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美国大选与中国的“保守主义”(三)

特朗普现象和特朗普主义

正如本文第一节所述,美国当代的保守主义秉持三大要素:

在个人精神层面:坚定的宗教信仰,对传统的敬畏,以及对个人操守和诚信的坚守;

在政治层面:对法律和秩序的维护,对小政府大公民社会理念的保守,和对盟友的忠诚;

在经济层面:对利伯维尔场经济中“无形之手”保护,对行政干预经济贸易行为的拒斥,削减税收社会福利,以及对全球化自由贸易的肯定。

而无数的事实例证已经揭示,特朗普在上述三个层面已经大大背离了保守主义原则。限于篇幅,下面的论述拟集中在经济政策方面。

特朗普是一个非典型的政治人物。曾经六次破产的“企业家”背景的他,身体里流淌着“变形逐利”的血液,体现在实际的政策上就是“朝令可夕改、捉摸必不定”。灵活且无既定立场的施政哲学,让特朗普在政策推动上无既定的准则,有时能建大破大立之功。但政策缺乏稳定性、一致性,却容易使美国陷入无法预料的泥沼之中。

然而,仔细探究特朗普的各项施政措施,仍可以归纳出所谓的“特朗普主义”。简单讲,“特朗普主义”的核心价值是“美国优先”、“使美国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其实这些都是这位不敢公开所得税单的涉嫌税务欺诈的“富翁”欺世盗名而搞的噱头。从他就职的一刻开始,他心目中真正优先的是竞选连任。他的多变而极端的政策最终会使美国走向孤立与衰落。

全球化背景下,特别是二十世纪中后期,美国国内产业开始转型,在自由贸易与经济全球化的带动下,美国制造业开始逐渐转移到国外。过去的重工业城市逐渐没落,城内的蓝领劳工阶层被迫失业或移出,城市变得萧条。而废弃的钢铁厂、矿场渐渐生锈,最后整座城都被铁锈占据,也因此,美国人将这些一度繁华的钢铁城,称之为“铁锈带”。

相较于铁锈带的没落,美国梦似乎成为了新移民的专属标志。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资料,2015年,美国25岁以上的人口,拥有四年制大学学历的人口占32.5%,在美国校园中经常见到的景象,是大量国际学生穿梭其中,而国际学生中,又以理工类为大多数,多半为亚裔。这些国际生多半都怀着美国梦,期盼能够在这里成家立业,并且在硅谷这样的地方扎根成为科技新贵。这些科技人第一年的年薪,动辄逼近甚而超过十万美元,当然在硅谷地区生活成本高昂的环境下,其所得虽然可能只够糊口,但至少负担得起房租。然而,当地美国人在学历或技术上受到国际人才排挤之下,只能找到相对低薪的工作,而科技新贵的高薪带动飙涨的生活费、房租等,逐渐让社会流动停滞,成为美国人生活的梦魇。

产业的转型与全球化带来的竞争导致美国铁锈带的低迷,而低迷的工业带,又导致原本以工会和地方产业为核心的政治板块松动,乃至瓦解;而相关的经济发展措施,又因为专注在鼓励新的经济形态,让原本失落的一群感到更加边缘。于是,理所当然的,这群人在政治上渴望能有人带领他们打破现状。

这些诉求反应在具体的政治行为上,逐步保守的倾向最终演变成抗拒移民或多元化、保护本国利益,抗拒全球化等,而这些诉求,恰恰是特朗普治下美国当代保守势力所追求的大方向,这就是2016年特朗普上台的背景。

特朗普的主张不代表美国的保守主义

1980年代美国兴起的“新保守主义”主要政策包括:自由贸易、减税、削减社会福利等。最著名的代表人物为美国前总统里根与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近期的代表人物则为美国老布什与小布什前总统;新保守主义者主要都是共和党中的精英。

特朗普式保守主义与新保守主义间最大的不同在于:特朗普重视全球化中的输家的利益,新保守主义者重视全球化中赢家的利益,于是双方在政策上形成特朗普反对来自全球化的竞争,而新保守主义则鼓励经济全球化,并视之为企业的主要竞争力来源。这样的重大差别,也导致传统的美国共和党精英并不支持特朗普。小布什总统在特朗普竞选期间打破十年的沉默,出言反对特朗普的政策便是最佳的例证。

罗素·柯克所著的《保守主义思想》被视为20世纪美国保守主义的经典。从立意构思,到对保守主义思想史上重要人物的选取,它在每一方面都作出系统论证,并借此开启了美国现代保守主义运动。其核心思想就是保守主义者们关于道德和社会秩序原则的遵守。而特朗普这种过去从商,以上所提的共破产六次,乃因一向不计代价而追求目的。其行为为厚重实业家所鄙视,特朗普本人亦未跻身大企业家行列。当选总统后,他在政坛如法炮制这种不计毁誉的模式;在国际关系上,更加无所顾忌地施展破坏与美国传统盟国的关系,大幅减损美国的全球影响力。特朗普任内的美国提案在联合国屡屡受挫,数次留下两票对所有其他会员国的纪录。

