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彤终于放出来了,这是国际舆论和人权组织向北京不停地强烈抗议,施加种种压力的胜利,不过,检查沈彤回国的一系列行为,有值得加以总结和反思的必要,这不是为了批评某一个人,而是为了吸取教训,从其返国之行的得失中,懂得什么是可行的,什么是冒进的鲁莽的,这种经验教训是现实的,迫切的,等于给海外志士仁人上了有价值的生动的一课。

沈彤年轻,有多方面的才能,他的可爱,自在六四运动及其出国后表现出一种舍得一身剐的献身精神,这是当代青年知识分子最可贵的品德,他的返国之行怀有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勇气,我们始终尊敬和爱护这样的勇士,即使由于他的莽撞幼稚,无功而返,其中掺杂着个人英雄主义,首先要肯定他的这种气魄和舍身精神。谨防倒掉一盆污水,连盆子里的娃娃也一同倒掉的倾向。

沈彤是个血气方刚的青年,政治上不够成熟,他生活在美国自由天地里两、三年了,他对大陆的政治环境发生了错觉,认为国内也会允许他可以成立中国民主基金会分部,可以召开记者招待会,可以把地下的民运人士摄入镜头……等等,他把北京当局看作是美国驻华使馆墙外的自由土地了。沈彤的天真烂漫,不是他一个人特有的,我们看海外的中文报刊,其中不乏颂扬邓小平旋风引起的所谓改革局面如何莺歌燕舞,如何气象更新之类,使跃跃欲试的沈彤先生拍案而起,决定闯关回国,他是对江李体制怀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去的。可见美化十四大前后的江李体制多么有害。

国内严酷的现实,安全人员的锲而不舍,公安部没有睡觉,无产阶级专政的吃人机器照常运行。沈彤碰了一鼻子灰,五十多天的监禁,无情地教训了他,大陆的祖国依然是铁板一块的牢笼,中共的做法,即使在经济上放宽了姓资的成份,但在政治体制上可以说依然如故,君不知,就在上个月,北京三军指挥部还颁发了一个内部指令,内称如发现任何人上街游行,军警在劝告无效后可格杀勿论。因此,指望中共政权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完全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只有在外部世界作出如实的分析后,作为沈彤的战友,然后向他指出他的这次返国计划多少夹杂有私心杂念,这样才能教育他,帮助他,说服他。批评他不是为了责难个人,而是从中提高战斗本领,提高所有的民运战士的道德水平。

《世界日报》刊出胡达昌的文章,其中说:“其动机,或许受去年吴弘达暗访大陆得领一时的风骚”的鼓舞。

吴弘达访大陆成功,妙就妙在“暗访”上,他在发掘中国的古拉格群岛中,运用了超人的智慧和技巧,他是跟中共斗智,不是逞匹夫之勇和明火执杖,当然,吴君是勇敢的,他只熟谙法政系统的空隙和弱点,他巧妙地把公开谈交易与秘密工作结合起来,吴弘达与中共专政机关作斗争的艺术推上了一个新台阶,使中共当局瞠目结舌、徒呼奈何,可惜我们没有将吴的斗争经验好好总结,以致他的后来效法者只领略其成就的辉煌,名声的煊赫,反而忽略了他在一路上运用机智和艺术的方面。在与成功的范例的对比下,便可以看出失败的例子所以失败的原由。可以说:失败的教训与成功的范例都是民运同仁共同的财富。

沈彤的不够老练,除了“明访”不当外,他本人的急于求成,急于成名又害了他,他连累了地下民运组织,使我们感到痛心,令人有“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之叹!沈彤的行为可比水浒传里的李达,但他仍不失为一百零八将里有声有色的一员。

出国后,我曾经乐观的语气说:“国内的大众现在是沉默的,但不能说他们消沉了,反抗的暗流在各地广泛存在着,目前没有涌现而已,这表现中国人民政治上的成熟。”在台下的听众有几人相信此话,我不知道。不过这回由一个不成熟的冒失鬼沈彤接触了湖南、宁夏、甘肃等地的成熟的地下民运组织,证实了王若望所言不虚,仅仅在这个意义上,我倒要感激他咧。

《世界日报》1992年11月5日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