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月香港【星岛日报】报道:近日,一则中国游客在俄罗斯沙皇时期建设的叶卡捷琳娜宫大厅地板上为孩子把尿的消息,令俄罗斯人震惊不已,相信这是该宫殿历史上首次有人在其豪华硬木地板上小便。

据俄罗斯【圣彼得堡电视台】报道,事件发生在位于圣彼得堡西南方向普希金城的叶卡捷琳娜宫,八月二日前来参观的一个中国旅游团中,一位母亲为了解决自己孩子上厕所的问题,直接就让其在皇宫大厅历史悠久的豪华硬木地板上小便。

俄媒体称:事件发生后,整个叶卡捷琳娜宫的工作人员都被震惊了,从馆长到普通服务人员都赶到现场查看和处理。工作人员称,这是历史上首次发生类似事件。

叶卡捷琳娜宫是俄罗斯女沙皇叶卡捷琳娜一世修建,距今有约三百年历史。宫殿以其特有的女性特色著称,被形容为建筑精巧淫靡,色彩清新柔和,弥漫着女性的柔美、娇媚的风韵。

有关中国游客在国外类似的行为和传媒报道屡见不鲜,见怪不怪,似乎己经成了中国游客甚至中国人的标签,以至外国有些旅游热点、酒店、攴厅等不得不用中文贴出专门针对中国游客的“辱华”性的警告,如:“请勿涂鸦”、“便后沖水”、“请勿大声喧哗”、“请勿浪费食物”……,最令中国人不堪和丢脸还有“请勿随地吐痰”、“请勿随地大小便”。

在巳经“回归”了中国的前英国殖民地香港,由于北京放纵大陆游客的大量涌入,这种情况发生得更多更严重更恶劣。大陆游客不遵守香港法律法规,地铁车厢里进食、搭车、买票打尖不排队,水货客疯狂抢购并占用人行道当街分货打包、公众场合大声喧闹……以至与香港市民产生矛盾引发争执的事情,几乎随处可见,无日无之。笔者曾见香港报纸大字标题“全世界都怕咗大陆游客”(全世界都怕了大陆游客)。

前几天,在苹果动新闻上看到一则视频报导,在著名游客区尖沙咀人来人往的尖沙咀至尖东的地铁行人通道上有一个大陆小男孩蹲在地上拉大便,排泄物上覆盖着两张便纸,几个男女成人站在旁边,其中一个貌似家长的成年男子若无其事的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照例一脸无辜地向周围包括记者解释:他只是小孩子啊,突然便急,没有办法……。一向任劳任怨的清洁大婶发怒了,拒绝打扫现场,要求孩子的父毋自已动手自行清理,周围的群众一致叫好!

大陆游客若无其事地在地铁车厢内进食,在车厢内随手抛弃垃圾的行为,我不但在电视新闻里见过,在现实中确曾遇到过,证明传媒报导非虚,还有成人家长怂恿小孩在地铁车厢对着门缝小便、大白天在闹市区马路人行道旁边下水道阴井盖上大小便的丑行被热心市民拍下公开的视频。

所有这一切噁心的丑行理所当然地受到香港市民指责的时候,大陆的家长几乎无一例外地会一脸无辜地辩解:他/她只是小孩啊,便急了没办法……

这里就有两个“一国两制”的问题了。请允许笔者在此以一个大陆香港人(从大陆移居香港的香港人、曾经在大陆长时间生活过的香港人)的身份给出个人的见解:

1,香港人(特别是香港父毋)会问:在中国大陆,是否所有未成年孩童均不受法律约束?

答案是:在大多数中国大陆人心目中是这样的。在毛泽东长达数十年的“无法无天”统治下,中国大陆数十年间居然没有任何法律,成为全世界罕见的无法之国,因此,十几亿老百姓根本不知法律法规为何物?全民心目中没有任何法律意识,“改革开放”后改行“依法冶国”开始全国普法教育,但是这是一项长期的艰难的巨大工程,不是短期可以立竿见影的,在大陆,能做到成年人守法己经很不容易了,因此大陆人普遍认为法律只约束成年人而不包括未成年孩童。

2.大陆人会问:难道香港孩童就不是人?不食人间烟火?为什么同是未成年人,香港的孩童上街就不会内急,不会随地大小便,而发生这样“意外”的事清一色是大陆孩童?

答:那是因为香港长久以来就是法治社会,香港人普遍法冶观念远远高于大陆人,香港法律明文规定:成年父毋或监护人有责任教育和监督未成年子女遵纪守法,对他们的一切行为负完全的法律责任。所以,成人家长上街前一定要求小孩如大人一样在家里解清大小便,上街后如果内急,小孩也会如大人一样忍住或在父毋协助下找公共厕所,香港小孩就有这份定力和责任心,宁颠拉在裤裆里回家清洗,也绝不愿意汚染公众场所,如果有人让小孩在公众场所随地大小便,香港小孩打死也不会这样做的,因为他们从小就养成了严格的法律意识,养成了自觉守法的观念和习惯,有着强烈的个人自尊心。

所以,回归以后的中港矛盾深刻地证明了“一国两制”的构想并非如大陆某些政治家,特别是拍脑门决策的领导人和香港那些呵眉奉迎的政客想像的那么简单,除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种根本不同的政治制度矛盾难以调和之外,两地长期分隔所造成的巨大的法律差异、思维方式、行为准则、道德水准以至生活习惯的迥异,在在都给天真的“一国两制”政治幻想一记记清醒的耳光。

2018年9月29日于香港

——《纵览中国》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Tuesday,October 2,201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