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林-草地-常用

雪庄:有点儿这样的声音

1 就此停住 在往东或往西的方向 再也见不到一个人影 熟悉或陌生的背影 再也没有一阵熏风暖暖地吹来 再没有一片云 停在昨夜前端的目光 从街上消失 从午夜或接近黎明的街上消失 指上脆弱的记忆 流于空空的雨上 一种常见的雨 落下又回复 空空的街上 有点儿声音 在东方或者西方 有点这样的声音 (继续阅读)...
自由写作网刊

陆承:落在表姐家的衬衫

这是一次 简单而有目的的出行 从兰州到白银 票价:十五元 车次:忘记 车票丢到了垃圾桶 坐在我旁边的 一个艳俗的女孩 在读《我的禅》 我忽然觉得 她那发黄的肌肤 也是静默的诗句 我不时把头 伸向窗口 看到高速公路的某一段 有盛大而美丽的树林 羞涩的三叶草 以及朦胧中 出现的羊群 或者马群 (继续阅读)...
焦国标4

焦国标:连大娘选美本性发功

十六日晚上八点半打的回家,至颐和园东路,车子堵得一塌糊涂。问司机怎么回事,答曰“连战来颐和园吃饭”。( 这不甘寂寞的老头子怎么会这么无聊呢?辗转反侧了大半夜,终于寻出一丝端倪。祸根可能是他的婆姨,连方□女士。有道是,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总会站吁一个了不起的女人。同理,像连战先生这样什么本子都敢接的过气演员,想必背后也一定有个同类女人支撑。 连方□连大娘,台湾选美小姐出身,而选美小姐站台是不分台的...
欧阳小戎1

欧阳小戎:幕布下的恋歌(039~040)

039 脚步声 请让这金丝菊融化, 或是枯萎, 见证你怀中的轻霜。 秋天快要褪去, 那是你的足迹, 在四季交替的日子里嬉戏。 轻一些吧, 不要踩痛了水鸟的翅膀, 他们还要南行。 明天 或者后天, 我去寻一个白昼, 让雨滴在思念中凝成冰雪。 呵你冬天的手, 我的小丫头儿, 北方快要上冻了。 等到黄河停滞的那一天, 请用你的羊毛裙, 来换我的赤诚。 红隼掠过阿尔卑斯山, 神鹰掠过安第斯山, 苍鹰掠过...
余世存1

余世存:流氓管理学——以墨索里尼为例

从字面意思看,流氓就是失去故土的人。文化史家朱大可对流氓的历史有过精彩的论述。失去故土的流民百姓,其心态当然不会太平常,他是暂时的、过渡的,得过且过的赌博式活着,撞大运式地赚出活法儿,他的言行举止都少了生活的理性,没有长远的考虑,他有的只是生存的逻辑,诸如暴力、血酬一类。真正的民众说他是混混儿。一个混字,说尽了流氓的本质。城里多流氓,城市市民多无家园、乡土的感觉,城里流氓人挤人,城里流氓成堆儿撮...
2013%e5%b9%b4%e6%91%84%e4%ba%8e%e8%be%be%e5%85%b0%e8%90%a8%e6%8b%89%e7%bd%97%e5%b8%83%e6%9e%97%e5%8d%a1%ef%bc%88%e8%97%8f%e4%ba%ba%e7%bb%98%e5%88%b6%ef%bc%89

朱瑞:完美的庆典

1954年,达赖喇嘛尊者在拉萨举行时轮金刚灌顶。(藏人绘制) 2013年摄于达兰萨拉罗布林卡(藏人绘制) 这横跨整个世界的对达赖喇嘛尊者八十寿辰的祝福,让我想起远在拉萨时,经历的中国当局对冲拉亚岁(1)的禁止和每周三,祖拉康前面,那格外浓郁的桑烟。那是一种被压抑的思念、被阻隔的痛苦,也是今天这庆典中,一份挥之不去的缺憾,即达赖喇嘛尊者流亡的现实,也是让我这个汉人,深感羞耻的现实。 中国人排斥罪责...
KONICA MINOLTA DIGITAL CAMERA

