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文学家谈德国党争与难民潮

Share on Google+

威斯纳(左)认为2015年总理梅克尔夫人将国门敞开,接纳大批中东战争难民是一种仁义之举,当时很受国民的支持,发展出一种“欢迎文化”。图/廖天琪提供

数周前德国巴伐利亚州的议会选举,一向执政的基社盟失去了绝对优势,接下来黑森州的选举中,梅克尔夫人的基民盟也惨败,失去约11%的支持率,人民用选票来对执政的大联合政府表达不满。梅克尔总理的“难民政策”是姊妹搭档的基民盟和基社盟之间内斗争执的导火线,也是困扰欧盟28个国家的头号难题。

一向深受民众爱戴的梅克尔夫人在总理的宝座上稳坐13年,今年初她第四次连任联邦总理,但不断受到姐妹档基社盟主席赛贺佛的掣肘,现今地方选举她的党受到牵连,民意巨幅下跌,她深谙“见好就收”的道理,优雅地宣布放弃继续担任基民盟党主席,但是总理的职位还将保持至任期结束的3年之后。

笔者跟对德国文坛很有贡献的文学评论家威斯纳(Herbert Wiesner)先生探讨了这个目前在欧洲媒体备受关注的议题,威斯纳一直认为文学和政治这两个领域是息息相关的,他的文学评论往往都带着社会性和广阔的视角,聆听他如何看待这场动摇德国政局的变化,有助于我们了解当下欧洲面临的困境。

威斯纳认为2015年总理梅克尔夫人将国门敞开,接纳了大批中东战争难民,这是一种仁义之举,当时很受到国民的支持,发展出一种“欢迎文化”,凡是有难的人,不分族裔,只要我们有能力就应伸出援手,这是基督教文化里的人道精神。但是还是有一些德国人,特别是原来东德地区的居民,他们以前较少有跟外国人接触的经验,害怕过多的难民会冲击德国本身的社会。然而德国是个经济强劲,社会稳定的国家,来自叙利亚的战争难民,人数并不那么多,德国有能力消化吸收他们。当年纳粹恐怖时期,许多德国人也都变成难民,逃到别国去,寻求安身立命之地,如今进行反馈,接收难民是很自然的。

威斯纳出生于1937年,自小在杜塞尔多夫成长,大学专业是文学和艺术史,毕业后在慕尼黑的《南德意志报》担任文学评论主笔和记者。1985年,威斯纳在柏林创办了“文学馆”(Literaturhaus),这提供了一个崭新的文学融入社会的机制。在文学馆周遭,还附带有咖啡馆、书店、庭院,馆内有较大的空间可以举办文化活动,如演讲会、朗读会、舞台戏剧和艺术展览等,这是对普通民众开放的,让城市居民能直接接触到文学家和他们的作品。以后德国各大城市纷纷紧跟建立了类似的“文学馆”,推动普及了人们对文学的爱好。

威斯纳从1985年至2003年都担任柏林文学馆的馆长,为许多尚未成名的作家,提供了公共平台,让这些作家有机会将自己的文学作品在读者和媒体中拓展空间。在他担任馆长期间,他在文学馆举办的展览和文学活动的基础上,编撰了许多文学和艺术集子和目录,为无数的文学活动留下了历史性的纪录。2005年,德国联邦总统给威斯纳颁发了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勋章,该勋章是表彰在德国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方面做出重大贡献的人士。

威斯纳夫妇,威斯纳的妻子是德国著名的女作家UrsulaKrechel.图/廖天琪提供

威斯纳先生出生在一个医生家庭,原来对医学有兴趣,但是孩童时期就听闻了纳粹藉“优生学”之名,进行种族清洗,甚至种族绝灭,因此成年后,断然走上文学之路。青少年时期就开始对流亡议题感兴趣,并且关心流亡人士和作家,这一直影响到他往后的事业。他始终从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出发,帮助有困难的异议人士和异议作家。担任德国笔会秘书长期间,他非常关注中国的作家群体,特别是刘晓波的写作,其博士论文《审美与人的自由》引起威斯纳的共鸣,非常感动,佩服刘的洞见和勇气。

威斯纳可算是德语文学评论的重镇,凡是经他评论过的书籍,都会引起公众界的关注。顺便提一句,威斯纳的妻子是德国著名的女作家UrsulaKrechel,她是诗人,出版过十几本诗集,但她最近几年的小说为自己在文坛上奠定了盛名,其中《上海,远在何方?》和《地方法院》都在中国有中文译本。两本书都是以犹太人在纳粹时期的悲惨流亡命运为主题。不过威斯纳为了避嫌,自然不会为自己妻子的小说写书评,实属可惜。

欧华论坛|政党内斗动摇了铁娘子梅克尔的威信
资料来源:明镜火拍youtube

民报2018-11-19

阅读次数:633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