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选是个好制度,它使得民意能够支配政治。通过定期安排的选举活动,使得普通公民能用手中的选票来决定政府和议会(立法会)的去留。

有普选人民方能掌控自己命运

有了自由竞争的定期选举和竞选,政府长官和立法会议员为了得到尽可能多的选票,他们在制订具体的政策时,就必须考虑到选民的意见。他们必须瞭解民众想要什么,不满什么,需要他们如何做,而后提出符合民众需要和公共利益的政治主张。这样,有利于产生符合民意的最佳政权,民众的意愿才不至于被漠视,从而不再由少数权力精英主宰自己,而是民众开始能够控制自己的命运。

普选是个好制度,它能让权力受到民众的有效监督和制约.通过选民的平等参选、候选人的公平竞争,加上一系列的选举规则,给社会带来了一个开放的权力结构,就能防止任何人长期占有权力,甚至形成集权。

普选是个好制度,它最大限度地保障了公民的选举权。在一个国家或地区中,无论性别、年龄、种族、信仰、财富、社会状况如何,只要是成年公民,就均享有投票选举的权利,从而落实了公民参政议政的基本政治权利。

有了普选制度,当权者就能处于民众的监督与约束之下,而不敢滥用职权,唯有如此,他才能够不被罢免并得到选民的肯定。因为每隔一定时期就要进行一次选举,任何个人或集团对政权的掌握都只是暂时的。权力在不同时期被不同的人拥有,从而从制度上杜绝了权力垄断和腐败,使权力能真正地为公众利益服务。

普选是个好制度,普通公民能够通过这样的一种制度设计来参与政治、表达各阶层民众的利益诉求。它让人知道,政治既不可怕也不神秘,其存在的唯一目的,只在于谋民众的自由和福利。投票时,选民有机会比较各个候选人、各个政党的不同政策,从而做出有利于自身权益的选择。

普选制度有利长治久安

通过参加选举投票,普通公民逐步瞭解到政治活动的过程和公共政策的制定,直至提出自己的要求和建议.同时,公民可以体会到选举是表达自己政治意愿的一种机会、一个过程,意识到选举投票是显示自己尊严与价值的一件事情。

普选是个好制度,它有利于一个社会的民主化法治化进程。民主和法治的良好运作是一个社会长治久安、民众自由人权的根本保障。通过普选,一张张选票在选民与政府和议会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成为政治沟通的媒介。

在选举过程中,从选举动员到选民登记、从选区划分到去投票站投票、从选票统计到选举诉讼,无论对选民还是对候选人都是一次“洗礼”。通过选举,整个社会的民主意识得以提高,使得民主观念深入人心。又由于选举的全过程要遵循法律的程式和要求,不管是选民还是候选人都要依法投票和参选,这样也促进了整个社会的法治进步。

普选制度贯彻了平等精神

普选是个好制度,它有着比落后的封建制度、君主专政制度较为文明、较有人性的进步。从它在世界上被确立那天起,人类社会开始逐步告别昔日的专制政体(君主制、世袭制等),而开始往民主政体的方向努力。

说普选制好,根本原因在于这种“普及选举”的制度贯彻了平等的精神,民众头上不再有一个高高在上的君王(或贵族集团、专制政党),从而落实了“人人生而平等”的理念,而平等是人性的基本要求,是人类的基本理想。

时至今日,人类已来到自由民主理念蔚然成风的全球化时代,在那些尚未实行普选制的国家或地区,越来越多的民众发出普选的呼求,採取争普选权的各种行动,普选制业已成为当代不可抗拒的时代潮流。

普选也不是灵丹妙药

普选是个好制度,并非说它是一剂灵丹妙药,它不可能解决所有的社会问题.同任何制度一样,它本身也有许多的弊端和不足,它在历史上也带来过令人遗憾的后果。但人类的政治实践表明,普选制相对于其他公权力产生方式是一种较少失败的制度。

回归以来,澳门在经济发展、经济自由度、人均生产总值、文化遗产丰富、人均寿命高等方面为世所瞩目,但也存在着诸多的社会问题,譬如社会日益分化、贫富悬殊、物价上涨、官场贪腐、外劳人口激增等,尤其是,在管治体制上存在着明显缺陷,在行政主导的制度架构下,立法会难以发挥制衡作用,廉署、司法、传媒等监督政府的力量较为薄弱,民主化的进程也不尽如人意。对于澳门这样一个国际城市来说,作为民主政治基础的普选制更是个好制度。唯有在政治领域实现落实好普选制,才有可能弥补现行体制的缺陷,走出管治的迷途。

澳门普选任重道远

作为中国的两个特别行政区之一,澳门在通向普选制的道路上远落后于香港。澳门的《基本法》中没有像香港那样规定了“双普选”的目标,在实践中也不像香港那样已有了一个普选路线图和时间表,因此澳门的普选路可谓任重而道远.期待作为民主政治之根基的普选制能早日莅临澳门。

写于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四日

註:双普选,系在香港和澳门特区,行政长官和香港立法会普选的并称.在香港,基本法规定了“双普选”的目标,澳门则没有;在香港,已制订出“双普选”的路线图和时间表,澳门亦没有。

文章来源:讯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