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我们都将站在你的身边——国际笔会会长致函独立中文笔会香港年会

Share on Google+

独立中文笔会是国际笔会会员团体之一,但它是一个特殊的团体与平台,诺贝尔2010年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是我们的前会长,他四次系狱,在狱中度过将近九年之后,于2017年被折磨致死。我们有十余名会员至今仍陷於中国监狱,特别是胡石根、秦永敏等会员,一生都身陷囹圄,还有王怡、刘艳丽等新近遭逮捕刑审者。我们的国内会员自由言论、写作、出版等,犹如走钢丝,跳火坑,这与当今世界民主格格不入。国际笔会一直关心我们笔会的发展和会员的命运。当他们知悉独立中文笔会2019年的香港会议,国际笔会会长、副会长特意发来了祝贺信函,内容恳切,关爱之情流露于字里行间。

国际笔会会长詹妮弗•克莱门特祝贺信

亲爱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

你一定知晓,独立中文笔会在我心目中的分量。在这个纷乱的时代,你们在香港举办庆祝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研讨会,象征着一种希望。国际笔会举行第一届大会的次年,也就是1924那一年,就已经有中国作家积极参与这个组织的运作,他们的反帝运动与维护中国的自由文化运动,使国际笔会直接受益。

你们这次会议上颁发“刘晓波写作勇气奖”,令我非常感动,刘晓波代表了国际笔会的核心价值,他的牺牲,让世界各国的作家知晓,自由与人权迟早将在中国重新得到尊重。

你们的另一位会员的命运,也一直盘旋在我的脑海里。一年前,我主持了国际出版商协会的大会,将“伏尔泰出版自由奖”(Prix Voltaire)授予了勇敢的出版商和独立中文笔会会员桂民海,整个国际笔会大家庭,特别是瑞典笔会,一致谴责对他的恐怖绑架与监禁,并呼吁立即释放他,让他能够与他的女儿一起回到瑞典。国际笔会不会后退,也不会停止我们的声援行动,直到桂明海获得自由为止。

我要让独立中文笔会所有成员知道,当你们为思想与言论自由,写作与出版自由抗争时,国际笔会是坚决而强烈地支持你们的。去年9月,在印度普纳市举行的国际笔会年会上,我们谴责和抗议中国对维吾尔穆斯林的镇压。政府以打击宗教极端主义为借口,在新疆地区设立“再教育中心”,未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大批收押伊斯兰民众,强迫接受政治洗脑,禁止他们进行宗教及文化活动。虽然没有官方数据,据估计至少有100万维吾尔穆斯林遭遇了这样的政治迫害与镇压,其中有热依拉·达吾提(Rahile Dawut)、阿布都克里木•热合满(Abdukerim Rahman)等著名学者,齐孟古尔•阿乌特(Chimengül Awut)、阿布拉江·阿烏提·阿尤普(Ablajan Awut Ayup)、阿卜杜拉迪尔·贾拉拉丁(Abdulqadir Jalaleddin)等诗人、作家和音乐家。这是一种反人类的罪行,国际笔会将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一次次谴责。

五四运动之后的两年,国际笔会于1921年在伦敦成立。我们在两年之后,将举行国际笔会的百年庆典,欢迎你们与全球的笔会一起来庆祝这个日子。自1921年以来,国际笔会建立了一个全球团结、翻译、抵制迫害、进行辩论的友谊网络,面对正义缺失,自由写作业受到打压时,将发出共同的抗议之声。

愿这封信能传递一种信息:当面对压制与迫害的时候,你永远不会是孤立的,我们都将站在你的身边!

国际笔会会长:詹妮弗•克莱门特

2019年3月25日

国际笔会副会长露西娜•卡特曼发来贺信

国际笔会副会长露西娜•卡特曼贺辞说道:“独立中文笔会四月间在香港举办颁奖和文学会议,我向各位来参会的勇敢的同事们致敬。我真希望能知道你们每个人的名字,认识你们的面孔,并且一一向你们问好。

“在当下,民间社会的空间日间缩小,进步的计划受阻,敢於说真话的人也被压制,言论自由实在不容乐观。但是我们作家拥有一种东西,让任何压制力量都不能得逞,那就是:‘我们拥有彼此’。我们之间有着强有力的连接。在彼此之间,我们有一个持久的空间可以思考问题。共同地,我们可以面对任何事情。我们可以找到方法,不被外界批评或自己的(冲动)情感所吓倒。我们可以使用好的文字,用它也能导致良好的行动。

“今天与会的人可以见证刘晓波写作勇气奖和林昭纪念奖的颁发仪式,你可以听到一些专家发言和对当前情势的分析。但更有价值的是:你们可以彼此看到对方。看到很难见到的同事,遇到新的朋友,以非常特殊的方式分享经验。

我祝贺各位,愿你们每个人顺利愉快。”

会长的贺信原文:

Dear Tienchi Martin-Liao, president of ICPC

阅读次数:8,27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