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武:私产越不受保护,社会越危险

Share on Google+

陈志武 杨小凯的思想世界 2018-09-13

杨小凯的去世对中国思想界、特别是经济学界是一种极大的损失,让我们失去了一位具有不折不扣的“知识分子良知”的学者。杨小凯的社会经济思想很多,这里我们不妨回顾一下他关于财产权的观点。

在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举行的杨小凯追悼会上,周其仁教授说,“我认识杨小凯超过了20年,印象最深的是他对现在举世赞同的中国增长还有一种保留和怀疑。这种保留和怀疑是来自他对社会、对经济长期发展面临问题的思考。

其中,财产权的保护是小凯思考的最重要的问题之一:他认为公权力是惟一可以掌握合法暴力的组织。公权力如果不受到制约,那么私人的财产权很难受到保护,整个市场经济就无法发展。

那么,到底如何达到“财产权保护”状态呢?那种状态又需要什么相配的制度呢?接下来,我们试着按杨小凯先生的思路来回答这些问题。

『财产权的保护来自于公平的司法』

为了保证老百姓和公司的财产不受侵犯,必须要有一部法律给他们提供保护,它的作用是防止公权力使原来合法的东西一夜之间变得不合法。从这个意义上说,相对于政府来给老百姓和公司提供产权保护,这应该是最核心的产权保护概念。认清这一点是所有讨论财产权保护问题的前提。

一旦我们认清了这个要点,民众财产得到真正保护所需要的制度框架就很好理解。其重要前提条件之一就是司法必须公平。在民众的产权受到侵犯的时候,他们应该可以到法院去起诉。这样做的前提是对法院的公正必须有信心,否则他们就没有别的途径,可能逼着他们求救于暴力。如果法院不是公平的,而是受制于行政的,那么当行政部门侵害民众产权时,民众就无路可走了。

『财产权的保护力度
决定经济繁荣的程度』

我和杨小凯都坚定不移地相信:只有当社会的多数人都认同财产权保护理念的时候,在这些国家才可能有真正的产权保护,经济才能真正得到发展。

为什么许多拉美国家陷入了动荡,贫困的窘境?

1820年左右拉美国家相继独立时,它们基本都选择了民选代议制政府。但是,当年从非洲运来的黑奴以及他们的后代给拉美国家留下了很大的穷人群体,少数人非常富有,但绝大多数人贫穷,使中产阶层占少数。

由于大多数选民总是处在一个很贫穷的状态,他们的一个愿望就是:不能给富人以产权保护,如果给了他们保护,我们怎么办?他们拒绝了“财产被平等保护”的权利,于是获得了“平等的被抢劫”的境况。

正是有了这样的民意基础,民粹主义才会在拉美生根发芽,没有财产权的保护也成为今天拉美贫困动荡的重要原因之一。

所以,产权的保护不是简单的写不写进宪法、通不通过这部或那部法律的问题,而是整个社会共识的问题。

虽然笔者跟杨小凯的个人交往不多,但我很能理解他为什么在他生命的最后十余年里把相当精力投入到研究经济持续增长与限政制度的关系里。中国今天正致力寻找经济持续增长的途径,杨小凯留下的思想遗产将成为宝贵财富,他的治学人格也会是我们所有学人的榜样。

阅读次数:55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