得民间力量获得了一定的发展空间。由于民间力量与保守势力形成互相斗争的左右两翼,那就给戈尔巴乔夫提供了更大的机动余地。 政治上的结盟常常并不需要...
蔡楚

蔡楚:寂寞──戏赠某君

一朵花开在幽闭的院落﹐ 一片云跌入狭窄的山窝。 若要问我的寂寞是什么﹖ 它是夹在尘封的书中的残叶﹐ 把一个褪色的故事对你诉说。 无表情的电脑终日陪伴着我﹐ 聊天室里的化名古怪而繁多。 若要问我的寂寞是什么﹖ 它是趴在我膝上的一只花猫﹐ 不息的呼噜声把静夜划破。 2001年12月5日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李亚东

李亚东:屁娃

有时,不知为何要想起屁娃。心怀一丝歉疚。 现在,许多人把“人之初,性本善”挂在口头,读了书的人则习惯于鼓吹“童心说”。可是,人性中的恶、尤其儿童精神中潜伏的恶有谁正视呢?一种触目惊心的恶,即使暴露在孩童身上,也不亚于一场“文革”爆发,还有奥斯威辛的焚烧炉。 那是我十几岁时发生的事。扳指头算,大概是七几年。十多岁的我,常受大孩子的欺负,也常拉一群“小不点”自封“司令”。司令的标志就是像《沙家浜》里...
西藏独家

唯色:一位拉萨老人的愿望

藏历新年期间,在帕廓街头与一位老人重逢。他是一位不同于西藏传统意义的知识分子,毕生向往和追求属于西藏的现代化。为了实现这个梦想,他的行动是自筹资金创办学校,让更多的藏人孩子接受现代教育。我多次拜访过他,从他具有传奇色彩和跌宕起伏的人生阅历中,获得不少启迪。此次相逢,老人依然壮心不已,又有下一步的计划和目标,全然不像大多数老人,通常在这样的年纪考虑的是如何消磨光阴。 老人问我:“没回拉萨有多久了?...
阿森

阿森:不亦乐乎

孔子在前面加了一句:有朋自远方来。 不亦乐乎并不证明你非常愉快,非常高兴,也有可能是不亦惊乎,不亦歎乎,不亦悲乎。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有朋自远方来,您一定不亦忙乎! 去机场接朋友的那天早晨,我心情十分激动。穿上了利用率最底的衣服——西装,还系上了领带。我怕系领带,每次戴这玩意儿,总想起系鞋带,朝前绕一圈,朝后绕一圈似乎永远搞不清,看着镜子里笔挺的一身,怎么看都像偷来的。来到外国后,仿佛天天挣紮在死...
杨子立1

杨子立:台独、民主和美国——兼驳“哈佛中国人”

看了“哈佛中国人”(以下简称哈兄)的《就地反独》,使我想起道光皇帝来。面对英国的舰炮,道光首先可以给予外国人领事裁判权,其次可以割地赔银,但对于开放通商口岸却放在最后的底线以内。盛洪说,直到今天,许多人对于中国落后的原因还没有超出晚清士大夫的眼界。看来,出国镀层金回来,某些人的眼界也未必开阔的了。 影响中国的长远发展和进步,有许多因素:自然资源、人口素质、民主政治、公平而自由竞争的经济、多元的文...
王金波20100801

王金波:警察终于来找我了

自5月23日获释回家,警察从未主动找过我。我回家几天之后,因为发现监狱给我开的户口迁移证明上把我的原户籍所在地写成了莒南县十字路镇东良店村,而我被捕前户籍在临沂市兰山区临西一路244号,所以我就想打电话找一下警察。我从来电显示上看到一个手机号码,当时正是这个时间我在村西加油站山东省监狱的警车里看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马宗涛给我家里打电话,所以我以为这个号码是马宗涛的。我打过去,接电话的是村主...
六四戒严部队38

张结凤:血,洒在天安门下

如果这是最后的一枪,我愿接受这莫大的荣光。哦!最后一枪。不知道有多少,多少话还没讲,不知道有多少,多少欢乐没享。不知道有多少,多少人和我一样,不知道有多少,多少个最后一枪…… 是崔健去年的作品。去年没有人想到今年六月血洗北京的荒唐事;去年写下的这首歌,却这样精确地反映幸存者的心声。是的,我也愿意这样,相信千百个学生都愿意这样,假如这枪之后,能换取不再开枪,就让这枪射进我的胸膛吧。 可是,我捱的是...
海浪、沙滩-常用

渔魂王:苦涩的海(37)

天还没有大亮,七八位乡亲们聚集在大勇的门口,在寒冷里抄着手,跺着脚,并且不停地敲着大勇家的门。大勇披上棉衣慌慌张张地从家里走了出来。当大勇看到那么多的乡亲们挤在门外,不由得心里一惊,脸上挂满了疑惑,问道:“是不是出了大事啦?”大勇话音一出,几乎在场的村民同时像鸡啄米似地点起了头,脸上都浮出了惊吓之色。 大勇不假思索地又问:“出了什么大事?”一位村民身子籁籁地抖着走到大勇的面前,面带惧色,用颤抖的...
王学东:李亚东、陈墨

陈墨:茶铺派文学“理论”现编之二:奔月

鲁迅真是“黑色幽默”的天才! 我们知道,“黑色幽默”是把病态或恐怖的成份揉入到喜剧之中;是用尖刻的。辛酸的。有时甚至是绝望的笔调着重刻画人世间的荒谬;是用病态的。讥讽的。荒唐可笑的情节来嘲弄人类的愚蠢。因为“黑色幽默”作家只看到:世界充满谬误,个人和环境永远冲突,人与人之间不可能消除鸿沟与隔阂,人类用“意义”与“价值”来重铸生命显得那样力不从心与无奈及自欺欺人。 曾经因“射落九个太阳”而拯救过人...
六四19890529民主女神

吴仁华: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9日 星期一

天安门广场和北京街头都比较平静,没有出现游行队伍。自下午起,人民大学、北师大、政法大学等校学生自治组织广播站都发出了开展“非暴力不合作运动”,进行“空校”的呼吁。 香港中文大学女学生潘毅等人在天安门广场东北角设立了“香港支援大陆民运物资联络站”,提供香港人捐助的200顶小帐篷等物资,广场上搭起了许多彩色小帐篷,每顶帐篷可容五人左右。 香港专上学联赴京声援团决定暂时冻结声援北京学运的百多万港币的捐...
杨宽兴3

杨宽兴:时光·陷落

我看见那些渐次沉陷的人 已在春天里枯萎 打开一朵花瓣 也无蜜蜂的垂青在午后时分 显现明天的阴影 但是,天色已晚 当有人在你额头刻下消逝的印记 无法逾越的门岗 便让一个人感觉老了 坦克和头盔仍历历在目 仿佛一枚铁钉扎向圆睁的瞳孔 然后,是清晨的雨水 ──血,从来不曾属于昨天 和我一样,追随晚风的姿态 你以落叶的名义逃避枝桠 和我一样,你目视你眼中的尘土 将哭泣的夜晚吹拂 事实上,流云滴落 泥土却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