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北京在西藏采取政治同化、经济掠夺的野蛮政策

Share on Google+

作者 法广 播放日期 10-03-2019

图为西藏流亡宗教精神领袖达赖喇嘛2009年9月1日对高雄信众发表讲话/路透社照片

今天是3月10日,西藏抗暴起义迎来60周年。60年来,西藏局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藏人的处境却始终受到多方质疑。德国西藏动议组织负责人藏人格拉夫曼斯(Axel Grafmanns)表示:藏人受到很大的孤立,需要得到声援。今天,全球多个支持西藏权益的组织纷纷在多个大城市举行声援西藏活动。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法广:路透社报道,北京政府今天加强了对西藏地区的监管,在西藏暴动60周年之际,严格禁止外国记者和外交官进入西藏。北京为什么会采取这样的措施?

廖天琪:三月份正是两会期间,我们都听到关于中国内部有不少问题(的消息),比如经济发展触焦,李克强已经把经济增长下调至6%。而且国内的民心也在变,大家慢慢地已经感觉到这个政府在某些方面的做法使国家陷入一种险境。在这种情况之下,人们对民族问题也逐渐增加了一些敏感性。

为什么北京不让西方的记者和外交官去(西藏)呢?大家都知道,(目前)在国际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承认西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但是特别是西方(当然也有东南亚的国家、日本等等)是非常同情西藏的。比如说,今天是西藏抗暴60周年的日子,全世界有几百个城市都挂上西藏人的旗,同时进行一些纪念活动。而且我们也知道,在全世界有成百上千的支持西藏的组织。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情形:北京不让西方人、外交官、记者到西藏去,当然是非常清楚:他们不愿意外国人到了那边去、看到真相,害怕他们会把这些真相透露给外面,就会更加增加世界各地的人对西藏的同情。正因如此,北京采取了这样的措施。

法广:达赖喇嘛在流亡生涯中提出“中间道路”解决西藏问题的主张,希望西藏能够实现自治,却未获北京政府认同。60年来,北京在西藏推行了怎样的政策?

廖天琪:这个问题可以从几方面来说。一方面,当然可以从政治、文化、民族问题上来说。北京采取的是一种同化政策。就是要把西藏的语言、文化、甚至宗教,纳入到汉人的文化领域里面,把藏人变成汉人。我先把这一点放置在一边,主要我想从经济的角度来谈谈。

北京政府真的把西藏看作一块风水宝地。举一个例子:有一些食品公司发现西藏的环境非常地好。那里的水如同神仙水,比如:娃哈哈食品公司到那边去调查,打算在那边采取西藏的水,他们办了一个“西藏好水,世界共用”的宣传活动。他们表示:中国有好水,好水在西藏。因为冰川是几十万年、甚至更长时间以来冻结在那里,它的水非常非常地纯净。这种纯净的水孕育了生命。西藏高原的水质非常地丰富,而且质量非常非常地高。他们就想在那个地方开采这个水源。同时制作饮用水。这是2014年的事情。但是一、两年后,他们再进行调查时,发觉西藏的水已经污染到非常严重的地步,里面有重金属。这是因为很多很多的(企业)、完全不顾环保的规定、在那边胡乱地开采各种各样的矿,而且在开采的时候、在排水的时候,没有进行处理,使得当地整个的地下水受到严重的重金属污染。德国有一位环境问题专家、水力学专家王维洛先生写了一本书,叫做“亚洲的水塔、西藏高原的生态危机”。他在这本书中就提到(相关问题)。

这虽然好像是一个环境问题,但实际上也是一个政策的问题。北京政府从来没有把西藏真正看成自己真正完整的、一个好的国家的领域。就是利用它、掠夺它、破坏它,毫不留情。这么一块风水宝地今天被他们搞成这个样子,令人十分痛心。北京在西藏推行的(究竟)是什么样的政策?就是在政治上同化,经济上掠夺,而且是用一种野蛮的方式。

法广:2009年2月以来, 150多名藏人选择自焚,您如何看待这种抗争形式?

廖天琪:我感到非常非常地痛心。其实我是非常反对这样一种抗争形式的。我们这个世界太过于冷漠。(极端)伊斯兰组织使用暴力手段来推行他们的宗教信仰和政治诉求,用暴力、血腥手段杀人、杀无辜的人,虽然大家都痛恨他们,但他们却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力。

藏人呢?藏人不去危害生命,不去危害别人,他们只用自焚的方式来警惕我们,替我们这个世界来敲响警钟。但是令人痛心的是,这么多的人白白死亡,虽然有一些报道,但真正关心此事的人又有多少呢?实在非常非常的少。因此我是非常不赞成这种方式的。达赖喇嘛尊者也说过他不赞成这种方法。

我想,做任何一件事情,不要只从一种道德的诉求和一种理念的追求出发,也要考虑是否能够收到效果。藏人的这种自焚方式,事实上是一种惨痛的付出,但是受到的反馈和效应非常非常地低。我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我觉得也是带有罪孽的一个汉人(因为中国共产党在那里做了那么多的坏事),我们都感到耻辱。我有一种强烈的希望,希望藏人不要采取这样的方式,用其他和平的方式、理性的方式来争取他们的自由和权力。

阅读次数:2,39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