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晓旭、王维洛:武汉中心医院党委书记蔡莉是隐瞒报告SARS病毒的责任人

Share on Google+

根据《国际卫生条例》规定,当发生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SARS)一例病例是不寻常或意外的并且可能具有严重的公共卫生影响,因此应当在24小时内予以通报。这个规定在笔者撰写的《破格提升为湖北省卫健委副主任的张定宇是隐瞒报告SARS病毒的责任人——发现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SARS)各国应在24小时内报告世界卫生组织》一文中已经予以论述。

有朋友问:此次武汉新型冠状病毒不是叫COVID-19吗?怎么叫SARS2?COVID-19是世界卫生组织的命名。SARS和SARS2是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的命名。2020年2月11日,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宣布将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命名为“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SARS-CoV-2)”。而2002年/2003年的萨斯病毒是“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SARS-CoV)”。德国政府卫生部关于此次疫情的网站页面依然用的就是SARS-CoV-2。

图1:德国卫生部关于萨斯2的网络页面,图片来源:德国卫生部

2019年12月27日张定宇得知需要转入武汉市金银潭的一名病患所携带的病毒是类SARS病毒,并经第三方检测公司和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证实。但是张定宇没有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预防法》和《国际卫生条例》予以上报。

在同一时间段,类似的事件发生在武汉市中心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是武汉市一座具有140年历史的老医院,拥有4000多名职工,也是距离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最近的一座三甲医院[i]。蔡莉是武汉中心医院的党委书记。

图2:武汉中心医院的党委书记蔡莉,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蔡莉是一位十分神秘的人物,百度百科对蔡莉的人物履历介绍中只有一句话:现任武汉中心医院党委书记。对蔡莉的人物活动也只有一句话:2019年4月17日上午,武汉中心医院党委书记党委书记蔡莉、院长彭义香一行12人专程到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参访[ii]。

图3:《百度百科》蔡莉条目,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根据樊巍撰写的《武汉市中心医院医护人员吐真情:疫情是面照妖镜》[iii]一文:“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2019年12月16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南京路院区急诊科接诊了一名在华南海鲜市场工作,高烧不退的病人,22日这名病人被转到院呼吸科,做了纤维支气管镜取了肺泡灌洗液,样本送到第三方检测机构做高通量测序,后来检测机构以口头通知的方式告诉中心医院,这是冠状病毒。”

“一份经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证实情况基本属实的《武汉市中心医院新冠肺炎疫情处置情况说明》显示,12月29日下午两点半左右,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急诊科的医生向院公共卫生科上报了四例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的病人,这四名病人经过CT和查血判断,呈现出病毒性肺炎的表现。”

“随后,武汉市中心医院医务处组织了专家会诊,院呼吸内科专家到急诊科会诊后,两边一通气,发现呼吸内科也有2名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的病人,武汉中心医院的不明原因肺炎患者一下子达到了6名,当晚20时左右,江汉区疾控中心和武汉市应急办抵迖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对7例病人进行了流行病学调查和釆样,并于当晚连夜送往武汉市疾控中心。”(笔者注:7例病人指2019年12月16日接诊、12月22日转入呼吸科的1位病人;12月29日上报的4例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的病人;会诊时发现呼吸内科已有的2名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的病人。)

“12月30日下午,一位患者的肺泡灌洗液高通量测序结果传回了武汉市中心医院,检测结果上表明患者高度疑似SARS,当天这个消息传遍了武汉市中心医院,“那天下午晚些时候,我看到急诊科的一位医生戴上一种我从未见过的口罩,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一种N95口罩。当我知道检测结果时,我对自己说,17年前的那场劫难要回来了”陶俊(笔者注:报道中的所有医务人员的名字除艾芬医生外都是化名!陶俊是从医二十余年的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

艾芬医生是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的主任。

城沣微评在《跟对人才能做对事,蔡莉,你说呢?》博文中指出:“早在12月底,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爱芬发现接诊的患者化验单上,有SARS高度置信的阳性指标。她第一时间上报院领导,并把化验单发给同学进行探讨。[iv]”