阿钟:韵文在1980年代前后的苏醒

1980年,我只是一个懵里懵懂的文学青年。那一年,我已经21岁了。 我离开学校的时候,是1977年,算是中学毕业了。毛时代的学校,其实也无所谓毕业不毕业的,离开学校,只是意味着你已到年龄,你的年龄够成为社会螺丝钉了。所以,毕业,并不是学业的完成,而只是说你可以去干活了。 我离开了学校,但却没有真正踏上社会,而成了一个被社会遗弃的人。也就是说,我想做一个干活的人并不合格。 表面上看,我的残疾原因使...
黄惟群3

黄惟群:不要再说大历史

中国文学久来热衷于向历史邀宠,寄希望于历史的参与而使作品伟岸光亮流芳百世,特别是大历史,越大越好。这几乎已成一种病,一种追求向往的不病之病;也可说,这是一种自宫,是中国文学把“历史”当切刀对自己的文学细胞、文学生长力进行的“阉割”。 毫无疑问,文学可以涉及历史,就像文学可以涉及爱情与死亡。事实上,任何文学作品,都涉及历史。历史由各种各样人和人群的行为构成,真实的人、真实的生活,都能折射历史。真正...
旧办公室

金渝:四小美女

(一) 学府真是个养老院,隔一段日子才能办一回为期一周左右的学习班,忙碌几天,班一散,就没事了。教员尤其没事。司机很忙,财会人员也忙,保管、打字、电工也还有事,行政干部围着院长们转,看上去也忙。于是工人们和干部们对教员很有意见,说学府白养活几个教员,学府不应该调教员进来。有一个时期,驱逐教员的民意甚是强劲。其实工人干部再忙,比起其他单位,也还是无所事事。 因为无所事事,故而学府的人几乎个个养尊处...
六四

李必丰:狱中诗

(李必丰,名不见经传的诗人,小说家,六四政治犯,廖亦武在中国四川省第三监狱的牢友。先后两次被判刑,总共坐牢12年。曾有200多万字的手稿被狱警搜缴。至今仍坚持无望的地下写作。) 莫名其妙的虫子 你是我头颅里蠕动的虫子 自由在高墙外面 爱人在高墙外面 儿子在高墙外面 母亲朋友都在高墙外面 我在监狱里 你在我的血液里 尽管蠕动的虫子让我烦躁 可你从我的里面为我疗伤 (继续阅读)...
张先痴

张先痴:极权与“洋相”

洋相,被《现代汉语词典》注解为“出丑”和“闹笑话”。生活中因各种原因,随时随地都可能出现自己的和别人的洋相,因为是寻常人身上发生的寻常事,通常是一笑了之。 但是,国家元首级人物,在外事活动中出丑或者闹笑话,就肯定会造成一定的国际影响甚至“震惊世界”,轻则使该元首个人形象受损或者矮化,重则降低国格伤及国家民族。因为这类洋相的非比寻常,完全有资格享受“国际洋相”的“美誉”。 当代史中,几桩令全世界目...
农村-2

寒江雪泊:狐皮大氅

一 “在下”的“贱籍”是蛮国、昧省、僻县、荒乡的靠山庄。俺的那靠山庄处于穷山恶水之地,山不名水不灵,自然是圣贤不到就难出雄杰。所以自古村里头就没出过什么有头脸人物,环村所居之人都是庸愚传世的穷棒子。按本朝社会政治成分的称谓基本都是:“老贫下中农”。文中故事中所说的那个“于老万”就是这靠山庄中的一个村民,世界万千众生中的一介尘沙。 “于老万”形容憨厚、神情呆滞其貌不扬,一如我们在街市上看见的那熙熙...

043:朱虞夫

姓名   朱虞夫 笔名 性别   男 出生日期 1953年2月13日 出生地点 浙江省上虞市 居住地点 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近江新村9幢l单元701室 教育程度 1971年杭州教育学院中文系肄业 职业   杭州市上城区房管局物业管理员,《在野党》杂志编辑,前杭州民刊《四五》月刊负责人 笔会会员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2009年6月) 拘捕日期 1999年6月19日羁押(监视居住),9月15日逮捕(第一...
陈破空3

