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小议刘剑梅短文“毛泽东不高兴”

Share on Google+

最近,在香港科技大学人文学院任教的刘剑梅写了一篇短文,题目是“毛泽东不高兴”。作者感慨道:“中国女性地位比建国初期下降”。

作者说:“毛泽东时代的破四旧太激烈,把传统中一些有价值的文化也破坏了,这是事实,但同时它也去掉了一些封建糟粕,如迷信、男权的大家长制等,这也是事实。我一直认为20世纪中国革命的最大好处,就是女性解放,女性成了‘半边天’,女人获得与男人同等的地位与权利,把‘三从四德’‘三妻四妾’等垃圾铲除了,这对于受了几千年压迫的中国女性其实是福音。”

可问题是,今日中国,先前被打倒的传统封建思想又复活了。在作者看来,“最糟糕的是传统男权主义的回流”。例如,满世界的二奶,小三,已经多到令人见怪不怪,还有,女性一过30岁还嫁不出去就被讥讽为“剩女”,等等等等。前后对比如此强烈,倘若毛泽东死后复活,目睹今日中国女性地位之低落,一定会不高兴。

刘剑梅说中国革命带来了女性解放。从上下文看,作者说的中国革命,应该是指共产党革命。其实,中国的女性解放并不是从共产党,从毛泽东的破四旧开始的。早在清朝末年就已经开始了,在民国时期更有了显著的进展。另外,说共产党革命才带来了女性解放也是大可商榷的。台湾就是反证。台湾没经历过共产党革命,没经历过破四旧运动,可是台湾的女性早已获得解放,台湾女性的地位远远高于今日大陆。去年三八妇女节,马英九总统发表文章祝贺,其中提到,按照联合国妇女发展指数和性别权力测度,在全球160多个国家中,台湾位于前列,分别排名第20位和第22位。按照性别平等指数,台湾更是名列第4,仅次于荷兰丹麦瑞典。

不错,毛泽东确实大力推行妇女解放,主张男女平等。但是,毛时代的女性解放运动至少有两大弊端:一是抹煞两性差异,二是靠专制权力强制实行。

刘剑梅讲到电影《李双双》,说李双双不怕“夫权”,敢于争取在家庭中和在社会中的平等权利,不愧是社会主义时期女性主义的代表。“有封建男权意识的丈夫喜旺和她‘斗’,故意跑到城里干活,想杀一杀她的锐气。可是,革命时期的婚姻是有党管着的,喜旺绝对没有胆量去触犯‘生活作风问题’来报复她”。

我要指出的是,正因为李双双的自主性不是靠公平的法律,而是靠党的意志来保障的,因此一旦党的意志变了,她的“自主性”也就岌岌可危了。更何况在毛时代,人们的恋爱和婚姻都被党关着,造成了多少人间悲剧。作者不应该一无所知,怎么还能对这一套表示肯定呢?

中共建政60余年,后30年和前30年有很大不同,在不少方面甚至截然相反。于是,有些人在对后30年的某些现实深感不满的同时,不免对前30年大加赞颂。殊不知后30年出现的种种弊端,恰恰就是前30年做法的物极必反,以及专制权力的翻云覆雨。正确的态度既不是用后30年批判前30年,更不是用前30年批判后30年,而是对贯穿前后这60年的专制权力进行整体批判。

来源: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2013年10月15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7,723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