根据《南方周末》上刊登的張玥、張笛揚、敬奕步、李在磊撰写的《武汉中心医院4殉职4濒危 「至暗时刻」曝光》[v]报道:(武汉市中心医院)“一位急诊科医师说,12月底,首先发现病例的急诊科有好几个患者咳嗽、低烧、肺部CT膜玻璃样变。医师对患者的肺泡灌洗液测序,得到的结果惊人:「SARS冠状病毒」。这张检验结果的截图,后来成为医师李文亮2019年12月30日在微信群中发布的「祸源」。”

新加坡眼JL以《武汉医生艾芬SARS冠状病毒《发哨子的人》》为题转发了刊登在《人物》杂志上的报道《发哨子的人》[vi],报道说:“悲剧原本有机会避免。2019年12月30日,艾芬曾拿到过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她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当大学同学问起时,她将这份报告拍下来传给了这位同是医生的同学。当晚,这份报告传遍了武汉的医生圈,转发这份报告的人就包括那8位被警方训诫的医生。”

图4:艾芬医生用红笔圈出的SARS冠状病毒[vii],此SARS病毒检测报告李文亮医生也发在大学班级群中,图片来源:网路截屏

这是一份来自广东省深圳华大基因科技有限公司做的书面病毒检测报告。华大基因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号称拥有一支世界一流水平的产学研队伍。2020年3月18日,华大基因以330亿元人民币市值位列《2020胡润中国百强大健康民营企业》第41名。2003年在SARS抗疫过程中,华大基因在国内第一个破译四株SARS病毒全基因组序列,在全球首个公布了SARS诊断试剂盒。当年4月20日,胡锦涛亲自来到华大,赞扬华大基因在SARS抗疫过程中的巨大贡献,胡锦涛称赞科研人员“想中央之所想,急人民之所急,办群众之所需”。2003年5月,华大向全国防治非典型肺炎指挥部捐赠30万人份SARS病毒诊断试剂盒[viii]。

所以华大基因做的SARS冠状病毒测试结果,其专业性和准确性都不容置疑。这不是什么未经核实的信息,而是百分之百的事实。华大基因的这份SARS冠状病毒测试报告,也是急人民之所急,办群众之所需。

根据新京报记者刘名洋撰写的题为《对话“传谣”被训诫医生:我是在提醒大家注意防范》报道:“2019年12月30日下午5点43分,他在同学群里提到,‘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一个小时后,他在群里补充称,‘最新消息是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正在进行病毒分型’”[ix]。

李文亮所在的同学微信群,是“武汉大学临床04级”,都是当医生的同学[x]。李文亮还在同学的微信群中介绍了冠状病毒。

图5:李文亮: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7例SARS,图片来源:网路截屏

樊巍叙述了他对武汉市中心医院一位名叫田栩医生的采访,田栩回忆说:“我记得在12月30日,关于我院确诊一例冠状病毒的消息就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我们有些同事拿着这个消息去询问医院相关部门,这个消息是否属实,得到的答复却是,纯属谣言。医院相关部门还要求我们帮忙辟谣,但是我们都知道这个谣没法辟,12月29日,不明原因肺炎病人的情况我们已经上报到了区疾控中心,12月30日,我们送检的患者肺泡灌洗液高通量测序结果也传回了医院,检测结果为高度疑似SARS,医院本应着手让医生提高防护意识,却对我们都隐瞒真相,甚至不允许我们自我防范,这让我们非常心寒。”(笔者注:樊巍报道中的所有医务人员的名字都是化名!田栩是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

国家监委发布2020年3月19日发布的《关于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有关情况调查的通报》:“2019年12月31日上午,武汉市中心医院有关领导和李文亮医生进行了谈话。”[xi]

2019年12月31日上午,武汉市中心医院有关领导找李文亮医生谈话,说明武汉中心医院的党委书记蔡莉已经知道,2019年12月30日武汉市中心医院接诊了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SARS)患者,最少是一位,最多是七位,这是抹不去的事实。武汉中心医院的党委书记蔡莉是隐瞒报告SARS病毒的责任人。

