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看君:以崇高的名义,行着杀人的罪孽

Share on Google+

有机会,去看看吧!

土斯廉的受害者纪念雕塑

(土斯廉的受害者纪念雕塑)

面对柬埔寨的贫困,中国人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这里的人太懒了!

初初一听,这句话似乎有点对。一个18万平方公里土地的国家,地处热带,物产丰富,似乎不应该这么穷才对。

在这个自然条件完全可以种三季稻的地方,他们的农民只种一季稻。大巴车经过乡间,大片的土地抛荒,牛羊悠闲地吃草,村里人根本不去照料,由他们自生自灭一样。不是懒是什么?

然而,当我从金边郊区的杀人场和S21集中营出来,从阴森恐怖一下走到阳光明媚的时候,我突然明白了,柬埔寨穷,不是因为柬埔寨人太懒了,而是这个国家没有足够的现代阶层来引领国家的经济发展。

我所谓的现代阶层,包括知识分子、城市市民、教师、学生、商人、律师、医生、工程师等,他们接受过现代文明的熏陶,是整个民众的精英阶层,一个民族如果有这么一大批精英,即使暂时遇到困难,也会很容易东山再起。

日本就是如此,二战结束后,民生凋敝,但帝国期间培养起来的精英阶层基本面没有大的影响,很快就重新回到发达国家阵营。柬埔寨却是另外一副样子,内战彻底结束,拉那烈和洪森握手言和,刚好20年,在国际社会援助下,发展虽然很快,但依旧未能摆脱贫困。

真正的原因就在于,在红色高棉统治柬埔寨的三年多时间里,波尔布特对柬埔寨实行了令世人震惊的大屠杀。当时,柬埔寨全国人口有800万,被红色高棉以各种理由杀掉了300万。相当于每三个人中,就有超过1个人被屠杀。被杀掉的,大多数就是民族精英和知识分子。整个柬埔寨被红色高棉斩首,现代阶层出现了断代。

红色高棉1

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民族内部的大规模屠杀。波尔布特在法国留学,学习的是电子专业,回国以后,他的目标却是发动农民,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不仅要包围并夺取城市,最终目标是要消灭城市带来的现代文明,消灭私有制,消灭城市阶层,成立一个以农村合作社为基础的纯粹共产主义社会。

红色高棉宣布,取消货币和市场,实行按需分配和全民供给制。男女老少集体劳动,在公共食堂集体就餐。原本的鱼米之乡,普通老百姓甚至只能勉强喝上稀粥。波尔布特禁止私人财产,取消家庭,甚至婚姻也由组织安排,婚后夫妇要分开居住。

红色高棉2

禁止人们从事宗教活动,勒令僧侣还俗。视知识为罪恶,不设正规学校,禁用书籍和印刷品。只唱革命歌,跳革命舞,取缔传统歌舞戏剧,严禁西方文化传播。人们不能自由流动。全国没有邮政电信,也没有医院。

波尔布特认为,城市是资本主义的丑恶象征,会腐化干部群众,要想实现最高革命目标,就必须消灭城市。占领金边之后,波尔布特就以美国空袭为由,下令紧急疏散市民,连私人物品都不许拿,立刻就走。短短几天,这个拥有200万人口的东方巴黎,仅剩下两万多人,只有一家商店开门,没有汽车、公交车,完全依靠步行,除了首都的功能外,基本就是一座空城。而仅仅在疏散途中,就死掉了几万人。

红色高棉3

红色高棉4

不止在金边,在全国其他城市,也都进行了类似的疏散。从城里转移出来的是“新人”,即旧政权的军政人员、知识分子、僧侣、技术工人、商人、城市居民等。他们被集中到一个个劳动营地,接受“旧人”、即原红色高棉军民的监管。“新人”们不仅失去了自由,还要食不果腹地从事超强度的体力劳动,饿死、累死和被随意处死者不计其数。

柬埔寨的“独立之父”是西哈努克国王,是他带领柬埔寨从法国殖民统治之下获得独立。然而,红色高棉对他也不放过。夺取政权之后,宣布罢黜西哈努克,并将他软禁。西哈努克当时在柬埔寨的十几个孩子和亲属,统统被作为“新人”下放劳动,最终全部遇害,一个都没有回来。

整个柬埔寨陷入了恐怖统治之中。在金边,红色高棉设置了“第21号安全监狱”,即S21集中营。这里原本是一处法国人建设的高中,院子里有高大的椰子树和榕树,有四座教学楼,自从成为集中营之后,书声琅琅的校园,就成了人间地狱。

红色高棉S21集中营

筑物周围绕起了带高压电的带刺铁丝网,原先的教室里,用砖块和水泥砌起了一个个不足一平米的监房。所有的窗户,包括走廊,都用铁条覆盖并绕上电线以防止犯人逃脱或者跳楼自杀。改造完成后,柬埔寨人称这里为“土斯廉”,即“有毒的高地”。

集中营的犯人从柬埔寨全国各地送来,前期的犯人主要是朗诺政权时期的政府官员、军人以及学者、医生、教师、僧侣等,后期的犯人主要是红色高棉政权的党员、士兵甚至一些高级官员,如外务部副部长沃维、信息部部长符宁等。罪名通常是叛国或通敌。

