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迪·艾伦 著
孙仲旭 译

发动革命时,有两个必要条件:被反抗的人或事,实际露面并进行反抗的人。着装一般为非正式,双方都可能不拘泥于时间及地点,然而如果一方未能参加,整桩事情则很可能结局糟糕。1650年的中国革命中,双方均未能出现,结果场地押金被没收。

被反抗的人或团体被称为“压迫者”,很容易辨认,因为开心事好像被他们占完了。“压迫者”通常需穿西装,拥有土地,半夜开收音机也没人吵他们。其工作为维持“现状”,这是种一切保持不变的状态,不过他们可能愿意每隔一年刷一遍油漆。

“压迫者”过于强硬时,就出现了所谓的“警察国家”,国内禁止一切异议,咯咯笑、戴着蝴蝶结露面或称市长为“胖子”皆在被禁止之列。警察国家中,公民权利被大幅削减,言论自由闻所未闻,不过允许人们跟着唱片鹦鹉学舌。禁止发表对政府的批评意见,特别有关他们跳舞一事。出版自由也被限制,执政党“经营”新闻,只让公民听到符合要求的政治观点以及球赛比分,那不会影响安定团结。

反抗的人被称为“被压迫者”,通常能看到他们无目的地乱转和嘟嘟囔囔,并声称头疼。(应当注意到,压迫者从不反抗或企图成为被压迫者,因为那就需要换内衣。)

几个著名的革命实例为:

法国大革命。此次革命中,农民武力夺取权力并很快换掉了王宫的全部门锁,让贵族们无法回来,然后他们举办了盛大的派对,大吃特吃。贵族终于夺回王宫后,他们不得不进行大扫除,并发现许多污迹和被烟卷烧煳的地方。

俄国革命。它已经酝酿许多年,当农奴们最后明白沙皇跟俄皇是同一人时,革命便突然爆发。

应当留意的是革命结束后,“被压迫者”经常上台,开始表现得像“压迫者”。当然到那时,打电话很难找到他们,打仗时借给他们买香烟以及口香糖的钱也最好别惦着了。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方法:

绝食斗争。这种方法是被压迫者不进食,直至要求得到满足。奸诈的政客常常把饼干放在他们伸手可及的地方,或是切德干奶酪,但一定要抵制诱惑。掌权一方如果能让绝食斗争者吃东西,一般说来,就能轻而易举平息反抗。如果能让绝食斗争者吃东西并捡起支票,他们就已经赢定。在巴基斯坦,当政府端出名厨所制、特别美味的小牛肉时,人们觉得太诱人而无法拒绝,这样,绝食斗争就失败了。不过,这种美味佳肴很少见。

绝食斗争的一个问题是坚持几天后,人会变得特别饥饿,特别是由于被雇用的广播车在街上一边开一边叫:“嗯……鸡肉真好吃——嗯……豆子真不错……嗯……”

对于政治信念没那么激进的人,有种经过改良的绝食斗争方式,即不吃细香葱。这种小小的姿态利用得当的话,能对政府产生巨大影响。众所周知,圣雄甘地坚持不拌就吃色拉让英国政府蒙耻,并迫使后者做了很多让步。除了食物,其他可以不做的是:惠斯特扑克游戏,微笑和一只脚站着模仿鹤。

静坐示威。去到一个指定地点坐下来,但要完全坐下来,否则就是蹲着,此种姿势无任何政治含义,除非政府也在蹲着。(这很罕见,尽管政府有时候会在天冷时弯腰屈膝。)关键是要一直坐着,直至对方让步。不过像在绝食斗争时一样,政府会尝试狡猾的手段以使示威者起身。他们可能会说:“好了,大家都起来,我们要关门了。”或者:“你们可以起来一会儿吗?我们只想看看你们有多高。”

游行示威。示威的关键,在于它必须被人看到,“示威”一词即源于此。如果一个人在自己家里私下“示威”,从技术上说不算示威,而仅仅是“表现愚蠢”,或者“行为像个笨蛋”。

关于示威的一个好例子是波士顿茶叶事件。在此事件中,愤怒的美国人化装成印第安人,把英国人的茶叶倒入港中。后来,印第安人化装成愤怒的美国人并把真正的英国人扔到港中。紧接着,英国人化装成茶叶,互相扔到港中。最后,德国雇佣兵只穿着《特洛伊女人》中的戏服跳进港中,原因不明。

示威时,拿一块标语牌表明立场是有好处的。所建议的一些立场如下:1)降税;2)升税以及3)不准再对波斯人咧着嘴笑。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多种方法:

站在市政厅前有节奏地喊“布丁”,直至要求得到满足。

领一群绵羊去购物区阻塞交通。

给“体制内”成员打电话唱《贝丝,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了》。

穿得像个警察,然后跳着走。

装作是棵朝鲜蓟,在人们经过时打他们。

来源:豆瓣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