更为严重的是,2020年一月初,武汉市中心医院领导突然叫停了对不明原因病人的病毒检测。医院领导声称:接到相关部门通知指示,当有发烧、咳嗽症状的病人来到医院,又查不清楚病因时,不允许给患者做肺泡灌洗,也不许拿相关样本向第三方送检做宏基因测序。同时医院领导也不允许医生在传染病直报系统中将病人按“不明原因肺炎上报”,甚至将病人诊断为“病毒性肺炎”都是不允许的,只能诊断为“肺部感染”,这样大量不明原因肺炎患者的真实情况根本无法上报[xii]。

新京报记者张静姝和王瑞文用笔记下了当时武汉中心医院的党委书记蔡莉等有意掩盖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发现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SARS)病例一事:“一张网传的聊天截图则显示,‘武汉二医院后湖院区确诊一例冠状病毒感染性肺炎……SARS已基本确定’”。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医务处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辟谣称,目前并无疑似或确诊的患者[xiii]。为什么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医务处工作人员要否认一个真实存在的事实呢?难道不是来自武汉市中心医院领导的指令?

蔡莉不上报SARS病例,不允许给患者做肺泡灌洗,也不许拿相关样本向第三方送检做宏基因测序,目的就是要向中国人民、世界人民掩盖2019年12月30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发现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SARS)患者这个事实。

[i]三甲医院,根据中国《医院分级管理办法》对内地医院实行“三等六级”的划分,三级甲等医院是最高级别的医院,简称三甲医院。

[ii]《百度百科》蔡莉条目,https://baike.baidu.com/item/蔡莉 /24580543

[iii]樊巍:武汉市中心医院医护人员吐真情:疫情是面照妖镜,环球时报,2020年3月17日,刊登在MedSci梅斯网站,http://www.medsci.cn/article/show_article.do?id=2f19190169f7

[iv]城沣微评:跟对人才能做对事,蔡莉,你说呢?新浪网,2020年3月20日,https://k.sina.cn/article_1741686360_67d0065800100qear.html?from=news

[v][v]張玥、張笛揚、敬奕步、李在磊:武汉中心医院4殉职4濒危 「至暗时刻」曝光,南方周末,2020年03月21日,刊登在世界日报网,https://www.worldjournal.com/6847282/

[vi]新加坡眼JL以《武汉医生艾芬SARS冠状病毒《发哨子的人》》为题转发了刊登在《人物》杂志上的报道《发哨子的人》,2020年3月13日,https://www.yan.sg/storyofthewhistleblower/

[vii]中国武汉惊现SARS疫情有7例病情危重,美国华人生活网,中国新闻,2020年1月1日,http://www.uschineselife.com/news/bencandy.php?&fid=57&id=2459

[viii]参见:《百度百科》华大基因字条,https://baike.baidu.com/item/华大基因

[ix]新京报记者刘名洋:对话“传谣”被训诫医生:我是在提醒大家注意防范,新京报,2020年1月31日,http://www.bjnews.com.cn/feature/2020/01/31/682076.html

国家监委发布李文亮医生情况调查通报,北京青年报,2020年3月20日,http://china.qianlong.com/2020/0320/3867741.shtml

[x]国家监委调查组2020年3月19日发布《关于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有关情况调查的通报》,刊登在北京青年报:国家监委发布李文亮医生情况调查通报,2020年3月20日,http://china.qianlong.com/2020/0320/3867741.shtml

[xi]国家监委调查组2020年3月19日发布《关于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有关情况调查的通报》,刊登在北京青年报:国家监委发布李文亮医生情况调查通报,2020年3月20日,http://china.qianlong.com/2020/0320/3867741.shtml

[xii]樊巍:武汉市中心医院医护人员吐真情:疫情是面照妖镜,环球时报,2020年3月17日,刊登在MedSci梅斯网站,http://www.medsci.cn/article/show_article.do?id=2f19190169f7

[xiii]新京报记者张静姝/王瑞文:武汉中心医院称网传SARS系谣言尚无疑似或确诊患者,新京报,2019年12月31日,https://m.chinanews.com/wap/detail/zw/sh/2019/12-31/9047798.shtml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日期:2020.05.16

阅读次数:2,27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