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力阳:明治维新到底是什么?

Share on Google+

明治维新起源于外国的压力和挑战,这是不争的事实。在1853年佩里率领的“黑船”到达江户湾约十年前,幕府和朝廷(天皇)已经知悉清国在鸦片战争中败于英国的详情,而1863年萨摩藩与英军之间的萨英之战、1864年英、法、美、荷四国联合舰队炮轰长州藩的下关港,更使萨长两藩、幕府和朝廷着实地领教了坚船利炮的威力。围绕着“开国还是攘夷”、“由谁主导政权”这两个问题,忧国忧民的武士(身份位于士、农、工、商四个等级中的最高级)、强藩、幕府和朝廷进行了一场持久的博弈。此时,绝大部分的日本平民还抱着看热闹的心态,置身于事外。在幕府军和长州藩酣战之际,江户的平民还在大浴场里嘻嘻哈哈地谈论着两军谁胜谁负。到了1868年,尊皇的一派最终胜出,“大政奉还”和“王政复古”是对第二个问题的答案,确立了以天皇为核心的尊皇派的领导权。掌权后的尊皇派在明治天皇的旗号下开始了明治维新,他们推行的西式“文明开化”则是对第一个问题的答案。

明治维新怎么看都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件怪事。为维新而奔走的志士们最初高喊着“攘夷”的口号,最后却走上了全面效法西洋的“文明开化”之路;自称是“王政复古”,推行的却是一整套“前不见古人,后难见来者”的新政;说是为了免于沦为欧美列强的殖民地,后来却一步步地将周边国家变为自己的殖民地;武士阶层领导了这场变革,最后却将这个阶层完完整整地埋葬在历史的坟墓中。

说明治维新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件怪事,还在于维新志士们在实现这一社会大变革所耗费的社会成本之低。在戊辰战争(1868-1869年)中死亡8200人,在西南战争(1877年)中死亡12200人,加上被处以死刑者,总共不过3万人。即使从世界史的角度看,这个数字也是小得惊人。法国在大革命时期的总人口为2700万,相当于明治维新时期日本总人口的70%,但是在大革命过程中因内乱及处刑而死的人数多达65万,再加上因战争死亡的人数则多达百万之众。另外,与日本明治维新同时期的美国内战,南北双方死亡人数也多达50万 。这只是社会成本的一个侧面。德川幕府将政权交还给天皇之后,原来为幕府服务的各级家臣除了一部分留在德川家继续为其效劳之外,剩余的80%都进入明治新政府效力。这使得社会平稳过渡,人力资本得以保存,社会管理的知识和技能得以传承,为社会经济的稳步发展提供了基础前提条件。另一些国家(如法国、俄国等)在革命后动辄以镇压反革命为名,对旧社会管理阶层进行大清洗,与之相比,明治维新所耗费的社会成本有云泥之别。也因此,即使社会经历了这样的大变革,日本的传统文化也以极自然的方式得以保存。这是另一笔社会成本的节省了。

那么,在这场大变革中,是谁唱了主角?首先,来自萨摩、长州两藩的西乡隆盛、大久保利通和木户孝允这“维新三杰”功不可没。西乡隆盛主要在军事方面,大久保利通主要在行政管理方面,木户孝允则主要在集思广益、开设议会方面发挥了大才干,成为明治新政府强有力的支柱。其次,原来幕府的各级家臣们,如前所述,转而为明治新政府效力,维系了新政府的日常运转,起到了中坚力量的作用。再次,日本的普通民众也有不俗的表现。这一点相当部分地继承了幕府时代的遗产。幕府末年,江户(今东京)的就学率及识字率高达70%-80%,中心区高达90%,而在一些区域,女生修学人数多于男生。同一时期,伦敦的就学率及识字率只有10%,法国大革命时期法国10-16岁年龄段的就学率仅为1.4%。中国的史家喜欢拿戊戌变法与明治维新作简单的比较,殊不知二者的基础条件有着很大的不同,而民众的教育水准则是其中的一项。

既然是明治维新,不可不提明治天皇。明治天皇即位时年方十六,维新志士的领袖们致力于新天皇的教育,希望他成为一代明君圣主。但待到天皇成人之后,这些领袖们则又希望他统而不治,不要亲自介入到太多的政务中去。实际上,明治天皇在他长达四十五年的治世中,始终保持着一种超然的姿态,基本上不介入具体的政务,但他的长期在位增强了国民的凝聚力和安定感。

将大政奉还给天皇之后的德川庆喜是一个被普遍地忽视,甚至备受嘲讽的败将。但换个角度看,他却是成就了明治维新的大功臣。在鸟羽、伏见之战中,他身为最高统帅,在首战失利时临阵脱逃。后来西乡隆盛兵临江户城下,他又派出胜海舟与西乡和谈,实现了无血开城,将江户城(东京)及政权和平移交给了明治新政府。倘若德川庆喜迷信什么“德川家族基因”,抱着“老祖宗打下的江山不能丢”的念想,整合各藩人马,卷土重来,与新政府的讨幕军打个三五年,谁胜谁负还不得而知。若交战双方向欧美列强请求援助,再打个十年八年也未必不可能。如此一来,明治维新自然化为泡影,日本、东亚乃至后来的整个世界史或都将重写。然而,德川庆喜顺应时势,淡然地退出历史舞台,也成就了明治维新。在这个意义上,德川庆喜是隐藏着的明治维新大功臣。

如此看来,明治维新是一曲交响乐,演奏者不仅有天皇,有以“维新三杰”为代表的维新志士、元幕府的家臣,还有普通的民众,甚至还有退出历史舞台的幕府末代将军。这些角色都不可或缺,各有各自的担当,共同演奏出了一个大时代的大乐章。

那么,明治维新究竟是什么?是一场革命吗?明治维新只是将实权从幕府转移到原来有名无权的天皇,并不存在着所谓的“被统治阶级推翻统治阶级”的“阶级斗争”,领导这场变革的武士阶层甚至将自己所在的整个阶层彻底地消灭掉,所以,说明治维新是一场革命不符合历史事实。那它是一场政变吗? 从“王政复古”和戊辰战争看,确实有政变的成分,但仅仅说是一场政变,显然不能概括明治维新复杂的、系统的、全方位、划时代的大变革。

依我之见,明治维新是日本原有的前近代文明生态系统在遭遇到近代文明生态系统的压力和挑战时,由日本的政治精英为主导、自主推进的一场系统升级进化的自我革新运动。这场自我革新运动取得了大成功,但也有大缺陷,也付出了大代价,这大代价既包含了日本自己的牺牲,也包含了此后历次战争中日本给其他国家造成的牺牲。直到二战结束后,日本制定了新宪法,实施了战后改革之后,这一系统升级进化的历程才得以完成。但无论怎么评价,日本都是一个从旧文明生态系统向新文明生态系统升级进化最为成功的典范。从历史的连续性看,明治维新则是这一系统升级进化历程的序幕。对于任何一个处于相同历史局面的文明体而言,明治维新都是一部值得认真研读的、历久弥新的经典。

(明治维新系列之一)

文明生态系统进化的经济理论 2018-11-22

阅读次数:54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