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她最完美地向世人诠释何谓中国人大

Share on Google+

极权主义国家的特点是,它虽然控制思想,它并不固定思想。它确立不容置疑的教条,但是又逐日修改。(汤森路透)

中国的“两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会议)在北京召开。在近3000名全国人大代表中,有一位年过九旬、曾经担任过第一届至第十三届代表、66次赴北京参加两会的老奶奶申纪兰颇引人注意。

申纪兰出生于1929年12月,是山西平顺县人,年轻时是劳动模范,是中国第一个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副社长。1954年中共举行第一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申纪兰就被“选”为代表赴北京参加会议。此后66年,其间经历了反右运动、大跃进运动、四清运动、文化大革命运动。然后又是打倒四人帮、改革开放、六四屠杀、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胡锦涛的和谐社会,直到如今的习近平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新时代,中国的政治变化之大、之频繁、之反覆无常,诸多政治人物的命运大起大落、变幻莫测,可是申纪兰却始终稳坐钓鱼台,一直当她的全国人大代表。

申纪兰有句“名言”。在2010年的两会上,申纪兰对记者说:“我非常拥护共产党。当代表就是要听党的话,我从来没有投过反对票。”此话一出,连很多官媒、很多体制内人士都忍不住了。说她是“举手机器”,是“人大活化石”;连共青团山西省委微博都批评说:“反右你代表,文革你代表,任何时候你都代表,可你一次也没有代表过人民……试问你是怎样被选举的?你究竟代表谁?”可以想见,这条微博很快就被删除了,共青团山西省委赶快声明,言论不代表团省委的意见,纯系维护人员操作失误。

中共当局把申纪兰树为样板,把她树为代表中的代表。2018年12月28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申纪兰荣获改革先锋称号。2019年9月17日还被授予共和国勋章。

确实,申纪兰称得上中国人大代表中的代表。申纪兰是标本。她最完美地向世人诠释何谓中国人大。申纪兰当了一连13届、共66年的全国人大代表:1、没一次是选出来的,2、永远投赞成票。

申纪兰之奇,不在于她永远见风转舵,永远投机,而在于她居然能转来转去,而永远内心不纠结不苦恼,永远不怀疑不反思。(图片摘自网路)

你不知道中国的全国人大是怎么回事吗?你想了解中国的全国人大吗?看看申纪兰就行了。

乔治。奥威尔(《一九八四》作者)早就发现极权主义正统教义有一大特点,那就是多变性。他指出这种多变性不是更好而是更糟。奥威尔说:“在极权主义和过去所有正统学说之间,不论是欧洲的或东方的,都有好几个至为重要的不同点。最重要的不同是,过去的正统学说并不变化,或者至少并不很快变化。在中世纪的欧洲,教会决定你该信仰什么,但是至少它允许你从生到死保持同一信仰。它并没有叫你星期一信仰这个,星期二信仰那个。今天不论什么样的正统基督教徒,印度教徒,佛教徒或者伊斯兰教徒,或多或少都是这样。在一定意义上来说,他的思想是有限定范围的,但是他的一生都是在同一思想框架内度过的。他的感情不受干扰。”

然而极权主义却不同。奥威尔指出:“在极权主义方面,情况恰恰相反。极权主义国家的特点是,它虽然控制思想,它并不固定思想。它确立不容置疑的教条,但是又逐日修改。它需要教条,因为它需要它的臣民的绝对服从,但它不能避免变化,因为这是权力政治的需要。”

奥威尔说得好,对当时的正统教义口头上表示奉承是容易做到的,但要在感情上跟着转弯子,说转就转,那从心理学上来说就是不可能的。由于极权统治者翻云覆雨,并强迫其信徒“和党中央保持一致”,这是一切凭真心真情信仰的人万万难以做到的。

极权主义的正统教义是如此,极权主义的政治更是如此。申纪兰之奇,不在于她永远见风转舵,永远投机,而在于她居然能转来转去,而永远内心不纠结不苦恼,永远不怀疑不反思。这就不是阿伦特的“平庸之恶”所能解释得了的了。

由于极权统治者翻云覆雨,并强迫其信徒“和党中央保持一致”,这是一切凭真心真情信仰的人万万难以做到的。(汤森路透)

申纪兰是个极端的例子。在中国,有很多人是弱化版的申纪兰。今年是六四31周年。看看那些人31年前的所言所行,再看看他们今天的所言所行,这个弯子未免也转得太大了。他们和申纪兰的差别,不过五十步与百步而已。

上报2020年05月25日

阅读次数:1,96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