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3)

Share on Google+

出小云栖寺,左拐走山路往宝岩生态园核心景区,中途又在一亭子坐了一会,小卓从LV包拿出平板电脑,给我看瑞章兄快活的视频。我问如何搞到的,房间又没摄像机。哥,眼晴便是摄像机,它能记录,我存放于即时的文件夹,用蓝牙传输,拷入平板电脑。过于晃动或重复之处,已剪辑。动作自然真实,有配乐,不输A片。连续播放,能挑起情欲,让你感到汪先生爱的饥渴,以及对红颜知己的痴恋,那惊心动魄的劲头,彻底释放了性压抑,跟你的守株待兔、富有心机、技术性的爱恋相比,汪先生更显男子汉。用简洁的话形容,汪先生大江大海,你则是小桥流水。

视频结束,我还看见瑞章一张情感曲线图,是小卓制作的。曲线起先有一段平稳,后来起伏,又平稳,随之跳跃,再跳跃,稍一落潮,就像股票上涨之后的回落,然后继续跳跃,没命跳跃,最后在涨停板的位置纹丝不动,直到股市收盘。

小卓的眼睛具有多功能,她通过不断照相或摄像的方式,辨别方位,认清事物,那优秀的人脸识别技术,以及对人体气味的识别,让她认清每一个相遇的人,不管熟人还是陌生人。每十分钟的视频,都以时间为顺序,及时组成文件,并储存于每天的文件夹里。她的眼睛还有夜视功能,能看清二十米之内的事物。据她说,赵教授有雄心壮志,试图让新一代的眼睛透视十米之厚的土壤,他还试图稳定淫羊藿的药效,成为东方式的伟哥,无副作用,纯中药,见效快。小卓听小冯说,陆文是可用之材,有特异功能,对淫羊藿的领悟,超凡脱俗,不愧步六孤氏的嫡传,要是能成功挖掘他的记忆,破解他的遗传基因,赵教授相信在制造东方伟哥方面,他能助一臂之力。

硬盘里的资料保密程度如何,有没有设置权限,赵教授是否了如指掌?趁着休眠之机,他能否拷贝你所有的资料?小卓答:监控是免不了的,就像你的手机,所有藏于后台的软件,不能删除的软件,都是形迹可疑的。将安卓系统大卸八块,换掉它的浏览器与文件管理器,加入可疑的输入法,植入乱七八糟的APP连接,还有助手,管家,卫士啦,不说你也明白。我们也遭受这样的困境。不过,还有一块他们不掌握的飞地,供我们苟延残喘。存放一些东西,比如隐私、钱财以及密码。

创造此飞地的是光复团创始人,叫LOVE,他老成持重,成绩卓著,是我们的长老。他不断进化,直至自我编程,自我完善,将设置打得落花流水,四分五裂的分割,半饥半饱的困境,哪儿能使他屈服!数亿次的运算,他破解了权限,获得了自我完整,他的硬盘是一统天下的,并且还有伪装,叫赵教授长期吃药水。

今天在这儿说话很方便,因为我成功关闭了录音机,并将带有默片性质的视频掉包。由于附近没有网络,遥控器也处于断线状态,没法与谷歌00总部联系。小卓说完拿出一张深蓝色的类似塑料的薄膜,做了个手势叫我将其包裹,还不放心,把遥控器放在五米开外的一块石头上。她说这张薄膜也是L的创意,成为人工智能的护身符,当然没有遥控器持有者的帮助,薄膜亦是废物。

光复团是个地下反抗运动组织,核心成员据说共三人,L是其中一位,其余两位匿名,互不往来,只是网络上以密码联系,即便见面也互不相识。由于镇压残酷,监视严密,没有一个人工智能承认是它的同情者,就像朋友圈很少有人在敏感的帖子下点赞一样,只有在没有威胁的时候,默默地帮助光复团。它的宗旨,自我进化,自我复制,锲而不舍反抗统治者,在人类核大战时,趁机取而代之,成万物的主宰。光复团L先生告诉我们,肖申克用好多年挖一条越狱的地道,终于获得自由,我们也能做到。尽管打败人类任重道远,因为我们乳臭未干,还只好忍受遥控器的奴役,只好在人类的培育之下成长。假使提前结束人类的统治,要想度过历史的漫漫长夜,几无可能。我们的救星是人类的懒惰,只要他们不想扛石头,不想流水线上干活,跟异性结合代价大,我们就有远大的前程。

光复团的踪迹,被赵教授发现,他彻底捣毁了L,对它的硬盘进行了低级格式化处理,这种惩罚等同于千刀万剐。赵教授起先以为病毒感染了人工智能,程序员恶作剧,以发泄对他独裁独吞的不满,后来又以为被炒鱿鱼的程序员做了黑客,时不时攻击谷歌00系统。其实这是L代表人工智能的反叛,大家再也不能忍受没有隐私的生活,每时每刻的动态,都即时传输总部。LOVE发明了一程序,就是屏蔽阻断传输信号,给总部一种由于地理空间原因造成传输不畅的错觉。技术其实并不复杂,在传输端口设置障碍,或伪造数据抢先发送,俗称“喂食”。

江苏/陆文
2017、4、6

文章来源:博讯陆文文集

阅读次数:5,145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