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荣获世界足球冠军的启示

Share on Google+

世界第十二届足球杯赛,最后让意大利得了冠军,颇使球迷感到意外。论技术,意大利的足球水平未必比西德队高明。为什么它在下半场连进三个球呢?意大利的领队阿尔佐特道出了获胜的秘密:“上半场我队有极好进球机会,即由卡布里尼罚点球,他竟未踢中,动摇了我们的军心,这种事情不仅影响罚点球队员,而且影响了整个队,但是在中间休息中,全体队员都围在卡布里尼身边,安慰他、鼓励他,他们都表示有信心打好下半场,争取获胜,果然在下半场得了胜利”。而西德队呢,他们在中场休息的时候,却发生了内部争吵相互埋怨之声不绝于耳,弄得教练不得不改变了上场队员的组合。

这个对照多么鲜明,胜负之要诀在那里又是何等鲜明!应该说,意大利足球队的这一条重要经验,不仅对我国的体育界适用,对各行各业也是适用的。比如说吧,有许多企事业单位,为了整顿劳动纪律,制订了各种奖惩条例,其中对应予奖励的部份往往写得含糊、概念化,只是寥寥几条;但在扣罚奖金或其他处分就规定的苛细而繁琐,形成了动辄得咎,一不小就得受罚的局面。劳动纪律要不要整顿,情节恶劣要不要受处罚?这当然是需要的。但必须理解,没有职工的自觉,单靠行政手段和处罚扣奖金之类,是达不到整顿劳动纪律的目的,而处罚这个手段使用起来必须慎而又慎,必须真正查明责任所归,设身处地的帮助他分析出错的原因,做到受罚者心悦诚服,处罚(不论是行政的经济的)毕竟是一种辅助手段。

从事意识方面工作,也有类似的情形。如文艺界发现三五篇情绪不很健康的作品,便群起而攻之。虽然,说理的正确的批评是需要的,但有时也会给作者造成很大的精神上的压力。这里且不论找毛病找错了的事故。假定那些作品确实有毛病,我们每年的新作品如雨后春笋似的创作出来,见诸于报端者何止五六千篇,其中出现三五篇有毛病的作品,实属难免。正如排球名将郎平扣杀来球,也有若干次打出界外;正如卡布里尼在对方球门口踢十二码罚球,也有踢不进的失误。论理,从事复杂的创作活动,失手或出错的机率较之踢足球、打排球中出现的失误还要多。创作勤奋者,出错的机率也多,懒得不动笔不会出错。如果对出了差错的,不加分析,一味责怪,岂不是鼓励人们挑选绝对安全的懒汉道路吗?为什么不能学学意大利的球队那样,“在中间休息中,全体队员都围在他身边,安慰他、鼓励他”呢?当然,文艺事业远比踢足球、打排球复杂,其“失误”的后果也比扣球出界、罚点球不中的影响更加深远,那么,不妨在“安慰他、鼓励他”之外,再加上“批评他、帮助他”(这种批评应该是同志式的,充分说理的)。批评是必要的,但不要“一窝蜂”,这不是很好吗?

作为每个作者,每个从事实际操作的工人来说,应该力求不犯差错,不出次品。特别是原则性的后果严重的差错,要尽力避免。每个人应该认识到对祖国、对人民、对建设精神文明具有高度的责任感。作为领导则还是要鼓励同志们大胆工作,不要怕犯错误,犯错误总是难免的,我们要允许犯错误。犯了错误,改了就好。党中央就规定了著名的“三不主义”。遗憾的是遇到单位里某人出了什么差错,或是发现某一篇文章观点不正确,有的领导者往往神经紧张了,不照“三不主义”办了。在这些地方,我们何妨借鉴意大利足球队呢?

必胜的信心,高昂的士气,精神的舒畅,是取得工作胜利的重要保证;而谨小慎微、明哲保身、生怕出了差错而挨整,对犯过错误的抓住不放、另眼看待,形成不求进取敷衍上级的气氛,就难以培植必胜信心和高昂的士气,既做不到精神的舒畅也谈不到磐石般的团结。这次意大利足球队荣获冠军给我们的启示的意义,岂止是打排球、踢足球而已?

一九八二年十二月《文汇报》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阅读次数:58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