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牧:独立中文笔会在香港

Share on Google+

四月十八日,“五四百年文化研讨会”暨独立中文笔会颁奖礼——2019年香港会议前夜,独立中文笔会海内外会员,络绎不绝从各地抵达香港,因笔缘之情,会员们维系在笔会的共同平台里,在诗文书画中耕耘,“恰得一年相聚”,文友聚集,故旧相会,谈笑风生,不亦乐乎。

近年来,独立中文笔会每年均在香港举行年会,香港无疑是中国人思想解放、文化自由、民主宪政的前沿阵地,一界之隔,可谓是民主自由两重天。香港前议员刘慧卿女士说:希望笔会每年来香港举办会议,“只要你们能来,就表示这裡还有一点点自由。”廖天琪会长说:“我们在香港开会,也是一种‘造势’,也是体现了一种与国内的‘衔接’,发出反对专制政体的‘异音’。另外,是测试中共当局是否放行我们的会员自由出境,也是一种探视国内政治宽紧的‘风向标’”。

笔会的良师益友纷纷发来了贺辞与感言。

鲍彤的贺辞

原中共体制内著名民主派代表鲍彤先生发来贺辞,他这么说道:“不要皇帝,不做奴隶,各尽所能,寻求真理。这就是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这就是民主和科学,这也是我所理解的五四。书赠,独立中文笔会——鲍彤(已亥)”

高瑜的祝辞

著名的记者、报刊与网络专栏作家、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高瑜,发来贺辞说道:“整整百年了,无论白话文,无论文言文,我们都不能自由写作。1942年起,‘爱国主义’就在为红色政权铺路。科学与民主,一直是七十年的党国追杀的洪水猛兽。——高瑜为迎接第一百个‘五四’而写”

王丹的贺信

天安门八九民主运动领袖王丹,发来贺信说:“身为笔会会员,我不仅要祝贺今年年会的召开,更要表达我对本届年会的主题‘五四百年’的高度认同。在‘六四’30周年之际,纪念五四100周年别具意义,因为1989年的知识分子,继承的就是五四传统。从五四到六四到现在,一条绵延百年的红线,就是中国知识分子为了推动中国的科学与民主而不断推动的过程,也是一个百年启蒙的过程。衷心祝愿独立中文笔会的会员们可以继承五四传统,延续六四理想,用我们手中的笔,为中国未来开辟新章。”

杨黄美幸大使的贺辞

台湾总统府无任所大使杨黄美幸,发来贺辞说道:“由五四运动到六四天安门事件,我们知道中国人是有反省能力的。美国独立宣言:‘人生而平等,生命、自由、及追求幸福,是不可剥夺的权利’,任何违反这些基本人权的政权,历史证明必将灭亡。但人权并非天掉下来的礼物。必需靠群众前仆后继的努力及追求,甚至被关,被打,甚至牺牲生命在所不惜。独立中文笔会一直呼吁国际关心中国层出不穷的人权问题以及香港在一国两制下,已被侵蚀剥夺殆尽的自由民主。我个人尤其对于会长廖天琪及副秘书长潘永忠尽心尽力,多年来奉献心力,给予最高的敬意,也祝大会圆满成功!”

谢志伟大使的感言

台湾驻德国代表处大使谢志伟,发来了“从五四到六四”的感言,这样写道:“从五四走到六四,好长的一条路!荆棘遍布,八九不离死。科学并未说一不二,当说的,算,一锤定音;民主却是不三不四,说党的,抓,以枪毙命。革命勉称有成,三教九流也能混成九五之尊;人民终究无望,推三阻四可叹宪章,七零八落。八十年后,五四精神,八字犹不见一撇,八路却已走成绝路;——物质即便丰富,精神可惜近贫。”

刘慧卿的贺信

香港前立法会议员刘慧卿发来贺信,指出:“很高兴独立中文笔会决定于香港举行2019年会议,贵会成立的宗旨是推动言论自由,香港面对来自北京、特区政府和亲共人士的打压,令很多人噤若寒蝉,更作自我审查。我期望贵会的会议能为港人打气,支持我们无畏惧行使表达自由,免被秋后笔帐。”

万润南的感言

著名的计算机软件工程师、企业家、异议人士,民主中国阵线组织创始人之一的万润南,以“七律”致天安门母亲的旧诗作阐述“六四”感言:“当年六四国殇时,母失麟儿瑟断丝。举国悲咽人洒泪,屠城得意血沾旗。凄凄岁月君思子,寂寂天涯我祭诗。可叹星移经廿载,何时斗转换云衣?”

王策的祝贺诗

中国共和党主席王策,以“七律”诗致贺与感言:“群贤今日聚香江,五四百年未敢忘。民主尚悲遭践踏,自由不见得张扬。斯文扫地嗟何及,道德沦丧叹灭亡。还望诸公重抖擞,再挥椽笔创辉煌!”

王维洛的“五四”感言

著名水利专家王维洛的感言中指出:“五四运动与八九民运的最大不同之一是:在蔡元培等校长们的努力下,参加五四运动的学生们、包括被抓后又被释放的那些人,经过了一次政治洗礼,而这样的经历对于国家栋梁的培养是必不可少的。谁没有年轻过?谁没有激情过?如果北洋政府对参与五四运动的学生采取暴力处置,那么后来中国社会就会失去一大批精英,比如罗家伦、张国焘、傅斯年、邓中夏、许德珩、罗章龙、罗隆基、王造时、闻一多、瞿秋白、郑振铎、张太雷、周恩来、孙越崎等等,历史也没有这么多彩。而在八九民运中,政府使用了坦克和枪械,失去的生命不会再醒来,天安门母亲的泪水永远在流淌。流亡海外的学子们,已经三十年没有回到故乡,哪怕就是奔丧尽孝也是不被允许。中国的社会在堕落,中国的大学在堕落,中国大学的校长们在堕落。何人再能担负‘干涉政治的责任’?这就是五四运动百年以来中国文化演变的结果。这就是八九民运三十年以来中国文化演变的结果。”

陈破空的祝贺与感言

著名异议人士陈破空的祝贺与感言中指出:“我热烈祝贺”五四百年文化研讨会——独立中文笔会2019年香港年会“顺利召开,预祝大会愉快、成功、圆满、丰收!”“从五四到六四,民间在前行,统治者在倒退;世界文明飞速进步,中国统治者冥顽不化。贪心,既得利益,极端的自私自利,无边的内心黑暗和权力欲,是中国统治者的通病,无可救药的绝症。……五四运动已经一百年,中共统治已经七十年,八九民运已经三十年,专制中国,依然故我。究竟是时代的沉沦?还是民族的宿命?抑或,旧势力的巨大惯性?需要我们这些思想者深思、深究、深省。当然,拯救苦难中国,更需要我们起而践行,重新出发,启蒙,探索,奋进。当仁不让,义不容辞。”

独立中文笔会每一年的香港年会,是海内外笔友的共同节日,“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会员们尽管分别居住在海角天涯,但我们在笔会的大家庭中,犹似亲密家人一般,让我们共同为中国的自由文化,及民主与科学继续努力奋斗!

照片说明:

1、鲍彤先生近影

2、鲍彤贺辞复印件

3、高瑜近影

4、王丹(取自网络照片)

5、杨黄美幸大使(取自网络照片)

6、谢志伟大使(取自网络照片)

7、刘慧卿(取自网络照片)

8、王策贺辞复印件

9、王维洛近影

阅读次数:3,47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