当特朗普在重大的国内和国际政策上都无视他人的存在,在对付竞争者时,无视游戏规则也就顺理成章。其人太多前后矛盾,或不实的言行与纪录,让他无法自圆其说,回答记者提出的不利证据,特朗普一概斥为“假新闻”。明知没人信,他照做,世人对其亦莫可奈何。这或将是特朗普从政留下的最大遗产。普世的规矩是,“说话要根据事实”,否则会被戳破或撒更多的谎,但特朗普信的是真相无所谓,只要有助达到目的,何必在乎其他。特朗普在婚姻期间与美国成人片女星Stormy Daniels有染,招致对方就达成的保密协议向特朗普提出法律诉讼。

约翰·博尔顿和他的新书《事发之室》

由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的新书《事发之室》(The Room Where It Happened)描绘出了一个对基本地缘政治事实一无所知的总统,他的决定常常是由连任的欲望所驱动。披露的核心内容之一是,特朗普曾表示他想执政超过两届。特朗普的以上种种行为都严重背离了罗素•柯克的道德和社会秩序的保守主义的基本原则,在国家治理上也背离了共和党建制派以里根为代表的新保守主义的精神,特朗普的保守主义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保守主义。

在国家治理上,特朗普表现出非美国保守主义作为的一个典型例证:如今年4月初特朗普的2.3万亿的救股市债券资金,以及后来的联储会7万亿救美股的投入,完全依靠政府大量印钞救市,导致民众更多依靠于政府,股市更加依赖于政府,既违背了利伯维尔场的经济,又背离了特朗普竞选时的承诺——将减轻美国国家的债务,而且是将债务提高到历史空前的最高位(2020年2月, 已经有25.3万亿,现在是26.48万亿),这里让大家看看目前美国债务的情况:

截止到今年7月份,美国政府债务占GDP比重已经超过123%,达到26.48万亿美元,美国公司债务占GDP比重超过75%,美国民间部门债务GDP占比超过65%,也就是说,美国企业与民间部门债务GDP占比超过140%,已经达到30万亿美元。

美国政府+企业+民间负债GDP占比超过250%,一旦底层的美国企业债务与民间债务出现问题,那么,美国整个金融体系就会全面崩坍!

届时美联储就算是开动印钞机,也不可能印刷几十万亿上百万亿美元来为整个金融衍生品体系买单!美联储真要强行这么干,美元就崩溃了。

美国国债总额,和政府赤字有非常直接的关联。美国政府理论上是与美联储独立的,不能直接印美元。政府支出大于收入了,只能靠发国债补上缺额。一年年政府巨额赤字下来,国债当然就快速增长了。现在美债危机到了什么程度呢?克林顿那时美国人甚至敢盘算清偿国债的事,现在是彻底不提了。美国国债到期还本,必须靠增发新的国债,这已经是基本常识了。

这也就算了,现在的问题是,国债利息一年年增长上来,增长速度远超政府收入增长,占政府开支比例越来越高,这么搞下去可能导致整个财政系统的崩溃!——如此作为将导致美国的纳税人事后一起承担今后继续的高通货膨胀现实。这会使美国失去在世界的竞争力,导致“使美国再次伟大”的总统竞选诺言,成为自我讽刺!这是特朗普又一次背离了自己的竞选承诺与共和党新保守主义理念的例证。

在全球化盛行的当今世界,用左、右派来区分政治势力,可能再也无法精准地描述政治主张。纽约大学学者诺瑞尔·鲁比尼(Nouriel Roubini)认为,政治上传统的左、右之分,正在被支持全球化与反全球化的论点裂解。特朗普引领的伪保守主义如果要用共通点来概括的话,即为“反全球化”,特别是针对在全球化中美国失去利益、以及美国既有秩序受到破坏两点。

所以,特朗普主义的意识形态是反全球化的极端种族民粹主义,特朗普主义的经济政策是极端的经济放任主义,特朗普主义的政治主张,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和内容,也完全背离了美国的传统价值,同时也是对整个欧美民主宪政制度的极大破坏。不管是美国的特朗普还是德国的选择党、奥地利的自由党这样的右翼政党,它们一面主张要提高底层工人阶级的经济地位,但是另一面又主张降低税收和政府管制,这两者在根本上是存在矛盾的。这也是特朗普主义将要终结的哲学悖论。

来源:美国华人

By editor