陈破空:台湾驸马弊案冲击两岸

●总统女婿涉嫌弊案而被捕,是真正体现“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驸马之弊在中共太子党看来,简直是小儿科,大可偷笑不止。他们滥用权力、非法经商,挪用、贪污、受贿,鲸吞国有资产动辄上亿乃至数十亿计,人数之多,更无人知晓。 台湾总统陈水扁的女婿赵建铭,因涉嫌卷入台开“内线炒股”弊案,被台湾检方拘押审讯。“驸马爷”被捕,震动台湾朝野。身为总统的陈水扁,直接受到冲击,不仅声望大挫,而且面临在野党逼宫下台的压...
汉心

汉心:个人才是决定集体目标的终端

现代人的觉醒即意味着传统意义上的“集体行动”已随着市场化的全面渗透而日渐分解成为个人化的选择,这一方面源于社会中心缺乏驱动个人为之努力的激励机制,另方面则是长期“渎神主义”教化导致的价值分裂,使得人们非但不能从盲目的政治朝圣中找到“甜头”,找到足以让自己安身立命的根据,反而因过度的积极和热情而领受了太多的权力攻伐对人的羞辱和伤害。依此一路反思追究,人们不仅看透了以往政治全能主义的虚妄,还由此洞穿...
孙文广1

孙文广:劳教酷刑与信仰迫害——兼记废劳教签名

中国众多劳教所关押着大量法轮功学员,那里成了信仰迫害的集中营,施行各种酷刑;劳教制度践踏人权,无视人道,背离人性,必须扫入历史垃圾堆,尽早废除。 劳教所骇人听闻的酷刑 从1999年开始,众多劳教所成了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信仰法轮功的人,在这里遭受洗脑之苦和非人的待遇。劳教所存在多种酷刑;前不久一个刚从劳教所放出来的学员,向我描述她的各种遭遇,包括:被四肢拉直,捆绑在“死人床”上,人呈“大”字形,...
自由写作网刊

基尔克郭尔:轮作——对一种社会睿智学说的尝试

富有经验的人们声称,从一种基本命题出发应当是非常有理智的;我遵从他们的说法并且从“所有人都是无聊乏味的”这句基本命题出发。或者,难道会有什么人会足够无聊乏味到了要来反对我这说法的程度吗?这一基本命题现在在最高的程度上有着那种令人厌恶的力量,那种人们总在“那否定的”之中要求的令人厌恶的力量,——在这里,“那否定的”在根本上是一种运动原则;它不仅仅是令人厌恶的,而且还是无限地令人觉得可怕的,并且,那...
沙叶新

沙叶新:《永不服罪》的徐洪慈——仰天长啸:不!

(配图:徐洪慈4幅/胡思升提供) 荒原中的一面旗帜! 有些人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折磨他人,以折磨人为业,以折磨人为生,并以此为荣,以此为乐。“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正是这一类人的圣旨。尤其专与人斗者,更是乐此不疲。所谓“斗”就是残酷的折磨,就是血腥的折磨;从肉体到精神,从个人到亲朋,都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让你永世不得翻身。这是谁对谁呀?怎么仇得如此不共...
法拉奇1

张桂华:一个人的战斗——读法拉奇《愤怒与自豪》

这注定是一个人的战斗,注定是一场无法获胜的战斗。 一人敌一国,不,岂止一国,而是以一己之力,挑战世界上拥有信徒人数最众的伊斯兰教义,这需要怎样的胆量和勇气? 她明察时势,懂得政治正确的风向和合宜的取向,也未必不明白这一番义无反顾的激烈抨击猛烈发射所可能招致的全方位反弹,可她全然不顾,赤裸裸跳出来,向“9·11”暴徒,向恐怖主义基地,向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教义,向欧洲,向整个世界,声嘶力竭地发出了自...
昝爱宗3

昝爱宗:文明与野蛮:最不坏的制度和最坏的制度

我们常说,一个好的制度,可以使坏人变成好人;而一个坏的制度,可以使好人变成坏人。民主制度,自然是一个经过检验的最不坏的制度,而独裁专制制度,已经被证实是一个最坏的制度。 建立好一个最不坏的制度后,最关键的就是政治家的责任和能力了。在管治国家社会的事务中,有高度政治智能的统治者,有时可以将不可预期的坏事变为好事;但是缺乏政治智能的统治者,却经常使好事变为坏事。由邓小平倡导的中国改革开放政策便是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