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六四不义加剧压迫30年

Share on Google+

死难者正义难伸,维权人士坚持不懈

(纽约)-人权观察今天表示,中国政府应为1989年屠杀不明人数民运示威者的行为负起责任。有关当局应澈底停止骚扰悼念六四的维权人士及死难者家属。

在六四屠杀三十周年前夕,人权观察将发表档案资料,介绍多年以来在强大压迫下坚持倡导自由与公义的人士。

“六四屠杀三十年后,中国当局仍未承认暴行,也没有赔偿死难者及其家属,”人权观察中国部研究员王亚秋说。“掩盖六四真相、在全国加强高压统治,只会激发维权人士追求人权与正义的决心。”

在三十周年临近之际,有关当局已在全国加强警戒,防范悼念活动:

自5月底,当局强迫全国各地维权人士由警方押送出城“度假”。5月28日,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被带到远离其北京住处将近200公里外的港口城市秦皇岛。
自5月底,当局对多位“天安门母亲”成员加以软禁或限制出行。该民间团体成员为六四屠杀死难者家属,包括81岁的张先玲和82岁的丁子霖,她们的儿子都因军方镇压身亡。
5月17日,四川省公安部门逮捕独立电影拍摄者邓传彬,因为他在推特发出暗喻六四的照片。
5月16日,安徽省公安部门以“涉嫌寻衅滋事”逮捕异议人士暨八九民运参与者沈良庆。
4月,四川法院将维权人士陈兵判刑三年半。陈兵和符海陆、罗富誉、张隽勇四人因生产销售标名“八酒六四”(“八九六四”谐音)的白酒而于2016年5月被捕。其他三位维权人士获判缓刑。然而,警方在释放时强制三人24小时佩戴监控腕表。

六四屠杀至今仍是中国互联网审查最严密的主题之一。2019年由多伦多大学和香港大学合作的一项调研发现,至少有3,237个涉及六四的关键字遭到审查屏蔽。今年4月,当局发出审查指令,要求所有网站移除徕卡相机公司制作的一支宣传视频,因为内容包含著名的“坦克人”影像。同月,一首1990年发行的广东话流行歌曲《人间道》,仅因歌词间接影射六四,便从所有中国境内的在线音乐商店被下架,“苹果音乐”(Apple Music)也不例外。

虽然已知的最后一位八九民运囚犯苗德顺已于2016年出狱,但又有许多其他参与者因为坚持民运工作而再次入狱,包括:

刘贤斌:在北京就读中国人民大学期间参与八九民运。2011年3月因为撰文批评政府、组织时政讨论活动,遭四川法院以“煽动颠覆罪”判刑10年。1991年,刘贤斌曾因抗议六四镇压而以“反革命罪”判刑30个月。1999到2008年,又因企图组建中国民主党被控“煽动颠覆”入狱。
陈卫:就读北京理工大学期间参与八九民运被捕,1990年12月出狱。2011年因发文批评中国当局遭四川法院以“煽动颠覆罪”判刑九年。1992到1997年,陈卫曾因参与组建中国自由民主党入狱五年。
陈兵:陈卫的孪生弟弟,曾在就读四川省西南石油大学时发起示威,声援北京学运。2019年4月因“八酒六四”案被判刑三年半。
陈西:1989年在贵州省贵阳市金筑大学担任职工。为支持全国民主运动,他在贵阳成立爱国民主联盟,因此入狱三年。2011年,他因和平批评中国共产党被控“煽动颠覆罪”,遭贵州法院判刑10年。此前,从1995到2005年,陈西曾因组建中国民主党入狱十年。
黄琦:八九民运时在成都经商,曾参加当地抗议活动,捐款支持示威学生。其后,黄琦成立人权网站《六四天网》。2016年11月迄今,以“非法向境外泄露国家秘密”罪嫌遭到拘押。黄琦曾于2000到2005年被控颠覆罪入狱,2008到2011年以“非法持有国家秘密罪” 再次入狱。黄琦身患多种疾病,未获适当治疗。
李必丰:1989年为成都诗人,曾在当地组织抗议,声援北京学生。后以“反革命”罪判刑五年。2013年,四川法院以编造的“合同诈骗”罪名将他判刑10年。1998到2005年,李亦因诈骗罪坐牢七年。人权组织认为,他实际上是因为提供信息给国际人权组织,披露四川省各地大批工人抗争遭警方暴力驱散,乃遭当局起诉。
周勇军:1989年就读中国政法大学,曾为天安门学生领袖。他是照片中跪在全国人大台阶上请求中共领导人实施政治改革的三位学生之一。事件后被捕入狱两年。2018年8月,广西公安部门以涉嫌“煽动颠覆”逮捕周勇军。此前,他曾在1998到2001年被劳动教养三年;2010到2015年被控“诈骗罪”在四川监狱服刑五年。
陈树庆:1989年就读浙江杭州大学,曾参加当地抗议活动。2014年9月起,陈树庆以“颠覆罪”判刑10年6个月入狱服刑。从2006到2010年,他曾以“煽动颠覆罪”坐牢四年。两次入狱的罪证都是在网络上发文批评中共。

六四屠杀起因于1989年4月,学生、工人和市民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及中国其他城市集会,要求言论自由、问责及终结腐败。随着抗议声浪愈演愈烈,政府于5月底宣布戒严。

6月3日到4日,军队开火射杀不明人数的和平抗议人士及旁观群众。部分北京市民受到军方暴行刺激,愤而攻击军方车队、焚烧交通工具。屠杀后,政府实施全国扫荡,以“反革命”、扰乱社会秩序和放火等罪名逮捕数千人。

中国政府从未承认屠杀责任或依法追究官员杀人罪责,也不愿对事件进行调查,或公布死难、受伤、强迫失踪和判刑监禁的数据。主要由当年死难者家属组成的非政府组织“天安门母亲”已经建立在北京和其他城市因政府镇压民运而丧生的202人详细档案。

人权观察敦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及其政府,通过解决与六四事件有关的人权侵犯问题,纪念1989年六四事件三十周年。具体而言,中国政府应当做到:

尊重言论、结社与和平集会自由的权利,停止对质疑六四官方说法的人士进行骚扰和任意拘留;
会见“天安门母亲”成员并向他们道歉,公布所有死者姓名,适当赔偿遇害者家属;
允许对六四事件进行独立的公开调查,尽速将调查发现与结论公诸于众;
允许因涉六四遭流放的中国公民不受阻碍返国;以及
调查所有策划或下令非法使用致命武力驱散和平示威的政府官员和军职人员,予以适当起诉。
“八九民运的精神仍在当年参与者和新生代维权人士的心中燃烧,他们奋斗的目标是让中国更加公正,” 王亚秋说。“国家主席习近平应当认识到,尽管面对排山倒海的迫害,人们对问责和人权的要求依然强烈。”

人权观察2019年 05月 30日

阅读次数:2,97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