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空落的掌声

Share on Google+

“孩子们,”手风琴教师操着悦耳的女高音朗声说:“这次地区庆祝‘五·四’青年节,要举行文艺演出,特邀我们少儿手风琴班参加,电视台还要摄像!”

“哇——”20多名小琴手爆发出一阵欢呼。

“还有一个好消息,”教师满面通红,神采飞扬。“我们地区尊敬的书记爷爷、专员伯伯要在百忙还抽出宝贵时间来看望大家!”

“哗——”20多双小手拍得通红。

当女儿回家激动地告诉我这特大喜讯时,我也激动了。女儿小小年龄便要登舞台、上电视,还要受到“百忙的”爷爷、伯伯的亲切接见!虽然又要收50多元演出服装费也在所不惜。

接下来是紧张的练习,小女每天做完一大堆作业后,自觉苦练到深夜。“五·四”前一天是预定的被接见日。20多名祖国的花朵装扮一新,一大早各自背着沉重的手风琴赶到排练室恭候爷爷、伯伯大驾。

那几天赤日炎炎,气温很高,孩子们挤在排练室热汗直流。等到11点多点,一辆锃亮的轿车飘然而至,教师慌忙领着小琴手一边鼓掌,一边齐声呼喊:“欢迎、欢迎”。

车上钻出一位胖胖的叔叔,他向小朋友们解释,书记爷爷和专员伯伯太忙,来不了,他是某局某处的处长,代表爷爷伯伯前来看望。小朋友们依然热烈鼓掌,虽然没盼到尊敬的爷爷和伯伯,但处长叔叔好孬也是一个有品官衔的“大人”’,平时,岂是女儿这种资历的小人儿能轻易见到的?

排练室太热,处长叔叔很快便由教师陪着,去了吃中午饭时应当去的地方。

20多名“小艺术家”便由各自的家长领着,散落到各个路边店、凉面摊,边吃边等待下午的彩排。

从排练室到演出场地,足足有2公里,“花朵”们“行政级别”太低,自然不能享受派车送的待遇,只得顶着烈日,背起风琴,走得大汗淋淋。到下午三点半轮到手风琴班彩排时,有三朵“花儿”太娇弱,居然现场中了暑!

“五四”下午,女儿演出归来,气喘吁吁但洋洋得意地告诉我:她们的演出录了像,晚上地方新闻要播出。

晚饭时,女儿唯恐漏过了播放时间,捧着饭碗痴痴坐在电视旁,还特邀了几位她的同学一块儿欣赏。

终于开播了,女儿大气不出,双眼放光。首先是书记爷爷讲话,接着是专员伯伯发言。讲话和发言都很长,从发扬爱国主义到把各项工作抓紧抓好,面面具到。这些内容我熟悉,只需将时间一改便可用在“七·一”、“十·一”和元旦等场合。爷爷伯伯好不容易讲完,屏幕上接着是几家出了赞助的单位的表演,再接下来——再接下来便是另一条新闻了。

女儿呆坐在那儿,既失望,又难堪。我自然也颇为不快,我女儿虽说没有任何“级别”,但大小也是朵“祖国的花朵”。爷爷伯伯叔叔们天天都在屏幕上,干嘛不让一点儿给这次活动又出力又出钱又出汗的下一代?

望着女儿那失望的稚气的眼睛,我只得安慰她说:虽然没有播放,但你们好孬还是让伟大的摄像机对准过。爸爸活到这把年岁,连“没有播放的摄像”都没享受过。只是,只是当今听说书记爷爷、专员伯伯要来看望时,你用不着将小手拍得通红。

(1998年11月23日《重庆商报》副刊)

木公的博客2008-01-09

阅读次数:26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