1975年至1979年间,估计总计有1.5万至2万人被囚禁在S21集中营(也有说总数超过20000人的)。最终存活下来的,仅有7人。其中有个画家,后来将所见所闻用油画进行了记录。

红色高棉S21集中营2

S21集中营实际上是个中转中心,主要任务是对犯人进行审讯。犯人们在集中营里,进行了照像存档,今天,这些照片都挂在房间里,一个挨着一个,密密麻麻。犯人们被脱去所有衣服,无时无刻都被拷着。不是用手铐铐在墙上,就是几十个人被铐在一根大长铁条上。

审问中,犯人先遭受的,是各种各样的酷刑。拔指甲、剁手指、灌辣椒水都是正常的酷刑,甚至还有一种屎刑。把人头朝下倒挂起来,冲着一口粪缸吊下去,把头埋进粪里,然后再拉出来,如此往复。没有人能扛得住这里的酷刑。

红色高棉S21集中营3

犯人们首先会被要求说明他们的个人成分以及家庭背景。假如他们是红色高棉成员,则必须要说出他们何时加入革命以及在党内的职务。接着犯人必须按照时间先后招供出叛国通敌活动。最后,犯人要供认出一份名单来指认同样是叛国分子的朋友、同事或是熟人,有些名单上的人名甚至多达上百个,而名单上的人通常会被抓进集中营接受审问。

红色高棉S21集中营4

红色高棉S21集中营5

在这里审讯完之后,犯人们就被送往位于金边郊区琼邑克的杀人场予以处死。这里离市区有15公里。到了杀人场,同样是一副平静而美丽的场所,里面各种果树林立,树木参天,前来参观的人虽多,但却毫无生气,安静得令人窒息。

红色高棉杀人场1

进入杀人场,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座高高的灵塔,灵塔是信仰小乘佛教的柬埔寨人存放死者灵骨的地方。这座灵塔,有17层,每一层都堆满了在这里发现的头骨。许多头骨上有钝器击打出的大洞,这是为了节约弹药,看守们用棍棒或者砍刀活活砍死犯人的铁证。

红色高棉杀人场2

红色高棉杀人场3

一些小孩,则被摔死在一棵质地坚硬的榕树树干上,这棵树,现在叫杀人树。树上挂满了祈福的手串,人们流连在这棵树下,眼含热泪,无法想象孩子们的绝望和恐惧。

红色高棉杀人场4

红色高棉杀人场5

这里,到处都堆满了行刑的工具,死者的衣物,有些女性的衣物,甚至还很绚丽,在玻璃柜里,没有受到灰尘的侵扰,就像新的一样。可以想见,当年穿上它们的女孩子们,是多么青春美丽。然而,所有的生命,在她们最美丽的时候,化成了一个个枯骨,一件件遗物,在玻璃柜里发出无声的控诉。

土斯廉和杀人场,是金边附近两处红色高棉的罪证,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这里设立了博物馆,并将其作为人类共同的历史遗产。其实,除了这两处,在红色高棉统治时期的柬埔寨,还有大量的类似集中营和杀人场。

红色高棉罪证博物馆

柬埔寨历史资料收集中心在全柬170个县中的81个县进行了勘察,在9138个坑葬点发掘出近150万个骷髅。这些人死于处决、劳累、饥饿、营养不良和疾病。

红色高棉内部的韩桑林、洪森等人发动叛变,联合越南反对波尔布特,越南军队基本没有遇到抵抗,轻松占领金边。这一天,被称为“解放日”,他们至今还作为国家重要纪念日,仅次于“独立日”。这就是疯狂迷信的力量,最终导致这种疯狂的行径。而疯狂的行径,最终人心丧失。

可以想见的是,当波尔布特下决心用消灭肉体的方式来消灭城市阶级,这个国家实际上和现代文明之间,形成了断层。柬埔寨花了40年,还远未能弥补这个断层。文明一旦中断,要接续起来是很难的。缺少了一整个精英阶层的引领,这个国家很难从战争中恢复元气。

与大屠杀相关的红色高棉领导人逐渐受到审判。波尔布特倒行逆施,众叛亲离,1997年被手下逮捕,宣判无期徒刑,次年病死。农谢和乔森潘分别被控反人类罪、谋杀罪、政治迫害和攻击人性尊严等多项罪名,被判无期徒刑。S21监狱长康克被判35年徒刑。

波尔布特

(被囚禁的波尔布特,死在一张肮脏的席梦思上)

柬埔寨特别法庭庭审现场

(柬埔寨特别法庭庭审现场)

遗憾的是,在这里,基本上只能看到来自欧美或者东南亚其他地方的游客,中国游客相当稀少。翻遍留言簿,也只有寥寥几句中文。中国游客,都被导游拉去富丽堂皇的地方,不是大王宫,就是购物商店。这大概是旅游模式的不同?亦或是旅游需求不一样?

红色高棉罪证博物馆留言簿1

红色高棉罪证博物馆留言簿2

有机会,去看看吧!

原创: 晓看君 晓看 7.16

阅读次数:1,29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