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8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近期施政貌似强势,细看只是回避问题,更暴露弱点。如此下去,只会淘空她本已十分有限的政治能量。

她推出填海1700公顷大计不久,又宣布取消刘小丽参加立法会补选的资格,两者同样是粗暴专横,蛮不讲理,表面是强势管治不怕拂逆民意,实际却是统治意志虚怯,争取民望既无心亦无力,只好全面倒向政治靠山了。

1700公顷的填海计划,没有财政预算,也没有具体规划,无法交代填海土地的实际用途也算了,甚至如兴建费用和完工日期都说不出。耗费万亿填成的人工岛,除了居住100万人,增加商业用地,究竟可以为香港带来什么好处,值得花上大部分的储备,同样不用论证,不用交代。

林郑的决策也使她信誉扫地。去年九月,她成立土地供应专责组,声言开展土地大辩论,是认真听取民意,以凝聚社会共识。事后回看,不外是缓兵之计,以疏导民怨,但眼见民意大都倾向发展棕地,收回粉岭哥尔夫球场,便马上转軚,不顾专责组搜集的民意结果,不顾基本政治道德,急不及待宣布填海发展的决定。

她似乎懵然不知,烽火戏诸侯事小,罔顾民意对土地发展的看法,既小觑民智,也败露她的虚实。一是只会迎合却不敢碰触地产商、乡绅的既得利益。全力填海就等于向既得利益者投降,因为地产商手上近1000公顷荒废农地,还有1600公顷棕地,政府都不会收回。日后,政府只好笑骂由人,将以公私合营模式发展这些土地,向既得利益者输送利益,比董建华当年让李家兴建数码港更不堪。

加大填海规模的决定,同时是宣布真正话事人不是林郑,而是现任政协副主席、首任特首董建华。当年,可持续发展委员会首先建议填海1000公项,发展“东大屿都会”,并列入土地大辩论谘询文件,可见至去年底政府仍未有定见。但随住董建华为首的“团结香港基金”跟进此议,把填海面积加倍至2200公顷,林郑便马上追随,一脚踢开专责组,自己一锤定音。

外人无从知晓,究竟是林郑不理填海好坏,只求投其所好,满足既得利益集团的要求,还是靠着董建华的支持连消带打,提出真心相信的填海大计,并顺势向地产商输送利益,合作发展荒废农地。从政治看,两者其实分别不大,她今次突如其来不华丽的转身,都不外是明示自己政治能量不足,要全面靠向中央信任的人物,为填海计划押阵,争取建制派的全力支持。

同样,特区政府取消刘小丽的参选资格,外人亦无从确知是北京还是选举主任的主意,但重要的是,用思想观点剥夺政治权利已成惯例,林郑不但哼一声也不会,更表现得义不容辞,百分之百接受现实。她只懂紧靠北京,心无二念助纣为虐,以政治标准剔除参选人,大家早已没有幻想,只是没想到可以杀红了眼,埋没理性和常识,沦落到跟那些在街头叫嚣“爱国爱港”的群众不相伯仲。

政府今趟剥夺刘小丽的政治权利,是典型的冤假错案。把命运自主等同港独,是偷换观念,又或者认定自决前途必定大多数港人赞成港独,当然是错。讨论2047年的后事,怎样也不影响2047年前的宪制秩序,更与拥护《基本法》无关,明知如此,却无中生有,政治入罪,当然是假。刘不支持港独,只是主张公投前途时留有港独一个选项,也变成不支持北京拥有香港主权,“屈得就屈”,当然是冤。用冤假错三合一罗织罪名,打击政敌,正是眼下林郑政府全身投入政治大跃进的拙劣表演。

选举主任的穿凿附会更令人大开眼界。刘小丽提出“政治上公民自强自决”、“中共对香港没有自有的、不需尊重香港人意愿的主权和统治权”,政治言论而已,选举主任却因此断定刘不接受北京拥有香港管治权的合法性,也等同不拥护《基本法》。如果引用选举主任不须讲理的上纲上线逻辑,他否定自强自决就是否定代议政制,认定北京不需要尊重港人意愿就是否定“高度自治”,两者皆违反《基本法》,反对国策,抗拒“一国两制”,看来要首先取消其选举主任资格,再进行纪律调查。

从孤注一掷填海造地,掩护日后更紧密的官商勾结,再到乱扣帽子,制造冤假错案,在在显示,一味借助和报効政治靠山的林郑政府只懂饮鸩止渴,并且病入膏肓。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